他妈的精选

All

Latest

王五四:踩着你的黑发我的脚

不知哪一年,在明哥的影响下,我养成了写个人年终总结的习惯,雷锋把自己做的好事总结进日记里,我把别人做得坏事记录在年终总结里。明哥的年终总结总是用电影<甲方乙方>里的那句话作为开始:“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这是对一段温暖美好即将逝去时光的回忆,我的2014年终总结与之相反,就用单田芳老师那句寒光四射的名言作为开始吧:你个王八驴球球!...

【网络民议】 中文八级的黑人兄弟怒了

12月19日下午,这名叫@boogjohn小觉 在微博上发飙了:“操他妈啦个逼,偷偷拍了我的照片,没有经过我同意还登上报纸?妈逼在国外就搞你这傻逼媒体。这民警还会英语?英语八级?马勒戈壁老子那天都没用英语说一句话。帮我解决了问题?妈逼老子给他说要办一个临时住宿登记,他说不知道是什么,我还得百度给他看。草泥马什么破玩意儿的媒体。至少问我一声。”微博中附上了一张图片报道的截图。

香港獨立媒體 | 他媽的這是一個什麼國家!

他媽的這是一個什麼國家! 用坦克和子彈屠殺學生; 還要死不認錯,洗掉手上血腥,換來銅臭熏天。 這個國家 把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關進牢獄, 加上一個顛覆國家莫須有罪名, 還要剝奪人家妻子的自由。 把民運維權人士毆打拘禁流放被自殺, 有家歸不得。 這個國家 領導的妻兒老小都往國外跑, 搶奪了老百姓的財產, 隨時自己也可逃之夭夭。 他媽的在這個國家內, 毒菜毒奶毒這毒那, 假雞蛋假包子假新聞假昇平。 這個國家已禮崩樂壞! 豆腐渣學校壓死學生, 路人見死不救, 領導強姦民女, 校長把小學生送給人淫辱, 貪腐高官屯積的財富千千億 躲在暗處飲泣的百姓千千萬。 他媽的這樣的一個國家如何去愛? 今天六四二四周年,只有繼續燃點六四燭光, 照出魑魅魍魎, 照出良知公義, 你會來點上你那一枝嗎?

【网络民议】自主高坠?我去年买了个表!

官方在对京温女孩坠亡事件在网络及媒体进行全面信息封锁的同时, @平安北京 在3小时前就该事件发布了一则简短的通告: 针对安徽女青年袁某坠楼死亡及社会反映,市公安局及时组织侦查、技术专家对现场勘查、尸体检验进行了认真复核,并再次梳理商城全部监控录像、走访调查当晚京温服装商场内人员。综合上述工作,袁某死因排除中毒、性侵害及他杀可能,系自主高坠死亡。 警方已将核查详细情况及相关证据通报家属,家属无异议。 通告中尤以“自主高坠”和“家属无异议”...

白衬衫 | 陈丹青:中国的信仰就是:去他妈的!活下去最要紧!

  中国人最伟大的信仰:活下去最要紧!      凤凰网文化:你怎么看现在的国学热?      陈丹青:国学要热就热,可以“养”很多官员嘛。就像钱文忠说中国国学基础很差,开那么多孔子学院,他想不通老师从哪儿来,想的太天真,一成立孔子学院,院长、副院长、党支部书记就都有饭吃了?!中国最要紧就是混饭吃,大家都有口饭吃,管它什么文化。      凤凰网文化:为什么现在商业突然开始利用文化?      陈丹青:人太多,该利用的都利用过了,忽然想起来把文化忘了,干脆来弄文化,这也是一种文化,机会主义文化。活着一天是一天,逮着一件事是一件事,中国人是不讲原则的。这是中国人最不好的地方,也是中国人最好的地方。      凤凰网文化:这是因为中国人普遍没有信仰吗?      陈丹青:是没有西方那样的信仰。中国人有自己的信仰--活下去最要紧,这是很伟大的信仰。什么东西有用咱们就用,没用就打倒它,如果翻翻历史发现有用,又会再拿出来,中国人不讲原则,不像欧洲人按照一个哲学系统、思想系统来处理国家的事和私人的事,照胡兰成的说法叫“无故一本正经”,永远在问“我们从哪儿来、我是谁,我们往哪儿去,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中国人不管这些,一会儿很怂、一会儿很猖狂,但是他总能过自己那关。      凤凰网文化:像刘震云的纪实作品《温故1942》,写河南大灾荒时,人们卖国求荣也要活下去?      陈丹青:对!我觉得文化最好的办法就是读史,远的读不懂算了,近代史多读。虽然近代史以前被掩盖很多,但现在慢慢在拼凑、还原,很多史书已经出来了,像张鸣写辛亥革命的书(《辛亥:摇晃的中国》),里头还是有很多实情的,你们自己去判断这100年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就很有文化。      城市乡村化PK乡村城市化:中国用60年毁掉5000年文化      凤凰网文化:你之前说过,“人口流动已经让上海的气质改变了”,这种人口流动也是对文化的一种伤害吗?      陈丹青:不仅上海改变了,到处都是一样。改革开放前30年,1949年到1979年,就是我们这些城市人都给送到农村去做农民,“城市乡村化”很成功的做到了,我做了8年的农民;1979年到现在,“乡村城市化”,农村人往城里跑,变得城不城、乡不乡,没有像先进国家那样的大都市,也没有先进国家那样纯粹的农村区域,就这样混在一起过。      凤凰网文化:“城市乡村化”会不会破坏程度小一些?      陈丹青:都破坏得很大。那个时候农村被改变得很厉害,农村地主被枪毙掉或者管制起来,地主的孩子都找不到老婆。农村破坏是从土改就开始。解放后,镇压反革命断了一段时间,然后人民公社后来弄不下去,国家经济面临崩溃。接下来是改革开放,农村慢慢富裕,现在又开始盘剥农村、占用土地,农村跟官方的矛盾越来越白热化,就这样,农村被掏空,完全被掏空了。现在的农村根本不是农村,只是暂时还没有变成城市的一片区域,有人在那活着,那也不叫农民。      凤凰网文化:文革破坏和现在经济开发,哪一种对文化破坏更严重?      陈丹青:都很严重,没钱的破坏是一种严重,有钱的破坏也是一种严重。山西平遥的城墙之所以保护下来,是因为没有钱拆城墙,结果留下一道城墙,当时全国的城墙基本全拆了。比如北京,六七十年代的城市环境比现在有意思多了,那真是一座古城,现在哪叫什么古城啊?也不是现代都市也不是古城,隔开几块地方,有个紫禁城、有个故宫,其他地方全是高速公路、大楼--很奇怪的城市。      凤凰网文化:为什么中国人对于故乡、对于传统会有一种强烈的怀恋和追溯欲,像上世纪80年代中期还兴起了“寻根文学”,而另一方面,又把传统破坏得相当厉害,比如文革或者拆迁?      陈丹青:说怀念是以前,现在已经不在乎了,“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你去问问民工,民工还在乎什么家乡?哪儿能打工就行。现在家乡概念慢慢淡薄,拆迁拆得很多家乡都消逝了。中国人最伟大就在这里,寻什么根啊?活下去最要紧。      这就是中国文化很重要的另一面,我从胡兰成和一些零碎的文人书中读到,中国人很大气,毁了就毁了,摔了就摔了,忘了就忘了,他承受得起。中国人永远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么排斥新鲜事物,看看麦当劳和星巴克的生意,经常比中国人自己开的餐馆要好。这可能跟中国长期被异族统治有关系,唐、元、清,中国人跟异治文明相处时又跟其他民族不一样,会付出很大代价,会死很多人,但是高高兴兴继续吃继续喝,活着就好,保国保种就好。      我们一直活在五四文化激进主义的后果里      凤凰网文化:中国人破坏传统文化的症结在哪儿?      陈丹青:症结就是“文化激进主义”,就是五四运动以后的激进主义。国门打开,跟西方人一打,失败了;往外一看,落后了?就着急。我们的文明本来很稳定。2000年、3000年、5000年都没有变,到19世纪末一看,不得了!赶紧抄!开始破坏传统。      凤凰网文化:你反复提起五四时期的人物和精神,你很喜欢那个时代?      陈丹青:也不是喜欢。这一切是从五四闹起来的,他们也做了很多错的、过激的事,“文化激进主义”就是五四核心:着急走极端、浪漫主义。我们都活在后果里。      凤凰网文化:今年恰逢鲁迅诞辰130周年,萧红诞辰100周年,我4月份在周海婴先生的追悼会上采访过萧红和萧军的女婿王建中,他说他们正在策划纪念,他们不怕“沉渣的泛起”。你也写《笑谈大先生》纪念鲁迅,你觉得当代需要召唤鲁迅精神吗?那个时代的反抗精神需要现代人学习吗?      陈丹青:乖一点吧!鲁迅是很不听话的一个人,五四那一代精英:陈独秀、鲁迅、周氏兄弟都是山村地主的孩子,十九世纪的八零后。今天弄不起来“五·四”那样的运动了,今天的精英,全国各地的大学生,都转移到城市来,根本上是因为一个两三千年以来遍布全国草根文化的文脉全部被切断,一个两三千年文化摇篮就完全不存在了。      所以不要召唤,也召唤不起来,大家还要混饭吃呢。反抗的时代、革命的时代都已过去,现在就是大家顾自己,把自己弄的比较有文化就很好,穿的像样一点、讲话文明一点就很好,洗洗脚、按按摩、喝喝茶,多生活。你一回家就有传统文化嘛,爹妈管着你、三姑六婆管着你。如果你是农村来的,中国文化更多。      教育需剔除党文化 世界应倾听年轻人      凤凰网文化:你觉得在急促追赶经济发展潮流的文化激进主义下,当下的人们应该从哪一步开始做起来,尽量挽留一些纯粹的文化呢?      陈丹青:光开会没有用,光呼吁也没有用,我觉得就是别管文化这一摊,让老百姓自己办,自己玩。管好国防,管一些大的工业、航天就行了,但是60年来它从来没有停止过管制,什么事情都在抓,好事是它在抓,坏了也是它抓,这也是一种文化--党文化。结果就是现在这样。我们活了这么大年纪才明白这是一个党文化,不是一个国家的文化。      凤凰网文化:这也是你现在渐渐离开媒体的原因吗?      陈丹青:对呀,我不想说套话,就没什么话了。我巴望最好早日完全离开媒体。而且我们这些50后的年头不是很多了,总是被请来请去,而那些年轻人在想一些什么、说一些什么,他们在乎什么,其实我蛮想知道的,应该给机会让他们发出声音。      但是我比较沮丧的还有教育,中国的教育实际上是“权力教育”。因为之前在清华教书,多少还要跟80后、90后沟通,他们都非常可爱,外形上跟我在纽约见到的ABC孩子相差不大,那股单纯气息也很接近,可是一开口一交流,讲的全是“国务院语言”,他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我想起来蛮沮丧的。      凤凰网文化:你以后的规划是怎样的?      陈丹青:我最近在做一件事情:攒几个小钱,在每年拍卖上买一些世界的老影集,说起来也挺难受的,买的就是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的影集。日本人打这场战争非常认真的,他一个阶段战事告一段落的时候,立刻会有精美影集出来给全国人民看。我在这些照片里面看到了中国原来的城市,从日军的炮和军队的后面看到了完整的城墙。      我很想跟人交流这个。其余的,到了我这个年龄,马上60岁,能活着、不生病就很高兴,还规划什么?我被人规划、被你们规划;我走了,又被另外的人规划。就是用来用去的。                   ---白衬衫            

【网络民议】相声界第一位将军

著名主持人赵忠祥今日在新浪微博上发微博表示相声演员常贵田荣升少将,成为相声界的第一位将军。虽然赵忠祥关闭了评论功能,此条微博仍然引来数千网友转发,众人纷纷围观和吐槽,许多网友更笑称“用相声夺回钓鱼岛”,“笑死敌人”等。 网友评论: @琢磨先生:超女,选秀,好声音……原来都是他妈的军事演习呀! 皮三动画 :相声界第一个将军,将军界都是说相声的。...

胡锡进: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附网民评论)

杨捷鹏Roger:胡总编辛苦了啊。长了两张嘴,舔屎就得多舔一份,您真是能人所不能,膜拜。 闲得难受:奇观!网页上的一致拥护跟微薄里的一致声讨!一边是人民日报,另一边是人民! 思想在飞翔:若非立军闯馆,真相岂能大白?法制你妈呀,不要脸的老狗 左岸南潮:你除了舔菊就是装孙子,这事跟法律有个蛋关系啊,你这条走狗。 1116hu:法律面前,有钱人,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更平等。 黄逆:您什么时候能进去呢? 惊魂兔子尾巴:AUV,胡总编您这马屁拍的可真是有高度~...

中共外交部变援交部 中国网民造新词

(参与2011年11月26日讯)本网此前曾做了《网友痛骂中共政府向马其顿捐校车》(http://canyu.org/n35265c6.aspx) 的报道。在这个报道中,有一条叫“夜伴福桥”的网民留言:“有人不满中国这么多该援助的地方不援助,为什么要援助外国。这就像上学时候捐款,人人都捐,所 以你也不得不捐点。但你见过给班里的特困户捐点吗?还是的嘛,甘肃校车事故中国援交部得出的结论就是,不能再让马其顿人民受苦了!”...

网友对“北京精神”的精彩点评

来源:新浪微博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新周刊:北京真精神——历经18个月,经293万首都市民投票,“北京精神”终于选出8个字:“爱国、创新、包容、厚德”。(北京晨报) “北京精神”迅速成为了新浪微博今日热点话题之一。以下是部分网友精彩点评 @东东枪:官方发布了据说293万人评选出来的所谓“北京精神”——“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 。拿这八个字对照自己一贯的言行,觉得自己活该永远是“外地来京务工人员”。...

南方都市报:他妈的“奇迹”! ! !

面对如此惨烈的事情以及铁道部的糟糕处理,我们只想用三个字表达看法———他妈的!   追问   处理为什么会如此草率   @沙欤:事故本身并不会让人愤怒,更不会让人失望。我可以接受技术失误,但不能接受程式化的官腔,急于定论的做法,草菅人命的态度。官僚系统不缺乏执行力,然而却都用在了“对上交待”,而不是“对下负责”上。一句话,围绕此事的所有解释、决策、作秀,并非为了解决和弥补,而是为了欺瞒和自保。所以失望。   @刘雪枫:打雷不可怕,把动车打停了才可怕;停车不可怕,被另一列高速动车撞上才可怕;撞上不可怕,早早放弃搜救才可怕;放弃搜救不可怕,把车厢从高处扔下来才可怕;扔下来不可怕,把它肢解粉碎才可怕;粉碎不可怕,埋了才可怕;埋了不可怕,又挖出来才可怕;又挖出来不可怕,里面到底还有什么才最最可怕……   @肖宾:本以为出事故就够让人愤怒的了,结果抢救过程更让人抓狂;本以为如此抢救过程已经是人类行为极限了,他们又搞出了几场奇迹一般的发布会……刺激大众一次不难,难的是通过这样一个事件,步步都能刺激大众底线,这得需要多么麻木的心灵,多么厚的脸皮,多么滞后于时代的思维,才能缔造出如此一连串奇迹啊。   反思   必须打破铁道部的垄断   @王建勋:即使承认铁路运输在一定条件下会出现“自然垄断”的格局,也只需由政府拥有铁轨,而不需要由政府拥有和经营铁路公司。政府可以将铁轨免费交给或者租给多家私有的铁路公司,由它们经营铁路运输即可。这样,多家铁路公司之间就可以展开竞争,消费者就可以享受这种竞争带来的好处。有理由相信,关闭铁道部以及铁路私有化之后,人们将会有更多选择,将会享受到更廉价、更便捷、更安全的铁路运输服务。   @苏小和:有人提倡铁路私有化。我说别扯这些不靠谱的事情。铁路私有化比我们去牛郎织女星还遥远。先让铁道部变成一个纯粹的国有企业,不要傻兮兮弄成一个国务院的部委。政企分开,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形成了共识,现在被这帮没文化的、靠当官混饭吃的混子们活生生倒退到了上个世纪50年代。   @易宪容:动车事故与当前的所谓“新国企”制度有关。这种“新国企”的发展不是建立在新机制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政府向企业注入更多的实质性资产及政策性资源的基础上。由于其运行的收益可归自己或少数人(与铁路行政管理部门权力相关者),其成本及风险则可转移可整个来承担,那么其管理体制的落后就是十分自然的事情。可以说,如果不改变这种完全由国有企业或国家垄断主导的高速铁路动作模式,高速铁路运作安全性及效果永远是令人质疑的。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