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计划案

All

Latest

东网|乔木:令计划不上诉玄机

令计划不上诉玄机2016年7月8日墙外仙减小字体 / 增大字体作者: 乔木令计划绝对是百炼成钢的中共官员,法庭上即使时移位易,但气势和架子不倒。最后陈词,面色平静,抑扬顿挫地说:“在审判长依法公正的主持下,整个庭审庄重、严谨、理性、文明,体现了依法庭审和人文关怀的有机结合,我真诚地感谢法院和检察院”。恍惚间,这是领导在视察致词,工作总结,还是认罪悔罪?浸淫官场几十年,特别是担任大内总管的中办主任要职多年,党文化和官场表达,已然深入骨髓。令案其实有诸多看点。不追究担任实权的中办主任时的罪责,只提后来任统战部长和政协副主席虚职时的问题。有意思的是此前落马的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官方查处受贿两亿元,还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可是却只给令计划送了60万元的财物。不知是封疆大吏不懂规矩,还是大内总管没见过钱?这要在过去,如此轻慢李莲英,相当于打老佛爷的脸,有欺君和犯上的嫌疑。而且刑事诉讼程序也有问题。夫妻共同受贿,却同案不同审。证人只是录像作证,不能到庭对质。一项罪名涉密,但其他罪和整个案子都不公开审理。最后就是新闻通稿,一槌定音,借被告之口说出审判公正。公众对内容和过程毫不知情,只知结果。著名律师陈有西评论说,中国《刑事诉讼法》不是这样规定的。最有意思的还是,令计划像许多高官一样,不上诉。一审终结,判决生效。这是为什么呢?令计划庭审陈词说:“我愿意向组织、向办案机关负荆请罪”。司法机关审判他,他却把组织放在前面。违反的是法律,危害的是人民利益,要说请罪应该向人民请罪,却向组织请罪。组织是什么?就是党,就是政治组织。在他心里,对他的审判最先想到的不是法律、法院,而是背后的组织。用大陆的政治话语,就是组织决定的事,理解了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上诉,就是给组织添乱,对抗组织。中共的许多高官一审后不上诉,是他们在台上的时候,太知道中国的司法审判是怎么回事了。很多人是一把手、或政法委领导、常委班子的成员,都指挥、干预过案件,事先给走过场的司法审判定调、定结果。普通人或者出于对司法程序的信任,或者不了解法律背后的政治,一般会选择上诉。而对政法内幕和官场规则心知肚明的贪腐官员来说,不会上诉。而且像这种高官,在审判前多半会有妥协交易。只要态度端正,不和组织顽固对抗,组织会在刑期、服刑待遇、和家人同僚的切割等方面有考虑。以中国的刑法,受贿在10万元以上、情节特别严重的就可以判死刑。但那么多受贿在千万、亿以上的高官,又有几个判了死刑?因此对组织的人来说,罪不在大小,关键看态度。审判的结果事先已知道,该谈的也都谈好了,突然又节外生枝,提出上诉,不是找死,就是自找苦吃。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分类: 新闻, 观点标签: 司法

苹果日报|李平:被失踪的党国领导人情妇

转发此新闻: 中共前总书记胡锦涛的大内总管、中办前主任令计划,被控受贿、窃密、滥权而判囚终身。对令计划案宣判,官民的关注点南辕北辙。官媒称,这表明反腐败始终在法治化轨道内运行;五毛称,令案带中共走出权斗传闻。电视观众说,演了一场骚罢了;网民说,令计划的情妇是不是破例出场了?令计划在法庭拿出“猫纸”承认控罪,是富有中国特色的审判。电视画面显示,法庭宣判后,令计划拿出猫纸照读,宣称不上诉、负荆请罪云云。显然,控辩双方早已达成妥协,宣判无非是一场掩盖权斗的骚罢了,何来法治?网民最有兴趣的是,判词中首次出现「特定关系人」一词,猜测是不是被失踪的党国领导人情妇的代名词。习近平主政后已有三个党国领导人被判囚终身,包括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三人是否政治同盟,官方犹抱琵琶半遮面,但三案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被开除党籍时都有通奸罪名,但移交司法审讯时就同样未被追究,这既与刑法上通奸已除罪有关,又与中共要维护反贪的严肃有关,不希望色情新闻成为焦点。但事与愿违,坊间最想知道的就是党国领导人的情妇的身份和下场。在中共中央通报的罪责中,薄熙来「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周永康「与多名女性通奸,并进行权色、钱色交易」,令计划「与多名女性通奸,进行权色交易」。如果说,通奸无罪的话,权色交易有没有罪呢?官方公布的薄熙来案、周永康案都未交代,令计划案似乎有所突破。法庭判词在罗列令计划收受7名官商贿赂详情之外,还指令计划「为特定关系人陈x、张xx及其亲属」在调动、买房、升职等事项上提供帮助,致使公共财产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特定关系人」作为司法用语,最早见于2007年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发布的《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特指「与国家工作人员有近亲属、情妇(夫)以及其他共同利益关系的人」。有网民分析,由于令计划的亲属问题都未纳入本案,令计划向陈、张两人提供利益而非共同利益关系,因此,有理由相信,这里的特定关系指的情妇。外界盛传,令计划有27个情妇,其中不乏被称为党国领导人后宫的央视记者、主播,不过多未公开真实身份。性贿赂与通奸一样,在中国刑法上并没有定罪刑罚,但无论薄、周、令这些党国领导人,还是十八大后落马的近200个省部级高官,几乎背后都有一个或多个情妇。中共在宣布对这些官员的党纪处分时,往往会列为其中一项罪名,但移交司法时,党国领导人和高干的情妇们又往往被失踪了。因此,有网民讥讽,中共的权斗已放弃过往罪不及家人的潜规则,改为罪不及情人。来源:苹果日报 / 李平转发此新闻:

法广|传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夏勇涉令计划案“协助调查”

北京传言称,在胡温时代颇受重用的法学者、现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夏勇,近期因牵涉令计划案,遭中纪委调查。目前中纪委仍未正式宣布夏勇被“双规”的消息,但消息已经在一定范围内传开。熟悉此事的人士透露,夏勇目前可能仍处于“协助调查”的阶段,即理论上“自愿”协助纪委或检察机关调查其他已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涉案者;另一说法称,对夏勇的调查已有结论,但夏勇能否“全身而退”,目前还不明朗。

【真理部】令计划案

对令计划案,各网站不得自采自编稿件、不可自制专题、不可篡改标题,不能集纳以往报道,只可转载新华社等中央权威部门的稿件。...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