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谷

中国茉莉花革命|车祸后令计划反常举动的深度分析

令计划在第一时间得知儿子的噩耗。正在“盘古大观”等待藏族美女的人中,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正是令计划的密友。他接到车祸报告后,觉得事态不仅严重,而且诡异,很可能不是交通意外,而是一起谋杀事件,于是他立即向令计划报告,并建议立即封锁现场。我们尚未得知马建具体从哪些蛛丝马迹发现情况诡异,但他的推断显然与令计划此时精神状态高度合拍,让令觉得此事绝不简单,必有背景。三年多来,人们一直为令计划在儿子死后的表现异常而不解,但是如果我们知道,令计划相信儿子被暗杀的可能性很大,谁会对一个23岁的研究生有这样的深仇大恨呢,在这个中共十八大将在半年后举行、“太子党”、“共青团派”等党内各方势力正在紧张布局互动的特殊时刻,合乎逻辑的推测必然是:凶手的目标更有可能就是指向自己,从而整垮胡锦涛的“共青团派”势力。 令谷驾法拉利跑车从中央民族大学经保福寺辅路前往盘古大观的行车路线 考虑到这些因素,我们就不难理解他的表现:第一,他要抢在藏在暗处的对手之前,控制儿子的尸体,亲自部署调查,进而顺藤摸瓜,查个水落石出;第二,他要表现得冷静、坚强,昭示自己在精神上是打不垮的,绝不能让对手自以为得逞。人们后来获知的,正是这样一系列看来反常、却符合他的判断逻辑之事:●令计划超出常规、超越职权,下令动用中央警卫部队,立即前往封锁车祸现场──他不会不知道,这触犯了中共不得擅自动用禁卫军的大忌,但千钧一发时刻“两害取其轻”,控制局面是当务之急;●令计划下令各媒体包括网络不得透露关于法拉利车祸的一点风声,对外不披露,对上也不呈报,他不是不知道“纸保不住火”的古训,也明白这必会引起种种臆测,但他别无选择,一定要在关键时段钳制住信息的流通,防止事态扩大;●令计划对儿子猝逝,既不举丧,又不火化,据说对妻子也瞒了一段时间,一直将令谷的遗体冷冻在太平间;●令计划第二天跟随胡锦涛参加公务活动,神态若无其事,谈笑风生,被蒙在鼓里的胡锦涛,压根儿不知道令计划家里遭了这么大的变故。还有更神秘的事:法拉利车祸过去三个月后,北京大学教育学院的师生们还在为令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而疑窦丛生,6月初,海外中文媒体披露法拉利车祸死者是令计划儿子,引起轩然大波。6月4日,中国一个社交网站人人网上,有网民向王子云查证车祸的传闻,王子云回复:“谢谢,安好,勿念。”简短的六个字,似乎否定了他死于非命的传言。这个帖子,确实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平息传言的作用。几天后,6月7日,香港出版的《亚洲周刊》又发表了一篇文章,引用人人网上这个帖子来为令计划父子“辟谣”。《亚洲周刊》这篇文章第一次披露了令计划儿子的真名和化名,就读的中学和大学,一时彷佛相当可信。但半年后,2012年12月5日,《纽约时报》发表驻京记者安思乔(Jonathan Ansfield)的报导披露:这则帖子,事后来看是假的:是他人用“令谷”的化名发布的。而《亚洲周刊》那篇辟谣文章呢,安思乔援引一位知情记者说: “消息来源是中央办公厅的令计划办公室。” 来源:《新史记》转发此新闻:

Read More

中国密报|李友帮令计划子令谷控制的账号转账370亿人民币

《中国密报》从多个不同来源,获知北大方正集团、北京大学与令计划家族更深的勾结。消息人士说,北大方正集团之所以能这么牛,是因为通过令计划的妻子谷丽萍和儿子令谷,与令计划拉上了关系。2012年3月18日凌晨,令谷驾驶的法拉利在北京保福寺桥发生严重车祸当场身亡,车上两名藏族美女重伤。 令计划的妻子谷丽萍是北大的校友──早年毕业于北大分校法律系。1988年出生的令谷,在父母的运作下,进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法拉利车祸死亡前,他已经毕业,为北大教育学院研究生。令谷生前曾仿照美国耶鲁大学“骷髅会”,组建了一个类似兄弟会的俱乐部,为避免过于招摇,起名为北京大学“战略及国际研究委员会”。虽然其成绩很不理想,但北大校方仍然安排当上了教育学院团委书记,并已经内定他担任北大团委书记──而这个职务,就是仕途起跳的跳板,现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当年就是从北大团委书记的任上,升为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的。谷法拉利车祸中受伤的藏族姑娘扎西卓玛(左),及伤后一个月突然死亡的杨吉(右) 北大方正集团作为北大校办企业,得到双重关照:一是因其CEO李友向“西山会”政治投资,得到“西山会”谷丽萍投桃报李,各方面开绿灯;二是北大校长很希望能更上一层楼,到教育部主政,也企图借重李友这条线,打通与令计划集团的直接渠道,对北大方正也是有求必应。李友愈发财大气粗,胆大妄为,自恃双重靠山,与谷丽萍、令谷等合谋,干出众多匪夷所思的勾当。北大方正集团CEO李友李友是令、谷的金主当今中国,一个贪官的后面,必然有一个或多个富商。正像前铁道部长刘铁军有金主丁书苗、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有金主徐明一样,李友就是令计划、谷丽萍的金主;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与儿子薄瓜瓜在法国弄到一栋豪华别墅,无独有偶,北京知情人士对《明镜邮报》透露:李友给谷丽萍、令谷在日本京都,以3.8亿美元买了两套豪宅,目前市场价值超5亿美元。两套豪宅,位于京都市东山区下河原通高台寺门前下河原町463之25-26,相邻而建。其中一套,据称是日本最贵的豪宅。房产由名叫Beansprout Junshinan(润心庵) Ltd的公司拥有。这家公司,是一间BVI(British Virgin Islands Portcullis Trustnet)离岸公司,公司注册人为令计划儿子令谷,王诚(令完成)与李友之女李□。关于润心庵的有关文件。所有购房款项,是通过方正信息公司在浦发银行的杭州武林分行转出。该账号原由令谷通过李友控制,令谷车祸死后,该由谷丽萍与令完成控制。这个账号共转账370亿人民币,其中100亿被洗去了日本三菱与富士银行令家的账户。其他洗去了新加坡的两家银行。让人大感费解的是,大约一年前,李友将其中一栋豪宅从令家转给了李源潮儿子李海进与小舅子高全健。这两人居然用真名与李友女儿一起通过三层信托架构来持有。消息人士还说,一切操作由李友与江苏省旅游局副局长汤永林,用假护照去日本办理妥当,此人是令计划、李源潮的马仔。 来源:《中国密报》转发此新闻:

Read More

墙外楼|明鏡郵報 : 令妻谷麗萍逃日不成 青島落網

報道指,谷麗萍在本月16日凌晨於北大博雅酒店,與北大方正行政總裁李友開會時原被公安抓捕,但在李友動員黑社會人員到場拒捕後逃脫。數日後,令計劃便被宣傳接受中紀委調查。報道指,谷企圖從海路逃向日本。李友為她準備了日本身份證與住宅。現年57歲的谷麗萍,曾任職北京多家IT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她創辦了青少年社會機構網站,被多家公司聘請為執行董事、顧問;曾任中國青少年宮協會副會長和秘書長。

Read More

【河蟹档案】令计划 – 用特殊材料做成的党员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演员孙海英:黄章晋:原来我不相信党员是特殊材料做成的。现在我终于相信了。儿子两年前死了,兄弟半年前被抓了,但他依然像机器人一样,按既定程序正常工作,没有愁容没有白发,既不引咎辞职、也不投案自首,更不选择自杀,而是平静地等到成为头号新闻人物,坚持把党的任务干到最后一刻。 | 相关阅读:《德国之声 | 胡锦涛“大内总管”令计划遭调查》 2014年12月23日...

Read More

《亚洲周刊》紀碩鳴:法拉利車禍藏族美女死亡內情

今年三月十八日,北京一輛法拉利跑車失事,車上擠逼著的一男二女,車禍後變成一亡二重傷。半年後,亞洲週刊獲悉,另一位傷重送往醫院治療、正在康復中的藏族姑娘楊吉亦突然死亡,醫院聲稱是猝死。但來自北京的消息稱,早前醫生已對家屬宣布,楊吉已經脫離了危險期,怎麼突然又被死神召喚過去,質疑是否另有隱情。京城這宗交通事故,至今不僅令兩位年輕人魂喪京城,更撞出了中共高層的政治意外。在十八大召開前夕的人事安排中,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要因此而調職,由栗戰書接任,令則改任統戰部長,原來傳他更上層樓的說法,可能都隨風而逝。 三月十九日,北京媒體刊登了《法拉利粉身碎骨一死兩傷》的新聞,報道了十八日凌晨四點十分左右,北京一輛法拉利跑車行至保福寺橋東輔道時,失控撞到橋體南側牆壁及另一側護欄後解體,車上三人被猛烈的撞擊甩出車外,造成一人當場死亡,另兩人重傷的重大交通意外。消息還稱其中一名女子還是全身赤裸,網上有人懷疑死者和女子當時肯定在搞「車震」才導致事故的發生。 網絡盛傳:車上三人,男性駕駛員是原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之公子,不幸當場死亡。另二女子同為民族大學在校學生,受重傷急送醫院搶救。北京知情人士告訴亞洲週刊,身受重傷的二位女子都是十分貌美的二十五歲的藏族姑娘,已經大學畢業,而非在校學生。其中一位是青海省公安廳副廳長的女兒名叫扎西卓瑪,畢業於中央民族大學。另一位藏族姑娘亦來自青海藏區,是一位享有聲譽的活佛女兒,畢業於政法大學,名叫楊吉。 事發後,連當時死亡的駕駛員三人,都一起被送往醫院,青海省公安廳副廳長女兒扎西卓瑪算幸運,傷及腹部,肚破腸流,治癒後回青海療養了。楊吉傷得比較嚴重,腿斷成三截,手臂折斷,半身被火燒焦,頭髮都燒光了,生命一度垂危。但經過醫院一段時間的全力搶救後,醫生告訴家屬說,姑娘已完全脫離了危險期,性命保下來了,但會落下終身殘廢。知情者說,楊吉醒來,聽到法拉利駕駛者不幸去世的消息,卻冷漠而憤憤地說:「隨他去,不關我事!」家人很奇怪,追問,為什麼這麼無情,她一直不願出聲。 病情好轉的楊吉開始感到寂寞,躺在床上,她手拿著iPhone,到處找人發簡訊、聊天。上個月,楊吉感到不舒服,醫生給她打了一針,楊吉昏睡過去後就再也沒有醒來。醫院宣布她突然死亡,家屬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從死神處走回來的楊吉怎麼又被奪去生命。本來,家人已打算過了冬天就送楊吉回青海西寧療傷,如今一切成空。有人向亞洲週刊表示,中共的高官家屬連外國人都敢毒死,還有公安高官參與隱瞞,一個中國公民又算得了什麼?他懷疑死因另有內情,但無奈,楊吉的遺體早被火化。 楊吉的父親是藏區很有名氣的活佛,在藏區和京城都有不少忠誠弟子,甚至有中共的高官都供奉他。北京知情者說,有高官弟子早就多次提醒日夜守候在病房中的楊吉家人,勸姑娘不要與外界聯絡,要保持低調。「事情很複雜,因為全世界都在打聽這宗交通意外背後的故事。」 楊吉去世後,政府將其藏區的親屬從青海接到北京參加葬禮,所有食宿交通費用均由政府包辦,但所有親屬都被嚴格控制,不能隨便亂跑,在京用車都由政府提供。喪禮上不能拍照,並要求所有參與喪禮的人士嚴守秘密。喪禮結束遺體即刻火化,但骨灰不能帶回家鄉。 儘管楊吉的父親在北京有藏傳佛教中心,在青海也有寺院,但在楊吉的後事辦完以後,當局即派人護送楊吉父母出京,到四川成都暫住。據說,遠離京城是為確保十八大穩定;楊吉父親也沒有任何指責和要求,他表示不會追究,一切認命,說「治不好,就是命」。但有京城朋友見過只有一個獨女的楊吉父母後說,兩夫婦看上去一夜間變得十分蒼老。 楊吉在政法大學讀書時就是大學公認的校花,長得出眾。她大學畢業後仍留在京城補習外語。因為早前她父親在美國的一位華人弟子已幫她辦妥去美國西部一所大學的讀書申請,正辦理出國護照,原本今年九月要出國赴美深造。現在去不了美國,悲慘的隨鶴西去。 網絡有爆料稱,車禍時聞訊趕到的一二零急救中心的醫生確定男子當場死亡,另外兩名女子重傷,被立即送往醫院進行救治。北京媒體稱,雙榆樹消防中隊接到報警後迅速趕到現場,此時路面已經被散落的汽車零件鋪滿了,一輛面目全非的法拉利跑車停在馬路北側,發動機則位於路中央,已經起火燃燒,消防隊員進行滅火,兩分鐘後被完全撲滅,隨後消防隊員與民警又對現場進行了細緻處理。 目擊者沈先生發現黑色法拉利跑車已解體,同時,地上躺著一名裸體的美貌年輕女子,「已經說不出話了,只發出輕微的哼哼聲」。隨後,沈報了警。還有報道稱,包括司機在內共有三人,一男兩女,全部被遠遠地甩出車外,其中一名女子全身赤裸。 亞洲週刊獲悉,事實是,這部擠著三個人的法拉利,是剛從一個私人的活動場所出來,還要去趕另一個場子。匆匆忙忙中開上了死亡之路。撞毀的是法拉利四五八,只能坐二人,卻擠了三個人。事故原因是,法拉利在轉向時,坐中間偏左的女郎因離心力關係,在強大的慣性下,身子自然偏向左邊壓住了男子,致使該男子無法操作,釀成慘禍。 慘案發生後,中國內地網站出現多個涉及中央高層領導子女的版本,網絡相關言論也受嚴格控制,相關信息都遭刪除,一宗交通意外引發中國政壇的嚴重危機。網名@tufuwugan的網友說:一起普通的車禍,本來我們並不在意,可你們緊張到抽風,四處刪帖,這才讓我們懷疑背後的故事。你們總用愚蠢的行為來證實傳聞不是假的,法拉利,私生子賈寶玉,女人……。 公共權力被嚴重私有化 中國問題專家胡星斗教授對亞洲週刊表示,中國為官者及其家屬,因為兒子而起殺心,因為兒子車禍要掩蓋真相,要防重大醜聞被揭露,這些與「我爸是李剛」的事件一脈相承,都暴露出權二代、官二代的問題。「是權貴階層不擇手段維護自身利益的表現。反映了中國封建體制殘餘嚴重,皇親國戚的子女問題,也會反映到官場、貴族子弟的醜態,甚至反映到最高層。公共權力被嚴重私有化。」 「十八大」召開在即,迎接十八大的卻是高層醜聞不斷,隨便一件意外都能引爆政治危機、帶出一串醜態,背後顯現的是腐敗嚴重侵蝕黨的機體,從官員漫延到家屬、從基層直上中央。「十八大」之後,將面對更大的挑戰。■ 明镜博客:http://blog.mirrorbooks.com/wpmain/?p=78716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