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房养老

All

Latest

【异闻观止】用住房公积金补充养老保险或违法 专家建议:修法

文章导读: 2015年末,我国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经达到2.22亿,占到总人口的16.1%,超过日本人口总数。不仅人口多,我国老龄化发展的速度还很快,平均每年净增长800万到1200万老人,其中高龄老人增速尤其快。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王红茹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6年第37期) 人口老龄化问题越来越突出地摆在我们的面前。...

新华网|多部委就养老方案达成共识,延长缴费年限已定

多部委与多套养老方案设计者们为期两天的闭门会议在养老制度上达成了多项共识。《华夏时报》记者采访获悉,其中,延长养老保险缴费年限和养老金实行并轨已基本没有悬念。 “此次会议仅界于部门和专家之间的讨论阶段,后面还有部门和部门之间、中央和地方之间各个层面的讨论和研究。”10月17日,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多方在顶层设计的规划、养老制度的安排以及如何实现上述制度这三大问题上达成了方向上的共识,但所涉及的具体养老方案以及相关政策何时出台均无定论。 据悉,签订了保密协议的养老方案共有4个版本,分别由中国社科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人民大学、浙江大学四方提供。 改革是修补还是重建 养老改革顶层设计方案如何定位?是此次闭门会议绕不开的话题。 “顶层设计的定位着重在未来一个方案的设计还是对现行政策进行修补?这个问题在此次会议上的讨论相对集中。”杨燕绥表示,养老是个长期计划,因此,养老改革顶层设计方案达成的共识就是,既要着重未来的规划又要兼顾当前政策的修补。 其实,早在此次会议之前,针对建立什么样的养老改革顶层设计方案就有诸多猜测,有的学者认为应是以修补现行的制度漏洞为主,有的学者则大胆建议将现行体制推倒重来。但记者从人保部相关人士处了解到的结果则是,任何制度尤其是养老方面的制度,不可能一蹴而就,一定是小步慢跑,制度设计上也会更加倾向于选择能够平稳过渡的方案。 如今,顶层设计的大方向已定,那么,养老制度的具体安排就成了下一步急需解决的问题。 “达成共识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养老制度的安排;其中,基本养老保险的统筹问题达成共识,就是说,‘统账结合’的结构是有共识的,但是采取大统筹小账户还是小统筹大账户等具体方案设计还需要磨合。”杨燕绥表示,从近期发展考虑,采取大统筹小账户相对合理,毕竟财政资金还不到位;但从未来发展来看,财政资金到位以后要限定,不能无限放大,因此,统筹账户应缩小,个人账户要趋大。 最后一个达成共识的问题则是对上述制度安排的执行落实,经过讨论,针对养老制度将采取“三分政策、七分管理”的原则。 “政策再好,执行才是关键。”据杨燕绥介绍,与会人员一致认为,一定要加强居民档案和社保信息的管理,只有这些数据向上集中才有可能形成顶层设计,家底都摸不清,设计就是盲目;同时,中央统筹管理基本养老保险已达成共识,但要区分中央和地方的责任。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已经列入今年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的重点改革计划。 延长缴费年限方向已定 养老改革有了方向上的共识,但大家更关心的则是制度环节的具体方案,比如延长缴费年限以及养老金并轨方面的讨论。 “这两个问题是老百姓最关心的,同样是会上达成共识度最高的。”10月17日,一位不愿具名的与会专家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参加会议的所有团队的讨论几乎都涉及到了以上两个问题,目前达成的共识是,养老金并轨已是个无需讨论的问题,早晚的事,但是将目前的多轨制整合成一轨、两轨还是几个轨这些具体的方案尚无定论;同时,延长缴费年限也势在必行,但具体延长多少年限等具体方案都需要相关部门进一步讨论和定夺。 而就在此次闭门会议召开期间,社科院世界社保中心主任郑秉文明确表示,养老保险的缴纳属于“多缴多得,少缴少得”的制度设计,因此,延迟退休的结果是可以多拿养老金的,面对严峻的人口老龄化问题,中国实行延迟退休是一个趋势,而延长缴费年限与延迟退休往往是一回事。 “影响养老问题的几个要素当中,总会挑一个最为稳妥、影响最小、更好执行的因素来动,哪一个因素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相应的利弊会是怎样,部门都会考虑。”10月17日,一位接近人保部的相关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反问记者,增加缴费年限和直接延迟退休年龄相比,哪个利弊更大?一比较就知道哪个方案可行。 众所周知,我国养老保险的最低缴费年限是15年,但大部分人的工作年限却不止15年,也就是说,实际上的缴费年限远远超出15年;因此,即便增加缴费年限,对个人的影响也相对较小。但是,我国的法定退休年龄则是男职工60岁,女职工50岁,女干部是55岁,一旦延长退休年龄,则是实打实地要多工作几年。 由此看来,就目前而言,将基本养老金待遇与缴费长短和多少紧密联系,从而对参保人员形成激励机制的延长缴费年限已成为未来养老金改革的方向。 上述与会专家同时告诉记者,除了延长缴费年限以及养老金并轨两个焦点问题之外,针对企业缴费的问题也达成了共识,与会团队一致认为,企业的缴纳费率太高,下一步,相关部门将就此从多渠道筹集资金,用来减少企业相关费率的负担。 来源:http://news.163.com/13/1019/01/9BGTCBFH0001124J_2.html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我为什么不上养老保险 女子人流术中被要求加钱,3小时讲价5次不断滴血 关于打飞机问题,UT和SFU果断达成共识! 关于钱的记忆 视频:钱哪,钱 无觅

萝卜网|为什么大家对推迟退休年龄这么大意见?

提问: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推迟退休年龄不好。很多人退休了也会找点事情做来填补自己空虚的生活。 我自己也希望能晚点退休。 原因:1. 也是最主要的。工资退休前后差距明显。以我爸为例,差了3倍。 2.现在人老龄化晚了,多干个几年也没什么的吧。 3.退休了也没太多好玩的事情,不如接着干自己喜欢的工作。(assume你喜欢这个工作) 回复: 题主没搞懂这个问题的实质。不是延长工作年限,是推迟发放退休金的年限,这点很重要。...

拇指阅读|叶檀:不要怪别人误会以房养老

不要怪别人误会以房养老 2013/9/23 FT 中文网 民政部长回应以房养老是自愿自主行为,民众最担心的剥夺资产的疑问告一段落。 以房养老在国外属于常规的市场养老手段,不料在国内却掀起轩然大波,这说明,互信已经成为基本的难题。 这基于养老改革的利益纠纷。目前包括杨燕绥等教授在内的养老方案,没有重点提及改革养老双轨制,而是以延迟退休的方式继续在企业养老者身上拔毛,引起愤怒在情理之中。养老改革导致双轨制固化,导致利益格局更难破解,就是倒退。 虽然各方都看到了养老双轨制的极端不公平,也看到了延迟退休年龄的必要性,笔者没有看到文献反对延迟退休年龄。中国退休年龄男性 55 岁,女性 50 岁,上世纪 50 年代制订政策之时国人预期寿命 45 岁。世卫组织今年 5 月 15 日发布的报告显示, 2011 年国人的平均寿命已经达到 76 岁,如发达国家一样延长工作时间是大势所趋,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退休年龄是男性 64 岁,女性 63 岁。 与发达国家不接轨的是我国明显不公的养老体制,机关事业单位人上人,企业职工沦为二等公民,更让人不肯容忍的是,以级别定待遇的做法几乎贯穿在医疗、教育等所有公共服务领域。于是,要说服大众延迟退休,首先要应对的问题就是,好,我们延迟退休,可以,养老制度要先改革,双轨制不破说什么养老制度改革,不过是二等公众沦为三等罢了。不要说养老金,就是政府补贴的高档养老院,也是利益者的天下,极端的情况是,普通人排队五年难以入住。利益症结不破除,任何养老提议都会被解读为对普通公众的掠夺行为。事实上,这样的行为不少,比如农民工养老金,比如个人帐户空转等等,加深了民众的疑虑。 有着完整规划的杨燕绥教授领衔的养老改革版本,虽然提出大口径地解决双轨制问题——“小双轨”存在于机关和事业单位之间,现在只是让事业单位改革,机关没有改,所以事业单位不愿意;“中双轨”是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之间;“大双轨”是有工作的人和居民之间以及城乡之间——杨教授承认,现在看来大口径地整合双轨制不太可能,因为这涉及政府愿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利益。于是,问题又回到原点,大双轨整合不可能,凭什么要企业职工放弃自己的利益延迟退休? 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以房养老出台,被误解也就成为必然之事。 养老金空转使国人认为养老金存在极大的缺口,各研究机构对缺口大小研究结果不一,以人社部最为乐观。去年 10 月人社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何平日前做客人民网时表示,我国的养老保险基金缺口并没有“社会上吵得那么严重”,而解决这个缺口有增加个人缴费和增加战略储备金两个出路。 去年 7 月 25 日,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举行的 2012 年度第二季度新闻发布会上,该部新闻发言人尹成基表示,养老保险的积累资金到 2012 年上半年已经超过 2 万亿元,总体上说养老保险基金收入大于支出,当期不存在基金缺口问题。也有少数省(区市)当期基本养老保险费征缴收入不抵支出,但有中央和地方财政的补助,都实现了收支平衡。 大多数人只看到了不存在基金缺口,而忽视了“当期”两个字。这是以现有的结余、收入与支出相比,而没有提及现在在职人员所缴纳的养老金是为现在已退休的老人养老,这些在职者的帐户大多空转,他们老了以后怎么办?有一些地区大量靠地方政府补贴,是否能够持续?在全民理财时代,人们对于经济的分析能力大大提高,已经难以忽悠,此时故意混淆概念除了故作乐观的非诚意,没有其他好处,甚至连提升民众信心也做不到,不透明的信息反而加剧了大众的恐惧感,加剧了传言的滋生土壤。 当人们认定,既得利益阶层不可能退出利益回归公平养老,当人们感觉养老金存在巨大缺口,未来自己老年生活难以得到保障时,有关部门提出以房养老,房产正是国人这辈子所能积攒的最大宗的资产,此情此景,很难让人不联想到政府以廉价资金回收房产,以民众自己靠自己养老。这是可怕的失信式理解。 面对汹汹民意,民政部副部长窦玉沛不得不回应,我国未来将以多种途径应对养老问题,在政府兜底的基础上,鼓励社会力量积极参与养老服务,“以房养老”是市场化运作的一种高端化服务,是自愿的、自主选择的行为。也就是说,政府还将提供起码的兜底保障,民众可以自主选择不同品质的养老生活,其中一种方式就是房屋反按揭。 政府到底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提供的保障究竟有多少,民众可以通过商业手段过上怎样的老年生活,对于这些涉及千家万户的大问题,越是含糊其辞越容易引起争议。 透明的相对公平的制度摆在眼前,每个人自主决定老年生活品质,什么时候退休、从政府每月领到多少钱,自己出多少钱维持生活,帐本清清楚楚,才是解决养老难题的钥匙。 不要怪民众容易误解,要怪自己从前信用糟糕。 (“拇指博客”客户端已登陆苹果app store,百大名博,一手掌握)

网易|南京老人申请以房养老 3年没人敢接房子

最近,全国都在热议即将推出的“以房养老”倒按揭模式,而该举措因各种原因在各地试点并不成功。本报3年前独家报道的南京第一位提出“以房养老”申请的老人张启�(韵的繁体字),已届九十高龄且身患多种疾病,最终没能实现“以房养老”,目前不得不住进“新街口街道香铺营社区老年照料中心”。对于类似张老太太的境遇,南 ......

新京报|国务院:明年试点“抵押房屋产权获养老金”

新京报讯 我国将有规划地试点“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具体操作办法和实施计划,有望明年一季度出台。 昨天,中国政府网全文公布近日由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 将“养老问题”分解到多部委 我国正面临严峻的“老龄化”问题。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将突破两个亿;2025年,这个数字会突破3亿。“如何养老”是每一个普通中国人都要思考和担心的问题。...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