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商制度

谈谈孙宇晨和北大

作者:王虎 来源:人人网 对于北大的会商门,别看孙宇晨同学上跳下叫闹的厉害,其实大多数的大学生根本就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会像孙宇晨一样知了(liao)。宇晨每篇文章背后都赤裸裸的威胁大家,一旦会商制度成型,受害的将是全国的大学生。但全国的大学生纷纷表示,成型就成型呗,那有什么受害的呢。...

Read More

北大,给中国留下一点偏激的种子吧

作者:孙宇晨 来源:人人网 北大会商制度被曝光已经一周有余了。二十多年过去了,北大可能是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站在了全社会的对立面。无论是普通北大学生,还是在北大教书的老师,普通的大学生,乃至普通的一位工人,白领,商人,活跃于中国高校的知识分子,因拍裸照而红的女模特,全国各地保守的党报与党媒,知名当红的电视节目主持人,第一次全部似乎商量好一般,站在了北大的对立面。...

Read More

拿什么拯救你,精神核泄露的北大?

作者: 欧阳宁秀  |  评论(9)  | 标签: 时事观点 发表于天涯论坛 近日,北大启动了学生学业会商试点工作,这项学业会商制度的辅导对象主要是以下十类学生:思想偏激、生活独立、学业困难、心理脆弱、经济贫困、学籍异动、网络成瘾、就业困难、罹患重大疾病、受到违纪处分等。学业会商制度在试点接近尾声,被媒体报道后,引起轩然大波。网友和专家们都反应很激烈,引起广泛争论,尤其是对“思想偏激”学生的会商,被认为与北大“兼容并包”的精神相悖。    北大学工部副部长査晶通过北大网站表示:“会商不是管制学生,会商也不处罚学生,而是学校在既有的工作机制基础上,进一步整合资源,加大投入力度,提高深度服务学生的水平,努力帮助学生顺利完成学业。”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即使北大官方再三解释辟谣,各种质疑依旧层出不穷,仍然不足以让公众彻底信服。而这是有着很深历史背景的。    曾几何时,大学被誉为象牙塔,伊甸园,是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的盛放地。进入大学后,学生们唱着未央歌,探寻真理,求索知识,陶冶心灵,前承幼学,后启事业,是告别童年的驿站,也是通向社会的桥梁。在大学校园里,各种新奇念头不断闪现,无数古怪创意尽情奔腾。大学本应是想象力的竞技场,毫无顾忌的思维奥运会。    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中国大陆的大学校园慢慢被金钱浸染,变得越来越世俗化,越来越跟社会相像了。不可否认,教学和科研都需要以一定经济条件为基础。但大学总得有一些核心价值观的坚持,才成其为大学。一切向钱看,唯金钱是问,则属矫枉过正。扎堆讨论哲学问题、物理实验的情景逐渐变少,比拼谁的衣服高级,谁的电脑时髦突然多起来。大学开始浮躁,沉不下心,变得不纯粹了。甚至到如今,号称中国最高学府,莘莘学子心中圣殿的北大,居然开始对“思想偏激”的学生进行会商,实在不可理喻,无法让人接受。    媒体报道北大对学生进行会商时,还特别提到北大关注“思想偏激”学生的原因------“一些学生经常夸大学校工作的细微漏洞,比如动不动因为食堂饭菜涨两毛钱就批评学校。”“觉得北大饭菜贵”就等于“思想偏激”,这种逻辑之诡异恐怕也是世所罕见。学生对北大提意见,本来相当于啄木鸟给树捉虫,是为了北大好。北大不仅不善用珍惜学生对它的好意,却拒之于千里之外,还扣上一顶“思想偏激”的大帽子,好心当成驴肝肺,一片赤诚的学生们情何以堪?这样做的后果,只会让学生们对北大的日常事务逐渐淡漠,只把这里当成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冷冰冰的旅馆,而不再视为心灵家园和温暖庇护所。学生们会越来越功利化和实用主义化,专拣北大喜欢听的话语去说,专挑北京乐于采纳的建议去提。久而久之,拥有了至高无上“批评豁免权”的北大,会沉沦在一片阿谀谎言中,越陷越深。倘若真的完全走到这一步,北大可以说是迹近灭亡了。    退一步来看,如果北大官方真诚地认为学生提出食堂饭菜涨两毛就属于思想偏激,那么今天的北大是患了重病,仿佛随便一点伤风感冒就能陷其于不治。但以前的北大完全不是这样的。蔡元培任北大校长时,代表新派的有陈独秀、胡适之、李大钊、顾孟余、陶孟和、周树人、周作人、钱玄同、高一涵等,代表旧派的有辜鸿铭、刘师培、黄季刚、陈汉章、马叙伦等,皆一时之选马克思主义,共和主义,甚至法西斯主义等等,什么派系都能存在,各种思想都可宣扬,根本没有人因为你提出了“偏激”的思想而对你进行会商。几千年前的秦朝,李斯就在《谏逐客书》里写道“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这句话里包含的道理被老北大吸收运用了,所以北大才成为五四运动发源地以及中国近现代史上的学术中心和思想重镇。恰恰也正因为这种宽容的襟怀被丢掉了,新北大才远远落后于世界其他很多面积小的国家里的大学。除了各种人云亦云的科研论文和研究成果屡创新高之外,如今的北大能够提供给世界的,也只是“会商”这样的新词和笑料而已。    从更深的层次来观察,会商制度的提出,是自由精神的萎缩,专制意识的扩张。这更值得诸位警醒和反思。大学本应是各种新思想激情碰撞的发祥地,学术独立,思想自由本应是大学的底色和亮点,作为中国大陆大学领头羊的北大更承担了人们的重托与厚望。北大不但不发扬包容开明的优秀传统,反倒自灭其长,充当起消灭新思想和新创意的急先锋,不仅是北大的悲哀,中国大陆大学的悲哀,中国教育的悲哀,也是整个中华民族的悲哀。    可以做一个假设:在上世纪20年代,蔡元培如果被当今北大在位者所附体,他也在老北大也实行所谓的会商制度,情况会怎样?我觉得陈独秀和胡适等人首先被会商。因为他们发起的新文化运动,以民主和科学为旗帜,向儒家学说猛烈开火,宣称“打倒孔家店”,妈呀,这可比提出“北大食堂饭菜涨两毛”要偏激万倍哟。然后,北大图书馆还有一个从湖南来的图书管理员,他喜欢研究马克思主义,这个学说有着原子弹一样的火爆脾气,宣称要“砸烂旧世界,创造新世界”,岂止偏激,简直激进!把这些人立即开除,扫地出门,已经算是厚道斯文的待遇了。还不排除控告他们扰乱社会治安。哼哼。如果历史的走向按照我这个设想行进,那么中国的面目无法想象会是一种什么样子。很可能人人都还留着大辫子,身着长衫,脚穿木屐,点着煤油灯生活吧。    罗素说得好:“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本源。”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这是作为人的个体性,也是人存在于世的理由之一。如果强行要求北大每个人的思想都跟上面保持一致,都不偏激,而是都摆出一副平和中正的成熟姿态来,北大能否进入中国大学排名前一百位,都很悬,更遑论“打造世界一流大学”这样的美梦。    只有彻底取消各种思想审查,停止所有思维禁锢,让大脑飞,让精神活,北大才会放光,学生才能激扬。否则,只会像日本地震之后核泄露的核电站一样,在会商制度这样的精神核泄露的严重污染和辐射之下,所有学生都沉默不言,万马齐喑。那么北京大学也就只好被称之为北京小学了。而“中华复兴”之类的豪言壮语更是铁屋里沉睡者的千年梦话。    到时候,拿什么拯救你,精神核泄露的北大? 发表于: 天涯论坛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9 个评论 欧阳宁秀的最新更新: 保护南京梧桐是一堂生动的公民教育课 / 2011-03-23 16:36 / 评论数( 13 ) 日本地震启示录 / 2011-03-15 22:00 / 评论数( 19 ) 幽闭诡谲的人性实验室---评韩松《地铁》 / 2011-02-27 12:27 / 评论数( 0 ) 我与华叔的一面之交,一联之缘 / 2011-01-30 13:20 / 评论数( 5 ) 那双顽固的斗鸡眼:评闾丘露薇 / 2011-01-27 11:02 / 评论数( 3 )

Read More

我总感觉自己生活的并非北大,这是纳粹,还是纳粹呢?——就会商制度致所有北大师生校友的一封信_史小博_新

Shared by Isaac 要被会商了 我总感觉自己生活的并非北大,这是纳粹,还是纳粹呢? ——就会商制度致所有北大师生校友的一封信 孙宇晨 罪恶的北大会商制度终于被曝光了,这是一个旨在将全面控制学生制度化的残酷设想,其将北大每个活泼而丰富生命划分为十类称呼充满偏见与歧视的群体,之所谓“学业困难、思想偏激、心理脆弱、经济贫困、学籍异动、生活独立、网络成瘾、就业困难、罹患重大疾病、受到违纪处分”,并对于这十类人群进行名正言顺的“会商”,“会商”这个词语充满暧昧与多义,实际上将今后学工系统采取的一切行为正义化与制度化,“一切皆有可能”,这句话在此处,有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含义。 这项制度率先与北大元培学院与医学部试点,这甚至带有一丝骄狂的挑衅气息。蔡元培校长作古仅仅七十年,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训诫犹然在耳,这项公然粗暴侵犯基本人权与思想自由的制度居然率先在元培学院实施。元培校长地下有知,不知会作何感想。这是想鞭尸,还是想挑战北大人最后的一丝忍耐底线,我们不得而知,我们仅仅知道的是,这项制度随时有向北大全校推广的可能。这项制度一旦建立,诸位扪心自问,人人皆有被会商的可能,人人皆有被偏见与歧视掩埋的可能,北大四年的草样年华随时可能化作一场无法摆脱的梦魇。 众所周知,北大在此之前已然陷入一种深刻的分裂之中,极少部分人,以极其恶心与肮脏的行为,将他们与所有的北大师生校友分裂开来。当教授在课堂中挥洒才情指点江山之时,脊背却阵阵发凉,唯恐有信息员与义愤填膺学生的举报;当学生奉行师长所言追求真理独立思考之时,却不得不提防周围信息员的汇报与检查,乃至会商制度无微不至的关心;对食堂涨价与校内交通混乱的抱怨,随时可能成为思想偏激与谈话考察的基本依据;论坛对于任何北大的意见与反思,都成为了敏感话题而无法显示;任何学生对于北大提出建议,都怀着要受到删贴与谈话的忐忑心情,总而言之,一切对母校的深切感情与关注,被诬蔑为别有用心与思想偏激。 十九世纪,德国的独裁者腓特烈威廉三世,可以荼毒他的国家,却不敢视柏林洪堡大学的自由传统于无物,不敢将监视与举报带于学术自由之上,更不敢将这个学校追求自由与思想的师生诬蔑为思想偏激与别有用心,甚至扬言将他们送入疯人院。这是大学尊严的明证,更是对真理与学院的敬畏。而两百年后,在我们这个共和国,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爆发出如此丑闻,将审查与举报视为家常便饭,将践踏自由的会商制度看作是制度创新,将钳制思想的谈话看作是关心帮助。 我总感觉自己生活的并非北大,这是纳粹,还是纳粹,还是纳粹呢? 感谢北京晚报将这一切全盘托出,感谢新京报正在介入,更感谢诸如李承鹏于建嵘等公共知识分子的公开介入,感谢门户网站将此制度彻底曝光于头版头条。这并不一件容易的事,我们早已习惯了冷漠与麻木,北大人在面临会商制度之时,旁人又何必顶着众所周知的风险为你出头呢? 因此我们需要感谢旁人的友谊与善意,这种善意弥足珍贵,尤其是在我们知道,有的人会将此看作是对北大内部事务的粗暴干涉,当作对北大不负责任的指手画脚,并且可能未经我们的同意,代表北大斥责他人。 当我们的同龄人在普林斯顿的拿苏堂前,马萨诸塞的哈佛庭院中,耶鲁的康乃狄格楼中谈笑风生激扬思想之时,定想不到,这些在他们看来如空气一般的必需品,在我们的校园,竟成了无可奈何的奢望与乞求,这不仅是北大提出思想自由近百年之后的耻辱,更是我们与欧美一流大学最深刻与根本的差距。 这并不是北大人的错。监控与举报从来都不是北大人的思想信仰,歧视与会商也从未成为北大的象征与精神,北大每位普通学生与教授,都是神往北大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风骨与精神才来到这个园子的。他们对这个学校的精神与内涵怀着最为深刻的情感与坚持,为这片精神家园浇灌着自己的思考精华,而这会商制度却将横行于北大校园,成为北大形象的象征。 有人需要为这一切负责。他必须要为北大精神的沦落负责,为北大思想自由的丧失负责,为北大形象的一落千丈负责。会商制度的设计者与执行者需要对这一切负责。撤销会商制度,尊重北大自由之精神,是我们最基本最迫切的要求。这是每个普通的北大人,每个北大的普通学生,每个北大的普通老师,每个北大对母校怀有深切情感普通人的最普通而切实的请求。 我们终究相信,罪恶的制度最害怕的是阳光与真理照射,会商制度不会,也不可能在北大实施,但这需要你我的真正关注,需要北大老师如当年蔡元培校长面对残暴军阀气定神闲般保护我们,需要你我在这项制度面前,表达出自己的反感与不快,表现出作为一个北大学生老师,甚至是一个人的尊严与自由,我们知道这并不容易,在这片土地上,奢侈品从来不是路易威登,而是尊严与自由。 但,我们义无返顾。 2010/3/26 于北京大学 新浪微博:@史小博北京 Twitter:@shixb90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hixb90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