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奥运

All

Latest

涂子方:假摔和梅毒

其实,不管中国网友及官媒怎么评说,关于他的所有的话题都直接或间接的汇集于一个焦点:刘翔同志是真摔呢还是假摔呢? 这问题就像一个蜘蛛网,一旦粘上了,谁也摆脱不了。 于是,66我老人家不由得不问自己:你认为刘翔同志是真摔还是假摔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咱还得绕个弯子,先说说关于梅毒的故事:

李承鹏:有个文工团

有个文工团,平时你是看不到它来服务的,它得好几年才上台一次,它每次演出要从纳税人包里收取几百亿演出费。每回表演成功,那些平时你永远见不到的首长都会跑去慰问,再用你的钱去嘉奖这些演员。而后,特别成功的演员会成为官员,把上面的情景再来一遍。

明鏡新聞網 | 中國體育代表團確認劉翔跟腱斷裂

據新華網報道,中國體育代表團新聞發言人7日表示:田徑運動員劉翔在7日上午舉行的男子110米欄預賽中不幸受傷,經醫生診斷,確認右腳跟腱斷裂。中國體育代表團對劉翔受傷表示親切慰問關懷,並對劉翔頑強拚搏的精神表示高度讚揚。  中國體育代表團表示,劉翔是為中國和世界的田徑事業做出重大貢獻的優秀運動員,近年來一直以頑強的意志與傷病做鬥爭,本次比賽前雖因舊傷腳部不適,但仍以高昂的精神主動積極備戰參賽。劉翔以超常的毅力和決心,積極治療,刻苦訓練,體現出一個優秀運動員的堅強意志品質以及追求卓越的奧林匹克精神。  中國體育代表團負責人在第一時間到奧運村醫院親切看望慰問了劉翔,對他的頑強拚搏精神表示高度讚賞,同時衷心祝願他早日康復,並立即組織了醫療保障力量對劉翔進行深入治療。 香港 文匯報

张晓舟:刘翔跟着崔健孤独地飞了

崔健与刘翔,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也只有耐克能把他们拉到一起。这就是跨国资本主义的能耐,它能跨越时空,把中国两个不同时代的象征符号并置于一起,打响一声发令枪,商业、政治、体育和文化四大金刚似乎齐声喊出同一个时代口号——“我飞得更高了”,这是“大国崛起”的抒情,当然也是奥林匹克的梦想。

奇闻录 | 把特供牛肉还给我们

@新浪传媒:【部分都市报头版:再见,刘翔】4年前的北京,刘翔尚能够走着离开赛场;4年后的伦敦,刘翔只能通过轮椅离开……在跨越第一个栏时摔倒——刘翔以这样的方式告别了伦敦奥运会。与四年前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没有退赛,而是忍着伤痛坚持单足跳到了终点,以一个战士的方式告别伦敦奥运会。 以及港媒

奇闻录 | 不要非得发令枪响才退赛

(希望刘翔能将真实伤情宣告 不要非得发令枪响才退赛) 注:中国青年报昨天的一篇评论。最近,关于刘翔伤势的问题又成了伦敦奥运会中国代表团的焦点。 一方面,中国奥运代表团副团长、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段世杰透露:“刘翔以往比赛出现了一些好成绩,但是(那些比赛)都是‘一枪’。‘一枪’刘翔没有问题。现在奥运会是‘三枪’,‘三枪’比赛随着比赛递次深入,对于他的伤势刺激很大。”他表示:“我们希望刘翔能够勇敢面对,但是他的伤病在很关键的部位,(奥运会结果)很难预料。(中新网8月5日) 另一方面,央视专职田径记者冬日那在央视的直播节目中透露刘翔教练孙海平的话:“刘翔最近的训练强度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峰值,脚部动过手术的地方有点反应,是正常的。”她还表示:“有些人说‘刘翔再伤’纯属造谣,就好比你吃撑了,肚子有点难受,那也不能说你肠胃有大毛病吧?”(《武汉晨报》8月5日) 两种截然不同的表态让人困惑不已:“刘翔到底怎么样了?”据我猜测,刘翔的状况无非是这几种:“一,安然无恙,一切都是八卦;二,有小伤,但无碍大局;三,确实有很关键部位的伤痛,现在是勉强支持。”其实不管是哪种情况,刘翔和我们都大可以坦然面对。能跑就跑,不能跑就不要去跑,何苦自己为难自己呢? 上次在北京,刘翔的退赛给无数国人留下了遗憾。人们希望刘翔弥补缺憾的愿望是强烈的,想必刘翔实现自己抱负的愿望也非常强烈。但问题是,奥运会不是斗气逞强的地方,也不是欺骗观众的舞台。如果真的受伤严重,勉强参赛是违背奥运精神的;你如果真的不能参赛,非得在发令枪响起那一刹那再让大家知道,再退出比赛,那也违背了奥运道德。不管是哪一种情况,只要发生在刘翔身上,都会让喜欢他的人们失望至极。因为我们希望看到一个真实的刘翔,一个洋溢着奥林匹克精神的刘翔。 所以,我希望刘翔能够将自己真实的情况告诉大家,告诉喜欢他的体育迷。如果参赛了,没有取得好成绩,相信大家都会理解,可假如为了某些利益非得在发令枪响的那一刹那宣布退赛的话,那就伤害了无数善良的关注者。 来源:中国青年报

【真理部】奥运官员中餐馆消费45万天价午饭

中宣部:网传伦敦十五名奥运官员,一餐花相当45万人民币一事,不转不报不评。 【“真理部”是网民对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宣传部和其下属的各省宣传部,以及国家级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央文明办,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出版总署,文化部等一系列言论出版审查机构的总称。】...

举国体制就是全民“让球”

为了避开提前与本方队友在淘汰赛中相遇,伦敦奥运会羽毛球小组赛最后一轮比赛中,中国组合在与韩国组合消极应战,被取消奥运会参赛资格。 (德国之声中文网)假打、假摔、让球、弃权,这在体育比赛中并不是新闻。其中有些属于商业收买,但是更多地发生在中国等竞技体育市场化并不发达的国家。为了国家利益,教练或领导会告诉队员让出个人利益,服从整体安排。这也不需要太多的说服工作,一则是一种传统,二则运动员都是国家出钱出力培养出来的。少数公开挑衅这个规则的运动员,无论外部世界如何喝彩,在内部都引起较大的争论。 这种长期公开运用、甚至被视为高明的策略的运筹帷幄,此番被国际奥委会、世界羽联严厉惩罚,对中国竞技体育的举国体制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举国体制的另外一个名称是国家动员体制。其半官方的解释是,为了国家利益,以世界大赛的冠军(特别是奥运会)为最高目标,统一动员和调配全国有关的力量,包括精神意志和物质资源,来夺取比赛运动的好成绩的工作体系和运行机制。这种来自苏联的计划体制,在市场化改革进行了三十年之后的中国,仍然大行其道,是因为很多人钟情于它的如下"优点":由政府选拔和培养有天赋的运动员参加比赛,可以集中力量,配置观念统一、计划全面的优秀教练员。在这种制度下,运动员遵守纪律,训练刻苦,易于取胜。 举国体制竞技体育的实质,和计划经济时代的社会其他资源配置一样,就是牺牲个人,成全国家,牺牲多数,成全少数,牺牲日常生活,成全特殊时刻。在一个小的范围内,它必然导致教练安排的让球、假摔等消极比赛。这已经让很多观众感到愤怒。但是很多人不明白的是,在更大的范围内看,少数运动员获得金银铜牌,是全中国民众"让球"的结果。 有人曾经计算过奥运会的一块金牌,价值人民币7亿元。由于体育总局跟中国其他官僚部门一样,预算和开销并不透明,这种计算的结果未必可靠。然而,花费全国纳税人的钱财,"集中"培养体育尖子,却是无需证明的事实。另一方面,社区体育和学校体育一塌糊涂。奥运成绩无法反映国民体育运动实际状况,很多屡屡夺金的项目,民众只有在大型比赛的电视屏幕上才能见到,还要为它们喝彩。喝彩不是因为比赛如何精彩,而是获得了金牌。消极比赛也会有人称赞其策略英明,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 更大的问题在于,并非很多人想象的那样,举国体制可以遴选出优秀人才,并让他们获得较好的发展。没有市场配置的调剂,人才市场也必然伴生着低效和腐败。完全封闭的选拔和培养机制,让很多有运动天赋同时又希望得到全面发展的人望而却步。即便那些获得金牌、所谓为国家争过光的运动员,大部分也在退役之后无所适从,甚至生存艰难。更不用说那些被要求假打和让球的运动员要忍受的委屈。只有极少数明星级运动员可以游走于中国的计划与世界的市场之间名利双收,还能当上政协委员。但是他们传递给青少年的信息,未必像媒体宣传的那么正面。 对中国体育的举国体制的检讨已经很多年了,媒体对它多有批评。不少批评有者认为,这和已经深入中国的市场经济格格不入。但是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举国体制从来都不是孤立的。它本身就是所谓的"中国模式"的一部分。这种模式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也是多数人被迫"让球"的结果。同时,它也把全世界拖入了不公平的比赛。有一天,这种比赛也会受到国际社会的惩罚吗? 作者:长平 责编:谢菲

于洋王晓理恐被赶出奥运村 或将受国家追加处罚

【《财经》综合报道】据北国网—半岛晨报消息,继羽毛球女双四对选手消极比赛被取消奥运资格后,8月2日深夜,伦敦前方消息,国际奥委会正在完成一系列剥夺这些选手的资格、将她们驱逐出奥运村及送她们回家的手续。 奥运会结束之后,于洋、王晓理还可能面临中国奥运代表团的追加处罚。...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