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信息

All

Latest

BBC中文:“绿坝”分析:“洪水”未退“绿坝”先溃

但如何界定不良信息?判定一个网站是否色情和暴力、应该被过滤的规则由谁来制定?这都是值得由公众探讨和商榷的问题。 包括《中国青年报》在内的一些官方媒体也质疑哪部法律赋予了工信部提倡普及过滤软件的权利,并称这种权力不能强制性地进入百姓私生活之中,无论其初衷是多么良好,都不应该随意强制。 广州暨南大学欣慰恩与传播学院副院长董天策教授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说,从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这一点出发来过滤一些不良信息是一种必要的管理手段。但是这里面的一个最大难点就是如何界定不良信息。 在他看来,这在技术层面上似乎很好确定,但实际上整个社会对什么是不良信息的认定是一个相当困难的问题,判定标准的尺度很难把握。 他说,要在这一问题上达成一个社会共识或者说靠技术来解决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强烈反弹 工信部在2009年5月19日下发《关于计算机预装绿色上网过滤软件的通知》。要求7月1日以后,在中国境内生产销售的计算机出厂前需预装一款名为“绿坝-花季护航”(软件下载) (以下简称绿坝)的绿色上网过滤软件,而进口计算机在我国销售前也将预装该软件。 尽管工信部负责人说,此软件对用户上网行为不进行任何监控,也不搜集任何用户信息。但这一指令受到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弹,中国社科院政府政策系博士马光远的观点说,“家里是否上锁是我的自由”,在行使统一的要求时,应该有法律依据。 而中国计算机学会理事吕京建也认为,要让社会普遍使用一种电脑软件,应该公开听证。 在民意强烈反弹的情况下,中国政府不得不放弃在所有国内销售的电脑上预装该软件的计划。把绿坝软件免费安装范围缩小到学校、网吧。 董天策教授也承认,政府在最初推广绿坝软件时的确有些缺乏经验,操之过急。 他说,经过一年的实践,可能发现过滤软件本身还有存在很多问题。而当初让全社会所有人都接受采纳一个尚不成熟的技术这本身就是一个不明智的做法。 他认为,政府现在也是学习当中不断地吸取经验教训,不断地进步。 问题不断 自“绿坝”工程起步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年多时间了。在这期间,除了遭遇许多网民的抵制以外,不少网民还对“绿坝”软件屏蔽网上色情材料的功效提出质疑,说一些不该删除的内容被删除,一些该删除的内容却没被删除。 此外,一些网民还在网上展开人肉搜索,查出两家中标公司的核心人物与负责招标的政府部门之间的人际关系,爆出“绿坝”软件招标过程中有商业利益链之嫌。 好像这一切还不够,今年一月美国加州一家专门开发网络过滤软件的电脑公司Cybersitter公司指控称,“绿坝—花季护航”软件中有3000行指令码是从该公司的软件非法抄袭的。 中国金惠计算机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晨民针对此事作出正面回应称:“绿坝与美国公司软件的黑名单地址库确有‘类似之处’,但是我们没偷他们的软件代码!” Cybersitter向加州中区联邦地方法院西部分区提出诉讼,向中国政府等10名被告提出诉讼,索偿22亿美元。 物极必反? 大陆青年作家韩寒曾在去年绿坝软件刚刚面世时发表博文,为绿坝软件勾勒出一幅极具讽刺意味的“发展蓝图”。 文中说,2009年出台的绿坝软件为实验版;2011年将推出正式版的绿坝二代;2013年版的第三代绿坝软件属智能版;2015年绿坝四代超级智能版上市,其性能超过前几代。但是,2019年相关部门终于废弃了第四代绿坝,原因是在一天夜里绿坝系统擅自将天安门上的毛泽东像换成自己的绿坝牌商标。 寓言并未就此结束,韩寒最后写到,2020年绿坝全新版-绿爷诞生,绿爷将不会对任何电子产品产生效果,它将直接移植入新生儿的脑中…… 现在看来,实验版绿坝还没有过渡到正式版便已夭折。真可谓,色情暴力的“洪水猛兽”未退,抵制它们的“绿坝护航”却先决堤。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