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精选

All

Latest

翻墙 | 国家网信办查处8家炒作低俗内容网站

坚决遏制淫秽色情和低俗信息传播 国家网信办查处8家炒作低俗内容网站 新华网北京12月15日电 记者今天获悉,为坚决遏制淫秽色情和低俗信息传播,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近日对8家故意编发、炒作低俗内容的网站进行查处。 据国家网信办有关负责人介绍,针对近期网上淫秽色情内容有所抬头,部分新闻网站、商业门户网站低俗办网问题出现反弹的情况,国家网信办已部署对网上易发问题环节开展全面排查。根据公众举报并多次核查确认,凤凰网“播客”频道、新浪网“日娱”和“娱乐图库”栏目、17173网“818游戏之外”频道、酷6网“主题”栏目、PPTV网“娱乐”频道、腾讯网“性感热图”栏目等登载大量低俗视频图片,编辑人员故意推荐低俗标签,恶意炒作吸引眼球,影响恶劣。爱奇艺网、搜狐网也存在一定问题。国家网信办已责成北京、广东、上海等地方网信部门对上述网站进行严肃查处。目前,相关地方网信部门已分别对网站负责人进行执法谈话,提出严厉批评,对6家网站的7个栏目或频道采取关闭措施,并责令网站全面整改。 今年开展“扫黄打非·净网2014”专项行动以来,网上舆论生态已有明显好转,但是部分网站出于侥幸心理和吸引眼球的目的,放松管理尺度,甚至故意编发推荐低级庸俗内容,影响恶劣,社会公众特别是学生家长反响十分强烈。国家网信办将会同有关部门作出进一步部署,采取果断措施,推动互联网企业强化依法办网意识,首先要求新闻网站、商业门户网站等大型网站承担社会责任,依法办网、文明办网。同时,协调各相关部门,加大对网上违法行为处置力度,推进依法治网,净化网络环境。原地址: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4-12/15/c_1113646862.htm翻墙技术博客订阅地址及社交帐号

连岳 | 低俗的权利

人一生下来,就有了解世界的工具。除了疯子和傻子,他人的七情六欲和你是一样的,你如何趋利避害,别人也一样。你时时浮现低俗的念头,他人脑海里也是如此混乱。有时候,人人显得不食烟火,个个都是圣公圣母,全和你不同,那一定不是你出了问题,而是他们在演戏。...

南方网:苍井空为什么这样红?

南方网:苍井空为什么这样红?-《财经网》 南方网:苍井空为什么这样红?-《财经网》 当苍井空出现在中国的舞台上时,就连李宇春的光芒也显得黯淡了。 1月15日,苍井空现身北京某公司年会,商界大佬没怎么理会在场的李宇春、王珞丹等当红女星,而是排队拥抱空姐。这些商界大佬们,穿着名牌西装,脸笑成一朵菊花,用打群架的力气使劲搂住空姐的脖子、肩膀或腰,个别不规矩的还偷偷用肚皮蹭她的胸,就像多年未见女孩子的刚放出来的犯人一样。 苍井空没有皱眉,她见过更大的场面,也在博客中说过:“我脱光衣服躺在镜头前,是为了生存。而你们衣冠楚楚地站在镜头前,却只是为了私欲和欺骗。” 事实上,这位日本A V女优,自2010年4月中文推特界的“苍井空之夜”以后,就在中国大陆飞速蹿红。那一夜,我也是见证者,短短几小时,苍井空的关注者从2000多人,急升到4万多人,一月后更突破了10万人。这算不了什么,后来她正式注册中国大陆的微博,如今粉丝已达914万人! 整个2011年,苍井空插翅而飞,成为照耀大陆宅男与非宅男的肉天使。大连市公安局西岗分局的官方微博,一度只关注苍井空一个,堪称痴心一片;吴征新公司启动仪式上,苍井空与杨澜、宋祖英并肩同台,步入上流社会;隔天,苍井空又与梅葆玖在梅兰芳大剧院合影交谈,登上艺术殿堂;最近,苍井空经纪人更向大陆网游公司开出一年900万元人民币的代言价,身价比肩一线女星。( 苍井空在中国为什么这样红?在我看来,有三个主要因素:她的个人魅力与个人品牌;有关部门放行;反“反低俗”的社会心态与网络精神。 苍井空是有魅力的女孩,她笑容甜美,身手矫健,会写毛笔字,能说简单中文,还有一颗聪慧而柔亮的心。我一直记得她写的两段博客,一段是:“即使是AV女演员,即使是四处流浪的武士,即使是N EET族,无论是怎样的职业,都有自己的感情。人不能否定自己,尽管被所有人否认”。说实话,这比《读者》、《女友》的大多数文章更动人。另一段是:“见过很多类型的男人后,最终觉得男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单纯,即便年纪大了也还是像小孩子的感觉。如果一个男的总是让女友感到他的成熟,那么,我想,这个女人可能没有走进他的内心”。除了高呼“苍井空老师,你懂男人”,我们还能说什么? 苍井空在大陆捞金,必须获得有关部门放行,到目前为止,还没听说有针对她的“限娱令”。这位日本A V女优为什么没被有关部门封杀?也许有关部门里有很多她的资深读者?也许话事人觉得,放个把日本女优到中国来,有“倭国来朝”的气派?或者他们觉得,大陆土生土长的女演员不能脱,比如汤唯就得惩罚,但人家日本女演员脱,不辱华的,没事;又或者他们过于纯洁,不上低俗网站,不知道苍井空的本职工作?谁知道呢? 苍井空走红大陆,还有两个关键点必须指出,一是她“初无修正”进入大陆市场之时,此间的反低俗活动正如火如荼,人们却热力四射地追捧她。被禁锢的欲望,被封锁的言说,被打压的乐趣,一遇到机会与空间,自然会集体爆发。 必须承认,人民有“低俗”的权利,而且“低俗”注定要自由流通,就像水之就湿,火之就燥。“低俗”天生有飞毛腿,你追不上,天生有翅膀,你捆不了。当80多岁的老头儿都成群结队在微博关注苍井空的时候,“低俗”就很难被肃反了。当然,不用过度夸大苍井空走红的意识形态意义,我相信多数她的粉丝,是不关心政治的,但是,热爱“低俗”,本身已是一种实质性的消解权威的力量。 另一个关键点是,苍井空主要在网络走红,依靠网络人气,才到现实中捞金。大多数人认识她,都是通过网络,而大多数人与她拉近距离的方式,也是靠微博。苍井空的走红背后,藏着网络狂欢。譬如说,人们常亲切地称她为“德艺双馨的苍井空老师”,就含着网络的叛逆与解构——挑战主流,颠覆传统,蔑视规范,戏弄尊严,狎弄语言,彰显独特。某种程度上,“苍井空”三字,甚至成为接头暗号,人们凭着这暗号,挤眉弄眼、一脸坏笑。 简而言之,苍井空的走红,是因为我们的态度,而我们的态度,又多少意味着对痛苦的现实、未遂的愿望以及被制约的习惯所做的补偿。我们需要苍井空,这是一种本能,就如我们需要自由。 (本文原载于《南方都市报》,作者四一系知名网友) 南方网 四一 【作者: 南方网 四一 】 (责任编辑:陈君)

专制下的悲哀:中国的“三俗”是怎样炼成的

“三俗”(庸俗、低俗、媚俗)是央视最近给郭德纲的评价。如果把“靠嘲笑弱者、侮辱他人、出丑涉黄来取悦观众”作为“三俗”艺术的特征的话,郭德纲这个“三俗”帽子戴的也不冤。 当然该戴上这顶帽子的可不止郭德纲,赵本山、小沈阳等也是同样技法的高手。而且,“三俗”艺术深受中国观众喜爱,近年尤受中产阶层追捧,所以“三俗”的也不止是艺人。于是问题出来了:咱中国人咋就这么“三俗”呢? 美国教授:对郭德纲的相声极为震惊...

以郭德纲为首的中国五大三俗策划(图)

有人告诉我上个月有些创意界人士湊了“五大三俗策划”,准备兴师问罪。不料“反三俗”半路不了了之了,只好作罢。据说“五大三俗策划”头一个就是郭德纲,谁叫他是咱中国最著名的“三俗分子”。没他,不热闹。 被列入“五大三俗策划”中的还有1996年被禁的“二房佳酿”、“中央一套”和前不久本博秦全耀创意的“天上人间日总会”等。“日总会”何罪之有?罪在一个“日”字不雅,“日总会”“日”了夜总会。 五大三俗策划之 “藏秘排油”: 郭德纲代言 “藏秘排油” 只是新瓶装旧酒, 其实这就是 北京澳特舒尔保健品公司瑞梦牌“百草减肥茶”的变身。而藏秘排油实际上只是销售单位在2005年底申请的商标,它并不是一个产品的名称。 五大三俗策划之“二房佳酿”: 早在1996年就遭取缔的“二房佳酿”,商标局认为,以“二房佳酿”注册商标,违反了《商标法》第10条中的:“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 “二房佳酿”罪在“二房 ”。 五大三俗策划之“中央一套 ”: 2006年8月 ,福建长乐人李振勇将最早进入我们电视生活的“中央一套”抢注为安全套商标,不久便遭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驳回。驳回的理由为“中央一套”在一定意思上已经成为老百姓默认的“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是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的电视频道,如果作为商品商标容易引起社会的不良影响。 五大三俗策划之“日总会”: 前段时间,“天上人间夜总会”被取缔。老秦便为一家农庄取名为“天上人间日总会”成为热议。 “日总会”为何被列入“五大三俗”?罪在一个“日”字不雅,“日总会”“日”了夜总会。 五大三俗策划之 “戒烟热线”: 一家号称肺保健的冬虫夏草产品借用历史上的马、恩、列、斯、毛都吸烟的经历,搞了个有领袖头像的“戒烟热线”。这家热线的总经理林如海这样解释:通过马、恩、列、斯、毛的“戒烟热线”,让大家知道毛主席和马克思是死于抽烟引发的肺病。 “戒烟热线”俗在哪儿,罪在卖产品开政治玩笑,将伟大领袖庸俗化。

反“三俗”是要革谁的命

反“三俗”是要革谁的命   革命了,文化要革命了。 文化部部长喊出了革命口号,反“三俗”了,反的是庸俗、低俗和媚俗。 一样打着文化革命的旗号,但这反“三俗”与“文革”时的反“封资修”相比,似乎显得有点俗气。 “文革”后来不文化了,变成了一场政治运动。反“三俗”会成什么,现在谁也不知道。不过已有人伸长鼻子,试图嗅嗅反“三俗”是要革谁的命。 俗世中,俗事俗人难以计数,为何挑出庸俗、低俗和媚俗来反一反呢? 庸俗是粗俗,低俗是指低级且庸俗,媚俗是迎合世俗。 对于一介草民来说,庸俗一点,低级一点,媚俗一点,虽算不得是人性中的光彩点,但也不至于是人性中的阴暗面,如果这反 “三俗”是剑指草民,可能是反得有点胡乱了。 就事论事而言,如果文化部部长担心的仅仅是“三俗”,倒也是盛世的一番景象。不过,公众眼中的文化部部长辖区里,恐怕已不是“三俗”能解释得清了。 想来想去,是文化部部长的辖区出事了。社会主义的文艺团体、大众传媒本不会庸俗、低俗,但在拜金主义的大旗下,一切都可以改变。为了票房率、收视率、点击率,没有胆量惊世骇俗,但在媚俗上打打擦边球已经家常便饭了。于是,迎合世俗就成了捞钱的共识、绝活,他这里一迎合世 迎合 ,这个 俗世里便庸俗、低俗、媚俗汹涌了。再多的草民也没有这个能耐,但是他这个国器能做到,因为他是宣传、引导、开创风俗的利器。 文化部部长一号召要反“三俗”,他立马在草根里挖出了“三俗”代表。郭德纲弟子打人事件被热炒,开风气之先者竟然是 BTV ,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把 郭德纲这个 “三俗”代表一路捧红的就是这个 BTV 。让人搞不清这个非主流演员到底是原来就 “三俗”的,还是后来“三俗”的。难怪郭德纲要大骂 BTV “龌 龌” ,大骂时在肚子里倒海翻江的极可能相关素材,大有你敢封杀、我就暴料之势。 这些年,这样的事,在文化部部长的辖区好像已经是一种时尚,已经成一种恶俗。如果从热炒从郭德纲弟子打人事件还体会不到这个恶俗,那么就再回顾回顾不绝于耳的明星代言虚假广告风波,那些什么 TV 们自己从中拿了广告费,从不自我检点,却把这个责任全推在了明星头上,最不要脸的是还要在节目里大谈特谈,完全是一付局外人的嘴脸。这张嘴脸非恶俗莫属。 所以,在文化部部长的辖区里,光反“三俗”是不够的,还得狠狠打击恶俗,这是一个反“三俗”到底是要革谁的命的大是大非问题,就不知文化部部长会不会出手。     2010 年 8 月 11 日  

人民群众有三俗的权利

官方高调反三俗,这真是贼喊捉贼的做法。为什么如此说呢?大家都知道,即令在不开放年代,一定级别的人都能读《金瓶梅》全本,高级官员也可以看国外电影,完全是特权的一部分。如今的官员庸俗、低俗、媚俗起来,都是人民群众的老师,却在那里不准“学生”三俗,其因为何?因为三俗本应是官员的特权,你这帮屁民居然胆敢模仿我们腐朽的生活方式,是可忍,孰不可忍? 政府严重地不讲诚信,却夸夸其谈地说民众要如何讲诚信,社会要如何诚信;官员撒谎不脸红,却要民众不撒谎;官员说狠话打压民众权利,却要民众体谅他们的难处,却要强力维稳;政府的三俗无处不在,却不允许民众三俗。很多坏的事情,都是政府大张旗鼓地、傲慢而毫不遮掩地做,却不允许民众跟进,这就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思维。在这样的思维之下,民众模仿官府的一些做法,就是非法的,甚至是犯罪的。强权的逻辑在这个意义上讲,就是强盗逻辑。 没有任何能确定出“三俗”的准确定义,在这种情况下官方的“反三俗”只不过剥夺民众自行做事的空间,剥夺民众仅有的一些生存空间而已。真正的道德的建立,必须要真正良好的法律,公正而独立的司法作背景和前提。法律成为一纸空文,司法窳败,只强调道德的要求,道德就会变成虚伪的表演,做秀就会大行其道。道德只是一种自律,而不是对他人的要求,因此不准民众三俗,不仅违法,也不符道德本身的要求。道德进步,除了以公正的法律为依托外,只能依靠民众自治自律,而不能依靠政府来强力反三俗。纳税人养的政府,没有任何权利干涉民众道德领域内的事情。即令民众因此犯法,那也只法律的事情,不关政府任何鸟事。 也就是说,一个政府反对民众三俗,是极权社会的典型特征。通过自己控制的传媒,高调乃至通过运动形式来反三俗,这是对民众生活权利和生活方式的严重干涉。民众没有信仰自由,没有言论自由,不能堂堂正正地依靠法律来维护自己的基本权利,生活在不安全和恐惧之中,只好选择犬儒,甚至悲哀地享受一点“三俗”,连这样一点动物性的“三俗”你政府也要来强管,真是对民众权利赶尽杀绝的做法。我曾认郭德纲、赵本山、小沈阳、周立波等的段子和小品中,的确有低俗和政治不正确——无论是从官方角度还是从私人角度,官方觉得他们瓦解极权,民间我们可以看出他们对弱势群体的不尊。对极权的瓦解我赞赏,对后者我则要批评他们——的成份,但无论怎样来讲,这都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民众也有用脚投票,自由消费还是不消费他们的权利,政府根本无权干涉。 从唱红、反三俗到国企恢复做广播体操,让我们看到官方在做重回文革的恶事。真正的政府只是纳税人养的为民众权利服务的托管者,而不是民众权利的剥夺者,但我们不受监督的政府却反其道而行之。郭德纲的徒弟打人以及他对一些人骂粗口,固然不对,但传媒为维护自身利益完全跟着官方来损害公民权利,最终媒体记者自己的权利也会受损。像周广甫这样的媒体记者不要自以为得计,倒霉在目前这样的糟糕的制度下,是迟早的事,不要以为自己可以逃脱。所以,我认为不可以跟官方合作压制民众权利,像姜昆这样的人批评郭德纲,说其最终自害也不过。如果你认为反三俗与你的权利无关,那么我要说一根随时可能勒紧你的绳索就套在你脖颈上,只不过那双勒索你的手暂时还忙不过来而已。到那时再来呼喊求救,恐怕连“救命”二字都喊不出来了。   2010年8月13日10:02分于成都

从台湾反体制暴力,看大陆反低俗恐怖

何谓“暴力”? 最近看台湾新闻,经常会听到“暴力”一词。国民党经常骂民进党为暴力党,而民进党也经常反骂国民党在立法院内“多数暴力”,今又见民进党“立委”在声援遭到法院判决30天拘役的邱议莹时的看板,赫然写着“体制暴力”,感到非常不解。在我们通常的语境下,暴力通常是指通过强制手段侵害他人人身、财产的行为,即便是在政治用语中,暴力也通常是指不同政治利益的团体在不能用和平方法协调彼此的利益时,用强制手段以达到自己的目的行为。国民党指责民进党“立委”打人耳光、计数器伤人是“暴力”没有歧意,民进党指责国民党“立委”语言谩骂是“暴力”也比较好理解,但“多数暴力”、“体制暴力”是什么含义呢?难道多数人屈服少数 …… ……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