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

求是大牛哥|拖欠教师工资5亿,就算是强盗也得让人呼救啊

前两天,真的有点动摇了。来自于很多人难以相见的压力肯定是有的。但比压力更让我感到悲哀的是,越是呼喊,愿意躺倒睡过去的人反而越多。加之周五的原创文章难产,索性喝酒去。 我保证,今天所说的一切都来自于再正点不过的官媒。 近日,网曝贵州大方县,5年时间拖欠教师工资补贴近4亿多元,挪用上级拨付的教育专项经费34194万元,截留困难学生生活补贴210多万元。国办督查室就此事发布了《关于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挤占挪用教育经费等问题的督查情况通报》...

阅读更多

中产先生|中科院90人集体辞职,中国科研留不住人才?

树大招风,最近关于中科院的麻烦有点多: 先是年初的病毒所大瓜,然后是“天才小学生”造假,都不了了之,刚刚中科院合肥核能所又曝出90多人集体辞职的消息。 中国科研,这是怎么了? – 1 – 先说说这90多人集体离职的事儿。 根据已经有的报道来看,似乎也不是太复杂,而且看研究院的回复,很淡定,彷佛90多人离职也不是多大的事情。 “他们都是自愿离职的,属于正常的人员流动。” 云淡风轻,波澜不惊。...

阅读更多

左望|身为底层的绝望

今晚深夜四姐夫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很沉重。他很沉重,我也很沉重。 他说,他找我的目的是借钱,想要出门做生意,需要大钱50万。他已经穷尽了所有的关系和路径,无法生出这么多钱。他已经连续很长时间没法入睡,最近不得不去开中药来调养身体。在电话里,这一个跟我同龄的人,身上扛着整个家庭、四个孩子的重担,欲哭无泪的指责我,也指责自己的命运。...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