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

李玉虎的黑板门

-- 李玉虎的黑板门 詹士家 中国十大杰出青年、陕西师范大学化学与材料科学学院博士生 导师、陕西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教育部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全国著名档案保护专家李玉虎教授---你听说过具有这些耀眼抬头的李教授吗?你听过他的事迹吗? 如果你还没有听过李玉虎教授的事迹,那么恭喜你,你比很多人少了一次恶心的机会。如果你不关心公共事务, 不关心政治,也相信不会被政治关心,那么你完全可以忽略李玉虎教授其人,更不必关心李玉虎现象,请开开心心的继续过日子。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等幸运。很多关注时政话题的朋友,难免遭遇到李玉虎教授的事迹,被他的事迹雷倒呕吐。李玉虎教授的事迹,其实和一块黑板有关,因此也许可以命名为黑板门。玉树地震发生后,胡锦涛先生在灾区第一所复课的玉树某孤儿学校的黑板上写下了“新校园,会 有的!新家园,会有的!” 结果正如一些网民所嘲笑的,新家园没有了,新校园没有了,并且黑板也没有了。 原来这块黑板被李玉虎等专家组成的保护团队给切割下来了。“目的是为了使这块黑板粉笔字迹档案永久保存,还需要做多次实验,在原来的保护技术上做些调整,并且要根据黑板的尺寸专门为其设计加工一个环保 型防火、防虫、防霉、防有害气体的特藏装具,为其营造环保型的安全环境。”。黑板门事件传播开来后,李玉虎教授霎时间名动江湖,成为继余秋雨王兆山之后溜须拍马的形象代表,吸引了网民无数的口水和板砖。 从知晓李玉虎教授的黑板门后, 我也觉得象吃了一个苍蝇,心里一直呛得慌, 总希望能找到一个机会,向李玉虎教授进行精神索赔。为此,我特意给李玉虎教授写了份邮件,希望就“粉笔门”听听他的说法,邮件没有回复,后来又特意打电话到他的办公室,但是没有找到他本人。其实,这个精神索赔,司法系统肯定不会受理,我也很难举证,我想找到李玉虎教授的目的,还是希望能听听他对网络上各种评论的回应,想了解他本人对黑板事件的解释,以此来了解一个严重违背这个社会审美情趣的媚上动作是如何构思出来的。 客观的说,我们对媚上动作并不陌生。 在一个自上而下的政治结构下,媚上政治文化源远流长,恶性泛滥。仅举一个例子,在毛时代,小小两个芒果如何就可以挂起全国性的媚上风潮。据说,毛把刚果总统赠送给他的两颗非洲芒果转送给了首都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文革时简称“工宣队” ),以示对全国工人阶级的关怀。这个信息传播开来后,神州沸腾,许多人家的桌子上,也摆放了两个仿真芒果,让毛主席对工人阶级的关怀照耀了每个家庭。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这种媚上的公共言论和行为充斥着我们的日常生活。 不过社会演变的力量毕竟不可阻挡,从毛走上神坛,走下神坛,到邓的一言九鼎,再到江的核心时代,及至到了胡四一代,政治人物的权威已经大幅递减,政治人物神性退隐,人性,日常性一面凸显。 公众对政治人物从膜拜,到仰视,再到平视,以致评头论足。在网络空间和日常生活语境下,在审美和文化上,公众已经可以和政治人物正常相处。 就是在这种氛围下,那种不顾这个基本社会情境的肉麻的媚上行为,往往得到公众舆论的嘲弄和责备。 从王兆山的慕鬼诗,再到倪萍弱智的爱国说,这些做法无一例外在网络,包括部分平面媒体上遭到嘲笑。因此,任何生活在当下的人物---尤其是那些具有一定社会地位的精英人士,必然会保持着和社会各种接触的管道,从电视,报纸,网络等等所有的媒介中,都可以感受到这种变化,知道一般社会心理的演变,知道公众审美口味的多元化。在这种多元的社会结构下,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社会精英人士,哪怕要对权力献媚,也起码会表现的技术含量更高,方式更加矜持一些,信息传递更加隐晦一些。 那种露骨的吹捧,赤裸裸的搞个人崇拜的事,不但不得体,而且事与愿违。 从这种视角来看,上述李玉虎的黑板门事件表明他的生活完全和当下的社会情境隔绝,对民间社会对权力的愤怒,对公共人物的期待,似乎毫无觉察。在玉树惨烈地震没有得到有效救助,在公众依然沉浸在悲痛之际,他们居然煞有介事,劳师动众,钻研起所谓的黑板保护工程。 他们以为中国公众依然是毛时代无差异的“人民群众”,依然会对政治领导人无限膜拜。从毛时代的芒果现象到当下的李玉虎现象,对于某些沉溺于权力棋局中人,世界似乎从来没有任何变化。让人不免产生今夕何年的感慨。 当然,根据常识,这不可能是李玉虎教授本人的主意,也没有迹象标明这来自胡本人的指示。但是黑板门事件,从构思到展开,从资源调度到媒体宣传,肯定需要胡身边政治仆役的积极鼓动, 需要官僚机构的参与,整个链条也许又臭又长,像李玉虎这样,只不过是一个前台小角色。最多,他只是利用其专业技能,分到一杯羹而已。因此,在这个意义上,黑板门事件中,李玉虎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但是黑板门这个招数,不但显示了李玉虎的政治品格,同时也显示了背后推动这些做法的政治仆役和官僚机构的昏庸和迟钝。他们长期生活在权力的后宫,已经完全不知道现实社会中人们的规范,品德和价值。他们已经成为公众眼里的小丑而不自知。 中国不缺乏专家,也会继续出现各种各样的黑板门。那些在类似黑板门这种献媚工程中发力的所谓专家们,可以继续采取鸵鸟姿态,对于公众的愤怒充耳不闻。同时巧立名目,顺手牵羊,在媚上的同时大肆中饱私囊。只是,别忘记了,天道恢恢,出来混,迟早总是要还的。 无数的网民随时准备对你们展开人肉搜索,让你们的事迹千古流芳呢。 2010-5-9

Read More

张培鸿:韩寒只是一个人在战斗

再后来,FT中文网的专栏作家许知远,也在《亚洲周刊》上撰文认为:韩寒的胜利(或者说“成就”)其实是庸众的胜利。 我不算是韩寒的粉丝,但我确实觉得,在自己生活的城市里,如果只有余秋雨和郭敬明,没有韩寒;或者只有铁腕和高楼,连些许自由都不存在, ...

Read More

给余秋雨说说啥叫做垃圾信息

余秋雨大师在多次归隐后依然活跃在各类场所,继续着自己命定的知识分子生涯。这次是在“宁波市第二届全民读书月”开幕式上,余大师说自己“我没有手机,不会上......>>点击查看新

Read More

空洞的钟,死去的鸟

作者:显示器 | 评论(9) | 标签:所见所闻

一周流水杂谈

★曝戴安娜生前为查尔斯跳芭蕾的照片

戴妃曾为查尔斯跳芭蕾舞(右图),王子却并不领情。该照片(两张贴在一起)拍摄于1985年,展现了戴安娜王妃和英国芭蕾舞演员维尼在伦敦的艾伯特演奏厅合跳《UptownGirl》的情景,当时此举被看成是送给查尔斯王子的“惊喜”,而据说此时坐在观众席上的查尔斯王子却相当不快,因为他对妻子这些举动并不支持。

从1989年秋起,戴妃担任英国国家芭蕾舞团的保护人长达9年,直至1997年她在巴黎因车祸去世。1998年,英国国家芭蕾舞团在戴安娜王妃生前居住的肯辛顿宫举办了连续5天名为“湖边嬉戏”的盛大露天慈善演出。

——显示器

★三聚氰胺获“慈善终身成就奖”

前几天,由民政部指导、中国社会工作协会主办、公益时报社承办的“2010慈善大典暨中国慈善排行榜发布典礼”召开发布仪式。这个排行榜特别吸引人注意的是,蒙牛乳业的牛根生获得“2010中国慈善事业终身成就”称号。

——郭宇宽

★ 温总理揭穿“假交流”

5月4日,温家宝到访北京大学,校方特别安排学生会主席与温家宝互动。不料,温家宝当场揭穿,“我知道你们是安排好的 ”,并批评校方“把学生关在楼里不让出来”,令北大校长一脸尴尬。而官方新华社的报道总结温家宝北大之行则称其“与同学们共同度过了一个难忘的“五四”青年节。”

网民还进行人肉搜索,指被校方安排坐在温家宝旁边的帅哥是北大艺术学院学生会主席姜洋,“让他来代表北大学生,真是演戏!”

——显示器

★ 西门庆老师现在变成了宝贝

最近因为有那么几个地方争抢西门大官人故居,想把西门大官人列到与余秋雨一个级别的位置,遭到了媒体和民众的批判。新华社的文章用“令人痛心,发人深省”来形容。在这篇文章中,作者用“西门庆都是一个淫贼、恶霸、奸商的形象,在封建时代也是被鞭挞的对象”来定位西门大官人。如果前面没有主语,我以为这句话说当今的官商呢。因为现在只要枪毙——或者判刑一个县级以上的领导或一个企业家,他们的艺术人生基本上都包含了“淫贼、恶霸、奸商”三要素。西门庆是中国男人的私下里学习的榜样,尤其是有点权势的男人学习的榜样,西门庆老师现在变成了宝贝,这说明他在一千年前的所作所为已经变成今天的价值观标准了。武松要活到现在,估计已经变成西门大官人的打手了。

——王小峰

★他对人民犯下的罪行是无法饶恕的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 5月7日声明说:是人民赢得了伟大卫国战争,而不是斯大林,并表示无论斯大林取得怎样的工作成绩,他对人民犯下的罪行是无法饶恕的。

在俄罗斯即将举国庆祝5月9日“胜利节”前夕,俄罗斯社会针对如何评价苏共党魁斯大林问题的争论仍无法平息,梅德韦杰夫星期五亲自就该问题发表声明,成为首位针对前苏联时期独裁者斯大林作出了历史评价的俄罗斯总统。

梅德韦杰夫在接受俄罗斯著名《消息报》采访时,就应该如何评价斯大林问题表示说:“如果谈到应如何评价斯大林时期的统治这个问题,那么实际上从新的俄罗斯诞生以来,这个评价就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了——斯大林针对自己的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虽然说他在管理国家方面做了很多工作,虽然在他的统治下,前苏联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他对于自己的人民所犯下的罪行是无法饶恕的”。

——显示器

★破解骗术

希特勒说:任何时候都要把群众的注意力固定在伟大的最终目标上。——所以,关注自身能理解的小而具体的事情,才不会被政客骗。

——连岳

★老罗致笨蛋们

著名胖子罗永浩的新书《我的奋斗》出版了,本来是件好事可喜可贺,不料却遇到窝心的事,为此老罗愤然召告——

“致所有表示‘妈的,上当了,书里很多都是网上能免费找到的内容,这下浪费了二十多块钱’的笨蛋们:

即日起,买了《我的奋斗》后有上述感受的消费者可以按照下面的两种方式退回书款:

1· 以任何一种邮递的方式(建议平邮,免得退款的金额还不够邮递费用)将书发送到下面的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19号新中关大厦B座北楼1202 罗永浩收

注意:邮包内须附有接受退款的银行账号、相关信息及联系方式(电话电邮均可),另外,我也可以用支付宝给你退款。

2· 自己送书到上述地址并现场领取退款。

最后,我为我在网上免费提供了一部分内容向你们道歉,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们。

我的下一本书是一个十二万字左右的杂文集,里面除了自序,每一个字都能在网上免费找到,希望你无论多傻逼,都不要再上当了。”

——显示器

★要不是念着社会主义好,我早自杀了

西方社会人情凉薄——据说的,所以经常有各种怪诞的遗产分配。迈克尔·杰克逊把200万美元留给了他养的黑猩猩,不过这头猩猩会走太空步,也算配得上这笔财富。英国一个老妪则把45万英镑遗产留给了两只狗。回观中国,我还暂时没听说谁把遗产留给畜生的,这说明我们的社会够温情,以人为本,正如被博客门和分手门纠缠的周立波在电视上所说:“要不是念着社会主义好,我早自杀了。”

——刘原

★本周网上流行语

“成功获救”后不久去世。

——显示器

★不挑战黑暗,不挑战极权,何以称得上伟大?

我认为中国的文坛,当然这个概念多数时候是指体制内的文人。我认为依靠体制的津贴、官饷来创作的人,哪怕他的文学技术达到一流了,他的文学也难以达到一流。他既然戴上了物质的镣铐,多数人就会戴上精神的镣铐。

不管他文章写得多么好,我认为在这样一个时代,没有对制度的批判和揭发,作家也好,知识分子也好,都是可怜虫。所有世界上伟大的文学,不挑战黑暗,不挑战极权,何以称得上伟大?你哪怕把一篇散文写得精致之极,把一篇小说编得奇妙之极,你于这个社会和历史又有何贡献。

——野夫

★ 非常有可能

我们都已年过三十,都发现自身的种种局限,发现自己原来没那么有才华,非常有可能,我们终身也不能实现自己当初的梦想。

没有经过折磨的理想,终究算不上理想,被现实压迫而熄灭的光芒,则不是真正的光芒。我真希望,我和那些昔日的伙伴,在二十年后相逢时,仍能高谈阔论,或许我们仍旧一无所有,也没有看到时代朝向我们期待的方向进行,但这又什么关系,因为我们终于找到了内心的准则,并按照这种准则在生活。

——许知远

★空洞的钟,死去的鸟

皮埃尔·勒韦迪,二十世纪初期法国著名诗人、 超现实主义诗歌的先驱之一,他与阿波里奈等人一样,是二十世纪法国现代主义诗歌的几个源头之一,对后来的法国诗歌产生过重大的影响。他的诗歌作品包括大量的散文诗,都具有具体性、反理性和神秘性的的特色;既富于现代主义的抒情特征,又颇具行云流水似的大师风范,飞逝的鸟儿、夜晚的声音、流浪者的足迹在他的笔下都变成了瞬间的感觉和闪忽不定的诗意,被超现实主义诗人奉若神明。

《秘密》

皮埃尔·勒韦迪

空洞的钟

死去的鸟

人们都在沉睡的房屋

九点钟

大地一动不动

你觉得好像有人在叹息

树木仿佛在微笑

水在每个叶尖上颤抖

一朵云穿过夜晚

一个男人在门前唱歌

窗户无声地打开

(马永波译)

——显示器

显示器的最新更新:
  • 直至一只鸟飞出我的喉咙 / 2010-05-04 10:03 / 评论数(13)
  • 那些散发着橘子蛋糕甜味的名字都哪儿去了 / 2010-04-26 10:56 / 评论数(17)
  • 你来得汹涌走得细腻 / 2010-04-19 10:45 / 评论数(21)
  • 如同卡在一条鱼的身体里 / 2010-04-12 12:00 / 评论数(11)
  • 当彼此仇恨的人们,不得不睡在一起 / 2010-04-05 12:19 / 评论数(13)
  • Read More

    《余秋雨现象》连载1_陈明远_新浪博客

    主流媒体没有真话而靠网络才可舆论监督? 各路“学家”为什么不说真话,而不断地忽悠百姓,甘当骗子的帮凶? 也包括了这些年来渗透到社会各领域的媚俗和权钱交易的泛滥。 这样说并不是要把中国社会的一切丑恶现象,都归结给余秋雨现象。 ...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