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协

作协不应该使用纳税人的钱

公共形象几近破产的中国作协,再次由于“开会门”事件激发了更多的公共愤怒

作协不应该使用纳税人的钱

 

有关中国作协存在必要性的争论已久,因为不满足于作协被“豢养”的特征,很多知名的作家,比如王力雄,朱叶青等等都公开宣布退出作协,80后青年才俊韩寒则多次对作协刻薄嘲讽。当然,目前在任的作协主席铁凝认为,作协存在有一万个理由。

而最近,公共形象几近破产的中国作协,再次由于“开会门”事件激发了更多的公共愤怒。知名学者易中天,童话作家郑渊洁都出来公开谴责作协,无数的普通网民则通过网络跟贴和转贴来传递他们对中国作协的愤怒。

有意思的是,这次中国作协并没有当鸵鸟,而是通过一则公开声明来试图挽回其名誉。作协在声明中认为在会议期间,并没有入住总统套房,也没有享受2000多元的宴席,声明指责新闻媒体炒作。有意思的是,这则声明的评论功能则被关闭了。

在公共事件中,我们的确不应该只听到一面之词,因此,中国作协通过声明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意见,是值得肯定的一种公共姿态。可是问题是,该声明并没有否定,作协会员们入住了五星级的索菲特大酒店,享用了酒店的自助餐,使用了公款在重庆游山玩水。在西南地区遭受严重旱灾的情况下,在灾区民众基本生存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只要上述事实存在,那么作协声明中自诩的道德姿态就是让人作呕的。

当然,这不是问题的核心。如果作家协会是一个独立的社会性组织,如果作协领导不享受官员的级别待遇,如果作协会议的费用是作家们捐助的会费中支出的,那么作协会议是否在五星级酒店召开,是否居住总统套房,这些问题统统都变得不重要,那是作协会员内部的私事,公众甚至不会过问。问题是,作协凭什么享受纳税人缴纳的公共资源?如果享受了公共资源,哪怕仅仅是一分钱,那么作协会议的支出就有了疑问,就需要经受公众的追问。而追问下去,我们便发现,这般人原来是那么肮脏。真希望有一天,作协会员们能做到自尊自律。

 

 

中国作家协会声明

中国作家协会于2010330日至42日在重庆申基索菲特大酒店先后召开了七届九次主席团会和七届五次全委会。其间,各大媒体对会议内容作了大量报道,对与会作家作了大量采访,向社会传达了我国文学繁荣发展的信息。

但是,会议也遇到了某都市报和个别人博客文章的严重干扰。330日,某都市报刊登《住总统套房、坐奥迪  文人有点高调》的消息。该消息称这次 来渝为开会的作家入住的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下榻的酒店为他们准备了2000多元的宴席。该消息被一些人炒作,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使中国作 协和与会作家遭受无端的指责,严重损害了中国作协和与会作家的名誉。

中国作协郑重声明:在重庆召开的中国作协七届九次主席团会和七届五次全委会,没有任何与会人员入住总统套房;没有安排所谓2000多元一桌的宴席,
全体与会人员用的是酒店平日标准的自助餐。会议期间,组织与会人员参观渣滓洞集中营旧址、打黑除恶资料展览和到重庆烈士陵园祭奠扫墓等活动,都是集体 乘坐大巴、中巴车往返。

新闻真实是新闻的生命。党和人民把新闻报道的权利、义务和责任交给媒体及其从业人员,媒体、新闻工作者理应为社会提供真实的信息,而不能用严重失实的假新闻蒙骗公众,误导舆论。有关媒体及其记者要珍惜自己手中的笔,珍惜自己写下的文字,珍惜中国新闻工作者的光荣称号。

请自尊自律!

中国作家协会

 

阅读更多

易中天:中国作协跟中国足协有得一拼

中国足协“前方吃紧,后方紧吃”,中国作协居然“跑到前方紧吃”!

以前都说如今鲜有“传世之作”,是因为缺少大气魄和想象力;而中国作协又跟中国足协一个德行,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现在看来,这是冤枉的。中国足协还只是“前方吃紧,后方紧吃”,中国作协却“更胜一筹”,居然“跑到前方紧吃”!据《华西都市报》和作家阎延文的博文披露,中国作协主席团在西南灾区重庆市召开年会,排场之豪华,声势之浩大,令人叹为观止。人数,也多达二百五十。是的,二百五。请大家想想,这得多大的气魄?那可真是“太有才了”!

说实在的,我原本早就忘了中国还有“作协”这么个宝贝。上一次关注到他们,是因为据阎延文的博文披露,中国作协“所养作家”与“所养公务员”的比例,竟然是1:10。也就是说,我们纳税人每养一个作家,就同时要养十个作协官员或吏员。这就未免如阿Q所说,有点“妈妈的”。后来想想也就算了。虽然咱也是纳税人,但那税收,却是国家在计划在支配,给谁不是给,花哪不是花?无论给谁不给谁,咱不也得照缴吗?再说了,即便发给那些作家,还有作协官员或吏员的工资里面,没准就有我的一毛两毛,甚至就是用我的稿费在养着,只要“养有所值”,咱就认了,也不差这一两个钱。

但是这回太过分了!就算我们纳税人白供白养,也不是让你们到灾区去挥霍、去显摆的!别的不说,四川攀枝花180天无雨,喝口水都要到
1300米之下的金沙江提取,你们一席宴就“吃掉数万名小学生的捐款”,吃得下去吗?

这就不能不说几句。中国作协也许有一万个理由存在下去。是的,也许。但你们没有半点理由拿纳税人的钱不当钱,拿灾情不当事。过去王朝时代,一旦有了灾情,皇帝也得撤乐减膳,官员也得节衣缩食,以示“同舟共济”或“心系灾民”。偷偷摸摸吃点喝点的,也有,但没人敢大张旗鼓地灯红酒绿。成群结队跑到灾区去奢靡摆谱,则闻所未闻。看来,某些“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不怕得心脏病,也不怕得肝炎了,因为这事做得根本就没有心肝!这又哪能指望什么“对得起伟大时代”的“伟大作品”?只怕连那桌鱼翅都对不起!

也就只跟中国足协有得一拼了。好嘛,中国教育已经跟中国足球不相上下,中国作协又如此“见贤思齐”。我们成为“足球大国”,那可真是“曙光就在前面”。这当然也不错。只不过,中国作协就得改名了,改为“中国足协作协分会”。我想,作家们怕不会答应,读者也不答应。

因此我郑重建议:

一,请有关部门重新审核中国作协和地方作协的编制。我个人认为,可以精简到四个。一个主席,一个秘书长,一个会计,一个出纳。如果主席不是党员,可以增加书记一名。你不就是发钱和花钱吗?要那么多张三李四、七大姑八大姨干什么?打群架呀?排排坐吃果果呀?如果“养作家”需要编制,请参照第三条。

二,请有关部门审计中国作协和地方作协的开支。比方说,一次50人的5天采风,竟花掉500万,平均每天100万,或人均10万,或每人每天两万,都花哪去了?花了这么多钱,都整出啥成果了?你不该报告一下吗?拿出百分之一雇枪手,都够了么!

三,请中国作协带头,地方作协跟进,让读者给领工资的“驻会作家”评级打分(离退休的除外)。而且,还应该仿照睢宁的做法,也评出ABCD四级。评上A级的,工资照领,在作协办公楼分配书房一间。评为B级的,工资也照领,在作协办公楼分配书桌一张。评为C级的,工资打折,可在作协办公楼走廊行走。评为D级的,工资停发,回家过年。或者借用教育部的说法,清退!

这事我就不“含泪劝告”了。听不听随便,死不改悔也可。有了这一回的风光体面、滋润舒坦,中国作协“纵做鬼,也幸福”。http://www.kdnet.net/Infolook.asp?bclass=1&id=99488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

阅读更多

中国作协成员在旱灾区开会住总统套房

“作家协会发展到今天也是与时俱进的,中国作家协会有一万个存在的理由。”3月30日,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在接受《华西都市报》采访时这么说。从3月30日起,中国作协七届九次主席团会议、七届五次全委会在重庆召开。据报道,处于大旱灾区的重庆灾情十分明显,而作协的作家们却在享受总统套房、奥迪车接送的高级别待遇。对此,作家阎延文写博怒斥作协:“一席宴吃尽数万名小学生的捐款”。4月1日,郑渊洁、慕容雪村等作家也纷纷发表言论,网络上更是一片沸腾。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通化封城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