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公司

All

Latest

译者 | 《外交学者》 走进中国的保安公司

核心提示:如果中国人民解放军参与从战事活跃区域撤离中国公民的活动,就像2011年春季发生的事情那样;如果中国私人方面有紧急安全需要,而北京又不愿意处理的话,中国私人方面就会通知中国民营承包商来帮忙,那时民营与官方的界线就模糊了。 原文: Enter China's Security Firms 发表:2012年2月21日 作者:Andrew Erickson、Gabe Collins 本文由 译者 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原编者按:随着美国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出军队,中国民营保安公司看到机会。但是有很多难题在等待他们。) 一个安保真空正在海外中国工人周遭形成。前不久,29名中国工人在苏丹被绑架(还有一名工人在劫持过程中中弹身亡),另外有25名工人在埃及被绑架,这两起事件激起了中国国内强烈的反应。其结果,北京打算提升领事服务,加强对在海外工作和旅行的中国公民的保护。在公司方面,非官方的分析人士敦促各公司在员工出国前加强对他们的培训。然而,中国现在至少有84.7万中国籍工人在海外,有1.6万家公司分散在世界各地,其中有些公司位于战事活跃地带,比如苏丹、伊拉克和阿富汗,要保障重要工程和工人的安全,光靠扩充领事力量恐怕是不够的。 正是考虑到这种日益扩大的危险,新生的中国私民营保安公司才看到了商业机遇。山东华威保安集团似乎成为中国众多保安公司的领军者,该公司迄今主要的业务集中在强劲的国内保镖和防护服务市场。华威提供国内服务,但2010年10月在北京开设了一家"海外服务中心"。该公司在中心开业声明中直白地谈到美军撤离伊拉克,可能造成安保真空,这是该公司决定瞄准伊拉克市场的关键原因。 中国投资人迅速增加他们在伊拉克的存在。例如,中石油正在帮助开发石油项目,这些项目将令其在苏丹的旗舰项目黯然失色;而中国建筑公司将会在重建和改善伊拉克民生和能源相关基础设施方面扮演主要角色;这些基础设施被年年战乱摧毁,无人理会。 山东华威公司等新兴中国保安公司还很可能瞄准阿富汗市场。美国政府最新的地质勘察结果显示,阿富汗可能蕴藏大量矿产,锂、铜、钴、铁矿石和其他矿产的储备可能价值高达1万亿美元。中国的矿业和建筑公司很可能追随国企中国冶金的步伐,大举进军阿富汗,中国冶金正在开发艾纳克巨大的铜矿。 艾纳克铜矿受益于邻近美国陆军第10山地师营地,但是随着华盛顿力求在2014年前撤出驻阿美军,中国矿产公司将自力更生保安全。越来越多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中国公司和工人将被迫适应一个没有大量美军部队为其保驾护航的环境;高安全风险随之而来,叛乱袭击,盗贼以及其他物理威胁,这些风险将驱使他们寻找新的武装保安提供商 —— 这正是山东华威及其同侪寻求的商业机会。 填补空白 2004年,一位宁波商人开办了一家保镖公司,试水在中国建立一个着眼海外的民营保安公司,他从中国特种部队和武警招兵买马。与之相反,中国华威公司大规模集中进入伊拉克安保市场。在网站上,公司称它招聘退休特警、军人和武警。华威特别提到,其雇员曾经在伊拉克服役,曾任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武警。 据我们所知,除了华威公司外,还没有一家中国保安公司公开声称打算为中国海外企业提供保护。但是,如果山东华威公司在伊拉克开展业务成功的话,很可能会有更多中国公司瞄准海外市场,尤其是现在国内民营保安市场越来越拥挤。 但是,全球民营保安市场的竞争日趋激烈,那么中国公司为什么愿意考虑雇用像山东华威这样的中国公司,而不雇用"风险控制"、G4S或者其他知名的国际性保安公司呢? 一个答案是,中国拥有一种久经考验和实实在在的优势,那就是价格。中国的消息人士说,中国私人保安的人均价位在3000到6000元人民币(约合476到952美元)之间。所以,一支12人的中国保安分遣队每天的成本在190到381美元之间。这与阿富汗本地私人保安的价钱相当,但比许多西方保安公司开出的价码要低得多。即使将来对中国有经验的特种队员的需求增加,他们的工资上涨,中国公司可能还是会拥有成本优势。 身手也是因素。就能力而言,山东华威目前算不上"有中国特色的黑水公司",但这个公司的员工几乎无疑都是身手不凡的特工。为多数中国保安公司海外分公司工作的保安很可能是从曾经在雪豹反恐力量等精英警察队伍和军队中服役的人中挑选出来的,他们的基本保护技能水平很可能远远超过伊拉克和阿富汗当地的保安能力,接近西方保安公司的水平。在中国海外民营安保公司任职的人员不会有在西方公司诸如Academi(前黑水/Xe)职员那样的战斗经验,但是他们执行的任务类型也不一样,比方说,他们不会像黑水公司在伊拉克那样,执行进攻性任务。 可靠性是山东华威这样的公司在中国公司眼中的另一个卖点。驻在国当地力量在保护中国海外工程工人方面的记录不是特别好。据我们统计,自2004年以来,至少有43名中国公民在海外暴力攻击中丧生,包括象苏丹这样的国家,当地军队应该保护外国工人。至于未来的危险工作地点,阿富汗当地保安的名声尤其差劲。2009年10月,塔利班武装分子轻而易举地就打败了阿富汗警察,在喀布尔的联合国招待所打死11人,包括5名联合国工作人员。由于当地保安不可靠,容易受到当地复杂的部落政治影响,雇佣母国值得信赖的保安服务可能更有吸引力。此外,由于语言文化相通,公司的经理很可能感到安心,因为这将大大减轻沟通的难度,尤其是在紧急情况下。 战略意义 在未来海外涉及中国公民的危机中,中国武装承包商似乎会越来越多地出现,他们为武装保护中国公司和工人提供了一项新的选择;在动乱地区,无需部署军人到海外保护中国工人和经济资产,那样外交风险更高。 在最近的苏丹人质危机中,《华尔街日报》报道,一队中国民营武装安保人员加入了苏丹军队的解救行动。这篇文章和报道此次事件的中国媒体没有指明这些安保人员自何而来,但是很可能他们同样来自前安全部队人员,与山东华威公司雇佣的人员类型相同,甚至可能就是来自华威公司。中国消息来源称,苏丹军方告诉新闻媒体,中国武装承包商参与行动,但是似乎北京希望将此事淡出公众视野。 中国民营武装保安公司的兴起具有很多战略意义。首先,如果工程所在地局势不稳,需要私人武装保安的话,那么保安公司就有相当大的概率与当地敌对势力之间发生交火。另外,考虑到这些人的警察和军人背景,承包商很可能用军人的眼光来看问题和行事,多半还会配备类似的武器。那么有一种可能性就很现实了,比如在苏丹这样的地方,当貌似军人的私人承包商与对方交火时,对方很可能搞不清他的身份,误以为是中国政府军队的真正军人。如果当地人有亲戚在中国人训练地附近被一名貌似军人的保安开枪打死,那么当地人就很可能指责北京,从而令中国在该地区的利益额外遭到暴力威胁。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一家中国民营保安公司遭遇"费卢杰事件",许多员工在战场被打死,就像黑水公司2004年在伊拉克遭遇的情况那样,中国政府会作何反应。在远离祖国、充满敌意的地方,很多事情都可能出岔子,即便是一支身手不凡、准备充分的队伍。如果苏丹、伊拉克或阿富汗的叛乱分子伏击中国的私人保安得逞的话,北京会准备采取惩罚性措施吗?如果中国承包商在伊拉克或阿富汗等地遭到攻击,而美国特种部队在这里作战的话,北京愿意请求美军帮助营救吗? 从中国雇佣民营保安的公司必须管理其与当地军队和以前雇来保护中国工人和资产的保安公司之间的摩擦。这些公司最终可能会为安保双重买单——一次付给不满的地方指挥官,另一次付给真正提供安保服务的中国民营保安公司。由于中国政府,和中国公司一样,被认为越来越有钱,这种情况可能会恶化。北京始终依赖支付赎金以解救人质,而后者,不受《反海外腐败法》的限制,广泛被认为参与贿赂,这正是许多不稳定地区的真实写照。 此外,如果中国人民解放军参与从战事活跃区域撤离中国公民的活动,就像2011年春季发生的事情那样;如果中国私人方面有紧急安全需要,而北京又不愿意处理的话,中国私人方面就会通知中国民营承包商来帮忙,那时民营与官方的界线就模糊了。 另一个问题是海外民营中国安保人员适用的法律规则。中国是《 蒙特勒公约》的签字国,该公约制定了民营军队 和保安公司的规则和最佳实践。但是,这份公约并不具法律约束力。一个可能的方案是,中国人大在2011年通过了旨在防止中国公司海外贿赂行为的法律,人大可能在此基础上,制定法律规范,约束在中国境外运营的民营安保公司的行为。 从更广泛的意义来说,民营保安承包商在海外参与活动还会构成重大的法律和外交挑战,即便中国政府制定了法律来约束这些公司的行为。例如,我们强烈认为,如果一个承包商在苏丹或伊拉克犯罪的话,中国的反应很可能是悄无声息地迅速把人送回国内走法律程序,而不是让其承受当地司法系统不公正待遇的风险。这几乎肯定会证实外界的看法,即当事国政府软弱可欺,牺牲当地人对公正的渴望,允许中国人享有治外法权。 最后,冒险进入危险地区的小商人和企业家可能仍然雇不起民营保安服务公司。这样一来,对中国居心叵测或者企图置本国政府于困境的当地组织可能把目光锁定那些在由前武警部队武警保卫的公司大院之外的那些中国民间商人。在这种情况下,北京将不可能努力解决双重问题,一个是中国民营保安公司在该地区运作带来的外交问题,另一个是以前存在的老问题,单个民间商人无法跟踪,也无法有效保护,但是他们的命运会引发全国关注,而中国政府不得不对此进行回应。 Andrew Erickson是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战略研究系副教授。Gabe Collin是洞察中国的合伙人,前商品投资分析家,美国海军战争学院中国海军研究所研究员。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 译文遵循 CC3.0 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即可订阅译文;到iTunes 中搜索“译者”即可订阅和下载译者Podcast;点击 这里 可以播放和下载所有译者已公开的视频、音频和杂志。(需翻墙)。

浙江访民在黑监狱被驻京办主任打伤

杭州一位访民本周到北京上访,结果被浙江省驻京办主任为首的八人关在“黑监狱”殴打,多处受伤。伤者张宝珍向本台投诉,这位处长打她时,还说是“代表组织打你的,不准再上访”。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设黑监狱被调查

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与地方政府签订协议并收取佣金,在北京设立多处“黑监狱”,用暴力手段阻挠上访者赴京。目前,“安元鼎”已被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拘禁和非法经营”两项罪名立案侦查。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昨日迎来网管警察

4名警察来到泛利大厦19层,朝阳门地铁站东《财经》大门。他们自称是北京市公安局网管处的,是两个分局的,要求了解保安公司截访稿子的有关情况,要交出作者是谁,并提出要找罗昌平了解情况。此前,《财经》刊载了保安公司截访的报道。财经杂志方面告诉四名警察,今天放假,罗昌平外出,不能回来。如果有事上班后再来。但警察说一定要见罗昌平“了解有关情况”。         据悉,罗昌平其实当时是在的,因为杂志社听说警察因保安公司截访的报道来找罗昌平,而且公安态度也不好,担心是对罗的报复,于是就把罗昌平副主编转移到安全地方了。昨晚21点33分,《重庆晚报》张燕率先围观此事后,很快,昨晚21点40,《小康》杂志记者朱文强在QQ群里爆出猛料:《财经》杂志因为刊登了安元鼎保安公司涉嫌帮助地方政府劫访的稿子,现在被警方和保安公司相关人员找上门来。     《财经》杂志社的人员,用微博迅速将此事告知了全国新闻界,同时,杂志社律师蒲律师见到了警察,并开始与他们交涉,蒲律师交涉后告诉记者,来人据说是北京市公安局刑警队相关民警,未发现被报道的保安公司人员;另,没有纠缠,对方“很文明”,属于正常办事。随后,蒲律师开始在办公室接待警察,同时,他请记者朋友们暂时不要打电话,接电话虽不要钱但要工作。         这时,网上有消息传出:《财经》杂志因为刊登安元鼎保安公司涉嫌帮助地方政府劫访的稿子,而遭到疯狂报复!最新消息是有一批人堵在著名记者罗昌平家门口!目前罗昌平已经无法联系!更有记者证实,罗的手机早打不通了,晚上11时,有记者在QQ群里说,警察增至8个。     网友建议发动大家到《财经》杂志(泛利大厦19层,朝阳门地铁站东)围观北京刑警逼迫杂志社交出记者罗昌平。网友建议,既然网监警察已经出现在财经办公室了,各位朋友同步在推特和围脖转发信息,如此至少能保住所有原始信息。         今日凌晨,《小康》杂志记者朱文强发信息称:现已没事,普律师还没出来,见到几个《财经》记者,他们说公安是来了解情况的,上面批示是查被报道的保安公司,一开始公安的态度不好,就把罗昌平副主编转移到安全地方了,后来来了几名刑警,解释说为了调查保安公司,来向罗了解情况,他们发现对方不是来找罗昌平的麻烦,所以现在去接他回《财经》。原来是一场误会!         今日0点57分,《小康》记者再次带来最新消息:9月21日凌晨0时11分,《财经》杂志法治组5位同仁将罗昌平接回编辑部。北京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约6、7名警员守在编辑部,称见不到罗昌平本人人坚决不走。联办高层戴小京、财经副主编法满、行政总监颜晓群等多位均坐镇编辑部。几位高管稍许碰头后,罗昌平进入春会议室与警方面对面沟通。目前,法治组同事在门口轮流值守。

截访公司的算术和诡异的“三年自然灾害”

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这两天出了名,这家公司专门帮助地方政府截留来京上访人员,抓捕,关押,遣送。《财经》的报道比较详细,其中有几个紧要数字:该公司年营业收入超过2000万,主营业务之一是截访。帮助地方官员关押上访人员,头一天收费300,以后每天200,居住条件恶劣,如黑狱。    若保安公司一年收入两千万,主营业务是截访,那我保守一点算截访收入一千万吧。关一个人平均一天两百块,关十天大概算长了,地方政府十天大概也该把人弄回去了。十天天就是两千块,就算每个人都关十天,一年也得关够五千人才能挣一千万,那每天得上街抓将近20个新人,节假日基本还不休息。这买卖不好做。   这才是流量,我又估计了一下存量。    以年截访收入一千万算,那就是平均每天差不多收入三万块。若每人每天关押费用200,那平均每天基本都关着将近150人。也就是说,当你每天在北京堵车的同时,同一个城市中至少有150人被堵在黑狱中,这还假设了北京只有这一家公司。   《财经》的报道没有提该公司的其他收费标准,我怀疑实际上抓捕一个人的收费也不低。   是一盘好买卖,这么好的买卖,如果你告诉我北京类似的公司有好多家,我不会感到奇怪。地方政府出钱不心疼,能解决麻烦比什么都强,在求贤若渴而且花钱不心疼的买家面前,只开价每天200块,我能想到的唯一解释是该公司有其他竞争对手。   ======       中国传说中的“三年自然灾害”研究很多了,估计的饿死人数在1700万到3000万之间,今天又来了一篇新的,这篇直指制度。作者是澳洲国立大学的xin meng, 耶鲁大学的nancy qian, 和哥伦比亚大学的pierre yared.   (NBER WORKING PAPER 16361: http://papers.nber.org/papers/w16361)文章上来就是两个数据:1)1959年,粮食产量是支持当时人口粮食消费底线的三倍;2)人均产粮越高的省份死亡率越高。   如果这两件事是真的,那“自然灾害”是饥荒主因的解释无论如何不可能成立,只可能是粮食分配机制出了问题。这篇论文的论点也正在于此:僵化的分配制度不能随产能冲击而调整,创造了人类历史上单次饥荒死亡人数之冠。 欢迎订阅《政府丑闻》博客! RSS地址: http://feeds.feedburner.com/GoveCN 《政府丑闻》RSS广告: 威众安全路由器,硬件翻墙解决方案! http://bit.ly/9T4yAg YesVPN,美国VPN服务包月仅10元! http://bit.ly/YesVPN

上访: 北京出现专职暴力截访的保安公司

北京出现专职暴力截访的保安公司 广州一名示威者被警方带走。 路透社照片 作者 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北京出现受地方政府信访机构雇佣委托,专司暴力截访,并将信访者非法拘禁后,交由信访官员带回的专职保安公司。最新一期的《财经》杂志报道说,至少有七个不同省份的十多名来京上访者反映,近年来,他们遭遇到一家保安公司的非法拘禁。这些人的遭遇相似,突然被一群身穿深蓝色制服,头戴“特警帽”,左右胸前挂有黑底白字“特勤”标志的不明身份者带上车后。然后,他们的手机和身份证会被没收,并被带到隐秘地点关押,直至被属地官员接走。上访者被关押的执行者其实是北京市一家保安公司:北京安元鼎安全防范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这群身穿深蓝色制服、戴“特警”帽、胸牌印有“特勤”二字的人,其实是安元鼎的保安。 � 许多被关押者获得自由后,仍不知道自己被关押的地点。少数人通过路牌等印象重新找到这些地方,有访民获得自由后报警,但安元鼎依然无恙,业务照旧。 目前已知安元鼎的关押地点至少有三处,一处在北京南三环和南四环之间的成寿寺路;一处位于南城更偏僻的一个村庄内的废旧仓库,“高墙、大铁门”;其总部则在北京朝阳区南四环红寺桥附近。而更多地点过于隐秘,无从寻找。这些关押地点散落在北京城各处,环境脏乱、安保严密,被关押者不仅行动、生活不便,内心的恐惧犹胜生活条件的艰苦。 《财经》杂志记者调查发现,安元鼎公司的大股东是自然人张军,占股60%,其余四名股东耿天丽、万树祯、张杰和梁增斌,公司2008年年检资料显示,当年的营业收入高达2100.42万元。 2007年,安元鼎获得了由人民日报社等12家单位联合授予的中国保安服务“十大影响力品牌”。 安元鼎目前有保安3000余名,它将公司旗下的保安分为普通保安和特保,特保就是特勤人员。 要成为“特保”,必须“身体强壮,至少要1米75以上,上访的闹事要制服得了”,此外,在北京市保安网,安元鼎的招聘启事要求应聘人“家庭成员无涉法涉诉上访”人员。 安元鼎的截访业务甚至已进入上海、成都等地。2010年8月5日,江西访民揭辉民在入沪前的检查站被发现带有上访材料,当天即被安元鼎四名“特勤”押送回家。 2008年,北京邮电大学教师许志永曾发动志愿者举报“黑监狱”(即涉嫌非法拘禁访民的关押点)。这一度让相关关押点行事谨慎,同时也变得更加隐蔽。2009年8月,21岁的安徽上访女李蕊蕊在北京聚源宾馆被驻京办雇佣的看守人员强奸,更引起轩然大波。 2010年7月后,北京官方要求各地撤销县级驻京办,但有相当多的地方政府出于维稳、信访压力而保留了相关人员,“隐形驻京”。一位中部省份的县级驻京官员介绍,李蕊蕊事件后,其上级领导一度要求他们不要将上访者交由他人看管。 这位官员认为,安元鼎正是在地方政府巨大的现实需求下产生:有截访与看管的需求,就有人专门做这种生意。 当记者以信访官员身份与该公司联系,在被问到“把几个不听话的上访的、放你们那多少钱一天”时,对方答复:“头天300元,以后每天200元”。 对方还称,“可以提供正规运输发票。” � tags: 中国 - 社会冲突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