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玉兰

All

Latest

BBC | 五地驻华外交官探倪玉兰受阻 官媒讥失败

五名来自欧盟、德国、法国、瑞士和加拿大的驻华外交官试图到北京拆迁维权人士倪玉兰家中探访但遭到阻拦,中共《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对此发文批评。 据美联社报道,五名使馆人员星期六(4月23日)在倪玉兰位于北京西城区的住所外被六名便衣人员拦截。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星期一(25日)以笔名单仁平撰文,批评五名外交官“针对中国内政搞轻浮的‘串连’行为”,并称“西方对人权议题的操弄越来越失败”。...

美国之音|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出行受阻未出席

美国国务院3月29日颁发2016年国际妇女勇气奖。得奖者之一、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因当局拒发护照未能到场领奖。今年的国际妇女勇气奖颁给14名来自不同国家的女性领袖。中国维权律师倪玉兰是其中之一。 美国国务卿克里在颁奖仪式上说,尽管美方发出了多次请求,中国有关当局拒绝为倪玉兰签发护照。克里在仪式上对倪玉兰进行缺席授奖。 克里在授奖时说: “倪玉兰努力维护中国公民的合法权利,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她的仗义执言使她遭受监禁,她在狱中被毒打,以致腰部以下瘫痪。不过,她没有因此停止,而是继续为那些房屋被划归拆迁的北京居民捍卫财产权。她还成立了倪玉兰人权办公室,为全中国的活动人士和律师推动正义事业建立联系。倪玉兰,我们今天为表彰你 在推动中国法治和全面平权所发挥的领导力,授予你妇女勇气奖。”

自由亚洲 | 倪玉兰刑满获释 继续申诉捍法律

维权人士倪玉兰刑满获释,众亲友前往迎接。倪玉兰身患多种疾病急需治疗,强调会继续申诉 走更多的法律程序。 被控所谓寻衅滋事罪的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于本周六刑满出狱。星期六上午,倪玉兰的丈夫董继勤以及女儿董璇等亲友在北京女子监狱外迎接她出狱,据了解她将在暂时 安顿在 租住的地方。 倪玉兰周六向本台表示:被打残的12年,因为受伤的缘故,也是因为多次被抓进监狱失去了最佳的治疗期,所以烙下了诸多的后遗症需要继续治疗。 狱中身患多种疾病 据现场网民上传到网络中的照片可以看到倪玉兰气色不错,但她却身患多种疾病。据她本人介绍目前有淋巴肿大、失眠、肌肉萎缩等病灶。她说被抓捕的两年多种因为中断治疗而使得病状恶化。 对于日后的打算,倪玉兰表示:我们要继续申诉,要走更多的法律程序,要维护权利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警方现场盯梢 友人被阻止迎接 据维权网的消息,现场除了倪玉兰的亲友外,还有国际媒体的新闻工作人员。警方要求现场的网民以及这些外媒记者不许拍照,也不准对倪玉兰进行采访,并对现场前来迎接的人士进行拍摄。此外倪玉兰在回家的途中也遭到了警察的跟踪。 前往探望 倪玉兰的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周六晚上告诉本台记者:她能够出来我当然是挺高兴的,但她并没有提早释放,完全坐满才出来。看着她觉得很心疼,她是挺坚强的。 倪玉兰今年53岁,曾担任律师。 2002年因拍摄强拆现场被拉到新街口派出所殴打,致其“大小便失禁、多次昏迷”。后警方以阻碍办公秩序”为由,将其行政拘留10 天。7月3日,西城公安分局以她“涉嫌妨害公务罪”向西城检察院提请逮捕。 7月10日 ,西城检察院将案卷退回西城公安分局,当天倪玉兰才得以回家,期间被拘留75天。 之后倪玉兰开始上访。同年9月27日被新街口派出所民警殴打并将其关押。11月14日,西城区人民检察院对她提起公诉。11月27日,西城区法院以“妨害公务罪”判处她有期徒刑一年,其律师资格被吊销。 其后多年间她又遭到关押拘留,甚至判罪,2010年她再次出狱时曾对外表示在狱中遭到当局人员惨无人道的对待,而当局也没有放过她,继续对无家可归的她临时搭建在公园的帐篷进行骚扰。 2012年 4月,她再度被以“寻衅滋事”和“诈骗”罪名判刑2年8个月,而她的丈夫也被以“寻衅滋事”罪名判刑2年。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维权网 | 警察两次破门进倪玉兰女儿的住所搜查

(维权网信息员孙海涛报道)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被警方以“寻衅滋事”罪抓捕后,她的女儿贝贝一直受到警方的监控。 1 月 29 日凌晨 ,竟然两次破门进入贝贝的住所进行搜查。 据贝贝说,第一次是凌晨 4 点多,门外开始敲门。由于房门是旧的防盗门,他们就弄开防盗门的纱窗,从里面打开锁。早上 6 点左右,直接进来 3 名便衣,全是男性(贝贝认出其中一人是一直监控她的西城分局警察),来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文书,一行人走后贝贝连忙将房门锁好。 然而不到半小时,有一人直接手拿钳子撬门,进来 4 位便衣,仍是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手续,强迫贝贝输入电脑开机密码,称电脑里有他们私人的东西。一行人拷贝了电脑里的东西。期间,贝贝欲打电话报警,但她的手机被抢下。 荷兰政府将 2011 年“郁金香人权捍卫奖”颁发给被羁押在北京西城看守所的维权人士倪玉兰。本月 25 日,贝贝在首都机场欲前往深圳时被警方拦截,她欲前往荷兰代母亲领奖的愿望无法实现。随后被带往厂桥派出所羁押 5 个小时。警方称“因为什么事你自己知道”,并威胁贝贝“不会让你出北京”。 目前贝贝受到 24 小时的监控,无法离开北京。

荷广 | 倪玉兰女儿赴荷领奖遭逮捕,荷外交部出面和中方交涉

2011年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得主、中国人权活动家倪玉兰的女儿董璇被禁止离开中国。董璇是在北京国际机场欲登机前往荷兰代其在狱中的母亲接受郁金香奖时被警方带走的,目前受到软禁。 荷兰外交大臣罗森塔尔已召见中国驻海牙大使要求解释。罗森塔尔称,荷兰驻北京大使将要求中国当局作出说明。 董璇今年27岁,是倪玉兰和董继勤的女儿。她原定于昨天从北京起飞,经由香港,飞往荷兰,参加1月31日的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的颁奖典礼,替母亲倪玉兰领奖。倪玉兰目前正在中国受审。但董璇在北京机场被警方带走。 无法离开北京 董璇说,昨天早上6点多,警察就来敲门并一直跟踪到北京机场,当她换了登记牌后,跟踪的警察联系了机场的一个警察,把她抓到机场派出所。下午一点多,西城分局的警察就又将她带到厂桥派出所,直到晚上7点才放她回家。 董璇说,警方不让她上飞机,也没有给任何理由,并明确说:“你今儿就走不成”。西城分局的警察也说:“你就不能出北京,我们会派人24小时跟着你”。 董璇说:“我这次的最终目的地也是给我母亲领奖,但是现在看来去不成了。他们都不让我离开北京。” 澄清 荷兰民主66党(D66)领袖佩赫托德(Alexander Pechtold)早于本周三就要求罗森塔尔就倪玉兰女儿董璇在北京国际机场被捕的媒体报道作出澄清。 去年,应倪玉兰最亲近的家人的要求,罗森塔尔比往常推迟宣布了倪玉兰获奖的消息。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通常都是于每年的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这一天颁发。 空椅子 负责甄选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得主的独立评委会的主席Cisca Dresselhuys称,罗森塔尔于周三告知她董璇被捕的消息。Dresselhuys女士表示,她对此深感震惊,但颁奖仪式将按原计划进行,即使她将不得不“对着一张空椅子说话。” 该奖评委会一直都会考虑将该奖颁给一位异见人士是否将促进他的事业还是会带给他危险。在此次情况下,评委会先咨询了倪玉兰的亲属和律师,然后才决定她应该被授予该奖。 “如果你不这么做,你实际上就做了中国政府希望你做的事:对异见人士保持沉默,” Dresselhuys表示。 杰出贡献 自2008年起,荷兰就将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颁发给对争取人权作出杰出贡献的个人。作为一名律师,倪玉兰给那些强行拆迁的受害者提供法律辩护。  

维权人士倪玉兰案高度戒备中开庭

中国维权法律工作者倪玉兰和丈夫董继勤被控寻衅滋事罪一案12月29日在当局高度警戒的气氛中开庭审理。辩护律师指出,旁听席被官方人士占满,倪玉兰夫妇的亲友没能出庭旁听。辩方要求法庭调阅被告人受警方虐待的新证据,法庭在当天4个多小时的庭审结束时没有作出决定。 *当局严加戒备* 倪玉兰是以反抗政府强占土地行为而知名的活动人士。她为面临强制拆迁但是又得不到适当赔偿的居民提供法律援助,她和丈夫董继勤后来被控欺诈及寻衅滋事罪等罪名。倪玉兰和丈夫在今年4月被拘留。当时中国互联网上出现响应阿拉伯之春的呼声,中国政府加强了对政治异议人士的打压。 审理倪玉兰案的法院是北京西城区法院。法院发言人对记者说,这次审判对公众开放。但外国记者、外交官以及倪玉兰的支持者被禁止旁听。 据目击者称,开庭之前,法院周围的各个路口都有警察和保安人员把守,所有经过那里的行人都被检查证件,冒雪赶来希望参加旁听的上百名中国人士和一些国际媒体的记者都被挡在警戒线外面。 目击者说,一些关注倪玉兰一案的维权人士被警察带走。为辩方出具证词的北京访民葛志慧在前一天晚上就遭到当地派出所公安控制,禁止她前往法庭作证。她12月29号晚上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监控人员刚刚撤离她暂时居住的地方。 *证人描述庭上所见* 倪玉兰的女儿董贝贝作为辩方证人出庭作证。她在当天的庭审结束后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这次庭审没有宣布结果。从事自由职业的董贝贝描述了她在法庭上停留的十几分钟内看到的一些情况。 她说:“我一进去的时候就看到我妈妈躺在救护车的担架床上,吸着氧气,盖着一条毯子,躺在那庭审,脸色很不好,都发黑了。我爸爸坐在那种椅子,椅子前边扶手上横着加了一个棍儿,就是限制自由的那么一个椅子。” *律师:法庭有异常,罪名很牵强* 倪玉兰的辩护律师程海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由于辩方提出调阅女子监狱的监控摄像资料,以证明倪玉兰是否曾被监管人员逼迫爬行数十天,而狱方对此予以否认,法庭需要时间进行合议,因此当天没有作出决定。他还表示,当天的庭审过程大体正常,他和董继勤的辩护律师牟继源在庭上的发言都比较充分,与控方进行了激烈辩论。不过,他也指出法庭内外出现的一些异常现象。 他说:“没有一个他们的亲戚朋友(到庭),都是别人把这个位置占了。她的两个亲戚,董继勤的兄弟等两个人被警察看住了,搞到警车上面,没让他们进。其他的朋友一个也没进去,都在外面给挡住了。外面的人不少,警察整个围了一圈嘛。这个是不太正常。” 起诉方称,倪玉兰除了和她丈夫殴打他们当时临时居住的旅馆的工作人员而犯有寻衅滋事罪以外,还有编造学历和律师身份以及受迫害虐待导致残疾的悲惨经历,骗取网友的同情和捐助,因而犯了诈骗罪。 辩护律师程海说,倪玉兰从未公布自己的身份是律师,但是她曾在北京一家大公司做过法律咨询工作,并用法律知识帮助弱势民众维权,因此时常被人称作律师。就像辅导学生的人常被称为老师,或给病人开偏方的人通常也会被称作医生大夫那样,不能视为犯法。 至于受迫害虐待的经历,程海表示,有许多证据可以证明倪玉兰由一个健康活泼的人在两次坐牢和遭到强拆失去家园之后变成残疾人的事实,而且捐助者已经公开声明自己没有受骗。 程海说:“网友给她的捐款,其中有两个人。我们找到了其中的一个人。他作了一个声明,他说,我就看到了她是个残疾人,无家可归,还没有工作,我出于同情才捐助的。至于她有没有律师身份,有没有受到政府方面的迫害,不会影响自己的捐助。自己是自愿的,不是一个受骗的,也不是受害人。这样就比较充分地证明不存在诈骗,罪名不能成立。” *因维权多次系狱* 倪玉兰的案子曾得到一些中国媒体的关注。据中国一份敢于披露一些负面消息的期刊南方周末介绍,1986年,倪玉兰从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毕业,分配在中央某单位,同时在正义律师事务所兼职。1994年,她又被安排到中国国际贸易总公司做法律顾问。从 2001年开始,倪玉兰代理了一些敏感案子。家里一些亲戚给她打电话,别跟政府作对。大家都害怕和她联系,不然就会被“调查”。 倪玉兰开始参与维权活动以来已经三次出庭受审,前两次她被分别判刑一年和两年,罪名是妨碍公务罪和破坏公共财产。倪玉兰说,她在监狱中遭受酷刑折磨,以至如今必须坐轮椅。 今年12月12日,正在看守所的倪玉兰获得荷兰政府颁发的“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

维权律师倪玉兰获荷兰政府郁金香人权捍卫奖(图)

为了推动改善国际人权状况,由荷兰政府2008设立的“郁金香人权捍卫奖”2011年颁发给正在监狱中的中国著名的维权律师倪玉兰女士。 “郁金香人权捍卫奖”是荷兰政府从二零零八年开始设立颁发的、具有广泛国际影响的一项奖项。由于世界上对人权的侵犯不断地发生,并且常常到非常可怕残酷的地步,为此荷兰政府决定把人权作为一项重要的外交政策,从二零零八年开始设立“郁金香国际人权捍卫奖”,由外交部颁发。   荷兰政府认为,一个国家的人权状况的改善不仅需要外部影响,真正的变化来自内部,当地人权维护者的努力。荷兰政府希望通过“郁金香人权捍卫奖”强调它对维护人权以及支持维护人权活动家的承诺。   记者获悉,2011年的“郁金香人权捍卫奖”将颁发给中国北京正在监狱中的维权律师倪玉兰女士,推动该奖提名的是英国的“全球基督徒联盟”和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为此,记者采访了不久前访问过欧洲的“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秋牧师。   傅希秋牧师对记者说,“我们美国对华援助协会和英国的伙伴机构全球基督徒联盟,一道在今年五月份就开始为倪玉兰律师对中国的维权,尤其是法律维权,为弱势群体的维权做出的贡献和巨大的牺牲提名她作为二零一一年度荷兰的‘郁金香人权捍卫奖’获奖人。   五月份我们开始准备很多的文件,填写各种表格。同时我们也回答了评委会的专业人员提出的一系列的问题。因为这个奖项是面向全球性人权护卫者的,很多国家都在提名,所以竞争比较激烈。去年二〇一〇年的时候我们也曾经试图提名过。”   傅希秋牧师说,伴随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化,今年以来在中国民众的维权活动中出现了很多勇敢的维权律师,“倪玉兰律师是他们当中受到残酷迫害的一个代表。她过去已经被抓捕两次。在被抓捕期间受到酷刑折磨而残疾。出来之后,仍然没有放弃,他们两个人的房子被强拆,成为无家可归的北京人,并以所谓的扰乱社会秩序等等莫须有的罪名今年第三次被抓捕。”   对于这个奖的评选,和为什么会选在十二月二十二号公布这个奖,傅希秋牧师说,“九月份我在访问英国和荷兰期间就收到荷兰政府的的电话和电邮,特别希望了解怎样通知家属的问题。所以我们那个时候就和倪玉兰的家属和她的法律代表联系。十一月份郁金香独立的评选委员会通过投票决定把这个奖项授予倪玉兰律师。因为在十一月下旬的时候,有可能倪玉兰的案子面临开庭,因此荷兰政府就暂缓宣布,直到十二月二十二号荷兰外交部才正式公布。颁奖仪式应该是在明年年初。”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法广 | 人物特写: 倪玉兰—面对强拆暴力不肯就范的女性

青年时代的倪玉兰。 http://day.fyfz.cn 如今五十有余的倪玉兰原本可以像许多人一样,有体面风光的事业,有安逸舒适的生活。她1960年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早年毕业于法律专业,母亲则是复旦大学的毕业生。她本人1978年考入北京语言学院,在中文系获得本科学位之后,她又在中国政法大学获得法学学士学位。1986年起,她开始从事律师工作,曾在中国国际贸易总公司担任法律顾问,在正义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直到2001年。但是,北京争得2008年奥运主办权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轨迹。 奥运北京的“江姐” 2001年,伴随奥运工程的启动,北京以城市改建为由的强拆工程更加变本加厉。越来越多的民宅在当事人权利没有任何法律框架保护的情况下,被强行铲平。身为律师的倪玉兰开始利用自己的法律知识,为这些拆迁户维护权利。2002年4月,邻居赵家的房屋变成了强拆队伍的工地,倪玉兰和许多同情者前往声援。有心的她同时用照相机在拆迁现场外拍摄。而这也恰恰成为她此后被指控妨碍公务的依据,她是当时众多声援者中唯一被警方带走的人,而且,这次原本为10天的行政拘留演变成正式逮捕。同年11月,北京西城区法院以“妨碍公务”罪宣判她有期徒刑一年,并同时吊销了她的律师执照。 此时的倪玉兰已经被殴打致残。控方提出的罪证之一是她在被拘押期间大喊大叫。倪玉兰后来解释说,她当时“大喊大叫”是因为被殴打时疼痛难忍。她是被抬着送进拘留所的。疼痛之中,她想到了小说《红岩》里的江姐。她回忆说,她当时忍受的折磨比江姐在渣滓洞受到的酷刑还要惨!由于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她如今双腿已经无法独立行走,生活失去自理。 但是,她的磨难并没有因此停止。2003年7月,她获释出狱后,开始不懈地上访,陈诉不公正的遭遇。她不能理解,为什么以法律维护自己权利,却要面对殴打和关押,而违法侵权者却逍遥法外。此前的维权律师也成了中国不计其数的上访者中的一员。不过,她不是普通的上访者,她为自己伸冤的同时,没有忘记利用自己的法律知识,向其他的访民提供帮助,为身边的强拆受害者出主意,想对策。身在狱外的倪玉兰其实并不自由。据她自己的统计,2004年至2006年间,她被反复看押的时间累计长达593天。但她始终没有放弃。她后来在自己的推特上写道:“我求饶过一次。仅仅一次,在他们第一次毒打我的时候,但他们说‘晚了’。那我只能作‘江姐’了,那是他们逼的。” 2008年,北京即将以奥运向世界展示中国经济成果的那一年,倪玉兰在北京新街口的住宅多次成为强拆的目标。双腿残疾、无法行走的她不仅被警方带走,而且随后还被指控“踢伤”了执行公务的警员,于同年4月再次被以“妨碍公务罪”正式逮捕。8个月后,北京奥运会的辉煌已经落幕,她在没有任何律师出庭的情况下,被西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而法庭始终没有播放作为指控罪名证据的光盘。几个月后,北京第一中级法院拒绝律师提出的开庭要求,于2009年3月,二审闭门宣判维持一审判决。这两年的刑期间,身体残疾的倪玉兰不仅因为不肯认罪而常常被处以各种体罚,而且被禁止使用拐杖,只能爬行去劳动车间,完成包装一次性餐用筷子的每日定额…… 北京街头的无家可归者 2010年4月,倪玉兰刑满出狱。但已经身无居所,房被拆,地被占,一度只得与丈夫在皇城根一所公园的角落里,搭起帐篷。这个因地面下陷而形成的大坑,因为北京独立纪录片记者何扬的纪录片而得名“应急避难所”。 2011年4月,倪玉兰再次被警方带走,罪名是“寻衅滋事”。这一次,她的丈夫董继勤也没能逃脱被关押的命运。 倪玉兰、董继勤夫妇“寻衅滋事”案原定11月24日在北京西城区法院开庭,但开庭前夜,检察院突然要求补充侦查,开庭日期另行通知。 倪玉兰的遭遇并不是孤立的个案。她身边有无数像她一样的暴力强拆工程的受害者。他们像一面镜子,折射着北京奥运、上海世博这些旨在向世界炫耀中国强大的盛事焰火背后惨重的社会代价。

美国之音 | 倪玉兰案逾期审理 未开庭先补充侦察

联络我们 | 繁體 | 简体 2011年 11月 25日 专家:中国放松NGO管理是大势所趋 埃及示威者挤满开罗解放广场要求变革 订单减少,珠三角工潮再现 中国事业单位招聘要公开 意见征集中 倪玉兰案逾期审理 未开庭先补充侦察 选择语言 Afan Oromo Albanian Amharic Armenian Azerbaijani Azeri Bangla Bosnian Burmese Cantonese Chinese Creole Croatian Dari English Worldwide French Georgian Greek Hausa Indonesian Khmer Khmer (English) Kinyarwanda Kirundi Korean Kurdi Kurdish Lao Learning English Macedonian Mandarin Ndebele Pashto Pashto - Deewa Persian Portuguese Russian Serbian Shona Somali Spanish Swahili Thai Tibetan Tibetan (English) Tigrigna Turkish Ukrainian Urdu Uzbek Vietnamese Zimbabwe - English 中文主页 节目介绍 视频点播 英语教学 粤语 藏语 关于我们 现场广播 点击收听 中文主页 新闻快讯 美国 中国 台湾 政治 经济与金融 人权 法律 更多主题 亚太 中东 欧洲 美洲 非洲 社会问题 教育 宗教 科学技术 劳工 军事与战争 灾害和事故 环境 健康 体育 生活方式 文化艺术娱乐 港澳 专题栏目 国会报道 对比新闻 媒体看中国 信息往来 政府声明 专题报道 图片汇集 互动空间 Facebook YouTube Twitter 读者评论区 网上服务 订阅新闻 掌上快讯 播客 聚合新闻 中文主页 中文主页 更新时间 2011年 11月 25日 星期五 03:30 PM 格林威治标准时间 聚合新闻  2011年 11月 25日 倪玉兰案逾期审理 未开庭先补充侦察 记者: 方方 | 华盛顿 图片来源: 倪玉兰女儿贝贝提供 倪玉兰寻衅滋事案被通知逾期审理 北京维权人士、上访户倪玉兰夫妇的“寻衅滋事”案在开庭前一天突然被法院通知逾期审理,其代理律师称这种情况很罕见。 *未开庭先补充侦察很罕见* 倪玉兰、董继勤夫妇“寻衅滋事”案原定于24日在北京西城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但倪玉兰的辩护律师程海在开庭前一天突然收到法院的电话通知,称检察院当日要求退回卷宗,补充侦察,何时开庭将另行通知。 对于案件还没开始审理就补充侦察的情况,程海律师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说: “这种情况不常见,我还是第一次碰到。” 程海律师说,法院没有给出任何书面通知。他说,现在案子的发展有两种可能:“检察院会继续搜集新证据后开庭审理,但如果证据仍然不足,也不排除他们撤销起诉。” *再次被捕冠罪名* 倪玉兰夫妇4月7号被从警察为其安排的一家小旅馆的房间里带走,罪名是寻衅滋事和诈骗。程海律师说,涉嫌诈骗是指倪玉兰编造悲惨经历来获取同情,属于子虚乌有的罪名。而寻衅滋事是指夫妇俩因为拒付宾馆的费用而引发的纠纷,程海说,这充其量是个民事纠纷。 *健康状况令人担忧* 倪玉兰夫妇的女儿贝贝自从父母被抓后就没能再见到他们,她说,没判刑前不让见家属。贝贝认为法院逾期审理是为了拖时间。 “可能是要拖时间,因为现在退回补充侦察的话最长时间可以拖两个半月。” 程海律师21号在开庭前见了倪玉兰一面。他说,倪玉兰的健康状况比进去之前差,“抓之前经过治疗和锻炼可以不使用双拐艰难行走,现在只能坐轮椅了。”贝贝说,她妈妈此次被抓那段时间一直在发烧,脖子处有块淋巴肿大,怀疑是肿瘤。 美国之音张楠 倪玉兰(资料照片) *倪玉兰简介* 倪玉兰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自1986年开始从事律师工作,为弱势群体争取权益。后因"妨碍公务罪"先后两次被判刑,并被警察殴打至尾骨断裂,双腿残疾。出狱后因住房被强拆,和丈夫流落街头。前北京电视台编辑何杨曾以倪玉兰为主角拍摄纪录片《应急避难场所》。在社会舆论关注下,北京警方将其临时安置在一家小旅馆。美国前驻中国大使洪博培2月曾前往探望。二人4月再次被捕,在看守所关押至今。 相关文章 中国维权人士在连胡APEC会场外抗议 在11月11日早上,当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以及台湾前副总统连战在APEC会场外见面的时候,各自不同诉求的中国维权人士在会场外举行抗议。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秘书长汪岷告诉美国之音,前来抗议的都是中国公民。他们在中国国内遭受打压,只好到外国上访。 上海维权人士呼吁停止迫害陈光诚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案新进展 提交评论 * 必须填写 名字 (任意) 国家 (任意) 发送人留言 字数限制在500 * 提交 提交对本文发表的评论表示您同意以下条款: 如果评论中出现与所评论文章无关的内容,或者评论中出现中伤、诽谤或粗俗词语,美国之音保留不发表您的评论的权利。由于篇幅或时间等限制,不是所有提交的评论都会被发表。 提交本评论表示您授权美国之音可以在任何美国之音媒体上使用您的评论 免责声明 收听: 倪玉兰案逾期审理 未开庭先补充侦察 MP3 最新视频 To view this site, you need to have Flash Player 9.0.115 or later installed. Click here to get the latest Flash player. 新闻快讯 更多»   视频推荐 To view this site, you need to have Flash Player 9.0.115 or later installed. Click here to get the latest Flash player. 星期一以来最受关注文章 世界媒体看中国:动车事故之谜 中国独立参选人登上网络平台 “淫秽图”掀裸照上网潮 嘲弄当局整艾未未 《环球时报》 一日发三箭连批艾未未 章家敦:中国现状显示其不久将崩溃 (一) 金边开审红色高棉领导人 “左派旗手”司马南遇中国大学生犀利提问 中国退房潮背后的诚信危机 中文博客 加载... 欢迎来到美国之音中文网! 如果您对我们的网站有任何建议或意见,欢迎来函。 来函请寄: [email protected]。   节目表与点播 » 节目预告 » 现场广播 » 现场电视 » 下载广播电视节目 » 美国之音中文部正式推出iPhone中文新闻应用程序: 应用程序让您通过易于操作的界面,阅读简繁体版新闻报道......

维权网 |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夫妇“寻衅滋事案”即将开庭(图)

倪玉兰夫妇 (维权网信息员齐迹报道)本网刚刚获悉,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董继勤夫妇“寻衅滋事案”将于 11 月 24 日上午 9 点 30 分 在北京市西城法院 17 庭公开开庭审理。 本网在与倪玉兰女儿的通话中获知,被羁押在西城看守所内的倪玉兰目前已经无法站立,脖子上淋巴肿大,在看守所内并没有得到医治。 2011 年 4 月 7 日 凌晨,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被西城警方从御鑫苑宾馆暂住地带走,董继勤在去看女儿的途中被警方抓捕。随后夫妇双双被西城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西城检察院批准逮捕。同年 7 月,检察院又附加以“诈骗”罪名起诉倪玉兰。鉴于倪玉兰的身体状况,律师及家属曾要求保外就医,但当局未给予任何回应。 倪玉兰律师简介: 2002 年 4 月,倪玉兰因在北京西城区新街口强拆现场拍摄而遭到新街口派出所的殴打,后被以“阻碍办公秩序”为由拘留 10 天。 9 月倪玉兰律师欲到市人大反应冤情时,被新街口警察殴打致其摔断尾骨。同年 11 月,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判刑一年,并吊销律师执照。由于被殴打没得到及时治疗,导致双腿残疾,生活不能自理。 2008 年 4 月,倪玉兰位于西城区前章胡同的住房面临强拆。同年 12 月,倪玉兰被西城法院在没有辩护律师出庭、所有证人未出庭接受质询的情况下,以“妨害公务罪”被判刑二年。 出狱后的倪玉兰讲述了在狱中受到的不公正对待,由于双腿无法行走,在狱中又不准其用拐杖,只能爬行。因为住房被强拆,倪玉兰夫妇租住的小旅馆也受到压力,无奈之下夫妇两人露宿街头,在外界的关注下,后被西城警方安置在御鑫苑宾馆暂住,但随后又被断水断电欲逼其离开,前往宾馆看望的亲友遭到盘查和阻止。倪玉兰律师的遭遇引起了社会各界及国际各团体的高度关注。 倪玉兰夫妇被捕后,社会各界一直在为他们能够尽快获得自由而努力。

自由亚洲 | 倪玉兰被加控新罪名最快八月开庭

被当局以“寻衅滋事”逮捕的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最近被当局加控一项新的罪名“诈骗罪”。其代理律师星期五告诉本台记者,案件最快一个月内开庭,当事人身体状况日差。而对倪玉兰的丈夫董继勤的控罪没变。律师认为,他们不会认罪。 图片: 倪玉兰双腿残疾,生活不能自理。 (倪玉兰入狱前提供/记者乔龙) 视频转载:倪玉兰和董继勤入狱前在暂住的宾馆讲述遭遇(中国人权网/记者乔龙)   因抵抗强拆进行不懈努力的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和丈夫董继勤,今年4月7日被西城区警方从御鑫苑宾馆的住所带走,夫妇双双被以“寻衅滋事”拘留,其后正式逮捕。本月初,警方将案件移送检察院,并对倪玉兰加控“诈骗罪”。   她的代理律师程海星期五告诉本台:“她是7月6号移送检察院了,新增加了一个罪名‘诈骗罪’,因为只复印完了(案卷)还没有仔细看。可能下午有律师去会见,我现在出差了.” 记者:您最近一次看倪玉兰是什么时候? 程海:6月17号。那个时候情况不太好,上次坐轮椅,她在公安的车上没有给她固定,来回的撞击(导致),因为她本身是残疾人腰也不好,撞击了以后腰整个就不行了。   对于新的指控,程海认为,当事人不会承认。 记者:倪玉兰对指控的新的罪名认罪吗?她怎么跟您讲? 回答:现在我们还没见上,估计她不会认。   倪玉兰的另一位代理律师彭剑,原计划当天下午探监,但律师年检合格证还没有拿到,可能押后。彭剑披露了倪玉兰涉嫌“诈骗罪”的部分细节:“是准备会见了。今天下午可能会见不着,原来是今天去,但我今天因为证件(执业证)的原因,我是今天下午才能去(拿),但是今天下午可能因为有些机关恐怕不上班,难以办得了这个事情。”   记者:诈骗罪有没有一些案情? 彭剑:陈海律师说是因为参与编造一些身份、虚构一些背景骗取了钱款,骗取了有些人对她的资助,有一笔是两万元还有一些是几千元。具体的,因为陈海律师阅了卷他比较清楚。   另据维权网引述倪玉兰的女儿董璇讲,其父亲董继勤的罪名还是“寻衅滋事”,起诉书称,董继勤在御鑫苑宾馆非法挂标语。而妈妈倪玉兰的罪名除了“寻衅滋事”外,还增加了“诈骗”的罪名。起诉书中称,倪玉兰以律师身份诈骗钱财,以律师的身分制造悲惨遭遇以博得同情,还称在司法局并没有倪玉兰律师的档案。   本台多次联系倪玉兰的女儿,但无法接通。   倪玉兰的丈夫董继勤的代理律师牟继源告诉记者,案件已在半个月前转到检察院,估计一个月内开庭:“现在案件转到检察院了,转了有半个月了吧。” 记者:罪名呢? 牟继源:寻衅滋事。 记者:您最近什么时候去看过她? 牟继源:最近没有去。还有一个小董律师,他出差回来(后)准备去见一见。从我的角度,重点在下一步的刑事辩护上做做文章。 牟继源:什么时候出庭? 回答:估计也得一个月吧。因为这个案子没有什么复杂的,关键在涉及这里边的难题,唉,有些话没法说。   牟继源对当局对董继勤的案件提出质疑:“就是你该不该定罪,法律到底应该怎么样来作用于国民经济的建设,维护国家的权力和维护社会的秩序,现在往往形成了一些人的工具了。别的不用说,你看像李庄的案子不是很明显嘛,不应该第二次还要搞什么诉讼,那是不着边的事,事实上还是笑掉大牙的事情,但是就这么干你有什么办法?”   据报,2002年4月,倪玉兰因在北京西城区新街口强拆现场拍摄而遭到新街口派出所的殴打,后被以“阻碍办公秩序”为由拘留10天。她到市人大反映冤情,被公安打致摔断尾骨。同年11月,被判刑一年,并吊销律师执照。由于伤重得不到治疗,导致双腿残疾。2008年12月,倪玉兰又被以“妨害公务罪”被判刑二年。出狱后,在外界的关注下,被公安安置在御鑫苑宾馆暂住,但随后又被断水断电,逼其离开。今年2月,美国驻华大使曾到她的住所探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