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

All

Latest

明報|黎蝸藤:被誇大的中國中心論—駁鄭永年

2016年2月27日 【明報專訊】新加坡國立大學的鄭永年教授的〈如何實現東亞的持久和平〉首先讚美了中國為中心的朝貢體系,雖然承認它是不平等的,但又把東亞(註1)的長期的和平歸功於朝貢體系;進而認為,將來東亞和平也要由以中國為中心,回復到「自然」的狀態。作為一個在外國的學者,本來應該跳出中國中心的思維更加全面客觀地看問題,可惜他卻顯得比中國官方更官方,這是十分遺憾的。 朝貢體系不包括東南亞 鄭的論點很大程度上基於不正確的歷史詮釋,尤其是對朝貢體系的誤讀以及對中國在東亞歷史上的作用的誇大。 朝貢體系的「優越性」在西方學者中也有系統的論述,以Kang的著作為代表(註2)。但在Kang的努力論證中,也只能把朝貢僅局限於「中國文化圈」,即包括中國本部、朝鮮、日本和越南,不包括東南亞。而就算針對中國文化圈的分析也存在問題:中國礙於實力無法攻擊日本(元朝侵略日本被擊退了,後來倒是有倭寇之禍),而中國歷史上曾經多次侵略越南,但被越南一一擊敗了,不再侵略是實力使然;真正中國(可能)有能力征服但主動保持和平的朝貢關係的就只有朝鮮(註3)。如此結構簡單的國際關係,還有這麼多的例外,可見這個結論的局限性。 花錢買虛榮 談何犧牲利益? 把它應用在東南亞,問題就更大了。東南亞各國(除越南)並不屬於中國文化圈,而是先屬於印度文化圈,再伊斯蘭化,再被西方殖民。整個區域的總體發展過程和中國沒有太直接的關係。東南亞各國和中國所謂的朝貢關係是虛的,實際上是其他國家以向中國表示低姿態而換取和中國貿易的手段(註4)。鄭永年說「中國以犧牲自己作為一個大國的利益來維持區域秩序」,我不清楚他所指的「犧牲的利益」是什麼,如果是指賞賜品的價值高於朝貢的價值的話,那是「特有面子」的花錢買虛榮,各取所需,談何犧牲利益? 我猜想,鄭永年可能指中國放棄了對東南亞的侵略,故此說是犧牲大國的利益:「數百年裏,中國沒有產生出類似近代以來西方那樣的帝國主義和殖民地主義。中國周邊那麼多小國,沒有一個成為中國的『殖民地』。」 若如此又是罔顧歷史。事實上,除了多次從陸地上侵略越南之外,中國歷史上基本不存在侵略東南亞的實力(當然也似乎很少這麼想過)。一提到中國古代的海上實力,自然又會翻出鄭和下西洋的壯舉。但鄭和時代的海軍即便有能力攻擊東南亞國家,亦難言必定能征服它們。就在100年前,以蒙元的強大,對占城和爪哇的海上入侵也以失敗告終,怎能說鄭和時代的明朝就一定能打下東南亞呢?鄭和之後,中國海軍極為衰弱,沿岸海防尚且不足(以致長期的倭患),更不具備遠征攻打東南亞的能力了。 與此脗合的另一個事實是,歷史上東南亞的和平也不是依靠中國來維持的。中國對東南亞「藩屬」的安全從不過問。既不去調解它們之間的矛盾與戰爭,也不去管它們被外來勢力侵略的事。比如,16世紀初,馬六甲遭受葡萄牙人侵略,向中國明朝皇帝求援時,明朝置之不理,導致馬六甲蘇丹被滅。馬六甲和明朝的關係算是不錯的,連國王都親自到訪過中國。中國對此尚且不聞不問,更不要說其他國家了。總之,在東南亞地區的政治上,中國既沒有能力征服,又沒有承擔過任何「大國責任」,不過是花錢買虛榮心而已。 恢復東亞「中國中心」秩序屬偽命題 故中國儘管在近代衰落,但並沒有在東南亞「喪失地緣利益」:中國古代和近代在東南亞本來就沒有什麼地緣利益,何來喪失一說?中國到20世紀初為止,在東南亞的地緣利益都止於海南島。最多勉強算上越南,但1860年代被法國擊敗之前,越南的海軍比中國還強盛,很難說越南是中國的勢力範圍。 總之,所謂「朝貢體系維護了東亞和平」是一個不成立的理論,它並沒有在東亞的安全體系中起到過重要作用。故鄭永年所強調的恢復東亞原先的「中國中心」的秩序是一個偽命題。那是一個想像中的秩序,而不是真實存在過的秩序。 中國擴張主要在陸地 不在海上 為論證「中國中心」的合理性,鄭永年進而強調「中國中心」下的和平。他認為中國沒有產生「西方那樣的帝國主義和殖民地主義」。礙於篇幅,無法深入討論。但事實上,中國儘管沒有「西方式的殖民主義」,卻有與俄羅斯類似的「東方式的帝國主義」,那就是中國對內亞的侵略和擴張,甚至「留土不留人」的種族滅絕政策(註5)。中國不認為這種擴張是殖民主義,但從很多角度看,其對本土人民的殘酷程度和後果有過之而無不及。而在海外,中國唯一有能力擴張的地方就是台灣。有學者認為,清朝對台灣的兼併與西方的拓殖殖民主義類似(註6):中國在台灣的拓殖,時間上在荷蘭和西班牙在台灣殖民之後,也比英國在北美拓殖要晚;漢人拓殖的方式也和西方人相似,通過侵佔原住民的土地而建立漢人的社區。 因此,鄭永年所說的「中國維護東亞和平」的觀點,也是站不住腳的。事實上,中國在歷史上表現出很強的擴張欲望。但作為一個傳統的陸權國家,擴張主要在陸地而不在海上,這樣確實誤導了一些人。 註1:鄭沒有定義「東亞」的範圍,但鑑於他一直談論南海,我認為他指的東亞也包括東南亞 註2:David C. Kang, East Asia Before the West 註3:隋唐和滿清未滅明之前也侵略過朝鮮,這裏集中討論明清時期 註4:可參見葛劍雄《統一與分裂》 註5:Peter C

大象公会 | 怎样制造民族仇恨

作者:赵联人 煽动民族仇恨是否需要事实基础?怎样编一个民族仇恨的“好故事”?会有人编故事让别人来仇恨自己吗?煽动本身能不能把仇恨搞成大规模仇杀? “元朝末年,蒙古统治者对待汉人极为残酷,每十户汉人只能合用一把菜刀,还要供养一个监视他们的蒙古兵。谁家姑娘出嫁,第一夜必须送给蒙古人……” “洋教会妖术,割取妇女的乳头胎儿还有小孩的肾,拿去配照相用的药水,链成铜铅……”...

历史学人 | “汉奸”的诞生:近代政治认同的塑造与吊诡

作者:王珂 中国的民族主义思潮正在走向新的高潮。今天有人提出赶紧打“鬼子”,明天就有人喊出先要抓“汉奸”。回顾中国近代民族主义的历史,发现有一种“攘外必先安内”式的思维逻辑:“汉奸”比“鬼子”更可恨。例如,上个世纪初,“为革命捐躯第一人”的刘道一就奋笔疾书,留下了《驱满酋必先杀汉奸论》一文:   ...

经济观察报书评 | 一个”带路党人”的自我修养

作者:张明扬 对于“带路党”这个几乎等同于“汉奸”的贬义词,我觉得最能帮他正名的是一个正气凛然的成语–箪食壶浆。 事实上,“箪食壶浆”的由来就是一个带路党人的故事。时值战国时代,燕国内乱,民不聊生,齐宣王趁势出兵燕国,谁料燕国民众对齐国侵略军的态度跟对待“人民子弟兵”一样,用孟子的话来说就是,“民以为将拯己于水火之中也,箪食壶浆,以迎王师”.这不就是带路党么,不仅带路,还送饭送酒,军民鱼水情。...

张灏:民族主义是中国前途的一大隐忧

民族主义在国际学坛是一个讨论已久的问题,但是历年来的讨论,至少在西方,有一个很奇怪、耐人寻味的趋势。那就是一方面,没有人否认民族主义是近现代世界史上一个很重要的潮流;另一方面,大家在瞩目未来的时候,又常常低估民族主义的重要性。 例如在19世纪的西方,民族主义是一个风起云涌,影响极大的运动,可是当时西方的重要思想家往往只认为它是历史发展中一个暂时过渡的现象,而不赋予深远的意义,因此他们在预测20世纪历史发展的时候,都没料到民族主义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台湾公义电子报|沒有元朝,只有蒙古殖民的一百年

歷史的错不是我的罪 中国人把蒙古史说成中国史,把成吉思汗列為中国的民族英雄,现在已经闹成了国际史学界的笑柄。英国《泰丵晤士报》以及各大著名歷史学术网站发佈文章 《Outrage as China lays claim to Genghis Khan》,以批驳中国史学界的恶搞。 歷史学家克罗齐曾经说过,一切的歷史都是当代史。...

信力建 | 元朝是中华民族最丢脸的一个朝代

作者: 信力建  |  评论(4)  | 标签: 历史思辨 很多人都认为元朝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为扬眉吐气的朝代——譬如,上世纪30年代就有名叫清癯的人撰写题为《吾国征俄战史之一页》的文章,其中有云:“乃尝读史至元成吉思汗,起自蒙古,入主中夏。开国以后,奄有钦察阿速诸部,命速不台征蔑里吉,复引兵绕宽田吉思海,转战至太和岭。自太宗七年,又命速不台为前驱,随诸王拔都,皇子贵由,皇侄蒙哥等伐西域。十年乃大举征俄,直逼耶烈赞城,而陷莫斯科。太祖长子术赤遂于其地即汗位。可谓破前古未有之纪载矣。夫一代之英主,开创之际,战胜攻取,用其兵威,不难统一区宇。史册所叙,纵极铺张,要不过禹域以内。讫无西至流沙,举朔北辽绝之地而空之。不特唯是,犹复鼓其余勇,进逼欧洲内地,而有欧亚混一之势者,谓非吾国战史上最有光彩最有荣誉之一页得乎……。质言之,元时之兵锋,不仅足以扼欧亚之吭,而有席卷包举之气象,有足以壮吾国后人之勇气者,固自有在。余故备述之,以告应付时局而固边圉者。”然而,事实上,这不过是意淫而已——且不说元朝根本上就是异族入主中原的殖民统治,就其实际的统治行为而言,元朝也只能说是以汉族为主体的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丢脸的一个朝代。 就其社会而言,可以断言元朝不是封建社会而是奴隶社会。元朝所处的历史阶段撑死了算半封建半奴隶社会比起几百年前的唐朝的封建文明阶段来说都是大大的落后。和宋朝人民自由的经济商业社会更是大大的落后,至少落后几百年的文明进程。 元朝统治实行领主分封制、工奴制这些都是典型的奴隶社会特征。元朝大量“驱口”(奴隶)极其普遍的存在,证明元朝是奴隶社会。在开设的“人市”可以任意买卖驱口。在元朝一个中等官员就可能有人上百个驱口,一个大使长(奴隶主)的驱口往往成千上万,忽必烈宠臣阿合马就有七千多个驱口。驱口就是奴隶没有人身自由,是主人的私有财产。驱口既要向使长缴租,也要向政府纳赋。元朝法律规定“驱口与钱物同”。主人可以随意买卖或馈赠。主人杀死无罪驱口杖八十七,良人打杀他人驱口杖一百七。杀一个“驱口”与私宰牛马的刑罚几乎相等。元朝佃户地位也极其低下,元朝法律规定:主人打死佃户只杖一百七。在元朝曾是自由之身的农民再度沦于农奴的命运。 元朝不止用法律的形式赤裸裸的宣布各族人的不平等,也赤裸裸的宣布同种人的极度不平等。元朝这个由低级原始民族游牧部落建立的朝代使中国又回到了奴隶社会。 在蒙元统治时期,蒙古人把全中国人分为四等(其实是三等,蒙古人当时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中国人),我们所处的北方是三等公民——就是历史书上说的那个“汉人”,这是历史书上讲的。后面的故事历史书上就没有了,蒙古人如何统治汉人呢,除了建立必要的军事力量和镇压工具(监狱),在最基层,每个村子派一个蒙古家庭统治整个村子的汉人,汉族人姑娘要结婚,必须和这家蒙古人的男人睡三天觉,用文绉绉的语言说,就是这位姑娘的处夜权是属于蒙古人的;汉族老人到了六十岁,必须送到野地里的一个墓穴里等死,这个墓穴也就是老人们说的“砖打墓”。由此看来,蒙元时期是中国人最屈辱、最黑暗的一段时期,而不是像某些无耻的“爱国”历史专家所吹嘘的那样“强大无比,威震亚欧”! 在具体统治措施上,元朝也黑暗无比:为了防止汉族人造反,每五家汉族人才能有一把菜刀,而且这把菜刀是放在蒙古人家里的,只有蒙古人同意,汉族人才能生火开灶,所以汉族人习惯的把这家蒙古人男人叫“老灶爷”,女的叫“老灶奶”,还画了图贴在厨房,每到新年,这家蒙古人要到县城汇报整个村子的情况,为了让“老灶爷”“上天言好事”,到腊月二十三,每家每户都会把好吃的送到蒙古人家里,谓之“祭灶”。如果你有机会到农村看到“老灶爷”和“老灶奶”的图象,你会发现图中的人物穿着打扮都是蒙古装。 元朝对汉民族的残暴统治,甚至延伸到了床头。在蒙古人征服时期,汉人和其他各少数民族百姓里每家新媳妇的头一夜是一定要给蒙古保长过的,因为他们是在蒙元征服王朝中,是最下等的阶层,可以任人使唤欺躏。由于屈辱的初夜权,所以当时的汉人结婚后都是把第一胎摔死,这就是摔死第一胎的来历,我们的祖先就是用这么无奈,但又坚决的方法来维持着血统的纯净。 元朝统治者对汉人的杀戮,更是让人发指:蒙古人曾一度要杀绝中国人,让良田尽为牧场。若非耶律楚材劝说,使他们意识到中国人还有“纳税”这一功能,当今天下,早就没有中国人的痕迹。尽管如此,蒙古人仍然曾经实行过屠杀几个大姓的政策,在四川也曾屠杀过数百万人口。蒙古人统治对中国社会也是极大的摧残,汉人、南人是贱民,财产可以任意夺取,妻女可以任意糟蹋,生命可以任意杀戮。中国人甚至连姓名都不能有,只能以出生日期为名,不能拥有武器,只能几家合用一把菜刀。在蒙古人杀戮和统治下,中国人口急剧渐少。一二二叁年(南宋嘉定十六年)南宋有人口七千六百八十一万,加上金国的人口,总人口超过一亿。而离一二七八年南宋灭亡已经十二年后的一二九零年(元至元二十七年),面积广大得多的元朝的人口才五千八百八十叁万。可以想象杀戮之惨烈。中国的文化由于蒙古人的入侵和统治而衰落。蒙古人还曾一度于山东沿海一带每年夏秋之际,往海中扔抛成村的汉人以控制汉人人口增长。 最后,还需要指明的一点是:元朝不是中国历史上武功最强的朝代。许多中国人认为元朝是中国历史上武功最强的朝代,这是一种误解。大大的认识错误。元朝灭了南宋后迅速腐化堕落。其腐化堕落的程度与速度比满清的八旗子弟有过之而无不及。忽必烈很窝囊,对日本、瓜哇的讨伐皆力不从心,死时很窝火。忽必烈以后更是一代不如一代,所以现在吹嘘蒙古的人只有吹嘘铁木真,而铁木真死时根本就没有统一中国,别说南宋就是金朝都没完全攻占。元朝对外战绩可谓其差无比。 元朝自统一中国后,其对外战争几乎是次次失败。众所周知忽必烈于公元1274年(至元十一年)、公元1281(至元十八年)两次发动对日本的远征,皆以惨败而告终。从此日本人开始从仰视中国到蔑视中国。公元1282(至元十九年)、公元1288年(至元二十五年)元朝军队两次征伐安南(今越南北部)最后的结果还是都以惨败告终。公元1284年(至元二十一年)元军远征占城(越南中南部),公元1293年(至元三十年)远征瓜哇(今印度尼西亚爪哇岛)又是均以失败告终。忽必烈抱着遗狠耿耿于怀而死,忽必烈之后元朝谈不上对外有什么战绩。历史再次证明,擅长掠夺贫穷的流氓强盗,喜欢不劳而获的原始游牧民族再抢到富贵的学者文明人的财富,享受到幸福后,它们往往表现得更贪生怕死。 元朝不仅根本没有给中国增光,反而给中国丢尽了脸。 (文章原创于2009年12月)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4 个评论 信力建的最新更新: 信孚要闻(7.11)—— 坑蒙拐骗“教”与“学” / 2012-07-11 13:30 / 评论数( 3 ) 信孚电讯(7.11)——国人坚强“百毒不侵” / 2012-07-11 13:29 / 评论数( 1 ) 公办幼儿园的实际收费并不低 / 2012-07-11 08:37 / 评论数( 0 ) 信孚要闻(7.10)——数字的吊诡:富有的穷人 / 2012-07-11 08:36 / 评论数( 1 ) 信孚电讯(7.10)——制度压抑灵魂 / 2012-07-11 08:35 / 评论数( 0 )

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谎言–元朝与清朝

近段时间学术界在讨论吴三桂引清兵入关,重新掀起了讨论,继而波及到岳飞是否民族英雄。为何在这个时候会有这个讨论的出现呢?大概就是那些人认为,我们要淡化吴三桂引清兵入关是卖国的色彩,因为,既然满族现在是中华民族的一个不可替代的组成部分了,吴三桂引的是同一个民族的军队,又何来是卖国呢?另外,岳飞抗金,他抗的是自己的民族的一个也是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那他只不过是一个内战份子,又何来是民族英雄呢?     历史学家克罗齐曾经说过,一切的历史都是当代史。 他的意思也就是说,一切的历史学家,在编撰历史的时候,都会自觉不自觉的以今天的眼光,都会自觉不自觉的站在今天的现实去考虑历史的事件,以选择对今天有用的东西.。.但并非是我们可以站在今天,就可以妄顾历史事实,以今天的利益为准绳,任意的取舍,甚至是恶意的歪曲事实,以迎合今天的政治需要。 ******* 元、清时期 是中国被蒙满人征服和殖民的亡国时期,并非中国的朝代 ********        满人侵略中国,谈及此事,恐怕人们都会问:“清朝是中国的朝代吗?不是!寥寥无几的几个人回答说,是!绝对是!立即有无数人反对说。为什么是呢?说是的中国人认为:满人说汉语,所以满清是中国的朝代。事实上,满清立国定满语为国语,也就是满语才是大清国的官方语言,初叶至中叶乃至19世纪末的官方文件有相当一部分以满文(清字)书写,比如尼布楚条约的正式条约 仅有满、俄、拉丁三种文本,而中国的汉文版本仅在刻制的界碑中使用(碑文共有满、蒙、汉、俄、拉丁五种文本)。19世纪以来才两者并用书写。 直到今天,EVEN,EVENKI( 鄂温克语 ),NANAI(赫哲语),NEGIDAL,OROCH,OROK,UDIHE(UDEGE),ULCH,这些满语仍在被蒙古国和俄罗斯联邦的满人所使用,说满人被汉语同化实在是自欺欺人。 而且,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按照语言划分国家的规矩。不少非洲国家都说英语,但它们和英国是一个国家吗?中国人和新加坡人都说汉语,但新加坡是中国的一部分吗?阿拉伯国家都说阿拉伯语,但它们是一个国家吗? 但又有些中国人说:“满人最终被我们中国人同化了,所以清朝是我们的朝代。”真是阿Q精神放光,中国、日本同为儒家文化国家,但能说中国和日本是一个国家吗?能说抗日战争是中国的内战吗?法、德同为基督教文明,但它们是一个国家吗?典型的思维混乱,但是到此中国人还认为清朝是中国的朝代,他们又会说:“今天的满人是中国公民,所以当时的满人也应算作中国人。”这种逻辑就等于在说:“今天美国黑人是美国人,所以他们的祖宗十八代都是美国人。” 况且满人只有中国才有吗?不是,满人原先是居住在西伯利亚的通古斯民族,现在仍然有满人居住在那里 。而且按照国际惯例,判断一个已去世的人的国 籍,依据的是此人生前的国籍,而不是在他死后他的出生地属于哪个国家。唐朝诗人李白出生在寓碎叶,此地在现在的吉尔吉斯坦境内。按照他们的说法应该不属于 中国人了。但李白仍然是中国人。为什么?因为他在世时是中国人。     孙中山在《民族主义》第二讲中说:“中国几千年以来,受到政治上的压迫以至于完全亡国,已有了两次,一次是元朝,一次是清朝。” 清朝只是满人建立在中国土地上的一个殖民地.大家要弄清楚一个概念,清朝是中国被外族奴役的历史,不是中国的朝代。而且 清统治者自己也不认为是中国人,不然为何慈会说“保大清不保中华 ”,“ 量中华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雍正“朕以外国之君,主中国之事”,孙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顾炎武的亡国亡天下之辨,都是说的一个道理。 至 于说元朝是中国的朝代就更加荒唐了,蒙古不是满清,蒙古历史是世界级的历史,全世界都知道,不像满清历史一样容易纂改。     宋帝国末年,战乱四起,北方的蒙古金帐汗国势力不断扩大,东至太平洋,西至多瑙河畔,南到中国南海,北到西伯利亚,华夏民族也在蒙古人的铁蹄下亡国了,对于强悍的侵略者--蒙古,我国人民无力抵抗,沦为亡国奴。     有人说了:"中国有个蒙古 族,所以蒙古历史就是中国历史。”呵呵。。。蒙古人的铁蹄曾经踏遍欧亚大陆,许多国家留有蒙古后裔。 蒙古族,俄罗斯有,土耳其有,印度有,匈牙利有,其他很多国家都有,并非只是中国有。如果中国人要拿蒙古帝国吹牛的话,那么乌 克兰人甚至匈牙利人都能这么说。中国还有俄罗斯族和朝鲜族,这怎么说?难道俄罗斯和朝鲜的历史全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同样道理, 汉族( Китай )也是俄罗斯的一个少数民族,按中国人的逻辑,我们的历史岂不是俄罗斯历史的一部分?我们都是俄罗斯人?荒唐程度可想而知       又 有人说了:“内蒙古是中国的一部分,所以蒙古历史就是中国的历史。”我只能说,这种说法纯属是无知,在俄罗斯联邦中,有不里亚特共和国,卡尔梅克国和国和 图瓦共和国,这三个国家都是蒙古人建立的政权。中国才一个蒙古自治区,俄罗斯联邦有三个蒙古共和国,他们是否比我们更有资格自称蒙古后人?       还有部分人经常把:“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不是单单是汉族的国家。”这句话挂在嘴上。那我请问世界上有多少国家不是多民族国家?俄罗斯100多个民族,俄罗斯被蒙古统治的时候,蒙古征服中国,算不算俄罗斯人的荣耀?算不算俄罗斯统治中国?        中国和蒙古,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现在很多人吵着说要“收回蒙古”,但是事实上,历史上根本就没有蒙古属于中国领土的说法, 恰恰相反,是蒙古统治中国一百六十三年,经历十五代皇帝,应该是他们说“中国自古以来属于蒙古”才对。 成 吉思汗创立的是大蒙古帝国(THE GREAT MONGOL EMPIRE),这是全世界皆知的,不是什么“中国元朝”,当时的中国只是在蒙古人铁蹄下灭亡的无数国家之一,只是一块殖民地,仅此而已。蒙古帝国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就好像大英帝国和印度的关系,成吉思汗和中国人的关系,就好像伊丽莎白和印度人,大英帝国曾经占领过印度,印度成了他们的殖民地。中国人把蒙古帝国称为“中国元朝”,并说成是中国的一个朝代,如果按照这种逻辑,大英帝国岂不是成了印度的一个朝代?说成吉思汗是中国人就好像印度人说伊丽莎白是印度人一样荒唐。。。如果按照这种逻辑来推断,蒙古四大帝国的所在地,俄罗斯(金帐汗国)要说成吉思汗是俄罗斯人?伊朗(伊儿汗国)要说成吉思汗是伊朗人?中亚诸国(察合台汗国)要说成吉思汗是他们国家的人?如果说忽必烈是中 国人的话,拔都就是俄国人了,旭烈兀就成了波斯人了。成吉思汗更是不知道其实哪国人了。各位觉得这些想法荒谬吗?为何用到自己身上就如何 正确了?呵呵 。。        鲁迅在《随便翻翻》中说过 : “幼小时候,我知道中国在‘盘古氏开辟天地’之后,有三皇五帝.....

元朝末年的“四万亿”和它的灭亡

来自: iColumn爱专栏 - FeedzShare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30日,  已有 6 人推荐 重读元史,对于元代的脱脱仍然心存尊敬,这个人大概是历史上少有的全能选手之一,作为帝国的右相,他的政策颇负进取之心,不仅扭转了前任丞相伯颜由于推崇蒙古人和蒙古制度、对于正规官僚机构造成的破坏,还重开了科举制,兴修水利,试图恢复和发展农业。这些展现了他的行政能力。 与此同时,他还主持编纂了三部史书,《宋史》《辽史》《金史》,这三部史书都位列二十五史,表现了他的文化能力。 最后,当元末农民起义(或许不能叫农民起义,而应该算军阀混战)肆虐的时候,脱脱还组织了有效的军事体系,并率兵打了几个胜仗,如果不是他被强行解职,大概是有可能扑灭反朝廷的张士诚的军队的。这又展现了他是个军事天才。 于是,人们评价,如果不是罢免脱脱,也许元朝不会立即灭亡,或许还可以拖上一段时间。 但历史的吊诡之处在于,脱脱之前,元代虽不稳固,但没有出现失控。偏偏是在脱脱任上,各地的军阀群起,武装冲突不断,造成了元帝国彻底的倾颓。 一方面大家都承认他的有为和能力,另一方面,在他执政时期,元代社会却突然间乱了套。这之间是否有必然的联系? 这就要讲到脱脱雄心勃勃的经济刺激政策,简单地说,他试图利用政府花钱的方法来控制和指导经济、扭转经济。 还有一点奇特之处,由于当时的政府和现代政府一样拥有纸币发行权,就让元代的经济刺激政策明显区别于中国别的朝代,带上了独有的特征。它使政府手中不再缺钱,可以任意印发纸钞,再用这些纸钞用来进行经济刺激。脱脱为了他的经济刺激计划,也恰好就是这么干的。 他的经济方法颇类似于当今政府采取的凯恩斯式的经济方案。与今天一样,这套理论看上去非常吸引人,但在实行上,最终却导致了一系列的问题,最显性的就是通货膨胀,之后,经济崩溃也造成了元朝的崩溃。 由于当前“四万亿”已经成了表示恶性经济刺激的专有名词,不妨把脱脱的经济政策叫做“元末的四万亿”。 忽必烈的遗产:孱弱的社会经济 与其他朝代相比,元代的政府财政无疑是孱弱的。这表现在: 1、 蒙古人入主中国之前,对于行政管理经验非常缺乏,因此,为了组织起一个有效的政府破费周折。比如,以税收而论,如果要有稳定的税收,必须有良好的征税机制。从窝阔台大汗时候起,蒙古人就试图在中原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税收机构,但这项措施屡屡受到军事主义的侵蚀,一旦打仗缺钱,大汗们首先想到的是强行征税,或者把税收包干给某个中亚的能人,让这个能人拿着皮鞭带着武装强行征税,这就破坏了税收的长久性。 2、 到底保留蒙古人的部落制,还是实行中国人的官僚制?在这个问题上,蒙古人总是朝三暮四,基本上这个皇帝愿意采纳中原统治方式,下一个皇帝立即决定恢复蒙古文化,而到了后期,元帝国的皇帝在位时间都不长,这就决定了每次都是刚刚建立起制度,马上又遭到了破坏甚至废除,缺乏长期性。 3、 第一个称元帝的忽必烈穷兵黩武、大建豪宅,已经破坏了元代经济的可持续性。为了武功,没有建立起稳定的税收不说,他还数次征调过纸钞准备金。所谓准备金,指的是:在当时,政府如果发行纸钞,就必须有真金白银做后盾,当人民手中拿着纸钞的时候,他必须能够随时找地方把纸钞换成铜钱或银子,否则,就没有人敢用纸钞,那毕竟只是一张纸。那些为了随时兑换而准备的铜钱和银子就是准备金,这部分钱是不能随便挪用的。但元世祖忽必烈为了战争多次挪用过准备金,这就减少了纸钞的可信性,最终造成纸钞的贬值和通货膨胀。忽必烈征调纸钞准备金的做法给后代留下了启发,仿佛凭空创造了钞票,到了脱脱,发现纸钞很神奇,于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另外,政府专卖权也造成了垄断经济的危害,这就如同现在的国有企业了,不详谈。 4、 最终,元世祖没有留下稳定的社会经济状况,到成宗铁穆耳时代,经济有所恢复。但成宗一死,几个在位不长的皇帝导致的是经济更加糟糕。总之,元朝之所以缺乏如汉文景、唐太宗那样的盛世,与元代第一个皇帝(不算未改朝的那几个)世祖的财政、经济破坏有很大的关系。 雄心勃勃的经济刺激计划 到了元代的末帝元顺帝时期,这一切的弊端都被继承了下来。脱脱为相后,有心改变这样孱弱的局面,试图通过政府的手段建立起一次中兴。 脱脱的措施包括以下几个方面,需要说明的是,下面这几个方面看上去都是不错的,基础性的: 1、 元代大都在北方无法自给自足,因此,粮食运输始终是个大问题,开凿了京杭大运河后,不久就由于淤塞问题,不得不开辟新航线,最终,元代开始利用海运解决粮运问题,脱脱为了保证粮运,这是帝国的基础,开凿了从大海到北京的水运系统,以失败告终。但无疑,他是有眼光的,如果不解决粮食问题,元大都是无法长久维持的,后来黄河泛滥和武装割据时期,元的漕运和海运都中断了(开始没有完全中断,但越来越不可靠,最后消失),大都的经济也就死了。 2、 清理吏治,发展经济,救灾。当时恰好处于灾难的高发年。恰好又碰上了黄河的泛滥,因此,治理黄河成了必须。脱脱于是组织人们治理黄河。 3、 脱脱的第二个任期,为了发展北方的稻米种植,还专门从南方请熟练稻农来,教给北方人种植稻米。 4、 为了维稳,他还建立了庞大的军事系统。 总之,加强基础建设、经济指导和军事维稳就成了当时推出的庞大“四万亿”的主要途径。当时政府是否有明确的理论基础,即通过政府花钱的方式,来带动经济发展,我们还不敢确定,但他们肯定是相信:一旦政府出手进行刺激、控制和指导,就马上可以让问题好转。 刺激计划的大漏洞:印钞票 然而,好想法没有带来好结果。这些政策不仅没有起到作用,反而加速了元朝的灭亡。 上述一切有一个致命的漏洞。这些项目最终都是要花钱的,对于元代入不敷出的国库来说,又如何承担得起这些工程?说白了,政府如何来筹钱? 对于一个中世纪的政府来说,筹钱始终是个大问题,由于货币是金属的,具有稀缺性,即便是一个皇帝,如果国库没有钱,也无法增加开支,更无法实行野心勃勃的计划。 但前面已经讲了,元代有一个类似于现代的金融秘诀,就是纸钞。从宋代到金代,中国社会都有纸钞,这种创新的形式为政府带来了极大的方便,而元朝从一开始就继承了这个好点子。于是,脱脱找到了筹钱的窍门。 总的来说,脱脱筹钱的两个途径: 1、 传统途径:加强国有企业,也就是盐、茶的专卖,以及增加农业和商业税,但这些项目大部分已经被前面的政府榨干了,所以没什么特别之处。 2、 新发展途径:打开印钞机,加印钞票。脱脱在 1350 年代两次大规模开动印钞机,用纸钞支付工人、士兵的工资,以及用纸币进行采购。同时,最致命的一点,这些纸钞都是没有准备金的,也就是说,如果人们把钞票拿去兑换金属货币,会发现根本没有那么多金属货币可以兑换。在法兰西波旁时代,约翰劳曾经制造了早期的纸钞实验,以钞票贬得一文不值为结束,而中国的纸钞实验进行得更早,并且无一不以悲剧告终,从宋朝的交子到金代,到元代,每一次纸钞的发行在最初依靠国家信誉都能够稳定,但随着政府财政动机越来越强烈,最终都以恶性通胀和经济崩溃告终。甚至到了民国末年,也保持了这个优良传统。我们现在是否摆脱,还很难说,只能说,手段更隐蔽罢了。但一旦采用积极财政手段,马上开始多发钞票,这一点和古代是一致的。 后果:恶性通胀和经济扭曲 脱脱的经济政策导致了两个结果: 1, 恶性的通胀,发给人们的纸钞一再贬值,最后成了废纸,金融秩序乱套,是人们对政权丧失信心的最关键因素。 2, 大量的工程挤占了太多的劳动力,去修黄河运河的人很多,而参加维稳的人实际上也脱离了劳动,不再创造产品,于是种地的人少了,粮食减产,造成了经济结构的扭曲。同时,来了天灾,村庄的人手不足,抵御能力也下降了。 宣判脱脱依靠政府发钞花钱刺激经济的措施走到尽头的,是无情的军事动乱。随着黄河的决口,以及经济秩序紊乱带来的民不聊生,山东、浙江、江苏、湖北等地先后叛乱。脱脱也在征讨时被罢相。 他罢相后,元代就已经瓦解了,南方各个小政府纷纷独立,再也不听话了。帝国皇帝的政令再也无法到达长江以南,在北方,也仅仅被限制在京郊地区。十几年后,元代灭亡。我们不能说脱脱导致了元代的灭亡,对于他来说,元晚期已经注定是个悲剧,灭亡不可避免,但他的经济刺激计划却起到了加速的作用。 脱脱的例子告诉我们的是,一个富有进取心的政府往往会大手大脚花钱,大手大脚花钱导致它必须尽可能地捞钱,尽可能地捞钱最简单的方法时加税和印发纸钞,并最终导致经济衰退甚至崩溃。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朝代中期,导致的是经济抑制和社会衰落,如果发生在朝代末期,就是直接的崩溃。这些与个人的人格和人品都是无关的。我对于脱脱个人的人品仍然保持好感。 但我更感觉奇妙的是,脱脱当年走的路正好是我们现在走的路,连印钞票都干得一样漂亮。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