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开放二孩

All

Latest

【网络民议】一会儿打胎一会儿催生,政府我们是你的玩偶吗

@赵怒之:在经过计划生育和开放二胎的两轮人口政策调控之后,全国各级政府将逐步完成已婚人口的生殖器国有化工作。 @啊_我回来了:政府我们是你的玩偶吗 @怯懦的宁静:感觉不到我们老百姓有被当做人来看待。 @公园壹号001:神经病一样的,想想当年的计划生育,拖着孕妇去流产,逼着妇女去上环,简直是太可笑! @舰不舰:说不让生的是你们 说让生的也是你们 脸疼么?哦 你不疼!我忘记你没脸了

高爽:在赵国,我们不姓赵,姓霾

【编者注】作者微信原文已被和谐。 我儿子出生八个月了,每天出门的时候,要绕三匝的围巾,包住他的脖颈、下巴,提至鼻子上方,只露出一双眼睛。他的睫毛细长,都能倒影在眼睛里了,水灵灵的,非常漂亮;被层层围裹着,他会不舒服,有时哭闹一下,作为新晋父母的心情,可想而知。出于婴儿的本能,他会伸出舌头舔舐送到嘴边的任何东西,我们很担心空气颗粒物会拉扯在围巾的纤维里,最终被他吞进肚子,但是不缠围巾,雾霾会更为直接地伤害他。...

共识网 | 张红萍:两孩新政亟需解决女性后顾之忧

来源:法治周末 作者:张红萍 摘要:生育两孩必将中断、扰乱女性的个人职业计划,这时国家要保证她们不会为生育两孩失去职业;国家要保证任何机构不得因生育辞退、解聘她们;要保障有足够且带薪的产假;要给予父亲产假以减轻母亲育儿的负担;在母亲中断工作重新就业时要得到优先照顾。...

自由亚洲 | 陈光诚:遗害无穷的中国暴力计生

中共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宣布将终止“一胎化”政策,实行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后,国内外各大媒体都纷纷报道此事。社交媒体也很关注这一话题。说明这一问题的重要性。35年的暴力计划生育问题给中国人们带来了百害而无一利的严重问题。通过多年来国内外朋友们的努力, 才有了今天的将要废除一胎化的说法。这与我们要求尊重我们的生育权,党不要再继续控制我们的人体,完全废除计划生育的目标还很远。中国的计划生育从一开始就是靠暴力强迫推行的,这一点深受其害的民众应该体会很深。从“一胎化”政策到“二胎化”政策只是稍微放宽幅度而已。但很多人突然觉得好像中国一下子解决了计划生育这一问题。其实不然,党控制人口的暴力,野蛮的手段依然存在,并未改变。作为公职人员,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与职位,很多人不得不屈从这一恶政。因为中共规定违反“一胎化”政策者将被开除,失去公职和原有的社会地位,丢掉工作成为庶民甚至会加入无业游民行列。相对民众来说,公务员的优厚待遇,是多数人不愿放弃的。因而, 大多数公务员只好放弃自己再次生儿育女的权利。而对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普通民众而言,连自古以来“二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农民理想都成为遥不可及的奢望,那是封建王朝之下民众才有的权利和生活状态。在中共治下,土地是“国家”的,孩子要几个由党计划,一般民众除了作劳动力,或许拥有一头牛,有老婆,未被强拆者还有个热炕头之外,其它属于自己的就实在太有限了。 因此,他们的命脉也不像公职人员那样直接被当权者控制着。故中共选择靠暴力强迫这一大部分人遵守他的“一胎化“反人性的政策。于是,相应的有了:“当扎不扎,拆房揭瓦。当流不流,扒房牵牛”、“宁可血流成河,不可超生一个”、“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的口号。在党委直接领导下,组成从十几人到几十人的小分队,不分昼夜到处抓人。敲门撬锁,半夜翻墙入室,展开了一波又一波运动。只要找到当事人,不容分说,强行拉到“计生服务站”做强制堕胎。抓不到当事人就株连抓捕他们的家人,亲戚甚至邻居。把他们关在黑监狱进行殴打酷刑,逼他们说出当事人的下落。美其名曰“法律学习班”还逼他们每天缴纳所谓的“学习费”。为了躲避抓捕,民众晚上不得不躲在田间睡觉。更有甚者,山东冠县1991年,竟然实行了“百日无孩”的计划。为了达标,不管是否是“超生者”,一律强制堕胎,百日内不准一个孩子出生。几十年暴力计生的危害是无穷的,当然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这些债都要由这个社会来买单。首先,暴力计生颠覆了传统天理观念。使得社会不再那么尊重生命,当权者甚至视生命为草芥。权力、暴力取代了天理、人伦。自私与利益代替了责任与良知。其次,离间亲人的感情,利用、煽动民众间的仇恨。中共计生部门通过奖励举报者的形式,让民众相互监督,互相举报,被举报者除缴纳罚款外,还要承担举报者的奖金。计生委坐收渔翁之利。这使得社会信任危机,谁也不相信谁,谁也不敢相信谁。甚至直接照搬了监狱的“连组连号”管理犯人的做法,让邻里间互相作保。还有,造成社会生育率严重低于正常社会的自然更替水平。即使现在中国所有育龄妇女全部生育二胎,出生率也依然低于正常的自然更替水平,即每个妇女不少于2.1个孩子的标准。可见,即使放开二胎,社会老龄化也仍在继续加剧。即使彻底取消计划生育,恐怕也要几十年才能回复到正常平衡的状态。还有男女性别比例失调问题、孩子在独生子女的环境中成长,形成的心理、人格上的问题;诸多的家庭问题;妇女身心被伤害问题等等,都埋下了太多隐患。总之,现在我们听到的还只是中共喉舌的一个说法,并未进入实施阶段,也就是说,不要听他说什么,还要看他做什么。即使将来法律从“一胎化”改到“二胎化”,也会依然要求育龄夫妇每三个月进站,检查是否怀孕,超出者依然会被做强制堕胎手术。庞大的计生利益系统仍然存在。公民的生育权依然被中共当权者控制着。只要你超越了中共事先设定的界限,一切加之于人身心、践踏人天赋权利的罪恶就会依然肆虐如故。我们仍须继续努力,直至彻底废除中国反人性的暴力计划生育。(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知乎 | 全面放开二胎,医生说要提前关注这些风险

全面放开二孩会出现哪些社会现象? 田吉顺, 新书《医生是怎么看病的》7月上市 从 2013 年底单独政策放开,已经明显感受到之后高危妊娠的发生在显著增高。而如果结合年龄构成的变化,以及 2014 年公布的 54%剖宫产率,仅从一个专科医生的角度,可以稍作一下展望。 首先要明确一个概念,开放二胎后的“再生育”,和普通的生二胎还是有所区别的。一般的生二胎,通常在生第一胎的时候就已经有所打算了; 而“再生育”,则很多是本来已经放弃生育的女性,对于生育计划的再次规划。因此,这样的“再生育”,给第二胎的孕产过程带来更大的风险。 比如三年多前我在回答 中国孕妇剖腹产率超警戒线三倍,是否说明医院唯利是图?为什么? 时就提到,中国畸高的剖宫产率,和计划生育政策脱不了干系。 剖宫产的影响,主要是在产妇身上,而且随着手术技术的发展,更多影响是远期的,就是说是对下一次生育的影响,比方说疤痕子宫的破裂、前置胎盘、疤痕妊娠等等。在一胎政策的影响下,每个家庭对于这个唯一的宝宝都很看重,很多妈妈都是抱着宁可我受苦,也要宝宝好的心态来生孩子的,觉得我肚子上挨一刀没事,万一生的时候孩子缺氧就麻烦了;而且反正就生一个,下一胎的不良影响就根本不用考虑了。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很多人铁了心要剖宫产,根本听不进医生的劝告,也就很好理解了。我之所以说这个原因最重要,是因为一方面,这是我们国家特有的,要讨论我们国家高剖腹产率的问题,就不能绕开这一点;另一方面,这个原因可以几乎把前面的几个原因都包含进去:因为每个家庭只能生一个,所以就特别强调良辰吉日;因为剖宫产的主要影响在产妇而且多是远期影响,而中国的很多产妇估计这辈子就生这一回了,那么中国的医生在评估风险的时候对剖宫产的风险评估就会下调,从而提高了剖宫产率。这一条国策,左右了医患双方的决策,所以我说, 这几乎是中国高剖宫产率最重要的原因 ! 2014 年最新的国内剖宫产率是 54%,就是有超过一半的女性,生孩子的方式是剖宫产,部分地区达到了 72%。这其中,全国范围内因为产妇要求而进行的无指征剖宫产占了 25%,最高的医院达到了 50%。这很大程度上是源于没有生二胎的打算。现在,政策放开了,重新规划了,我们将要面临什么? 非独夫妇的年龄结构明显偏大,集中在 35-45 岁之间。这是一个可怕的年龄结构。 在医学上,超过 35 岁的孕妇,被称为高龄孕妇。 无论你的身体多么健康,只要年龄超过 35 这么一条,就可以被划分到高危孕产妇的行列! 之所以这么划分,是因为超过 35 岁怀孕,无论是孕产妇还是胎儿,各方面风险都明显增高。 比如说不孕。 据统计,35 岁女性的生育能力只有 25 岁女性的一半,而 40 岁时又只有 35 岁时的一半。因此,可以想见,当这批重新进行生育规划的高龄女性准备怀孕时,她们最先遇到的可能就是不孕的问题。 所以,各个医院的不孕不育科可能要迎来一个高峰。 同时,妇产科一直以来都是混乱的医疗市场的重灾区,很多不了解情况的人吃亏上当( 当你遇到这些情况,请提高警惕 - 太医来了 - 知乎专栏 )。因此, 和不孕不育相关的医疗市场乱象,也需要相关政府部门尽早部署整治,否则恐怕将有更多的家庭落入陷阱。 除了不孕,还有胎儿畸形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这是最常见的几种染色体异常发病率和年龄的关系,你会发现,大约在 35 岁的时候,斜率陡然升高。据统计,仅仅 21 三体综合症这一种畸形,45 岁女性怀孕的发病率就达到了 5%。 所以,当你穿上防辐射服,精心挑选各种绿色食品,尽可能避免各种药物的时候,可能没有注意到,你的年龄已经使你的胎儿畸形率升高了。 因此,可以预计对于胎儿畸形的各种筛查和诊断检查,将会非常火爆。比如最近刚刚规范化过的孕妇无创基因检查。同样, 既然是一个巨大的市场,那么就要留意市场中的乱象。因为这是和下一代健康息息相关的,每年几百万上千万的基数,1%的差池,可能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除了畸形,还有一些和胎儿相关的并发症风险也会增高。 比如流产、早产、宫内生长受限,甚至宫内死亡。 据统计,30-34 岁的早产风险大约 4.5%,而 35-39 岁则达到 5.6%,超过 40 岁,早产风险为 6.8%。而早产儿,以及宫内发育迟缓的新生儿的出生,其日后发育存在缺陷的风险大大增高,这就需要社会加大对于儿童康复以及生理缺陷人群的保障。 也就是说,我们在追求开放二胎之后的人口红利的同时,也应该做好准备,为那些随之而来的保障做好安排。 要知道,以这样的人口年龄结构,生理缺陷人口数量的增加几乎是必然的。 除了胎儿的问题,孕产妇相应风险也在升高。 这是孕产期常见并发症的发病风险,超过 35 岁,都是达到最高值。同时,再加上前面提到的之前的高剖宫产率, 可以想见,今后一段时期以内,病理产科的发生会显著增高,产后大出血、栓塞、高血压疾病的严重并发症,恐怕将更多的见诸报端。以目前紧张的医患关系,当孕产这一生理过程承受了更多病理性风险时,不知道医生承受压力的那根弦还能再绷多久。 目前新建了不少妇产科医院,不少民营医院首先进军的也是妇产科领域。这就造成了孕产妇的分流,民营医院或者新建医院,不愿接收太重的病人,于是 疑难危重孕产妇更加集中 到了一些三甲大医院。 我曾经统计了我们医院上半年剖宫产的构成比,发现胎位异常而去剖宫产的比例在下降,这部分患者被分流到了其他医院;而多胎妊娠、前置胎盘的患者比例,在直线上升,这些都是产后大出血的高危病人。 比如前置胎盘,是一种非常严重的产科并发症,因为胎盘附着位置的异常,很容易出现孕期或者产后的大出血。据统计,前置胎盘孕产妇的 死亡率 较普通孕产妇增加 3 倍,因产后出血而死亡的孕妇产妇中,前置胎盘占了 17%。而前置胎盘的高危因素中,高龄和曾经做过剖宫产手术,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下图的红色折线就是前置胎盘) 而我统计的我们医院前置胎盘患者,占了全部剖宫产患者的将近 9%,从绝对数量上看,平均每天至少 1 个前置胎盘的患者进行手术。 当前置胎盘又遭遇之前曾做过剖宫产手术,那么这个危险系数再度飚高,在临床上被称为“凶险性前置胎盘”。这类患者几乎都要面临早产,平均分娩孕周不到 34 周,超过七成的人因为大出血而需要输血,膀胱损伤比例超过三成,ICU(重症监护室)入住比例在 30%-70%。 高龄女性发生前置胎盘的风险将近 1%,当这个风险乘以一个庞大的基数,再加上有一半以上经产女性做过剖宫产,我不敢想象将来会是怎样的一幅画面。 因此,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医务人员的压力和风险都明显升高了。 单独二胎政策是 2013 年底放开的,我们医院去年下半年产科分娩量,和 2011 年全年基本相当,而且疑难危重比例在升高。去年最忙的一段时间里,医生和助产士都经历了几乎让人崩溃的节奏。一个助产士一个后夜班从 0 点到 8 点,八个小时平均要接生 6-10 个,最多的 8 个小时接生 14 个。产房给助产士准备了一次性内裤,以备汗水湿透了更换,但是大家没有时间换!你能想象一下裹着衣服被汗水浸泡八个小时不能休息是什么感觉吗?她们很多人下班的时候,腰都是僵住的。 目前国内助产士缺口至少 20 万人,再联想到之前儿科医生的严重缺口,所以, 二胎政策开放,不知道我们有没有足够的医务人员去应对?如果没有足够的医务人员储备,孕产妇和新生儿的健康保障从哪里来? 就不要再强调让医务人员发扬不怕苦的精神了,我觉得让医务人员发扬不怕苦的精神,就是让患者发扬不怕死的精神。因为人员配备不足,而造成的和健康相关的严重不良事件一旦增多,它所带来的不确定性,恐怕就不是单纯的医疗问题了。 查看知乎原文

博谈网 | 中国“黑孩子”的黑暗生活

(博谈网记者欧阳剑编译报道)据《法新社》11月1日报道,李雪(音)出生在北京,并一直生活在那里。但是,像成百上千万其他被视为违反中国的一胎政策的人一样,从政府的角度看,李雪并不存在。 她没有权利上学,没有医保,没有正式工作。没有出生证明或身份证明,她是一个‌‌‌‌“黑孩子‌‌‌‌”,是她自己祖国的外国人,不能去公共图书馆,不能合法结婚,甚至不能乘坐火车。 她说:‌‌‌‌“我出生在这里,但是我没有作为一个中国人的任何权利。无论做什么,我都被排除在外,都困难重重。在中国,没有任何东西证明我是否存在。‌‌‌‌” 上周,中国当局宣布终结了备受争议的一胎政策。现在,所有的家庭被允许生两个孩子。 通常伴随着残忍的强制堕胎和绝育,该政策已经产生了复杂而持久的影响。 李雪的父母已经有了一个女儿,有合法出生证明,当她妈妈意外再次怀孕时,作为工厂工人的他们便从工厂请了长期伤残假。她说,他们没有想要生第二个,但是她妈妈当时病得太厉害,不能流产。 违法一胎政策的家庭必须要缴纳‌‌‌‌“社会抚养费‌‌‌‌”才能给孩子上户口--共产党中国的最重要的户籍--户口把出生地和一个人的所有重要福利绑在了一起。 当局给李雪定的(罚款)是5千元,远远超过了她父母每月赖以生活的100元,当工厂得知了这一消息后,她的妈妈被正式解雇了。 现在22岁的李雪(从出生后)就一直生存在真空之中。 她在6岁的时候意识到,自己和其他孩子不一样,邻居家的玩伴被送去上学,他们的父母警告他们不要和她玩。 她说:‌‌‌‌“我开始明白,我的生活和我周围的人完全不一样,因为我没有户口。‌‌‌‌” 她的母亲白秀玲(音)接口道:‌‌‌‌“她曾经哭着告诉我‌‌‌‌‘妈妈,我只想去上学!’,但是她去不了。‌‌‌‌” ‌‌‌‌“当她生病的时候,我们只能到邻居家讨一些药。‌‌‌‌” 中国的官方人口在去年年底为13.7亿,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有1300万象李雪一样的‌‌‌‌“黑孩子‌‌‌‌”,比葡萄牙的人口总数还多。 李雪年长8岁的姐姐李彬(音),最终教会了她读写。然而,就在别的同龄孩子去上学的时候,李雪每天穿梭着站到政府大楼外,她的父母希望在那里有人能听到他们的请求。 59岁的白秀玲说:‌‌‌‌“我们去了无数次。如果天气允许,基本每天都去,有时候一天两次。‌‌‌‌” 在象征着中国政府心脏的天安门广场,李雪举起了一个牌子,上写‌‌‌‌“我想去上学‌‌‌‌”。 她说,‌‌‌‌“不管我们去哪里,没人理我们‌‌‌‌”。上告同样是徒劳的。 但是,他们的努力的确引来了注意。这家人说,他们承受了十年的警察监视,有几次警察打了她们的父母,其中一次两人(被打的)卧床两个月。 当去年11月李雪父亲去世的时候,便衣警察来到了医院外面。 白秀玲含着眼泪说:‌‌‌‌“她爸爸总是告诉她不要放弃希望。他去世的时候是睁着眼睛走的。他怎能安息?当然不能。‌‌‌‌” 《法新社》周日联系到李雪所在地的派出所,一名警察说:‌‌‌‌“如果她来找我们,我们会给她办户口。‌‌‌‌” 但是,李雪说:‌‌‌‌“在过去的22年里,我听够了政府说这个或那个立法或改革,但是在底层实际上什么也没有改变。‌‌‌‌” 她的妈妈接着说:‌‌‌‌“我们是弱者,他们很强大。‌‌‌‌” 这个家庭住在北京一个共用单元的两间屋里,没有洗手间。 李彬16岁便辍学养家,开始在肯德基打工,后来到一家电子公司工作。 生活的压力让她的婚姻解散了,但是她从来没有对妹妹不满,说对于‌‌‌‌“正常的,合法工作‌‌‌‌”,雇主不会雇佣没有身份证的人。 她说:‌‌‌‌“我们真的很疼爱李雪,因为我们觉得她已经失去了那么多。我们想让她在家里感受到温暖,因为在社会上她从来没有感受到温暖。‌‌‌‌” 李雪暂时在一家愿意不看身份的餐馆找到了一个工作。 她说:‌‌‌‌“这是第一次,我能够以我的能力,而不是身份,被认可,感觉真好。‌‌‌‌” 但是她补充说:‌‌‌‌“这个工作只是暂时的。我的未来,我甚至无法想象。‌‌‌‌” 原文阅读:Dark lives of China's 'black children' 

羽戈:就放开二孩说两句

【一】放開二孩,生三孩違法,可知此舉不是返還生育權,而是繼續制造與榨取人口紅利。人依舊是計劃政治之下的工具。 【二】計劃經濟只是表象,計劃政治才是實質。計劃政治的特色之一即計劃生育。人被當作生殖機器,幾時少生,幾時多生,幾時限制生育,幾時鼓勵生育,甚至被強迫生育,皆取決于政治需要。人不是政治的動物,而是政治的産物。 【三】政府損失了部分社會撫養費,卻轉嫁了部分養老責任。善于與民爭利的政府,從不做虧本生意。 【四】2012年,我曾談及四點政治預期,如今前兩點已經實現:廢除勞教、架空計生。請注意,我的措辭是“架空”,而非“廢除”。有些樂觀者認爲,放開二孩之後,下一步就是廢除計生。然而這一步將極其漫長。因爲計生的立意,不僅是控制生育權與人口,更在于控制人身。這是計劃政治的標配,恐怕要與整個政治體制共存亡。說到底,廢除勞教,替代品好找,廢除計生,替代品難尋。

第一财经 | 中国独生子女的真实写照:不敢死不敢远嫁 特别想赚钱 因为爸妈只有我

最近有一篇题为《不敢死,不敢穷,不敢远嫁,因为爸妈只有你》的文章在网上走红,戳中很多人心窝。上世纪70、80年代出现的独生子女,曾经是令人羡慕的对象,所有的宠爱都是一个人的,可是当父母渐老,这些独生子女遇到了怎样的困惑?第一财经日报今天报道称,中国有1.5亿独生子女家庭,今后可能都将面临类似的困惑。 以下为第一财经日报原文 作者:王羚 33岁的独生子汪陈最近很憔悴。...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