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

權力碎片化 各唱各的調

太陽報 北京兩會結束,基本上這次會議是溫家寶的一次孤獨演出,而他的演出更凸顯中共第四代「權力碎片化」。所謂「權力碎片化」,就是雖然胡錦濤集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三權於一身,但未能在中共第四代形成領導核心,孤獨的溫家寶不聽他的,薄熙來也不聽他的。 中央出現兩把聲音 溫家寶在兩會與其他八位政治局常委最不同的聲音是講政治改革,而且講到「要改革黨和國家領導制度」;胡錦濤則強調「穩定是硬任務」,並要求軍隊絕對聽從黨指揮,保證十八大順利召開。中央兩把聲音,再明顯不過。 在記者會上,溫家寶表示深知解決分配不公、誠信缺失、貪污腐敗等問題,不僅要進行經濟體制改革,而且要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特別是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溫家寶說:「這些年我多次談到政治體制改革,應該說已經比較全面和具體了。如果問我為甚麼關注這件事情,我出於責任感。粉碎『四人幫』以後,我們黨作出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實行了改革開放,但『文革』的錯誤和封建的影響並沒有完全清除。」他還稱:為了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只要還有一口氣,我就奮鬥一天。 溫家寶的講話讓聽者感到悲情,不過,他還是沒有具體的路線圖,領導體制改革改甚麼,他說不出來。許多北京改革派學者說,起碼十八大加大民主力度,是應有之義。但是,溫家寶沒有提出。 胡錦濤在參加西藏代表團審議時強調,要走有中國特色、西藏特點的發展路子,確保西藏社會大局穩定。他在出席解放軍代表團全體會議時更強調,發展是硬道理,穩定是硬任務。這兩個「硬」是他的基調,也是其他常委的基調。 習近平在參加新疆代表團審議時說,做好新疆工作不僅是新疆的事,更是全黨和全國的事。他強調,要堅持穩定壓倒一切,特別要加強對西方敵對勢力、東突分裂勢力滲透破壞活動的防範打擊,加強對民族宗教事務的管理,確保社會持續穩定。 而人大委員長吳邦國,恐怕是直接和溫家寶唱反調。去年兩會,他首次提出「五不搞」,包括不搞私有化、不搞三權分立、不搞多黨輪流執政、不搞指導思想多元化、不搞聯邦制。這次,他在面對近三千名人大代表時強調,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語氣較以往更為強烈、自信,實際就是封了高層體制改革的門。 古呂

Read More

學者解讀溫家寶中外記者會問答

Facebook Twitter 分享 轉寄朋友 打印文稿 這是溫家寶擔任總理期間的最後一次中外記者會。 中國總理溫家寶周三(14日)在十一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閉幕後接受中外記者提問,涉及很多外界關注的話題,包括「文革」重新發生的危險,以及公開批評被稱為「新左派實驗室」的重慶市現政府。 著名社會學學者、香港科技大學社會學教授丁學良在接受BBC中文網記者採訪時說,這是溫家寶近幾年關於中國政改和社會問題的講話中最具體、最誠懇的一次,其中的內容信息值得多層次地解讀。 相關内容 中國11屆全國人大5次會議閉幕 溫家寶:中美合作比對抗好 溫家寶:重慶須反思王立軍事件 溫家寶在回答新加坡《聯合早報》記者關於中國政改的提問時說,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成功,經濟體制改革不可能進行到底,社會上新產生的問題也不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文化大革命這樣的歷史悲劇還有可能重新發生。 承認文革回潮的危險 中國大陸人現在已經不那麼經常地提起文革,尤其是中國政府,多年來更是盡可能地迴避提及文革,而溫家寶總理這次的講話,是近幾屆中國政府最高層領導人首次公開承認,中國社會確實存在可怕的、潛在的文革回潮危險。 丁學良教授認為,中國社會因貪污腐敗、貧富不均和官員專權等導致的民怨和社會衝突越來越尖銳,在有識者呼籲用加大多元政治民主化和自下而上的制衡來應對社會矛盾的同時,也有人認為,只有用毛澤東的治國路線才能解決目前的社會衝突。 在學者們越來越擔心中國社會出現用文革式的心態、手段和政策來對付社會矛盾的可能性之際,溫家寶的答記者問則證實了一些中共高層領導人也看到了這一威脅。 警惕左派更左的建議 而溫家寶在回答路透社記者提出的關於重慶市前副市長王立軍事件問題時的態度,就被一些分析人士看作是顯示了中國高層權力之爭白熱化、毛派和左派失敗的象徵。 丁學良教授不贊同這種解讀,他認為儘管出現了王立軍事件,儘管溫家寶現在批評薄熙來領導的重慶市現政府,但並不能說明試圖用文革方式來解決當今社會矛盾的毛派和左派已經完全失敗,這只能說是對他們的一次重大打擊。 他說,王立軍事件暴露了重慶市的真實情況,而且說明「新左派實驗室」的重慶模式不僅在全國無法推廣,就是在重慶實行,產生的後果也很可怕,因為連掌管重慶所有警察和公安權力的最高長官王立軍都因此被逼上主動的、自殺性的極端道路。 丁學良教授在較高評價溫家寶總理周三的這次答記者問的同時警告,要警惕左派們提出用更左的政策手段解決中國社會矛盾衝突的可能性,而這條路是走不通的,只會把中國引向絕路。BBC

Read More

溫家寶吟詩 或成絕響

(中央社記者翟思嘉台北14日電)大陸國務院總理溫家寶過去常引用古典詩詞回答問題,形成「溫氏風格」。今年是溫家寶最後一次在記者會上發表談話,他以「負軛的老馬」自喻,雖「謠諑不斷」但不為所動。 溫家寶出生於農村中的書香世家,祖父是校長,父母都是教師,溫家寶自己也曾教過書。因此,文學底子深厚的溫家寶常在公開場合出口成章,不僅外地記者吃足苦頭,許多當地記者也都一時不識真意。 2003年是溫家寶上台後的第一個總理記者招待會,當時新上任的溫家寶充滿幹勁。他在會上以林則徐的詩句「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自勉;在今年的記者會上,他也再度重申「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 溫家寶在2004年的總理記者招待會形容自己當年及未來的工作時,用的是毛澤東的「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和屈原的「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溫 家寶引用的還不僅中國古詩詞,2005年的總理記者招待會,溫家寶在回覆印度記者提問後說,「3千年前,印度有一篇著名的古詩叫『奧義書』,可能是梵文, 我把它演繹了一下:願我們同受庇佑,願我們同受保護,願我們共同努力,願我們文化輝煌。不要仇恨,永遠和平、和平、和平」。 2006年的總理記者招待會,回答美國記者關於網路的問題時,他說「我想先引用兩句話,一句是蕭伯納說的,『自由意味著責任』,一句是你們美國的老報人斯特朗斯基說的,『要講民主的話,不要關在屋子裡讀亞里斯多德,要多坐地鐵和公共汽車』」。 2007年溫家寶在總理記者招待會回答日本記者關於中日關係的提問時,溫家寶引用「管子」中的「悅在施,有眾在廢私,召遠在修近,閉禍在除怨」,表達要求別人必先做好自己、避免禍亂關鍵在於消除人怨的暗示。 溫家寶在第二任期的2008年總理記者會上說,5年前他剛上任時說過「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5年後他要再加上「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以示決心。 2009年溫家寶在金融海嘯的背景下,於總理記者會時稱「信心比黃金和貨幣還要重要」;他也說,「莫道今年春將盡,明年春色倍還人」,期許「中國和世界都會變得更好」。 2010年的總理記者招待會,溫家寶聚焦民生,他說,「公平正義比太陽還要有光輝」,並籲「記者多到中國的農村和中西部地區看看,你到那裡看就知道上海和北京的發展不能代表整個中國」。 溫家寶也在會上突顯溫情,他說「我深深愛著我的國家,沒有一片土地讓我這樣深情和激動,沒有一條河流讓我這樣沉思和起伏」。 在2011的總理記者會,溫家寶再度拿太陽做比喻,表示政府要建立民眾信心,「信心就像太陽一樣,充滿光明和希望」;而在提到當時嚴重的通貨膨脹問題時,溫家寶比喻,「通貨膨脹就像一隻老虎,如果放出來就很難再關進去」。 今天上午的最後一次總理中外記者會上,溫家寶形容自己是一匹負軛的老馬,不到最後一刻絕不鬆套。 他也說,在擔任總理期間謠諑不斷,獨立的人格不為人們所理解,令他感到痛苦;他在最後一年仍將「守職而不廢,處義而不回」,永遠和人民在一起。這句語出自漢朝黃石公的「素書」。 溫家寶在談到台灣時引用台中詩人林朝崧的詩句「情天再補雖無術,缺月重圓會有時」。有趣的是,這相對冷門的詩句不但讓在場媒體紛紛探問,溫家寶在引用時也一度舌頭打結。 溫家寶2003年在大陸全國第10屆人大會議第一次會議通過擔任第10屆總理,2008年在第11屆人大第一次會議通過連任總理。1010314

Read More

記者會冗長 溫家寶答敏感問題

(中央社記者邱國強、黃季寬北京14日電)大陸總理溫家寶今天在全國人大會後記者會上,針對王立軍事件、藏僧自焚、吳英案及政治改革、社會正義等敏感議題回答詢問,時間長達3小時,是他總理任內較長的一次。 中國大陸第11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5次會議上午閉幕,隨後舉行中外記者會,由溫家寶回答媒體詢問。記者會從上午10時50分開始舉行,一直到下午1時50分才結束,時間長達3小時。 綜合全國人大新聞工作人員及大陸官媒記者說法,溫家寶擔任總理舉行的10次人大會後記者會中,今天不見得是時間最久的一次,但肯定是時間比較長的一次;而去年的人大會後記者會,不到下午1時便告結束。 由於今年是溫家寶最後一次舉行人大會後記者會,前往參加的中外媒體人數眾多,上午7時過後就陸續有人前往人民大會堂前排隊,試圖佔到較佳的攝影位置及座位,晚到者只能選擇非常偏僻的攝影角度,文字記者更無位可坐。 在長達3小時的過程中,王立軍案是溫家寶最後一個回答的問題。因此,在他回答前,不少外籍記者一度議論紛紛,以為前面有人問到藏僧自焚問題後,主持記者會的人大新聞主管「不會去點想問王立軍案的記者」,私下搖頭不已。 記者會尾聲,當路透社記者問到王立軍案時,在場許多因記者會時間過長的顯露疲態的媒體記者,精神立刻為之一振,趕忙動筆記錄及攝影。1010314

Read More

“打哈欠、打瞌睡与表决的人大闹剧”

德国之声中文网 德媒观察人大会议,《世界报》认为是“每年上演的一成不变的议会闹剧”;《商报》则看出代表们利益分化,意见分歧。 《世界报》3月10日这样描述人大会议场景:"这种马拉松式的宣读文件,让人民干部中即使政治上最清醒者也感到疲倦。最迟1小时后就有人悄悄打哈欠,这有感染性,其他人把头埋在讲稿里就不再抬起,…… "翻页的噪音像一个柔声的闹钟,将打盹的人从打瞌睡中叫醒,迫使他们翻到下一页,然后接着瞌睡。这个瞬间,伺机偷猎的摄影师们按动快门。 "一年一度的人民代表打哈欠照片,就像这个年会本身一样成为仪式。总是3月初,总是同样地点,按照同样程序开始人大会议和政协会议。" 该报认为,"北京每年上演一成不变的议会闹剧,他的座右铭就像是德国每年新年必看的节目'一个人的晚餐'内的台词'每年的程序都一样',不仅是不合时宜而已,就像中国这个崛起的现代世界大国管理其政治决策过程一样。同时也是中共领袖再一次对其精英发表他们仍未成年的声明。 "领袖指望代表们聆听让人疲惫不堪的格式化套话,将近10天之久。这5000名委员和代表如今不再是官僚干部,而是各省领导、顶尖科学家、将军、银行家或公司老总。 "他们的一些决策今天牵动着全球股市,其日程表一般都已排满到几星期之后。上海的胡润研究小组发觉,其中147个代表名列中国1000个最富的千万富翁之中。 文章调侃说, 北京的社会主义人大会议来自上个世纪,堪称"人大打盹,原地兜圈。" "世界上最可怕的假议会" 《商报》专栏作家泽林(Frank Sieren)3月11日认为:"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这个北京的假议会里,许多议员诡计多端。这个有着将近3000个成员的议会,虽然不是按照西方的意义投票,议员们还是可以表达自己的不满。尽管代表们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在人民大会堂两厢小厅和大会宾馆里,就不可控制了。" 文章说,代表们为政府的措施争论,"来自出口业集中地区的代表想要帮助欧洲,从而支持中国的出口客户。来自贫困省份的代表们则主张经济援助,就像2008年危机时一样。在环保问题上,也有类似对抗的立场。……" 作者写道:"代表们的利益格局多么不同,从收入结构上就表现出来。传统的工人、农民代表现在有了来自暴发的财阀竞争。70名最富有的人大代表共有资产900亿美元,比较起来,美国国会70名最富有的议员总共还不到40亿美元。贫富之间的鸿沟也在分裂这个议会,为激烈的讨论提供足够的引信。 "农民代表着眼于共同富裕,新富们主要想更加富有。二者都受到微博用户这个中国的推友们监督,看他们是否带着过于昂贵的手表或手提包。最终是代表们衡量政府,看哪些表述尚未写进文件,然后就乖乖表决同意。所有人都明白,这只是通往公开的势均力敌表决的中间站。尽管如此,代表们还是有着些许自豪的,全国人大今天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假议会。" 报摘:林泉 责编:邱璧辉 以上内容摘译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