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

All

Latest

余杰回应环球时报单人平:你们会付出代价

记者:我想就从《环球时报》的评论文章开始,比如文章中提到您与主流社会格格不入,这是现实吗?以您的学识为什么您会成为中国的非主流?作为非主流,您在中国遭遇了什么? 余杰:关键我们要讨论什么是主流社会,在一个真正的民主自由社会中,整个社会舆论应该是一个多元状态,所以不应该只有主流的声音而没有非主流的声音,主流和非主流是一个互动的关系,这样的社会才是正常、健康的社会,而不是对和官方有不同看法的观点就进行打压,甚至用非法手段打压。最近这几年,我在中国的遭遇,除了我被媒体全面封杀,不能在任何公开刊物上发表文章,也不能出版我的著作,即使是别人的著作中点到我的名字,我的名字也不能出现,一直到最近几年这种情况越来越恶劣,一直到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后,我遭受了非法软禁,绑架,酷刑等等,这恰恰说明中国社会还不是一个正常、健康的社会,这样的社会是没有活力的,即使是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相信认同接受我的观点的人,都比接受和认同《环球时报》的这位"单人平"要多,我在被中国封锁的"博讯网"有个人文集,点击量就有七八百万,如果在自由的社会,我的观点能够得到自由的发表,我能够和"单人平"辩论的话,我深深相信,我的观点会被大多数中国同胞接受。 记者:文章也说您出走美国对你个人来说解脱,您的离开是解脱还是无奈的选择? 余杰:这次选择到美国我是经过了很漫长的、也是很痛苦的思考后才最终作出这样一个决定,我作为一个中文写作者,本身是不愿意离开母语写作的环境,前几天我到国外访问时,也有朋友劝我留下来,我说如果我的生命安全还有保障的话,我会留在中国。这次是我连生命安全都没有保障,我在海外发表文章这仅存的一点自由也被剥夺,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才选择离开中国,这是一个非常可悲的现实,说明中国被一个政党、特权利益集团所绑架和奴役,他们并不能代表中国,未来真正实现了民主自由的中国,象我这样的很多人都会重新回到中国。 记者:文章中说您去美国是逆向而行,认为中国现在向世界自由开放,您怎样评论中国真正的现实。 余杰:表面上看确实存在着这样的反差,很多海归会回到中国,也很多西方的政客、商人、大公司等到中国并被中国所吸引,这种吸引是一种利益的吸引,中国没有西方社会那种成熟的规则和制度的限制,他们就可以在中国迅速的赚很多钱,但是这样一种利益的驱动,是否对中国好?我们看到这几十年来,所谓的经济的飞速发展,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中国模式后面是中国环境的急剧恶化,两三亿的农民工权利被践踏,对能源的消耗和浪费,这是不可持续发展的趋势,全世界被中国吸引和看好中国,只是短期的暂时的现象,未来中国发生大的动荡、危机和崩溃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另外一方面象我这样热爱中国的,真正要把中国往民主宪政道路上推动的一些公共知识分子,在最近两年来,在国内的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已经到了没有办法生存下去,比如最近这几个月,我的朋友廖亦武、张大军、张博树等他们都离开中国,这反衬出非常可悲的中国现实。 记者:这篇文章中也说您早年的成功代表中国没有禁锢自由,您早年的"成功"下的政治环境是怎样的?现在与以前相比是不是发生了变化? 余杰:我1998年发表第一本书《火与冰》,那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美国总统克林顿访问中国,这是"八九民运"之后第一个美国总统访问中国,当时中国政府要作出相对开明的姿态,当时有个"小阳春"的说法,1998年的时候,新闻出版的控制相对放松,在这样的契机下,我的书得以出版,而且在北京大学一百年校庆的背景下也受到非常大的关注,那一代的很多大学生都看这本书,但后来舆论的控制越来越严,到了2004年后,胡锦涛、温家宝上台后,很多人都在憧憬"胡温新政"时,我就敏锐的感觉到一股寒流,04年后我不能在中国大陆出版任何一本书。从我个人的遭遇上也可以看出中国社会的大背景的变化,尽管在"胡温时代",经济在继续发展,但是在意识形态的控制上,对不同声音的打压上,比起江泽民时代有过之而无不及。 记者:文章中也使用了极端自由主义者来定位您,甚至还会预见您在美国将更加极端?您如何回应,接下来怎样开始在美国的生活和工作? 余杰:这说明评论者完全不知道我的思想立场,我自己对自己的定义是"英美意义上的保守主义者",其实我所批评的对象里面,除了象中国专制政权以外,我也对西方自由主义有很多严厉的批评,我所要做的是把英美意义上的保守主义--在美国是比较接近共和党的理念、在英国是接受保守主义的理念,这些在中国是非常稀缺的,我对中国社会的批评与对美国社会的批评并不矛盾,我始终是一个独立的知识分子,我下一步在美国的这些生活之中,除了批评中国以外,我对所观察到的美国社会很多现实,提出批评性的看法来,知识分子的天职就是以独立的身份来批评当权者; 下一步我也会写作和出版在国内很难出版的书籍,比如说我前面两年来一直在写作的《刘晓波传记》,这也是刘晓波的妻子委托我来写的、唯一一本经她授权的《刘晓波传记》,因为在此前的四年时间里面,我们一直是非常亲密的朋友,他所参与的所有的民主和自由的活动,我都有参与,我这本书中有相当多的第一手材料,刘晓波虽然获得了诺奖,但他也是差不多十年来获得诺奖得主中,包括他的同胞和全球其他人最不了解的一位诺奖得主,所以我也希望通过这本书,更多的向大家介绍他的生平、作品、思想,我也相信他的思想在未来中国社会转型中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也对未来他成为中国的曼德拉式人物抱有巨大的希望。 记者:与出走对应的是归来,您是否想过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到中国? 余杰:这不能以我个人意志为转移,在我离开中国前一天,北京市国保最高头子和我见面,最后那一刻他才答应放行,但他也给我很多恐吓,他说:你在海外不要以为就真的获得了自由,你该说什么话、该做什么事情你自己知道,如果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说了不该说的话,你就不能够回到中国来,这是很荒谬的现实,这样一个政权绑架了中国,我作为一个公民,《宪法》赋予了我自由出入这个国家的权利也被他们作为一个筹码,我个人是盼望中国社会早日发生变化,刘晓波先生被释放,我希望回到国内,可以和他一起办一份报纸、一份刊物或办一所大学,我相信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记者:最后如果请您对这篇评论的作者"单人平"说一些话,您想表达什么? 余杰:他甚至都不能用自己的真名来发表文章,他只是来代表《环球时报》和《环球时报》背后中国官方中最僵化、最坚硬和顽固的那一部分人的观点,这样的人在未来的民主自由的中国,他会为曾经所作的恶劣的事情付出代价,甚至会被送上审判席,来承担法律责任。 采访记者:吴雨 责编:洪沙 来源: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15672285,00.html

美国之音 | 八九民运若重演 中国军队将如何?

八九民运若重演 中国军队将如何? 记者: 燕青 | 华盛顿  2011年 2月 02日 图片来源: AP 埃及军队不镇压民众示威 分享 新浪微博 豆瓣 腾讯 人人 易网 推推王 聯合 网絡書簽 搜狐 开心网 Facebook Yahoo! Buzz Google Buzz Twitter 埃及发生大规模抗议以来,埃及军队的反应,一直是举世关注的。中国内外的人士从埃及的局势所联想到的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假如今天在开罗等地发生的抗议发生在北京的话,或者说1989年中国的抗议活动发生在今天的话,中国的军队将如何表现? *让人回想89年* 美国理士满大学(University of Richmond)政治学系的主任教授王维正(Vincent Wei-cheng Wang)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这几天开罗街上的情形,很难不让人回想到在中国,差不多21年前,类似的画面,那就是1989年天安门的运动。” 中国军队在1989年6月对抗议示威民众开了枪,这已经写进了历史。到目前为止,埃及军队对待大批抗议示威民众所表现出的理解、平和、甚至是支持的态度,是全世界都极为瞩目、而且高度赞赏的。那么,人们不禁联想到,假如在埃及发生的一切,今天发生在中国的话,是不是还会出现流血?中国的军队是否还会站在政府一边?“中国人民解放军”会以什么样的形像和举动再次写入历史? *重赏之下 必有忠心?* 理士满大学的王维正教授说:“如果今天在埃及发生的事情在大陆也发生的话,很难想象说会有军队倒戈,支持人民、推翻领导人的局面;不过也很难讲。” 王维正说,这其中的原因,首先是1989年之后中共领导人意识到最后是军队解救了他们的政权,所以对军队予以特殊的关注,在政治上、经济上,都给予军队很多好处。他说:“中共将越来越多的资源给予军队,然后再加上过去的几位领导人,像胡锦涛、江泽民,在任内大量晋升一些解放军的将领,目的也很清楚,就是说,要政权稳定的话,一定要有军队的支持。” 黄慈平 魏京生 *魏京生:军人也是百姓 悲剧不会重演* 长期关注中国民主进程、在中国被囚禁多年,如今被迫流亡海外的魏京生不这么认为。他说:“我想现在和20年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中国的军人,他们的视野,包括他们对事务的判断,都已经不一样了。其实20年前,邓小平也是很勉强地,迫使军队开枪的。现在,我想,20年前的事情不会再重演。” 魏京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20年后,中国发生的一系列变化,使他在这个问题上抱有乐观的态度。 魏京生说:“我不认为中国的军人都是一些混蛋;我觉得他们也和普通老百姓一样,是有良心的,只不过是在89年、20年前的时候,各种原因凑在一起,他们扮演了镇压老百姓的角色,但是今天,我想他们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魏京生分析说,相比20年前,中国人民、包括军人在内,都更加向往一个民主的社会,和埃及人民一样,向往着一个公正、自由的国家。 魏京生说:“我想他们(中国军人)对中国的前途可能跟20年前有不同的看法;20年前的时候,他们大多数人还是很相信中国共产党能够把中国带向一个更好的前途,但是,20年来的现实告诉大家,实际情况并不如此,而且现在的情况比当时还要糟糕,贫富差距更大了,老百姓处于更加困苦的境地,社会上的不公正发展得更加普遍,而且(当局)还蛮不讲理、公开的蛮不讲理;而所有这些,对军人都有影响,因为军人本身也是老百姓,特别是士兵,他们就是普通的老百姓。” 魏京生说,他的乐观,不仅源于军人的素质的变化,而且也跟现在军人如今能够广泛获取外界信息有很大关系。 Heritage Foundation 沃尔特.罗曼 *罗曼:党军色彩更强* 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亚洲研究中心的负责人沃尔特.罗曼(Walter Lohma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中国军队过去这些年里,“听党的话”的程度,似乎比过去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一点,他说,从军队在西藏和新疆地区的镇压、或者是中国官方所说的“暴乱”当中所扮演的角色,就可以看出来。 *魏京生:军心会随民心 镇压之令难行* 不过,魏京生对此持有不同的看法。他说:“我不这么认为;因为在西藏和新疆,至少还有一个民族问题,共产党可以作为借口,来说服军人,但是如果现在还想像89年一样,让军队上街去镇压示威的老百姓,我想他们将很难找到军人们能够接受的理由。如果真的发生像埃及一样的事情,那么军队也会像埃及的军队一样,拒绝屠杀自己的老百姓。” 魏京生说,中国军队人心走向的变化,发生在各个阶层,而且“即使高级军官下令,我想中下级军官也会拒绝执行;之前,前苏联和东欧已经有过这样的情形。” 现年60岁的魏京生1969年入伍,曾经在部队里度过三年半的时间。他说“先是在广西和湖南,后来到了陕西,我们那个部队现在还在陕西。” 胡锦涛等中国领导人如何看中国的军心呢?对此,魏京生说:“我想不用我说,他心里很清楚,实际上比我还清楚。我认为,这也正是为什么他们现在不敢下那么大的力量大规模地镇压老百姓。” 星期三(2月2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麦克.马伦上将与埃及参谋长安南中将通了电话,再次对埃及军队在国家朝着民主方向和平过渡过程中发挥的积极作用表示高度赞赏。 电邮此文   打印此页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まるごとRSS

美国之音:平反六四议案再入香港立法会辩论

平反六四议案再入香港立法会辩论 记者: 黎堡 | 香港  2011年 5月 18日 图片来源: 美国之音黎堡 香港支联会立法会外呼吁支持议案 在六四事件二十二周年来临之际,香港民主派议员再次在立法会提出平反八九民运的议案。发起议案的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和支持者表示,由于估计会遭到亲北京议员的抵制,他们完全不指望议案会获得通过,仍然提出议案是为了展示香港民众要求平反六四的决心。 在多位民主派议员的支持下,香港支联会主席兼立法会议员李卓人在星期三立法会例行大会上提出了“毋忘六四事件,平反八九民运”的议案。 *民主派辩论前预计议案不会获得通过* 在立法会展开辩论前,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等人带领几十名民运人士来到立法会门外对议案表达支持。 他们手举标语牌,捧着天安门母亲献给遇难亲人的红白两色玫瑰,高呼平反六四的口号,希望唤起人们的良知和对公义的追求。 蔡耀昌说,立法会中亲北京的建制派议员预计会跟往年一样抵制这次辩论,并投下反对票,但是提出这项议案仍然是有意义的。 蔡耀昌说:“今天,立法会中每个党派、每个议员的表态,他们说的话,都会是历史的记录。所以支联会会继续在立法会中每年不间断地去提出平反六四的议案。” *支联会:提出议案是对坚持平反六四的承诺* 李卓人议员完全不指望得到建制派议员的支持。他说,每年仍然会提出平反六四议案其实是民主派人士向香港民众做出的一种表态和承诺。 李卓人说:“他们这些建制派的议员,他们都是跟着党走,跟着政权走,而不是凭良心去讲话,所以我们对他们没有期望。但是我们觉得这是一个重要平台向香港市民讲我们的立场,也呼吁香港市民去参加纪念六四的活动。” *建制派抵制辩论再投反对票* 在以往的辩论中,发言的绝大多数议员都是支持议案的民主派人士,而绝大多数亲北京的议员在辩论时离开了议事厅,但在投票时又纷纷回到议事厅,以便对议案投下反对票。 参与过辩论的建制派议员、自由党主席刘健仪曾敦促各党派在政治上存异求同,看好中国的未来,但表示在投票时自由党会弃权。 支联会表示对投票结果不感到灰心,并准备在接下来的两周内继续展开各种活动纪念六四事件二十二周年,包括六月四日当晚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悼念民运死难者的烛光集会。 电邮此文   打印此页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12) 2011年 5月 18日 保卫六四 (中国) 李傲/AAA畜生,你们要是胆敢再次恶毒诬蔑六四英烈,你们全家将不得好死,你们本人将得癌症下地狱。 2011年 5月 18日 幹嘛平反? (華民國) 要中共政府平反? 為啥??他們代表誰? 中國人民若非被蒙蔽欺騙者,早已幫民運人士定了位 !! 何須共黨頭頭們認同?沒有八九民運, 不會有老鄧九二南巡講話! 不會有其後的大幅大步開放 ! 不會有今天更多中國人的自覺反共!! 2011年 5月 18日 警察 (中国) 世界几个一党专政独裁专制的法西斯当局,中共,缅甸 2011年 5月 18日 打共 (中国) 六四万岁。。。打倒共D。。。 2011年 5月 18日 法西斯 (中国) 中共法西斯的罪证,屠杀有罪,血债要用血来还,为六四死难者报仇,世界法庭应该以反人类罪来公审中共。 2011年 5月 18日 法西斯 (中国) 中共法西斯的罪证,屠杀有罪,血债要用血来还,为六四死难者报仇,世界法庭应该以反人类罪来公审中共。 2011年 5月 18日 观测者 平反是必须的,但先决条件是中共下台 2011年 5月 18日 神话 坚决支持李卓人! 2011年 5月 18日 台湾如果被中共吞并,几十年来奋斗所得的民主自由将被剥夺殆尽,香港就是前车之鉴。 2011年 5月 18日 台湾如果被中共吞并,几十年来奋斗所得的民主自由将被剥夺殆尽,香港就是前车之鉴。 2011年 5月 18日 台湾如果被中共吞并,几十年来奋斗所得的民主自由将被剥夺殆尽,香港就是前车之鉴。 2011年 5月 18日 李傲 (中華人民共和囯台湾特別行政區) 樓上的妳是拉登吗?还是活在兩百多年前法囯大革命后的时代?港立法会辩论六四,那人代会是否要辩论六七香港抗暴?六四最可憐可敬的是那群牺牲的熱血青年,最可惡的是那群貪生怕死逃往囯外的人! 提交评论 * 必须填写

时隔21年,侯德健六四后北京重登台

时隔21年,侯德健六四后北京重登台 记者: 海涛 | 华盛顿  2011年 5月 03日 图片来源: REUTERS 侯德健(右)和他的同伴1989年6月2日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绝食前向媒体发表讲话 在海峡两岸颇有知名度的音乐文化界人士侯德健,历时21年后再度在北京登台献唱。来自台湾的侯德健是当年广场绝食四君子之一,六四枪响后被整肃,并在后来“礼送”公海上返回台湾。 侯德健是台湾音乐人,创作了很多快炙人口的民歌,《龙的传人》是其代表作。1983年“出走”大陆,《龙的传人》在台湾被禁。1989年春夏之交,他在北京参加了民运,后来被遣返台湾。他今年5月1日在北京鸟巢体育馆再度登台,演唱他的作品《龙的传人》。这是侯德健时隔21年再度在北京登台演唱。 *侯德健曾是广场四君子之一* 1989年5月,侯德健和刘晓波、周舵、高新一起,五月下旬到广场绝食,被人称为“广场四君子”。六四镇压之后,当局审查了他很长时间,并在第二年(1990年)强行遣返其至台湾海峡中线,他坐渔船“进入”台湾,向台湾当局自首,被以非法入境罪判刑三月,但他却因为交付罚金而没有坐牢服刑。 这次侯德健再次现身北京,中国大陆媒体并没有刻意报道,只是香港(明报、苹果日报等)和台湾(中时、旺报、中央社等)一些媒体报道了此事,并点出新闻点之所在:六四后被禁21年,侯德健北京登台。 香港明报5月2日说,参加六四民运、并曾遭大陆驱逐出境的台湾音乐人侯德健昨晚在北京鸟巢登台演唱其经典作品《龙的传人》并说:“这是他21年来首次在大陆公开演唱。”明报说,演唱全场有9万观众,演出主办方“在最后一刻拿到文化部的批文”,允许他上台演唱。 *侯德健两年前曾在广州亮相* 其实,侯德健并不是21年来首次在大陆公开演唱。明报09年6月4日就曾报道,侯德健在广州一个酒吧亮相,“重唱了他的‘龙的传人’。”有目击者称,其已显老态,无法再弹奏吉它。侯德健和6月4日很有缘,有网友在华夏论坛转载“君之度”文章说,1983年侯德健“出走”台湾,就是经过香港之后,于6月4日进入大陆的。 *中国媒体低调报道侯德健重新登台* 中国的东方早报3日有这次侯德健在北京重现舞台的详细报道,题目是:“‘滚石30”,五一北京开唱,音乐人侯德健回归舞台。”文章详细报道了这次演唱会,但没有提到侯德健和八九民运特别是六四的关系。 1994年六四五周年之际,美国之音曾采访“四君子”谈八九学运,当时已经移民新西兰的侯德健对记者说,他之所以参加广场绝食,主要是刘晓波的召唤。“刘晓波的使命感,极其强烈地感染了我。”他决定,为朋友为国家“两肋插刀”。“我当时也没有想太多,头脑一热,就跟着晓波去了。” 侯德健1956年生在台湾高雄,父亲是四川人、国民党老兵。侯德健1983年“出走”大陆时,已是台湾成名音乐人,代表作是:龙的传人。 1989年6.3深夜6.4凌晨,在戒严部队大军“压境”就要“清场”的千钧一发之际,侯德健和周舵出去和解放军谈判,当局决定“放学生一马”,让其退出天安门广场,避免了更大的流血牺牲。 六四之后,刘晓波、高新、周舵三人,因为都是大陆78年恢复高考制度后成为学士、硕士、博士的文科知识分子,因为都是“叛徒”而遭到牢狱之灾,只有侯德健是“外人”,遭到“礼送出境”的不同待遇。这时,侯德健在大陆已经待了六年多了。 *侯德健80年代同程琳一起打拼* 侯德健80年代在大陆曾和号称小邓丽君的新进歌手程琳“结合”,传为一时佳话。作为海政文工团二胡演奏员的程琳是1967年生人,认识侯德健时,还不到20岁。二人后来分道扬镳,但还是“朋友。”中国百度百科这样介绍当时的侯德健:“侯德健在80年代因政治原因,以及与当年中国少女歌星程琳的恋情而成为新闻人物,”。 *侯德健淡出民运圈* 回到台湾的侯德健,写出了“祸头子正传”一书,潜心研究易经,并在92年移民新西兰,淡出了“民运圈”。1998年,他又回了台湾,在电视台讲风水、命理、占卜,彻底告别音乐、歌坛还有民运。 2004年六四十五周年之际,英国广播公司记者魏城写六四四君子报道,辗转找到了侯德健。魏城说,侯德建六四出狱后返回台湾,心情很灰,曾潜心研习《易经》和算卦,据说他基本上不接受传媒有关六四话题的采访。但几经周折,魏城终于联系上侯德健,并约好了时间采访。 *侯德健希望学生珍惜生命* 魏城和侯德健谈到了89年6月2日四君子发出的绝食宣言,“如今已经改行从事电影制作工作的侯德建说:‘整篇绝食宣言是晓波起草的,我只加了两句话。第一句话就是说:我们来绝食,不是寻找死亡,而是追求更真实的生命。我想,这是我们一直很想提醒很多同学、甚至有些要绝水的同学的话,因为那样做是对自己的身体非常不好、会有很糟糕的后遗症的。’” 作为名人,侯德健在大陆互联网百度百科和互动百科,都有介绍词条。当然在海外的维基百科(中英文)也都有相关词条。但是,大陆的搜索引擎百度百科、搜搜百科专门词条介绍中,1988年到1992年这一段是个空白。而互动百科则有侯德健参与六四并成为四君子之一的相关介绍。 *大陆网友看到侯德健复出而“激动”* 台湾中央社5月2日报道:大陆网友在新浪微博 (微型部落格)感叹“简直就是传奇式的政治事件,真是令人激动。”“能够复出,就是一种正的力量。”“大多数年轻人不知道他是谁,但对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来说足以引发‘大江大海’的感慨。”“侯德健唱着龙的传人在鸟巢归去来兮。自89以来,真不容易。”“侯德健出现在滚石30年?国家是不是想通了点什么?” *侯德健赞助大陆人权基金会* 侯德健83年进入大陆,90年被“驱逐出境”,到再次进入大陆,到2011年5月1日劳动节在北京国家体育场鸟巢再度登台,侯德健在中国大陆的活动和表现,中间还有个环节被忽视了,那就是:侯德健曾给某“民间”机构捐款200万元。 这是发生在2006年的事情。据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网站介绍,(人权网讯 2006年12月31日),“新西兰籍华人、著名影视制作人和音乐人侯德健先生代表DJ Culture Inonovation Group Corp(集团公司)向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捐赠200万元。在捐款仪式上,我会宣布聘任侯德健先生为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名誉理事。( http://www.humanrights.com.cn/human/2007-01/04/content_263688.htm ) 至此,侯德健“出走”大陆23年后,也就是64事件17年后,他成为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名誉理事。据该网站介绍,这个组织是具有“法人资格的全国性民间团体,注册于1994年8月15日”。其宗旨是“发展和完善中国人权事业,增进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在人权问题上的相互理解与合作,共同推进世界人权进步事业”,其任务是“广泛募集资金,进行国际人权交流,开展和资助人权交流,开展和资助人权宣传、教育与研究,举办公益事业,奖励为维护和发展人权事业作出突出贡献的集体与个人。” 该基金会的理事长是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黄孟复。 电邮此文   打印此页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0) 提交评论 * 必须填写

天安门四君子侯德健北京登台(图,视频)

天安门四君子之一,八九“六四”后被中国当局驱逐出境的侯德健日前在北京鸟巢体育馆献唱,成为议论的热点。 八十年代因《龙的传人》一曲红遍中国大陆,后因参与八九民运被驱逐出中国大陆的台湾作曲家侯德健,五月一日在北京鸟巢体育馆举行的滚石三十周年演唱会上与台湾歌手李建复合演唱《龙的传人》。   八九学潮期间,侯德健到天安门广场献唱,声援学生民主运动,他与刘晓波,周舵,高新发起绝食以抗议戒严,呼吁学生和政府和平谈判,被合称为“天安门四君子”。六四事件后,90年被中国当局驱逐出境,经公海转渔船回台湾,上岸后向台湾政府自首,被以非法入境判刑,几年后移民新西兰,并开始“易经”的研究。   在官方的信息封锁和清洗下,中国民众尤其是年轻人对于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所知甚少,并不知道那里的侯德健,甚至不知道当年与他并肩在广场,目前再度因煽动颠覆罪判刑十一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八九年被以“六四黑手”抓捕判刑十三年的北京学者陈子明认为,侯德健重返大陆舞台是好事:“更深的含义我也还不知道,但我觉得这对侯德健本人是个好事,能够重返舞台向大陆听众献喉也是个可喜的事情。他是八九年当时一些有良知的艺人,不光他个人,也代表港、台,也包括大陆的这些,当时很多义演活动对大陆学生表示支持,给予赞助,这个我们都记得的。但现在听歌的人,有百分之十能知道他有那一段就不错了。”   香港《星岛日报》周二报道,引述新浪网总编辑陈彤在微博刊登友人的短信,称侯德健时隔二十一年重返北京舞台,“简直就是传奇式的政治事件,真是令人激动。”有媒体人微博,指主办方是在最后一刻拿到文化部的批文,允许侯德健上台演唱,所以事前没有透露任何消息。也有说法称,侯五年前已经到大陆接一些音乐总监的工作,小场合上也曾献唱,在鸟巢这种大场面,九万观众前公开亮相属首次。     有大陆网友就此发帖发表意见,但新浪微博随后删去部分涉及“六四”的留言。   有网上舆论揣测,这一六四代表性人物重新被大陆官方容许走入公众视野是否带有政治信号。   而流亡海外的八九工运领袖吕金花认为,这决非当局对八九六四解禁风向标,充其量是粉饰太平之用:“侯德健当时和刘晓波他们绝食声明,他现在出现在北京演出,是否中国当局有意思让大家知道一下,六四这些事不追究,我觉得这不可能,因为六四问题是他们的死穴,中共现在有钱了,更不会在政治上放松。另外一种可能,侯德健这种人当时在六四问题上站在政府对立面,他都回来演出了,反而是让公众淡忘六四,我是倾向于这方面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港支联会举行活动 再撑艾未未(2011.5.2)

港支联会举行活动 再撑艾未未 美国之音记者 莉雅 香港 2011年 5月 02日 星期一 图片来源: 美国之音莉雅 人们摆出V字图案,声援艾未未等异议人士 5月2号是中国维权艺术家艾未未被当局扣押一个月的日子。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这一天在维多利亚公园组织了一次活动,要求中国当局释放艾未未以及包括刘晓波在内的所有政治异议人士。 *“1001张椅撑艾未未及被捕异见人士”行动* 艺术家艾未未4月3号在北京机场被警方带走以后到现在已经一个月了。为了抗议北京当局让艾未未“被失踪”以及扣押其他异议人士,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即支联会,星期一以行为艺术的方式在香港的维多利亚公园发起“1001张椅撑艾未未及被捕异见人士”行动,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艾未未及所有被无理扣查或是强迫失踪的人。 美国之音莉雅 用椅子摆成的囚字图形 从下午2点开始,在支联会主席、立法会议员李卓人的指挥下,组织者在维多利亚公园一号足球场用学生椅摆出一个巨大的“囚”字,象征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囚牢,并在“口”上张贴“一党专政”的字样。 到这里声援的香港市民和组织先在“囚”字外签名支持“释放刘晓波、艾未未及所有异见人士”,随后他们在现场喷前一段时间出现在香港很多地方的“艾未未肖像”的喷漆画或是写标语牌。 美国之音莉雅 支联会主席李卓人,活动总指挥 3点15分左右,参与者开始进入用椅子摆成的“囚”字内,坐在“人”字形的椅子上举示威牌和各种标语。 他们在李卓人的带领下高喊“释放艾未未”,“释放刘晓波”和“释放谭作人”等口号。 美国之音莉雅 人们拿着现场制作的喷漆画,声援艾未未等异议人士 在3点45分左右,这些人在“口”内冲出,踢倒写满“一党专政”的椅子,象征冲出囚牢,重获自由。随后他们再摆出V字图案,再次坐在椅子上打着象征胜利的“V”字手势并高喊“民主万岁”、“自由万岁”。 支联会的副主席蔡耀昌表示,用1001张椅子是模仿艾未未以前类似的行为艺术。在活动中,还有一个人露出前胸站在“囚”字正中间,其用意也是在模仿艾未未的行为艺术作品“党中央”。 *李卓人:八九以来中国人权最黑暗时代* 美国之音莉雅 模仿艾未未的“党中央” 这是支联会声援艾未未而举行的一系列活动中的最新一起。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表示,现在是八九民运以来,中国人权最黑暗的时代。他希望香港人通过这些活动尽量发出自己的声音,抗议当局对网上推动的“茉莉花行动”做出过敏反应。 参加这次活动的除了支联会的成员外,还有公民党、民主党以及中国威权律师关注组等其他团体和市民。组织者估计,参加这次活动的人数有2百多人。 来源:美国之音 http://goo.gl/BdDV3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