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学运

All

Latest

【河蟹档案】@成龙:晶弟啊,别抢我的热翔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敖評:【敖评】我不明白,昨天只在文艺座谈会上露个小脸,今天参考消息上就能整版见报。我不明白,网友只是质疑文中观点,微博也被强行删掉。我不明白,质疑正府的不足或者谈到西方的优点,何以会令社会乱套。我不明白,大眼被销号,小平能火爆。我不明白,文革已入土多年,遗毒转世竟能放声欢叫。 2014年10月16日...

东网 | 莫之许:八九一代今何在?

近日,网络新媒体《澎湃》正式高潮亮相,引来热议,这当中,除了广大媒体人对新媒体转型的期待之外,其CEO邱兵的发刊词“我心澎湃如昨”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该文讲述了发生在1990年的一个故事,一个发生在“80年代的终结,有时它又作为90年代的开始”的故事,在大陆特定的舆论环境下,几乎所有人都明白,这其实是在指1990-1,邱CEO本人曾经的1990-1经历,如其结尾句“我只知道,我心澎湃如昨”一样,又赋予了这个故事更多的想像空间。从传播效果来说,这篇发刊词达到了其目的,而其背后,折射出1990-1话题在当下中国的位置:一方面仍不被允许,所以依旧要用1989+1的方式,一方面则越来越不那么危险了,以致于连体制内新闻工作者都可以拿出来“卖”了。

美国之音 | 八九民运若重演 中国军队将如何?

八九民运若重演 中国军队将如何? 记者: 燕青 | 华盛顿  2011年 2月 02日 图片来源: AP 埃及军队不镇压民众示威 分享 新浪微博 豆瓣 腾讯 人人 易网 推推王 聯合 网絡書簽 搜狐 开心网 Facebook Yahoo! Buzz Google Buzz Twitter 埃及发生大规模抗议以来,埃及军队的反应,一直是举世关注的。中国内外的人士从埃及的局势所联想到的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假如今天在开罗等地发生的抗议发生在北京的话,或者说1989年中国的抗议活动发生在今天的话,中国的军队将如何表现? *让人回想89年* 美国理士满大学(University of Richmond)政治学系的主任教授王维正(Vincent Wei-cheng Wang)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这几天开罗街上的情形,很难不让人回想到在中国,差不多21年前,类似的画面,那就是1989年天安门的运动。” 中国军队在1989年6月对抗议示威民众开了枪,这已经写进了历史。到目前为止,埃及军队对待大批抗议示威民众所表现出的理解、平和、甚至是支持的态度,是全世界都极为瞩目、而且高度赞赏的。那么,人们不禁联想到,假如在埃及发生的一切,今天发生在中国的话,是不是还会出现流血?中国的军队是否还会站在政府一边?“中国人民解放军”会以什么样的形像和举动再次写入历史? *重赏之下 必有忠心?* 理士满大学的王维正教授说:“如果今天在埃及发生的事情在大陆也发生的话,很难想象说会有军队倒戈,支持人民、推翻领导人的局面;不过也很难讲。” 王维正说,这其中的原因,首先是1989年之后中共领导人意识到最后是军队解救了他们的政权,所以对军队予以特殊的关注,在政治上、经济上,都给予军队很多好处。他说:“中共将越来越多的资源给予军队,然后再加上过去的几位领导人,像胡锦涛、江泽民,在任内大量晋升一些解放军的将领,目的也很清楚,就是说,要政权稳定的话,一定要有军队的支持。” 黄慈平 魏京生 *魏京生:军人也是百姓 悲剧不会重演* 长期关注中国民主进程、在中国被囚禁多年,如今被迫流亡海外的魏京生不这么认为。他说:“我想现在和20年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中国的军人,他们的视野,包括他们对事务的判断,都已经不一样了。其实20年前,邓小平也是很勉强地,迫使军队开枪的。现在,我想,20年前的事情不会再重演。” 魏京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20年后,中国发生的一系列变化,使他在这个问题上抱有乐观的态度。 魏京生说:“我不认为中国的军人都是一些混蛋;我觉得他们也和普通老百姓一样,是有良心的,只不过是在89年、20年前的时候,各种原因凑在一起,他们扮演了镇压老百姓的角色,但是今天,我想他们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魏京生分析说,相比20年前,中国人民、包括军人在内,都更加向往一个民主的社会,和埃及人民一样,向往着一个公正、自由的国家。 魏京生说:“我想他们(中国军人)对中国的前途可能跟20年前有不同的看法;20年前的时候,他们大多数人还是很相信中国共产党能够把中国带向一个更好的前途,但是,20年来的现实告诉大家,实际情况并不如此,而且现在的情况比当时还要糟糕,贫富差距更大了,老百姓处于更加困苦的境地,社会上的不公正发展得更加普遍,而且(当局)还蛮不讲理、公开的蛮不讲理;而所有这些,对军人都有影响,因为军人本身也是老百姓,特别是士兵,他们就是普通的老百姓。” 魏京生说,他的乐观,不仅源于军人的素质的变化,而且也跟现在军人如今能够广泛获取外界信息有很大关系。 Heritage Foundation 沃尔特.罗曼 *罗曼:党军色彩更强* 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亚洲研究中心的负责人沃尔特.罗曼(Walter Lohma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中国军队过去这些年里,“听党的话”的程度,似乎比过去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一点,他说,从军队在西藏和新疆地区的镇压、或者是中国官方所说的“暴乱”当中所扮演的角色,就可以看出来。 *魏京生:军心会随民心 镇压之令难行* 不过,魏京生对此持有不同的看法。他说:“我不这么认为;因为在西藏和新疆,至少还有一个民族问题,共产党可以作为借口,来说服军人,但是如果现在还想像89年一样,让军队上街去镇压示威的老百姓,我想他们将很难找到军人们能够接受的理由。如果真的发生像埃及一样的事情,那么军队也会像埃及的军队一样,拒绝屠杀自己的老百姓。” 魏京生说,中国军队人心走向的变化,发生在各个阶层,而且“即使高级军官下令,我想中下级军官也会拒绝执行;之前,前苏联和东欧已经有过这样的情形。” 现年60岁的魏京生1969年入伍,曾经在部队里度过三年半的时间。他说“先是在广西和湖南,后来到了陕西,我们那个部队现在还在陕西。” 胡锦涛等中国领导人如何看中国的军心呢?对此,魏京生说:“我想不用我说,他心里很清楚,实际上比我还清楚。我认为,这也正是为什么他们现在不敢下那么大的力量大规模地镇压老百姓。” 星期三(2月2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麦克.马伦上将与埃及参谋长安南中将通了电话,再次对埃及军队在国家朝着民主方向和平过渡过程中发挥的积极作用表示高度赞赏。 电邮此文   打印此页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まるごとRSS

法广 | 中国: 维基解密:八九六四时广场军队受骗导致屠杀

这份电文引述该名母亲表示,1989年6月4日,她儿子在第三十八军,当时与战友在天安门广场的东南隅朝空鸣枪示警。后来部队中传来消息,称有一百名士兵失踪,相信是遭学生们杀害。该部队迅速点查人数,确认少了一百人。 电文说,该名士兵与战友因此感到非常愤怒。当接到上级的开枪命令时,他们就启动机关枪朝人群扫射。只是在这一次行动中,就有过千平民死亡。尸体随即被士兵用汽油焚烧,然后被直升机运走。 该名士兵无法想象的是,当时号称失踪、被杀害的一百名战友,后来又全部出现在部队中。他意识到自己被瞒骗、开枪杀害平民之后,感到非常痛苦。同年9月,该名士兵回乡探亲,并向其母亲透露事件。该士兵在休假期间,其服役单位透过地方官员传达命令,严禁他在村内对任何人谈及军中的事情。 《信报》报道指出,已有六四难属呼吁了解事件的人挺身出来还原真相。  

自由亚洲 | 吴仁华六四专著发行电子版 外媒开拍八九学运故事片(组图)

1989年天安门事件亲历者吴仁华,先后在2007年和2009年自费出版《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和《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两本专著,近期再通过美国网络书店发行电子版。吴仁华期望以此召唤更多中国年轻人关注六四真相,并透露某西方知名电视台正在拍摄六四故事片,邀请多位八九学运领袖为影片讲述真相,订于2013年公开播映。 图片:吴仁华两本六四专着发行电子版,网民无需”翻墙”即可购买阅读.(记者萧融拍摄) 图片:吴仁华为六四故事片讲述真相.(记者萧融拍摄) 吴仁华流亡美国20年,为突破当局高压封锁历史真相的防线,期间他完成了两本印刷版六四专著,今年六月通过推特(Twitter)以《19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为名,逐日回顾八九学运,最近他把前两本书上传到美国网络书店,向有心探索真相的读者发行全本电子版。 他说:“发行电子版主要是为了中国大陆的读者,因为他们无法邮购印刷版,书寄不进去,所以,我把电子版放上美国‘Lulu网’,这一个网站无需翻墙,未被封锁,是一个美国的购书网,可以刷卡购买,已经有中国大陆年轻朋友以其它方式通知我,已在这个网站上购买到电子版,付费后即可直接下载。” 两本书隔了这些年才发行电子版,吴仁华直言,这其中确实有版税收入的考虑。他表示:“这问题被很多朋友问过,为何不更早把电子版上传网站?我很坦率地说,这当然是考虑到印刷版发行量的问题,因为电子版一出,印刷版销售肯定受到很大冲击,这两本书都是由我自费出版,我这么多年来都是专职写作,必须维持写作者基本生存之需,卖书收入对写作者而言是必不可少的。现在发行电子版也是呼应中国大陆年轻网民要求。” 吴仁华希望电子版能召唤更多中国年轻一代加入关注六四真相,并透露,西方某大型媒体已陆续访问多位当年学运领袖,计划在2013年推出中英双语六四故事片。 他说:“最近有一个西方国家的大型电视台希望能拍摄一部故事片,计划在2013年推出,主要观众是针对中国大陆没有经历过1989年天安门事件,对天安门事件不了解的年轻人。他们将以中国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方式推出六四故事片,他们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最近一个月以来,我和一些天安门事件当事人都已接受这家电视台制作人的采访,他们说得很清楚,这部故事片主要观众是中国大陆的年轻人,碍于我们签了商业保密合约,所以我不能说得太具体。” 吴仁华表示,影视戏剧对公众的震动力远大过文字记录,他也曾经与好莱坞片商商谈  将原著改编成电影,但受限商业和政治问题,眼下还没有进一步进展。 他表示:“包括有此想法的中国大陆制作人都曾经与我接触,具体细节不便多说,(天安门事件)在目前情况之下并还没有影视作品,好莱坞片商遇到的问题是大屏幕电影制作成本愈来愈高,大的制片公司顾及中国市场,纵使有资金能力,却不敢碰触这个题材,其它片商虽有兴趣筹拍,却无法解决资金短缺问题,真的是非常遗憾。”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道。

联合早报 | 中国九成食品含添加剂 成人每天吃进八九十种

中国九成食品含添加剂 成人每天吃进八九十种 (2011-05-11) 早报导读 非选区议员人选 工人党若拒绝佘雪玲或有机会 司徒宇斌:最早月底才能接管波东巴西市镇会 波东巴西发起补选请愿居民 被警方要求疏散 杨荣文失利 中国大使表遗憾 动员全家谢选民 张媛容:下届再战蒙巴登 ● 李韵琳 重庆特派员 据《人民日报》报道,中国养殖业者和食品厂商为追求商业利益,在食品中滥用添加剂的问题相当严重。中国近90%食品含添加剂,不管是直接添加,还是间接添加,每个成人每天大概要吃进八九十种添加剂。 在很多情况下,没有食品添加剂会让食品更不安全、保鲜期有限。在中国,含添加剂的食品达万种以上,比如一支雪糕含16种食品添加剂,一袋方便面中有14种等,而常用的食品添加剂种类共有35类,包括增味剂、消泡剂、膨松剂、着色剂、防腐剂等。 不过,专家指出,擅自扩大食品添加剂使用范围,过量使用食品添加剂,违法添加非食用物质或本身质量有问题的食品添加剂等,已成为中国当前食品添加剂使用的三大顽疾。其中,被滥用并带来极大危害的是非法添加物。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学技术学院教授谯仕彦指出,从事猪、奶牛和肉牛等养殖业者多为农户和小型企业,产量占70%以上。面对饲料原料、运输成本不断上升,而且波动又大的市场价格,一些社会责任感缺失的企业会利用活畜禽收购和销售环节多的特点,在运输和销售过程中加入非法使用非食用化学添加剂,比如三聚氰胺。在重庆,警方日前查获,为了多赚10元人民币(约1.90新元),无良商贩在每只鸡里灌了半斤多矿石粉。 中国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4月23日公布已发现的151种食品和饲料中非法添加物质名单,其中包括47种可能在食物中“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22种“易滥用食品添加剂”。 谯仕彦说:“消费者要识别这些添加物是比较难的,要识别这些,需要具有营养学方面的知识。非法添加物的兜售者又无孔不入,这给安全监管造成了很大难度。” 为此,中国国务院食品安委会近日要求,食品安全监管人员、生产经营单位负责人和主要从业人员每人每年接受食品安全法律法规、科学知识和行业道德伦理等方面的集中培训不得少于40小时,而且得“先培训、后上岗”。 此外,国务院也定下在2015年年底前将公众食品安全基本知识知晓率提到80%以上,将中小学学生食品安全基本知识知晓率提高到85%以上的目标。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司徒华生前透露营救八九民运人士细节

一份刚刚发表的报道透露了已故香港民主运动领袖司徒华以及香港民运组织支联会参与营救八九民运人士的一些细节。过去二十多年来,他一直不愿就支联会在黄雀行动中扮演的角色发表评论。据信,那场长达

王丹:假如八九民运成功

如果八九民运成功,早在1988年就开始启动的政治体制改革自然会在民意的强烈支持下顺利推进,这尤其包括 新闻自由 的部分。也就是说,经济改革的推进,就会在一个有良好的 舆论监督 的环境下进行。今天即使是中共,也承认只有加大 舆论监督 的力度,才能 ...

译者合集十:透视八九学运 导读

译者合集十是为了纪念和反思21年前以北京为中心的中国多城市爆发的、由大规模学生与市民参加的“亲民主”请愿运动的专辑。 在这个专辑中,我们先按照21年来出现的几份重要文件综合整理出 《 “八九学运”过程逐日概览 》 ,并汇编了其中重要的标志性的文件 和宣言、声明等,少数能找到现场视频的则增加了视频链接,希望这些整理后的文档能够帮助不了解“八九学运”的读者重现为时48天的“八九学运”的全过程。 在 分析的部分,我们首先推荐芝加哥大学社会学教授赵鼎新先生的专著 《天安门的力量:国家-社会关系和1989北京学生运动(节选) 》, 赵先 生以“国家—社会关系”理论来解释“八九学运”。他通过“国家的性质、社会的性质,以及国家与社会之间在经济、政治和观念上的联系”重点解释这一问题:为什么学运积极分子、知识精英和政府领导人在不同的时间和场景下都曾经寻求过妥协之策,但运动最终以血溅天安门收场?赵先生不认为党内的“派系斗争”可以解 释国家在处理“八九学运”上的政策摇摆,他认为,政策的变动并促成整个运动的发展动态,背后起支配作用的关键因素在于国家控制手段失效;而国家控制手段的 失效,则归咎于当时国家高层精英、运动积极分子和其他北京市民对国家合法性基础的相互冲突的理解不一致。 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邹谠先生在 他所写的专著《二十世纪中国政治》中为“八九学运”开辟了专门的章节《 天安门:从宏观历史与微观行动的角度看(节选) 》,这篇 在1990年完成初稿的论文也开了以政治理论来阐释“八九学运”之先河。可惜的是,虽然在书中有所提及,邹先生尚未能够全面利用“博弈论”进一步深化这一 阐释便溘然长逝。因此在本合集中我们首先介绍了用博弈论的基本概念和经典案例“囚徒困境”来看“八九学运”中的两方:政府方面和运动参与者方面,在“不完 全信息”下,由于过去已经形成的规律和习惯,都选择了不相信合作、妥协、长期对话的激进之路,双方都认为“退就是败”,并且会“一败涂地”,因此“天安门 悲剧”错过了许多可以缓和的机会而成为唯一的必然结果。 在“横向对比”《 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学生运动 》中对比了两地学运在所面临的政治机会结构,限制组 织、动员的因素上存在着什么样的差异,以及两地学运与其他国家的抗议与社会运动存在哪些不同做出了分析 。在收集这个维度的资料中,我们发现,虽然在民间讨论中,“八九学运”经常用来和“东欧剧变”、“颜色革命”相提并论,甚至认为是“八九学运”促使了其他 “前共产主义政府”的“良心发现”而束手待毙。但是稍微更深入一些地对比这些国家/地区的社会状况,就会知道和这一结论是很不严谨深入的,我们期待着将来 可以发掘出更多这方面的 比较研究 并介绍给大家。 在讨论“八九学运”的时候,还有一个无法回 避的问题是:八九的血腥镇压无疑将执政党的道义表现推到了边缘,当时国内外都有很多人都在想的是“中共还能统治多久?” 但事实却是,中共的合法性从民众感受到的最低谷却缓慢地回升了。这是为什么?又是如何做到的?我们将用一个完整的合集来讨论“八九后的中共策略调适和社会 抗议的新特征”,在这个合集中,我们只选择了一篇《 天安门屠杀的长期阴影 》作为承上启下的引子。 二十一年来,如何评价“八九学运”?同样有着各式各样的答案。 “改变世界的四十天”、“中 华 民族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最光辉的一次民主运动”……等等不一而足。 要回答 这个问题,似乎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检验。在“八九学运”过去仅仅两年之后,李泽厚、刘再复以对话形式发表的《告别革命》在知识分子圈中激起了很大的反响,批 评者和推崇者各持一辞,争论直至今天都未平息。提出了同样的问题的是《 永恒的造反?中国式抗议中的延续性与断裂性 》,这篇文章将中国的抗议放在更长的时间维度上来看待,明确地指出了“革命”与“造反”的不同。 如果把“革命”定义为大规模的使用暴力的群众运动形式,目 标在于推翻现存的政治制度,那么,“八九学运”在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上可能不是最辉煌的一次,在它之前就有牺牲更多的、过程更惨烈的“革命”;如果把“革命”定义为国家与社会关系的重新调整,或者是邹谠先生明确提出的要实现“国家与社会的和解”,那么“八九学运”前期出现的理智的成分:非暴力不合作、对话与协商、呼吁人权和自由的“人的觉醒”……,未尝不可看作是一场真正的“革命”的发轫。2089年再次回顾,想必答案会更明确。而写就这一答案的,要取决 于今天的我们和我们的孩子如何塑造属于我们的公民社会。 是以纪念“八九学运”二十一周年。 点击 这里 查看并下载《 译者合集十:透视八九学运 》 本期合集目录    I. “八九学运”过程逐日概览          1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