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利益

All

Latest

1995–2020:造谣者们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有不少谣言后来被认定为真相,“造谣者”被澄清为“吹哨者”。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仅仅出于善意和诚实,将真相推到公众面前,挽救了无数的生命。

任泽平 | 历史变革的先声

1、大家都期待,经过此次危机,能有所改变。 这次新冠疫情比贸易摩擦影响面更 大,涉及到每个人的生命安全,一个 是外忧,一个是内患。 希望经过此次社会危机,我们能够推动舆论监督、信息公开透明、吹哨人保护法案、依法治国、加强教科文卫 民生投入、应急医疗体系建设等久拖 不决的社会改革进程。让每个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公民呼吸到自由、安全 的空气。 2、建议建立中国版《哨人保护法案》。 强化信息公开透明, 实施政府信息公开清单管理和政府信 息定期披露机制。加强舆论监督,充 分尊重新闻媒体和社会公众对重大公共事件的知情权,避免公权力被滥用。希望此次新冠疫情事件敲响的警钟,是历史变革的先声,下决心改革深层 次体制问题。

CDS档案|2020年1月中国言论审查纪要:极权的切尔诺贝利时刻

CDT编者按:从2020年1月起,中国数字时代每月底推出当月的中国言论审查纪要,纪录当下中国政府对中国新闻、网络言论的审查情况,努力保存当下中国社会言论自由的真实情况。若是要追究武汉肺炎为什么会从可控到失控,到如今变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唯一的原因恐怕就是不诚实。可惜,不会有如果,死去的人不会再有机会重来。然后最大的悲剧不是犯错,而是不承认错误,使得同样的悲剧再次上演。在此次武汉肺炎中,如果中国的官员能吸取教训放下政治“面子”,听取“造谣者”和一线医生的意见,把大众健康放在政治考虑之上,及时防控,疫情是不是会得到更加有效的控制呢?答案其实是否定的,因为这是极权的代价 —— “每一个极权都有自己切尔诺贝利时刻”

【网络民议】每一个极权都有自己的切尔诺贝利时刻

武汉肺炎从出现到爆发,进而演变成一场大型公共危机,民间对政府应对疫情的态度和方式的批评声很多。当局从初期的删帖封号、抓捕“造谣”网民、拖延、瞒报真实的疫情,到之后显示出的缓慢、低效的危机管理与应对措施的执行能力,几乎重蹈了17年前SARS事件的覆辙,仿佛从未汲取灾难的教训。不少人意识到,究其根本,是这个封闭、傲慢、前现代的权力体系,始终忙于清除异己,已经失去了自我纠错的能力。在遭遇公共危机的时候,官员总是将维稳置于人民的权利之前,陈旧体制所纵容出的落后的执政理念和能力暴露无遗。这一条固步自封到积重难返的路径,和“切尔诺贝利”中的情节又是多么相似。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