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餐党精选

All

Latest

江苏泰州官员豪吃遭民众围堵 书记下跪讨饶

20日,一则视频开始在网上热传,视频内容是江苏省泰州市滨江工业园管委会官员在吃“天价”工作餐时,遭数百群众围堵。新华网及其官方微博也转发了此事,并配发了一张照片,照片显示,一名官员跪在桌上,向围堵群众喊话求饶。 南都记者从多个渠道获得的信息显示,下跪者系滨江工业园管委会书记张爱华。照片是现场的一个群众所拍摄。20日下午,泰州市新闻办通过微博回应此事称,已成立处置工作领导小组,将“严肃查处,决不姑息”。

奇闻录 | 餐桌上公款吃喝的大盘子

中国人爱面子、讲排场,迎来送往各种应酬少不了吃喝,但吃多少,剩多少却是个问题。同时八成消费者认为最浪费粮食的场合是公款吃喝,要反对浪费粮食,更要反对大肆的公款吃喝,让监督的触角伸进公款吃喝的盘子里。

【网络民议】世界粮食日 请领导先饿

相对加速度:为提倡节能减排,欢迎参加一个星期不上厕所活动 Ianzy:让领导们先来! zxp0571:让领导先饿 颜泽:领导应该起到模范带头作用 将饮茶:干部先行 穷山恶水出顺民:忆苦思甜?叫当官的先饿

四川宜宾寄五粮液给国务院官员,误发彩信给网友被曝光

Google Reader 图:网友在微博上发布的宜宾市误发的短信/@金色心愿 图:国务院应急办主任陈建安(中)/宜宾新闻网 宜宾,四川——4月27日网名为@金色心愿 的网友发微博称”四川省宜宾市应急管理办公室,你们寄给‘建安主任’的6瓶五粮液,彩信发到我手机上了,请核实一下,谢谢。“随即这条微博因可能引发网友的围观和人肉。 这则发错的短信中写道,”尊敬的建安主任:酒已寄出,请查收!欢迎再次到宜宾指导检查工作。“落款是”四川宜宾市政府应急办“。同短信一起发来的彩信中显示,这箱酒贴有“宜宾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专用标识”,规格显示,总净含量3L,数量为六盒。 由于该事件中可能涉及到的官员贪腐问题,迅速引起了网友的关注,经过搜索,发现宜宾市人民政府网上,一则4月11日发出的新闻中写道,“4月9日至10日,国务院办公厅应急办主任陈建安、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吴吟率国务院煤矿瓦斯(煤层气)治理和抽采利用政策落实情况第一专题调研组到宜宾调研。四川省政府副秘书长、省政府安全委员会副主任蔡竞出席工作汇报会,市委书记杨冬生,市委副书记、市长徐进陪同调研。” 其中的国务院办公厅应急办陈建安被认为有可能就是短信中所提到的“建安主任”,而宜宾市应急管理办公室主任则是在去年12月8日上任的沈雪峰。 而曝光此事的网友@金色心愿 在28日下午表示,接到了2个号称宜宾应急办的电话,请他删贴,我但被他拒绝了,并说明如果他出事会有朋友代发消息。 截至目前仍未有官方对此事作出回应。 相关日志 2012/04/27 -- 大摩行贿中国官员案细节:300万如何买到600万 2012/04/26 -- IT时代周刊:淘宝腐败黑幕调查:商家行贿小二做大销售额 2012/04/25 -- 扶贫 2012/04/24 -- 印媒评论:薄熙来案揭穿中共太子党奢华面貌 2012/04/24 -- 明鏡:日媒爆薄夫妇转移60亿美元资产 2012/04/22 -- 国家药监局尹局长的手表 2012/04/22 -- 联合早报:大人吃肥鸡的时候,薄瓜瓜也喝了鸡汤 2012/04/21 -- 中国时报:查薄熙来贪腐 锁定850亿“森林重庆” 2012/04/14 -- “成都官员”微博自曝贪腐:又吃又拿 2012/04/09 -- 不合格螺旋藻企业公关药监局后变为合格

陈行之:无言是最高的轻蔑

  鲁迅先生有一句名言:“最高的轻蔑是无言,而且连眼珠也不转过去。”(见《鲁迅全集·且介亭杂文末编》,1936年)我理解先生的本意可能是,当道义占据制高点时,对于不屑的东西是不必要回答的,甚至连看都不看它一眼。这句话之所以经常被人引用,是因为暗合了这样一种心理:任何没有价值的事物都是没有价值的,只有轻蔑(“无言”和“连眼珠也不转过去”都是轻蔑的手段)才能够维护尊严。   人们很少注意到,我们谈论问题的时候,通常都预设了一个假定:我们生活在一个被正常的社会逻辑和社会伦理支配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猫是猫,鼠是鼠,狼是狼,狗是狗,没有发生混淆,所以,在这个世界里发生的任何事情一般来说都能够被我们所理解,即使眼下不能理解,也会随着阅历的增长和丰富终究能够理解。比如,狗儿们一到春天就特别活跃,嗖嗖地跑,间或还凶猛地撕咬,小孩子当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孩子长大以后就会知道,那是因为它们的荷尔蒙分泌特别旺盛,在它们之间发生了爱情争夺,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所谓社会,实际上是被我们称之为社会逻辑线的那种东西正常延伸的一种结果,人都是在这个框架里认识世界和创造世界的。   但是世界倘若不是我们预设的那个样子,却被不正常的社会逻辑和社会伦理给支配了,猫不是猫,鼠不是鼠,狼不是狼,狗不是狗,彼此之间发生了混淆,会成为什么样子呢?譬如你喜欢搂着猫儿睡觉,第二天醒来时却发现被窝儿里有一堆老鼠,你急忙跳起身子,竟然看见匍匐在门口的猫儿??的一下钻进了老鼠洞;你走出家门,看见门口卧着一条大灰狼,眼睛冒着凶残的绿光看着你,你家的狗则叼着邻居家的羊血淋淋往山里跑去了……这时候基本上可以断定,你是撞见鬼了。尽管人来世上走这一遭,撞见鬼的几率很低,然而即使撞见这么一次,你也会终生难忘。   正因为撞见鬼的几率很低,所以我们总是极为忠厚地依据正常眼光看待眼前这个世界,从来也不怀疑它有什么不正常。可是,鲁迅先生还有一句名言:“忠厚是无用的别名。”我理解,先生可能是这个意思:这个世界并不永远正常,你若是太忠厚了,就无用了,如果细问,他可能会带着狡黠的笑意,忽闪着小眼睛反问:“你为什么不设想你是在撞见鬼的情况下听到我那句话的呢?”   先生说的“那句话”,就是我开头引用的那句话。   真的,如果我们把“最高的轻蔑是无言,甚至连眼珠也不转过去”假设为占据制高点的不是道义,而是非道义,甚至是邪恶,那种轻蔑又将会怎样呢?它将会这样:对人提出的任何问题,它都报之以轻蔑,它不回答你任何问题,它甚至连看都不看你一眼。在这种情况下,你会不会感到郁闷、无奈?我想会的。假设这时候发生了更严重的情况,譬如--它不仅蔑视你,还把你抓起来给73掉,你感受到的就不仅仅是郁闷和无奈了,一定还有极为幽深的恐惧,就像感受到老大的注视一样,就像等待被装进焚尸炉一样。   宿命的是,我们往往生活在这种郁闷、无奈和恐惧之中。   大概没有人不认为强制拆迁是一种罪恶,为了反抗这种罪恶,发生了无数次自焚事件,有的还被推土机碾死,在这种情况下,权力做出来何种反应呢?最高的轻蔑是无言,甚至连眼珠也不转过去,我们从来没有看到公安武警包围为非作歹的政府和黑恶势力,我们反而看到遭受强拆的人民遭受了包围和逮捕,强制拆迁仍旧在持续发生。   所有人都认为官员财产应当公示,为此,人民简直呼喊到了喉咙流血、当场昏厥的程度,然而公示还是不公示,并不取决于没有选举权的人民,而是取决于未经选举却占据了大大小小权位的官员,结果,最高的轻蔑是无言,甚至连眼珠也不转过去,这件事竟然因为百分之九十七官员的反对而搁置,国家--应当是世界上权力最集中也最强固的国家--竟然束手无策。   国企垄断严格说起来就是权力插在人民身上的管子,它吸食的每一块钱都是民脂民膏,都是对社会的野蛮掠夺,国企高管动辄几百万年薪,远比华尔街老板来得贪婪,可是,当有良知的学者和民众呼吁打破垄断,把人民的还给人民的时候,同样遭受了权力者无言的轻蔑,他们甚至连眼珠也不转过去,人民的鲜血照旧汩汩地流向权贵利益集团的腰包。   长期以来,“三公消费”(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公款出国旅游)像疥癣一样附着在制度的躯体上,成为了最为触目的中国特色,在世界范围内都非常有名,在全体公仆们的辛勤努力下,现在已经突破每年花掉10000亿,人民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悲痛地说:“老人家们!少花一点儿吧!受不了了!实在受不了了啊!”有用么?最高的轻蔑是无言,人家甚至连眼珠也不转过去,还是该怎么花就怎么花,你没有任何办法。   其他诸如国史和党史真相、城乡二元结构、司法不公与贪赃枉法、退休双轨制、公务员超高收入、城管追逐和殴打引车卖浆者流……等等,人民也同样心急如焚地提出了改变的要求,我想,高居于国家权力宝座上的人是看得到网络上近乎于绝望的民意宣泄的,是听得到柔弱的人民发出的痛苦呻吟的,然而他们是怎样对待人民的呢?   最高的轻蔑是无言,他们同样连眼珠也不转过去--你什么时候看到过《人民日报》头版头条讨论我们上面提到的那些严峻问题?你什么时候听到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指陈无所不在的权力罪恶?你什么时候看到过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中头条报道强制拆迁事件?你什么时候听到过国家权力机构为解决官员财产公示问题向人民征集政治智慧?你什么时候看到过国家权力机构专门研究解决国企对国民财富的大肆劫掠问题?你既没有看到过也没有听到过--最高的轻蔑永远是无言,甚至连眼珠也永远不转过去,他们什么都没说,人民连眼珠也没有见到。   当我们痛心地指出目前的中国社会缺少最基本的人际信任和社会信用,信仰崩溃、道德畸变、良知泯灭、人性扭曲的时候,一定不要忘记,所有的社会罪恶均来源于权力罪恶,是权力罪恶不断向社会蔓延,才导致我们所置身的这个世界被不正常的社会逻辑和社会伦理支配,它的结果必然是:猫不再是猫,鼠不再是鼠;狼不再是狼,狗不再是狗;善不再是善,恶不再是恶;黑不再是黑,白不再是白;人不再是人,兽不再是兽……所有一切都发生了混淆,所有一切都被颠倒了。   狄更斯所谓“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种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登上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说的就是这种情形吧?   所谓自由和民主,其实非常简单,就是要让政府听得到人民的声音,不敢违拗人民的意志,这应当是一个正常社会正常运行的唯一机理和目的,“如果遇有任何一种形式的政府变成损害这些目的的话,那末,人民就有权利来改变它或废除它,以建立新的政府。”(美:《独立宣言》)   但愿权力听得到这样的声音,但愿它能够意识到这是一种迫在眉睫的危险,但愿它顺应人民的愿望和要求,搭建沟通民意的平台,让人民的意志成为正常的社会逻辑和社会伦理的支点,那时候,我们的世界就将不再颠倒,猫还是猫,鼠还是鼠;狼还是狼,狗还是狗;善还是善,恶还是恶;黑还是黑,白还是白;人还是人,兽还是兽……一切都处在和谐之中。   也许这仅仅是一种忠厚的愿望,根本无用,就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

告诉你中国的医疗投入都干了什么?(转自丁香园)

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中科院调查报告) ,也就是说,中国医疗投入的80%是被干部耗掉的,这还不包括他们每年的三公消费;另据监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国党政部门有200万名各级干部长期请病假,其中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了干部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开

我们都是祖国的陌生人

我们都是祖国的陌生人 作者:赵宗彪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2-3-25 本站发布时间:2012-3-26 0:53:46 阅读量:41次   1   我们有两个中国。   一个是电视中的中国,一个,是网络中的中国。   电视里的中国,领导很忙,人民很幸福,外国很乱。现实与网络里的中国,领导不知为谁在忙,人民为生计奔忙,外国人民很幸福。   作为中国人,我们真不知道该相信哪一个中国更真实。是我们身在福中不知福,还是我们的新闻都在“楚门的世界”里?   不管怎么说,我们不知道自己的祖国的真相,我们都是“不明真相的群众”、是“不明真相的围观者”,我们都是祖国的陌生人。   2   我们是中国人,但是我们不知道我们国家边界谈判是如何进行的,只知道签署了什么条约,但是,哪些收回了,哪些丢失了,我们一无所知。我们不知道援助了哪些国家,化了多少钱,有什么结果……因为这是国家机密。   我们是国家的主人,但是我们不知道自己的仆人的真实情况。除了我们村委会的人,是我们一人一票选出的,别的,我们都“被代表”了。我们根本不知道那些乡长、县长、市长、省长从哪里来,他的为人、能力、水平如何,但是,他们都成了我们的仆役。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实际上连户口都没有迁到他工作的主人们的辖区之内,有的,则将自己的老婆儿女的户口迁到国外番邦去了。我们是主人,但是,主人不能知道仆人们有多少私有财产,因为,这也是国家机密。   我们不知道我们的政府是如何开支的。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家底究竟有多少。我们不知道一年里有多少人犯罪,有多少人被判处死刑。我们不知道现在传得沸沸扬扬的王立军事件是怎么回事。我们只知道黑箱里整天在雷霆万钧地响,但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我们的三公消费究竟是多少。我们不知道以后我们的养老金的明天会怎样,我们不知道我们的未来究竟是什么……   3   不是我们不想知道,不想明白真相,而是不让我们知道真相。   本来,新闻是以提示真相为目的,它有责任和义务为读者提供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我们有的只是宣传,没有新闻。我们宪法上言之凿凿的“言论自由”,不过是看上去很美的一纸空文。   本来,政府是为选民服务的,公务员们是靠我们养活的,我们的衙门中,到处可见的也是“为人民服务”这五个大字,但是,一个“刁民”想了解某个事件的真相与实情,想问一个局长的办公电话,恐怕同想上月球一样地困难。   本来,上网也是了解事件真相的重要渠道,但是,在中国,网络也是宣传。任何与上级不一致的言论,都会被屏蔽和删除,如果得罪了土皇帝,可能还会被拘留、警告、跨省通缉或追捕。   本来,台港澳都是中国领土,我们都是一国同胞,但是,他们出版的一些介绍大陆真相的书,却不能进入大陆,看他们的书,也象做贼一样地偷偷摸摸。   我们除了小道消息,我们还有什么?   只有猜测和谣言,只有谎言与恐惧。   一个国家,当大部分人是不明真相的群众的时候,怎么让人相信,他们是国家的主人。   4   当说真话需要勇气,揭示真相需要去外国领事馆依仗洋人支持的时候,这个国家还是我们的吗?   5   我们是中国人。我们却是围观中国的看客。   我们起哄,我们嘲笑,我们冷漠,我们痛哭,我们诅咒,我们呐喊。但是,我们都不明真相。我们的国内的重要消息,都是出口转内销。   中国是我们的祖国,但是,我们都是祖国的陌生人。   ——我们的身份,却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那么,在上位的人们,是否就全部知道真相吗?   也未必。   愚民的结果,必然是愚官。   我们的公仆们会相信官方的统计数据吗?

BBC | 大家谈中国:“不喝茅台喝什么”反问有没有答案?

茅台是中国的名酒 3月9日,在贵州茅台酒厂举行的“茅台成龙酒”发布会上,当有记者问及茅台方面对“三公消费禁喝茅台”提案的看法时,茅台高管刘自力反应激烈,他反问记者:三公消费禁止喝茅台?那么我请问你,三公消费应该喝什么酒?(据3月12日《京华时报》) “不喝茅台喝什么?”这是一个问题。拉菲、XO、人头马、五粮液?这其中也并非没有比茅台更贵的。 事实上,政协委员的三公消费禁喝茅台提案,其本身就指错了对象,没有提到问题的本质上去。有点儿不是针对三公消费,而单独跟茅台“过不去”的意思。因此,茅台方面“反应激烈”完全可以理解。 “不喝茅台,那么我请问你,三公消费应该喝什么酒?”这句反问中显然包含了多层含义:一是三公消费是允许喝酒的,茅台酒与其它酒都有被喝的权利,你凭什么不让喝茅台?二是三公消费中向来是喝好酒、喝贵酒的,你不让喝茅台,他势必会去喝拉菲、XO,绝对不会去喝北京二锅头或者红高粱酒,那么与其喝外国酒,何不喝国产茅台酒?三是不让喝茅台,对茅台很不公平,如果果真不让喝,那就最好什么也别喝! 很显然,这三层意思中,只要解决了第三层意思,其它两层也就不是问题了。那么三公消费不喝茅台,也不喝其它酒,是否可行呢?答案是肯定的。这其中也有三个理论与现实依据:一是三公本为公,为公的事情,那就回到办公室里去解决,没有必要喝酒;二是三公消费禁酒有广泛的人民群众基础,人民群众做为纳税人,没有义务为一些公务员的喝酒成本埋单;三是喝酒伤身,公务员和领导干部大多时候也是“被喝酒”,也有戒酒之意愿。 事实上,早在今年1月17日,《人民日报》就发表了一个整版的文章,大批公款纵酒之风,呼吁在在全国推行禁酒令。这一报道得到了广泛的民意支持,也说明了,在三公消费问题上,民众早已经过了“河”,到了“三公消费应全面禁酒”的河对面,而一些委员和茅台酒厂方面,却还在“摸石头”,还在纠缠“不喝茅台喝什么”的问题。 “不喝茅台喝什么?”这个问题的标准答案是:“什么酒也不喝!”因此,从根本上完善三公消费的管理制度,取消三公消费可以喝酒、可以报销的制度设计,尽快废除酒水公款报销的“通行证”和“许可证”。 《 大家谈中国》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欢迎大家投稿,请把文章发送到: 按键 [email protected]

新浪微博:中秋节官员公款吃喝一顿饭11万

南田怪痴:发表了一篇转载博文 《[转载]中秋节:几个官员用公款一顿吃了11万多元腐败透顶[图]》 – http://t.cn/aBDhLb 今天 02:17 来自新浪博客 转发 | 收藏 | 评论 king–lee:怪不得政府官员一直不觉得楼价物价有什么问题,因为政府真太有钱了:中秋节几个官员用公款一顿吃了11万多元!腐败透顶[图] http://t.cn/aBnrB1 今天 01:28 来自中华网论坛 转发 | 收藏 | 评论...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