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奋剂

All

Latest

夜路撒冷 | “兴”沉大海——中国游泳队兴奋剂之殇

2016年8月6日,在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巴西男子400米自由泳比赛中,澳大利亚选手霍顿以3分41秒的成绩夺冠,在比赛结束后他避开了成为亚军的中国选手孙杨的握手致意,然后对媒体说:‌‌“我不想去尊重一个嗑药的骗子(drug cheat)。‌‌”为此孙杨的回应是‌‌“每一位能够来到奥运会的选手都应该得到尊重。‌‌” 不过孙杨似乎忘了自己在两年前的仁川亚运会赛后采访上公开声称‌‌“日本国歌很难听‌‌”、引起日本选手和国民的强烈反响一事。...

杨早 | 霍顿鄙视了孙杨 孩子的事情就不能让孩子自己解决?

早叔昨晚睡得早。今早起来刷新闻,才知道中国游泳协会向澳大利亚游泳协会发了一封“正式抗议邮件”,里面说: 我们关注到这两天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霍顿恶意进行人身攻击的恶劣言行,我们认为他的不当言论极大损害了中澳游泳的感情,有损澳大利亚运动员的形象,是一种缺乏素质和教养的表现。我们强烈要求该运动员做出道歉! 看完第一反应是掩面。早叔的点跟一般人不一样,一般人想的是“谁跟谁是一拨儿的,我站哪头?”我想的是“妈呀,这语文谁教的?误人子弟啊”。 其实就是官样文章。...

德国之声|长平:“马家军”没了,兴奋剂还在

“马家军”真的使用违禁兴奋剂?即便是在二十年前有人这样问,也会被了解中国体育的人认为是少见多怪;十五年前有人这样问,那么他一定是明知故问。现在媒体旧事重提,成为舆论热点,倒不全是大惊小怪——就跟人尽皆知的官员腐败曝光一样,人们兴奋的是:现在终于可以说,而且需要我们说了!辽宁省女子中长跑团队在教练马俊仁的带领下,曾经创下辉煌成绩,一度几乎垄断了该领域的世界大赛,被媒体称作“马家军”。按照体育比赛为国争光的宣传模式,马俊仁及其弟子王军霞、曲云霞、刘东等成为家喻户晓的英雄。但是由于马俊仁的家长作风,以及强迫队员过于使用兴奋剂,内部出现纷争,闹出难以捂盖的矛盾。作家赵瑜的报告文学《马家军调查》在1995年出版之后,尽管违禁药品相关章节被删减,但是几乎没人会怀疑它的存在。正因为如此,2013年陕西出版社再版此书全本推出,并没有引起多少关注。有人注意到,马家军和薄熙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谷开来曾经担任其代理律师,并出版《我为马俊仁打官司》一书。此番媒体再揭,也不避讳国际田联着手调查,不过是在“死老虎”身上再踩一脚。由此可以看到,在高层政治斗争面前,所谓“神圣”的国家自豪感,民族自尊心之类,不过是随时释放、随时散去的烟幕弹。“春晚”是更强的兴奋剂迟到的正义不再是正义,但是迟到的真相也还是真相。问题在于,媒体揭露的丑闻不仅仅是有限的真相,而且催生这一丑闻的体制毫无检讨。直到今天,外媒质疑兴奋剂,仍然是“西方阴谋论”之一,被认为是反华势力煽动仇视中国人,阻止中华民族之崛起的借口。和全民体制的体育强国梦一样,“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本身也是一剂兴奋剂。大概当局没有想到,尤其讽刺的是,在新年央视春晚前夕公布此事之际,网民们发现了春晚曾经为马家军助阵。1994年春晚小品《打扑克》中,知名演员黄宏说:“外国人得了冠军啥说的没有,中国人得了冠军就兴奋剂啊?告诉他们,不是马家军打了兴奋剂,是马家军给十二亿中国人乃至全世界华人打得一针兴奋剂。”如果说马家军兴奋剂的背后,是体育强国梦;体育强国梦的背后,是民族崛起的中国梦;那么春晚无疑是这三十年来最强的兴奋剂之一。在过去的若干年内,节目中还放进一些对官僚体制不痛不痒的讽刺批评以示平衡,但今天几乎是赤裸裸地强行灌喂兴奋剂的表演了。这就是兴奋剂问题的现状:所有人都知道它存在,但是没有人可以阻止它,直到官方决定弃之不用。当年的马家军是这样,今天的各种“兴奋剂”仍是如此。如果说官方放弃马家军,国际规则的压力还算起了作用的话,那么“中国梦”这个兴奋剂不仅难以禁止,而且正在改写国际规则。亢奋的中国人也许不会再来一个田径“马家军”,但是未来什么时候,弄出一个足球的“牛家军”,并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真理部】“院长凭感觉判死刑”

1、请各网站检查有否《北大教授质疑最高院院长凭感觉判死刑背离法律人思维》一文,发现后立即删除;论坛、博客等互动栏目不得讨论。 2、 请各网站立即撤下《希腊兴奋剂案所涉中国公司正接受调查》一文。 已通知信息港及十三地市信息港各负责人执行。   【数字时代真理部系列:“在这里,了解祖国”...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