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配不公

All

Latest

联合早报 | 纪贇:分配不公是中国当前社会矛盾的核心

纪贇:分配不公是中国当前社会矛盾的核心 (2011-10-06) 早报导读 [华商大会] 早报网追踪华商大会 [时事漫画] 美防长帕内塔:美无力填补北约预算 [中国早点] 大禹和蒋公的新魅力 [金融风暴] 欧洲银行或掀倒闭潮 ● 纪贇   在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先生就对中国的未来设计了分两步走的发展道路,即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然后先富带后富,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如今一晃眼已经三十年过去了,第一步的发展目的已然达到,随着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中国的经济总量获得了极大的提升。确如邓先生所料,中国出现了一个看起来为数不小的先富裕起来的人群。据2010年胡润富豪榜的数字,大陆目前有5万5000个亿万富翁,其中拥有10亿财产的有1900人,百亿的140人。据最新研究表明,占中国总人口不到0.05%的最富的59万人,在2011年可投资财富就达2.7万亿美元。   但另一方面,即使以远远低于世界银行人均每天消费1.25美元的全球标准,甚至以低于人均GDP只有中国三分之一的印度的标准,以中国每年人均收入1500元人民币的标尺来衡量,中国还有近亿的贫困人口。所以,近年来一直有经济学家惊呼,中国的衡量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已经到了危机的边缘。   也正因为贫富分化的加剧,导致了一系列的社会政治与经济问题。如教育的贫富分化导致了寒门再也无缘名牌大学,中下层民众的贫穷导致整个社会的内需不足,但与之相应的是富人醉生梦死的畸形奢侈消费。贫富分化也会使某些局部地区的治安问题恶化,比如以治安差而闻名的广州,就是因为存在大量被剥削却没有机会在当地定居的流动人口。而这些改革开放利益分配的旁观者,自然会对整个社会充满怨恨,所以一点点小的火星都会激起民变,最近几年愈演愈烈的群体性事件,就是这种民怨的宣泄口。   今天的中国,让我想起了我知道的一些1949年前的江南乡间士绅,他们中大多数都决非中共所宣传的那样,是一些地主恶霸,其中不少还是地方的道德楷模,但在1949年以后却成了改朝换代的牺牲品,精神上甚至肉体上都被消灭掉了。回想起来,在1949年之前,中国也是贫富差距与阶层分裂达到了临界点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一人振臂则万民揭竿,无论道德的素质如何,只要你是富人,都成了旧时代的殉葬品。由此我也看到了历史的一个可怕真相,即在一个贫富差距过大的社会里,财富本身就是一种原罪与诅咒。今天中国富人的移民潮,也是这种不安心理的反映。   然而,即使中国过去的历史一直在上演着由贫富分化而激起民变,又经过流血的政权更替来达到全社会财富再分配这样一成不变的轮回模式,我依然有信心认为,中华文化中的基因有优良的因子,可以使这个历史的怪圈在当前的时代被打破。中国几千年来暴戾的气息太多了,我们完全应该,而且也可能以一种更理性的态度,来解决当前社会中的矛盾,不要让它们日积月累,从而危害整个中国以及东亚地区的稳定。   其实即使是在中国现行体制之内,也还有不小的回旋空间,问题是他们是否真正意识到了时间的紧迫性与事态的严重性,起码就我看来,如果不早作安排,中国在不久的将来出现社会剧烈动荡的凶险是不容忽视的。要真正解决社会分配领域中的公平问题,可以通过治标与治本两套方法加以处理,治标的办法是针对目前最突出的中西部、城乡、不同行业间,以及企业中高管与普通民众之间的收入差距,采取直接的税收与财政调节,来弥合其间的矛盾。   其次是在政治上,重拾中国共产党工农阶层代表者的本色。我注意到上世纪80年代还有资本家能不能入党的讨论,到了今天看看各级人大、政协之中,稍微有钱一点的企业主,都会用一个委员的身份来为自己的名片添加上一个可以炫耀的头衔。除此之外,就是各级官员与体制内的代表,真正从产业工人、农民和城市居民中走出来的民意代表,只有极少的点缀。   打破社会阶层的固化也是当务之急,最近北大社会学系冯军旗先生写的长篇调查《中县干部》之中,就表明了政治家族在基层县市的普遍存在,这也验证了媒体中经常曝光的官二代现象。这与富二代一样,都成了阻碍中国社会正常阶层流动的大敌,也进一步造成了整个财富分配的不公。中国如其政府所诠释的,是一个代表普遍民众意志的社会主义国家,当然不应该容许这种封建社会才有的财富与官僚的世袭制度,只有打破这种制度,才能赢得民心。 作者是新加坡佛学院助理教授

世界工资比较:中国社会分配严重不公

大陆学者刘植荣考察了世界最富的欧洲,发现欧洲国家财富惠及每个百姓,并考察了世界最穷的非洲,发现非洲并非原始与野蛮;去年3月刘植荣发表了“世界工资研究报告与借鉴”一文。尽管国家统计局每年统计的工资覆盖面还不到从业人员的15%,但中国工资与世界相比也十分惊人: 文章称,中国最低工资是人均GDP的25%,世界平均为58%;中国最低工资是平均工资的21%,世界平均为50%;中国公务员工资是最低工资的6倍,世界平均为2倍;中国国企高管工资是最低工资的98倍,世界平均为5倍;中国行业工资差高达3000%,世界平均为70%。这些数据表明,中国社会严重的分配不公,属于世界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行列,带来诸如暴力、偷盗抢劫、自杀、绑架、群体事件等许多社会问题。 欧洲国家财富惠及每个百姓 非洲并非原始与野蛮 作者表示,他考察了世界最富的欧洲,那里与从课本上所了解的资本主义判若两个社会——国家财富惠及每个百姓,低收入群体享受数百种福利,有的城市公交免费,政府为市民免费提供自行车,百姓不再为生老病死担忧。 作者还考察了世界最穷的非洲,那里与他想像的原始与野蛮判若两个社会——有32个国家的最低收入超过中国,一些国家虽然贫穷,但人民却也安居乐业。 作者系统研究了世界183个国家和地区(含中国台湾、香港和澳门3个地区,欠梵蒂冈、巴勒斯坦、吉布提、埃及、赤道几内亚、斐济、几内亚、朝鲜、马其顿、莫桑比克、瑙鲁、卡塔尔、索马里、锡金和列支敦士登15个国家)的工资制度。数据来源为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洲银行、非洲银行、国际劳联、欧盟、经合组织、各国统计局及劳工部等,篇幅所限,每个数据恕不一一加注,并省略分析研究过程和许多图表,各种数据对比的中值数没有列出,仅使用平均数。为了便于比较,货币均换算成人民币元。 工资统计覆盖面不到从业人员15% 文章说,国家统计局每年只统计吃皇粮的工资,工资统计覆盖面还不到从业人员的15%,这绝对真是“中国特色”。每年公布全国平均工资,百姓为自己的工资“被增长”而愤怒。 文章还说,世界除战乱国家外,几乎都把所有从业人员纳入工资统计范围,包括保姆、发廊理发员、饭馆洗菜工、服务员、自由职业者、农业季节性工人等。道理很简单,任何劳动者都是国家财富的创造者,不把他们统计进去那就是对他们的漠视,就相当于国家把他们抛弃,抛弃了衣食父母是忘本的不道德的行为。 但这里只能用国家统计局给出的工资数据与国际上相比,即便如此,这个比较结果也是十分惊人的。 中国最低年收入6,120元 排名158位 文章表示,衡量最低工资的指标有3个,第一个是最低工资与人均GDP的比率,用于解释国家劳动力的价值;第二个是最低工资与平均工资的比率,用于解释分配公平情况;第三个是最低工资的增长率,用于解释国家对低收入群体的关注情况。 最低工资与人均GDP的比值世界平均为58%,而中国是25%,在世界排第158位。 世界各国平均工资数据不全,本报告采用经合组织的数据。经合组织24国最低工资与平均工资的比值平均为50%。如果按照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中国最低工资是平均工资的21%。 文章表示,中国最低年收入为6,120元,不到世界平均值的15%,排在158位,倒数第26位,最低收入排名在中国之后的25个国家有14个在非洲,8个在亚洲、大洋洲、美洲和欧洲各有一个国家。 世界183个国家和地区的最低收入平均为41,535元/年,排在前20名的国家除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和美国外,都集中在欧洲。这些国家是(从高到低)挪威339,132元/年,芬兰240,000元/年,瑞典223,200元/年,冰岛208,396元/年,爱尔兰185,353元/年,摩纳哥168,550 元/年,丹麦158,991元/年,德国142,128元/年,卢森堡141,379元/年,荷兰134,421元/年,澳大利亚133,203元/年,比利时131,992元/年,法国122,941元/年,新西兰117,117元/年,加拿大113,638元/年,圣马力诺111,097元/年,意大利110,265元 /年,瑞士108,577元/年,安道尔107,748元/年,美国105,560元/年。 中国公务员工资世界最高 按照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08年中国公务员平均工资是33869元/年,约是最低工资的6倍,这样对比可以说中国公务员工资是世界上最高的。因为世界多数国家公务员工资是最低工资的2倍。所以,按照国际惯例,中国公务员工资标准应是这样的:如果按中国现在最低工资510元/月的标准,那公务员工资应为 1020元/月;如果把最低工资定在合理的1177元/月,那公务员工资应是2354元/月。如果官员们不接受前一个标准,那他们就该认真考虑考虑百姓的工资了。 文章认为,国有企业职工原则上也属于公务员的范畴,因为国有资产属于全国人民所有,人民雇用一些人经营这些企业,这和政府机关公务员的性质是一样的。在国外,凡受人民之托为人民办事的人都属于公务员的范畴。所以,公有制企业工资标准必须参照公务员工资,不能凭藉自己的垄断地位发天价工资,变相窃取人民财富。 中国行业间工资差3000%-世界平均值43倍! 文章还表示,中国政府注资企业各行业间工资差别悬殊,这在世界也是绝无仅有。根据2009年5月5日《中国青年报》的报导,在14家上市银行中,浦发银行、民生银行和中信银行的人均薪酬最高,各为45.62万元/年、39.82万元/年和34.61万元/年,人均薪酬最少的工商银行、交通银行、建设银行分别为 13.04万元/年、14.79万元/年和15.36万元/年。中国建筑、餐饮、编织等行业的工资约在1万元/年左右,中国行业之间工资差达到了 3000%,是世界平均值的43倍! 中国属于世界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行列 财富分配主要考察高、低收入群体收入状况,也就是社会财富的流向,用占社会总收入的百分比来表达。本节对有数据(2005年数据)的134个国家进行分析。 中国财政部的统计数字显示,中国10%的富裕家庭占城市居民全部财产的45%,最低收入10%的家庭占城市居民全部财产的1.4%(中国政府的好多统计不统计私企、个体工商户、农民工和农业工人,故本报告只能用该数据)。 世界最富的10%的群体收入平均占社会总收入的31.7%,超过45%的国家只有4个国家,即哥伦比亚45.9%,海地47.8%,博茨瓦纳51%和纳米比亚65%。 世界最穷的10%的群体收入平均占社会总收入2.5%,低于1.4%的只有17个国家,即纳米比亚1.3%,危地马拉1.3%,南非1.3%,博茨瓦纳 1.3%,阿根廷1.2%,厄瓜多尔1.2%,巴拉圭1.1%,巴西1.1%,萨尔瓦多1%,莱索托1%,海地0.9%,巴拿马0.8%,哥伦比亚 0.8%,洪都拉斯0.7%,安哥拉0.6%,纳米比亚0.6%,玻利维亚0.5%。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中国属于世界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行列。 各国最低年收入对比。(刘植荣博客) 按吉尼系数 中国是高度不平等社会 文章表示,如果用吉尼系数描述一个国家的贫富差距,吉尼系数在0.2以下叫高度平等社会,在0.2到0.4之间叫低度不平等社会,在0.4以上叫高度不平等社会。 2005年,世界134个国家吉尼系数平均为0.40,中国为0.42,在134个国家中排名第83位,所有工业化国家的吉尼系数均低与中国,丹麦 0.25,日本0.25,瑞典0.25,挪威0.26,芬兰0.27,德国0.28,奥地利0.29,荷兰0.31,韩国0.32,加拿大0.33,法国 0.33,比利时0.33,瑞士0.34,爱尔兰0.34,希腊0.34,西班牙0.35,澳大利亚0.35,英国0.36,意大利0.36,美国 0.41。排在中国后面的50个国家多数是非洲和南美国家。 文章称,现在有种不正常的现象,权贵攫取人民利益时,没人出来阻止,当最广大人民群众想得到点利益时,就遭遇很大的阻力。作者呼吁提高最低工资时,一些官员、学者歇斯底里地抵制提高最低工资,说什么提高最低工资对经济具有杀伤力,会搞垮企业。奇怪的是,这些年来每年都大幅度提高公务员工资,没见有官员学者出来抵制,说提高公务员工资对共产党具有杀伤力,会搞垮政府。 文章认为,社会主义中国用十几年的时间拉出了资本主义国家几百年没有拉出的贫富差距,成为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几个国家之一。火车轨道是平行的,一条是权贵,另一条是百姓。工资要与国际接轨必须将两条铁轨平行着一起接,不能把权贵的轨了上去,把百姓的轨留在原地。如果不解决分配差距过大的问题,中国列车就无法前进,中国就建不成和谐社会,只能使社会越来越动荡、越来越不安全。 中国属于贫穷国家 世界通常把日生活支出1.25美元划为赤贫线,2 美元划为贫困线,2005年,中国在赤贫线及以下的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20%,在贫困线及以下的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49%。中国在世界属于贫穷国家。 从中国政府发布的数据也可以验证上述世界银行的报告。中国31个省级行政单位现行最低工资平均是608元/月,上海最高,为960元/月;安徽最低,为560元/月、540元/月、500元/月、460元/月、420元/月和390元/月六个档次。2009年末全国就业人员77,995万人,离退休人员5,795万人,中国总人口为133,474万人,也就是说一个就业人员要养活1.64个人(农村这一数字要高),一个拿最低工资的人的生活支出只有371元 /月。 联合国把日生活支出2美元划为贫困线,即415元/月,中国拿最低工资的劳动者的生活水平大大低于联合国规定的贫困线。 刘植荣,独立学者,媒体评论员。曾任天津某企业集团人事教育部部长,世行埃塞俄比亚项目办公室主任,非行喀麦隆项目协调员等。他对世界工资的研究发表在《中国改革报》上。 MSN空间完美搬家到新浪博客!

处级18万,科级8万,副科6万,职工0.5万……

“职代会上我们的收入被增长 8%,事实上这8%几乎都用于领导层的奖金分配,员工的年终奖与08年相比,下降10%。”有员工这样说。 江西铜业集团的奖金发放赶在职代会召开的前一天实施,这也给人留下想象空间。“在全体江铜人的共同努力下,创造出的财富却成了 ...

中国正在迈向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中国财政部宣布7月中旬开始取消钢材等能源商品的出口退税政策,与此同时,中国央行宣布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这一切似乎都显示,中国经济正在“向内转”,一步步远离“外向型”增长模式。

何三畏:“直属机关”属于谁?

表明他们是自外于社会系统的特殊群体,表明他们高度自觉的抱团,并且对外界保持拒斥和警觉。   一九四九年以来,各个城市的公务员就是按级别分区域集中居住的。随时新时期城市的发展,各地更时兴把公务员集中起来居住,不少地方应该是已经第二次或者二次以上集中迁徙了。各地政府代表国家制定了针对当地公务员的房屋政策。这种物理空间上的分化,正好对应着相应的利益格局。这种居住格局已经形成了现代社会的一大奇观。笔者估计,若干年后,某些级别的公务员居住居区,会成为公园,成为博物馆,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而目前,在级别够高的公务员居住区,应该是连很富有的财伐都混杂不进去。否则,就不会有按片设计样本的社会调查,会顺便查出了公务员拒绝社会调查的“整体风貌”了。   我还忘了说这是统计部门做的关于“社会收入分配”方面调查。报道没有涉及问卷的内容。但是,我估计这没有什么敏感的,应该只是比公务员们在机关多次填报过的“收入表”稍稍灵活点而已,实际上调查不出什么来。2009年,北京市统计局的“高收入人群调查”, 在样本空间里就排除了公务员和央企职工,从而得出了“最高月收入,不过14500元”的结论。这样的调查数据理论上可以误导公众舆论,以及造成官方错误决策(例如,给“最高月收入者”建廉租房,因为他们的收入比起北京的房价来太少了),可实际当然是毫无用处,因为官民都不会相信它。但现在看来,把公务员剔除社会调查系统是明智的,否则涉嫌冒犯他们呢。   我不知道城市调查队是否给“市直机关”的公务员及其家属们讲清楚了:统计调查不是纪委敲门也不是公安侦察,它的原则一是自愿,二是无计名。“不会发现,更不会举报不正常财富和收入”。这就像人口普查不收计划生育罚款一样。再说,借统计部门一万个胆量,它也不敢透露你们的过多秘密呀!可是,“直属机关”的公务员及其家属似乎比任何一个公共群体都更不相信国家机关,他们才不屑于跟你哆这些呢。不过,就事论事,我觉得,不能就此责备他们没有公德心,或许正因为社会调查没有强迫性,他们才觉得没有必须欺骗你。否则,如果非要填表的话,把他们机关里填写“收入表”复印一张给你不就是了。他们不填调查表,意思是大家都不必浪费精力了。   不过,实际上这个失败的调查也是有收获的。它让我们看到,这些公务员属于行为和人格相分裂的群体。可以设想,他们是一再公开表示过公务道德的,并且在粗暴地拒绝了为国情提供一点个人信息的调查之后,回到机关,面对镜头,仍然离不开爱民爱民的高调。相信他们在清醒的时候,也会真实地知道他们事实上负担着国家的义务,并代理着人民的利益。也可以设想,他们并非过得很不如意,也并非突然之间改变了志节,自觉对这个国家没有一点义务,包括填一张表的举手之劳都不愿意了。可是,他们就这样的反叛。这当然是文明社会的一个野蛮现象。(2010-6-22) 记录激动时刻,赢取超级大奖! 点击链接,和我一起参加“2010:我的世界杯Blog日志”活动!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