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山会见扎克伯格

All

Latest

【网络民议】小扎子,跟党姓才有肉吃

Quartz近日发表了一篇文章,其中分析了Facebook进入中国可能需要满足的三个必要条件。 该文同时还指出,领英(LinkedIn)当年就是通过与两家中国本地风投公司组成合资企业而进入中国的——即红杉资本与中国宽带产业基金。后者由前领导人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曾经的同事田溯宁所掌管。 知名媒体人阑夕在新浪发布的微博获得大量转发:

德国之声 | 长平:扎克伯格遇见孟姜女

成功者更容易得到谅解,尤其是在成功学盛行的中国社会。年少有为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更是如此,尽管他在刚刚结束的中国之行中讨好权贵让人大跌眼镜,但是网民们仍然亲切地称他“小扎”。即便这样,北京当局仍不放心。据“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报道,中共及下属的各宣传部发布禁令要求媒体控制对扎克伯格此行的“恶意评论”,“不继续炒作”。最讽刺的事莫过如此:鼓吹联接与沟通的Facebook被中国政府封禁,他的创始人却被同样的审查机制保驾护航。聪明的扎克伯格当然明白,“恶意评论”被禁并非因为他对专制者的友好态度,而是它们抨击了审查制度本身。不过,我仍然愿意“遵从”北京当局的要求,以最大的善意来讨论这个事件。我相信,扎克伯格学中文的动机是真的热爱中国文化,而不是讨好北京当局;他对言论审查者示好,不仅仅是为了中国庞大的市场,更是为了实践促进沟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理念。他学习习近平著作、拜访主管言论审查的刘云山,让人想起《圣经》中的名言:“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孟姜女还在哭长城为了一个伟大的目标而忍辱负重,委曲求全,不能被芸芸众生所理解,并因此而生出更多的道德感,更大的忍耐力。我只能用这种逻辑解释扎克伯格对于公众批评的态度。显然,他有意作为Facebook的活跃用户,并时不时和读者互动沟通。令人遗憾的是,对于众多批评的声音,他选择视而不见。扎克伯格理当知道,大人物忍辱负重的故事太过古老。互联网社交媒体的发迹,正是基于对这种经典故事的背叛——为普通人提供及时发声的平台。每一个声音都应该被平等对待,每一个人的权利都应该及时兑现,而不是强调一些人比另外一些具有更多的道德责任感,因而可以要求普通民众处于沉默与无知状态。扎克伯格在Facebook总结北京之行说,他参加了中国发展论坛,会见了中国政府和商界领导人,还在百忙之中参观了长城和天坛。我不得不说,这则小结传递的信息与反对阶层固化的互联网精神背道而驰。长城的雄伟,天坛的壮观,只是基于统治者立场的国家主义叙事——把包括Facebook在内的国外网站阻拦在外,让普通中国民众无法自由沟通的元凶,正是以长城命名的“中国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 of China,简称GFW)”。在中国民间流传甚广的孟姜女哭长城,才是“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扎克伯格明明遇见了哀恸中的孟姜女,却笑嘻嘻地绕道而过,对人炫耀他与秦始皇的交往。审查制度不会因为讨好而改变我也知道怎样为扎克伯格辩解:与敌人对话,本身也是促进沟通的要务。扎克伯格百般示好,恰好证明Facebook不肯屈就中国市场——否则,像别的互联网公司一样,创建一个中国特色版本,接受中国政府审查,根本不用这样“任人打脸”。想必扎克伯格清楚:接受政治审查的社交媒体,中国并不缺乏,而且比外国人做得更好——一方面更方便官方审查,另一方面也更方便民众“抢红包”。不甘心满足于“抢红包”度日的无数中国人,渴望用上Facebook,是因为Facebook没有政治审查。真是如此的话,我想告诉扎克伯格,中国政府不会因为逢迎讨好而放弃审查,否则成千上万下跪上访者早就被接见了。审查制度的存在,并非源自和批评者斗气,而是维护专制的根本需求。在《圣经》故事中,“任人打脸”的耶稣坚持信仰,决不妥协,而且只与普通民众沟通,拒绝与权贵交好,所以才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柏林墙倒塌,不是因为几个西方精英对东德领导人友善,而是东德民众坚持抗议的结果。如果东德专制者被西方精英肯定说,“柏林墙对世界作出了巨大贡献”,显然是对这些民众的冒犯,也与推墙的目标背道而驰。作为互联网先锋,扎克伯格应该示好的,是这些苦苦挣扎的普通民众。

鹿米館 | Mark Zuckerberg身邊沒有中國通嗎?

Mark Zuckerberg朱克伯格昨日在自己的網絡服務Facebook發了一幅相,便成為全球主要新聞,就是他在北京天安門跑步並且打卡,這一招看似高招,但換來卻可以是一場公關災難,關公真的很忙。他在北京打卡,一定是經過考慮,並不是話打就打,他一定知道大陸的網絡,是需要翻牆才能夠上到Facebook,又或者使用特定的電訊Sim卡或者網絡才可以,因此他的舉動,一定是有其計劃與背後意思。當中是會與大陸當局溝通過,握過手才會做,否則他這樣做,會使當局尷尬,適得其反。但為何他會這樣做呢?以及中共當局為什麼要這樣做呢?一、他認為這是與當局做一場友好外交,以打入中國市場。二、當局表示外國的網站其實一樣可以暢通無阻,只要當局允許以及符合大陸的法規。這是一場公關Show,但是這場Show往往是做錯,特別是中共做公關Show每次都會碰釘。朱克伯格在天安門跑,會讓人聯想多種的方向。一、為何你有特權可以上到Facebook,普通百姓要翻牆呢!二、在北京跑步不怕霧霾嗎?這是當局最敏感的社會議題。三、北京天安門自然聯想起1989年,朱克伯格當時五歲。老實說這三個議題是單一條都可以成為公關災難。他並不知道中國人是要面子,這樣一出,成為全球笑柄,當局原有的如意算盤便打不響,當局又因為見到群情凶湧,不只是香港人取笑,事實上大陸網民也在取笑當局以及他的行徑,這樣中共眼這種出醜人前,原以為大家雙贏變雙輸,隨時會反面不認人,以為可以這樣方法向當局獻媚,是會弄巧反拙的。他這種舉措,雖然是經過深思熟慮但這一著明顯是不知道中國國情,就是不要信中央的表面,直到它真正endorse你才好做。真心懷疑他有沒有中國通在他的身邊,因為他這次跑步Show明顯是不理解中國國情,以為當局給你牌時你就一定要上,但是有時候這些牌是不能上的,因為中共隨時給你一張爛牌扮好牌,現在明顯是一張爛透牌。朱克伯格是典型利益主意者,利益先行,其他事慢慢再談。所以他會找華裔太太一同講普通話跟大家講新年快樂,會到大陸挑戰自己健康來跑步。又會與馬雲做論壇,甚至今日更能夠與劉雲山會面,這些舉措都是他的agenda一部份,特別是與劉雲山會面。劉雲山主理意識型態,這毫無疑問即互聯網就是他們眼的中意識型態產物,不是科技,是主管人的思想,所以才由劉雲山見他。但是Facebook現在是不可能在大陸順利或者全面出現,最多只能夠在前海、上海的外貿區,已經是重大突破。但是如果Facebook只想這些地方落地,那就真的是沒有大志,但是想全國通行卻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在現今中國的政治環境,是不會給予Facebook全面落地,看看連新浪微博都要被整頓,何況是外來品Facebook?而且Facebook的特性在今天的中國文化並不會成功,因為Facebook社交關係是公開的,中國人是有忌諱,如果人與人的關係可能有小三、隱性的工作伙伴,洩露了原來官員跟一位富商是朋友,這種潛在危機會使用家卻步,所以為什麼微信的朋友圈如此成功就是因為關係連是封閉式,避免這些利益衝突關係。所以朱克伯格不要期望把Facebook帶進中國境內,你只能夠最多是投資中國內的資訊科技投資,做VC、做天使投資者,最大的讓步也只會是與入股馬雲的旗下公司,這已經是中共的恩賜,你已經要感恩。而事實上劉雲山與他會面時,也說指Facebook與中國互聯網企業加強交流,分享經驗,增進相互了解,也引証了上述的估計。但建議他若想進入中國市場,你首先請一位中共委員的親屬,這才會是中國國情,至於有何利益輸送?你懂的。伸延閱讀Facebook's Zuckerberg meets propaganda czar in China charm driveLiu Yunshan meets Mark Zuckerberg in Beijing

【网络民议】“扎克伯格真是又红又专,看的我都不好意思”

北京时间3月19日,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会见了赴京参加“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当天晚上的CCTV新闻联播在开始后约5分40秒时播放了会见的画面,并概括了谈话内容。扎克伯格继前一天冒着雾霾在天安门晨跑后,再次强化了“中国人民老朋友”的形象。...

华尔街见闻 | 刘云山会见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

作者:潘凌飞 据新华社,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19日在京会见脸谱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 刘云山说,互联网是人类共同的新家园,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习近平主席关于全球互联网发展治理的“四项原则”、“五点...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