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

光传媒 | 胡平:解读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 ——写在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获奖10周年

“敌人”可以是指“以敌意待我之人”,也可以是指“被我以敌意相待之人”。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显然属于后者。刘晓波在《最后的陈述》里说:“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所有监控过我,捉捕过我、审讯过我的警察,起诉过我的检察官,判决过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敌人。”“我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个人的遭遇来看待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 ” 需要提醒的是,并不是在2009年12月被审判时的《最后的陈述》里,刘晓波才讲出“我没有敌人”,早在20年前的1989年《六二绝食宣言》里,刘晓波就讲出“我没有敌人”了。

阅读更多

法广|侯志明:中国在洗刷对刘晓波的集体记忆

10年前的10月8日,刘晓波曾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费加罗报》发表法国中国问题专家、著名学者侯志明女士的一篇文章。文章开头写道:10年之后的今天还敢这样做吗?敢给长期奋战想摆脱北京独裁的香港勇敢公民再颁奖吗?有过这样的呼声,但又有多少成功的希望呢?侯志明女士批评中国政府多年来一直在让人们忘记刘晓波、他获得的和平奖和他的理念。

侯志明女士写道,10年前,无法确定中国的未来。2008年举办了奥运;2010年举办了上海世博会。中国人到全球各地去旅游;全世界各地的人到中国去观光。中国人发现自由属于可能的空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把诺奖颁给一个发表了《零八宪章》被判11年监禁的中国知识分子有着深远的意义。

阅读更多

撒韬 | 悼念他

那些微信的蜡烛符号是不算数的真情假意。 今天,我买一根蜡烛,看它燃烧完。 用这个悼念他。 他是我年轻时的兄长,他是我对于国族希望的最后想象与寄托,之后,再没了,再没什么宏大的愿景值得让我向往。 为这个最后的勇敢的人,今夜心怀悲痛与哀伤,我们丢失的不仅是他的肉身,更是无数人的灵魂。...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