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萍

维权网 | 刘萍:“两会”被关“黑监狱”遭虐经过

2012年2月18日女儿开学回校后,我准备外出上京打工。这是年前就做好出行准备了,由于被强迫内退,收入仅为几百元,远远不能维持孩子大学基本生活开销。自从去年独立参选以后,我被不断限制自由,于是我想摆脱频繁被消失的困扰,而不得已远离家门外出打工。 2月25日到达北京安顿后,知晓广东乌坎村领导班子的选举于3月3日启动,因为是独立竞选人缘故,于是一直致力于宣传关注全国各地的选举动向,自然也就特别关注乌坎。我之前也曾到达过乌坎。我认为任何公民诉求无门都与漠视和放弃选票有关,而公正透明的选举结果是杜绝一切腐败与黑暗的根源。 我于是3月2日从北京抵达广东乌坎,见证了全国第一个完全靠民选产生出的7位村领导班子。选举操作中的透明和规范是任何一个省份都不能比拟的。民众参与度高达80%以上,村民们积极将拥有的选票投给心目中的代言人,并滔滔不绝赞誉着各自的人选及寄希望于他们能够为民作为。整个选举现场热闹规范,平和理性,次序井然。很多村民投票完成后都未曾离开,自发的做义工或监督选举全过程。乌坎公民的觉醒向世人昭示普及直选是国家走向文明进步的唯一出路。乌坎开启了民主选举的一扇窗,相信阳光将会迅速照亮着整个神州! 3月6日选举结束,我返回北京打工,到达西客站即被江西省新余钢铁集团责任有限公司杨剑云13607907032,带领六、七个陌生人强行抢夺我随身携带所有物品,并劫持至原新钢驻京办限制自由。晚上9时,六位陌生人员中的两位对我说,必须跟他们走。我要求他们出示身份证明及被抢夺财物去向收条及劫持我的理由手续等,并再三强调:“我是合法公民,纯粹到北京打工,已经在京租住民房,你们害怕公民上访,事实上我从前年就不相信信访制度了,因此身先士卒独立竞选、积极推广宣传并关注指导各地独立参选。即便我是嫌疑犯也必须出示合法手续才能将我带走”。一名30多岁男子说:“明确告诉你,刘萍你今天必须跟我们走,上级领导说对你不能讲法律,不能给程序,无需告诉你我们的身份。我们也是听上级的,为你,我们想了五套办法,最后一招就是利用催眠术将你骗回去(边说边用双手在我眼前转动)”说这些话的男子在之后的交谈中他说自己就是人大代表。3月6日夜晚在两名新钢员工、四名陌生男子劫持下强行将我带上7排座汽车驶向江西。。。。 3月7日下午2时左右到达新余高速出口,随即又返回高速开开停停,不断接电话。车内人员几经更换且不断下车耳语,最后指使两名非常年轻的男孩子(估计20岁不到)上车后就对我搜身并给我戴上黑头套。我当时没有感觉丝毫恐惧,只是异常愤怒的思索,为何指使孩子们实施罪恶?为何纵容邪恶在稚嫩心里扎根?他们可是祖国的未来啊!我清楚明白我落入不是法网!他们违背党性原则,强奸国法,人为制造社会动乱。极力将江西省新余市打造成黑社会形象,黑头套解放前是反动派给革命党人戴的,黑头套无法掩盖强权者们内心的阴暗与恐慌! 被戴黑头套后汽车又不断转向行使半个小时左右后停下。我随即被一帮女性搀扶着进入三道门槛后摘下黑头套。三位女性面无表情,迅速将我扒光搜身,熟练的将我棉袄拉链、纽扣生拉硬扯卸除并人为损坏我所有衣物,这些衣物并不允许我穿也没留在身边,全部当作垃圾丢弃在卫生间潮湿角落 。(之后我发现)上身不允许穿胸罩,仅着一件很薄的内衣 ,抓掉我头上皮筋,让我披头散发。 由于我连续两晚在火车和汽车上度过非常疲劳。加上白天未给吃饭,胃部痉挛,双脚浮肿。我一直要求她们给我吃些东西,哪怕一个面包或者一些饼干都可以。这些看守回答时用手指点着我说:“没东西给你吃。饿死你我负责。你在这里必须老老实实配合,否则对你不客气”。我说谁给你们权利这样做?不想那三位女性一拥而上,拳打脚踢,将我打倒在地上,同时反绑我双臂,颐指气使地教训着说,“你认为在这里很光荣吗?再说话就封住你的嘴巴。”这三名女人眼神始终透着敌视的暴力与邪恶,她们灵魂深处根本就丧失良知尊严。有时我试着用宽容的微笑与她们交流。回复是面无表情、警惕和恶毒的眼神,她们俨然早已经成为助纣为虐的工具了。多么可怕的新生物种。愿上帝宽恕她们的无知与罪恶! 我被关押在一间四面用皮子包裹着海绵墙的房间,一张小床垫直接放在地面,我的活动场地就是床边!没有窗户,是房间中的房间,内部设置监控探头,(我曾经被新余警察在这种房间做过谈话笔录)分不清白天黑夜。每天被三位女性和三位男性看守,分早晚两班,共计三个班人员,均是陌生人,且他(她)们训练有素绝不谈家事,不相互称呼。看守人员被不允许带手机。我要求随身携带的圣经都被不许看。要求与80多岁的母亲报声平安都被残忍拒绝,他(她)们并用恶毒眼神指着我说:“再说话提要求就将你嘴巴封起来”。3月16—17两晚上,我胆囊炎发作呕吐发烧,喉咙溃烂,疼痛难忍,浑身无力,我向看守要求输液被拒绝,就这样我被关押在房间内的房间整整14天。 3月19日深夜,我被他们再次戴上黑头套、捆绑双手并有两名男性紧紧抓住我手臂带上车,车内未开灯,行使约半小时,在江西省分宜高速路口,他们将我移交给新钢设备材料部领导等候的车中,送回家。 我被抢夺未归还的财物:《公安机关办案实施细则》一本、陈光诚头像T恤一件、家门特殊钥匙一把、撕毁我三件大衣、手机内部被破坏、身份证、录音笔、两个手机充电器、有价收据发票200元、内衣裤等。 我独立参选之后遭到的系列迫害:家门口被安装摄像头、侄子参军被以我的原因政审通不过。弟弟竟然找新余政法委书记要求将我送到精神病院来换取儿子的顺利参军。我女儿被威胁:无法入党、考研、公务员、出国、工作等等。使母女隔阂,好强的女儿哭着说;“有这样的母亲深感自卑!你毁了我的一生!”80多岁高龄母亲成天被他们恐吓:“你女儿又被抓起来了。。”让她垂暮之年饱受惊恐,现在天天都要看到我才安心入睡。。。 株连九族,众叛亲离,虽然让我举步维艰,但任何磨难都不会改变我执着的信仰!我完全是义务的、竭尽所能帮助和唤醒更多的民众维权意识,尤其是访民,通过维权成功后让他们明白漠视选票是导致侵权发生的必然结果。现在只要我在家,每天都有访民找上门,认识的不认识的我都会耐心给予帮助。我现在决志生平只做一件事,一切均围绕着普及推广选举做铺垫而无怨无悔。 2012-3-25.刘萍

阅读更多

维权网 | 江西新余独立参选人魏忠平软禁中遭殴打,刘萍杳无音讯(图)

(维权网信息员龚萍报道)今天(3月17日)晚上8点多钟,江西省新余市独立参选人、维权人士魏忠平才被从软禁20天的地方送回家中。据悉,魏忠平在被软禁期间,遭到暴力殴打,身上至今仍然伤痛不已。另一名独立参选人李思华已经于昨天被从软禁地放回。而再一名独立参选人、维权人士刘萍却至今杳无音讯。 据刚刚被释放回到家中的魏忠平跟本网信息员反映:他在2月28日下午吃完午饭后,约一点,新余市新钢公司武装保卫处的五人就上门来,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情况下,将他带走。这五人因是新钢公司的,基本上此前也与魏忠平打过交道,所以都认识。路途中在车上因魏忠平给刘萍打了个电话,只简单地说了一句被带走,手机就被陪同的人抢走。 当日下午,魏忠平就被送到新余市分宜铁坑铁矿招待所。招待所整栋房子就住了他们几个人,房间里没有热水洗澡,空调很差,没什么作用。伙食很差。想换地方也不行,经多次交涉无果。 魏忠平他们住了两天后,魏将情况通过另一个手机发了条微博,结果看守他的人很生气。3月5日晚上8点,一行4个人,身穿便衣,忽然冲进房间,将陪同魏忠平在房间中的两个人赶走,随后就动手抢夺魏忠平的手机,将手机抢走后,就用拳头打魏忠平的头与胸部,魏忠平的头当即被打肿几处。接着他们将魏从床上拖下,用脚踢踹魏忠平的腰部、胸部及背上。一顿暴打后,他们扬长而去,魏忠平躺在床上仅仅两天不能动弹,只感浑身疼痛。3月7号早上,魏忠平忍着疼痛起来吃饭,侵人不注意时用招待所电话向110报警。随后当地湖泽派出所的警号05162的警察,与一名湖泽派出所的李姓所长赶到后,魏忠平将被殴打情况告知他们,要求警察作笔录,但警察拒绝笔录,只要求看守们带魏忠平到当地医院检查。后来虽然到医院作了检查,但检查结果至今没有告诉魏忠平,当魏忠平问看守他的人检查情况时,他们说没事。8号,魏忠平自己在看守陪同下到软禁地附近药店买了些治疗跌打损伤的药服用。直到今天傍晚6点钟,魏忠平才被单位用车从软禁地拉出送回,至今虽然过去十多天,但魏忠平感到身上腰部胸部等多处仍然疼痛。 另据了解,新余另一名于两会期间被软禁的独立参选人、维权人士李思华于昨天16号被放回家,而独立参选人、维权人士刘萍却于本月上旬因到北京找工作而被新余截访人员拦截带走后,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魏忠平被软禁的房间 铁坑招待所

阅读更多

维权网 | 江西独立参选人刘萍在北京被拦截

(维权网信息员蒋理报道)3月6日,本网信息员获悉,江西省新余市基层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刘萍,在前往北京欲找工作打工情况下,在北京车站遭到新余维稳部门工作人员杨剑云的拦截,一个常用的手机被缴走。目前外界无法与她取得联系。 下面是刘萍利用藏起躲过维稳人员收缴的一个手机发给网友“秀才江湖”的短信:“秀才:赶紧发布出去,我在北京车站被地方杨剑云拦截!那个手机被缴了,这个费用只乘两元。顶我昨晚要在京打工贴子!并速度告诉魏忠平。他们赶尽杀绝,剥夺我外出打工的权力!千万不要打电话给我,否则这个手机也会被抢去。” 这次两会期间,江西新余当地维稳部门先后将独立参选人、维权人士李思华、魏忠平关押到当地度假区或招待所“黑监狱”中,而刘萍因为早几日前往广东乌坎观摩村委选举而幸免被关押。由于生活困难,日前她发帖说明欲前往北京谋职,结果刚到北京,就被当地维稳人员控制。

阅读更多

自由光诚! | 维权网:贵州网友被暴徒砍伤后,刘萍、魏忠平下落不明(图)

(维权网信息员邹惠报道)今天(2012年元旦)江西新余独立参选人刘萍、魏忠平及贵州前往新余的网友攻略专家失踪,新余另一独立参选人李思华全天设法跟他们取得联系,均无法联系上。 今天早上约9时半,李思华赶到 昨晚攻略专家所住的“钢城驿站”找寻,被服务员告知刘萍他们在该宾馆207房遭遇袭击后就退房走了,登记押金都还没退,也不知他们去向。李思华见207房狼藉满地,门被踢破,玻璃桌面被打翻在地,不锈钢桌架被打弯变形,很多室内用品被打碎。 正在整理房间、清理打碎物品的服务员将刘萍丢下的一双鞋子交给了李思华。据服务员说该宾馆是私人开的,宾馆对刘萍及其朋友被侵袭的遭遇也很同情,表示绝不会要求顾客赔偿损失,没退的押金随时可以去退,反正派出所会赔偿老板所有损失。 从早上到晚上,李思华四处寻找刘萍等三人,并发动新余的访民帮助找。虽然刘萍家门口安装了监控探头,但访民们并不怕被监控。访民们自信依法维权、堂堂正正,也相信刘萍等人的参选和维权是合法的、正义的、公益的、坦荡的,所以,不断去刘萍家找她。但直到晚上23点,本网发稿时,刘萍等三人仍然没有任何消息。 据查:魏忠平今日凌晨2点37分发微博说,她和刘萍还等在手术室门外,等待网友“地球OL攻略专家”做手术。面对暴行他满腔愤怒,而刘萍则痛心哭泣。正如郑建伟律师所说:这是“江西-新余-2012-第一滴血”! “地球OL攻略专家”8时04分的微博说:他是如厕时遭到警员闯入拍摄、袭击并抢夺手机,遭到暴徒侵害时因正当防卫而被砍伤手的。他说:“我虽负伤,却以一敌五获得全胜,使其猖狂而逃,丢盔弃甲!” 秀才江湖的微博说:他被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警察带走后,驱车8个多小时回到家中!据长兴县警察说,他们是接到新余市警方指令,专程去新余市接他的。他说:“虽然我极不愿意,但是还是被送回家了!唉!无奈”。到家后,他被当地警方要求保证近期内不离开湖州。他说:“作为一个合法公民,我没有义务做出这个不合理的保证!” 福建独立参选人、维权人士阿福也很急,他担心刘萍等人是被失踪。因为凌晨2点多钟魏忠平打电话给他说,他和刘萍在手术室门外等候地球攻略专家手术时,旁边也有警察守候。阿福说是否手术完后他们就被失踪了呢?但魏忠平给李思华的电话中并没说有警察守候。 新余访民、维权人士、法援律师、独立参选人等当局的被“维稳”对象屡屡被拘留、被劳教、被暴殴、被软禁、被旅游、被监守、被失踪,电话长期被监听,公民的基本权利随意被剥夺、被限制。难道真如邱旭瑜律师所言:“新余是中国第五大人间地狱”? 下面是攻略专家微博图片: 原文链接: 

阅读更多

自由光诚! | 刘萍征婚、被限制自由

@paleylin: 刘萍征婚:47岁,祖籍江苏常州、出生浙江宁波、工作江西新余。属三栖动物。本人阳光正义比太阳还要光辉!执着善良的见到访民哭诉就泪流满面!靓丽温柔的让邪恶迷失方向!现于12月4和10日法制日、人权日两天到山东临沂人民广场相亲。本人纯粹想找临沂人为友!联系方式;无论风雨本人佩戴墨镜。 原文链接 @lss007: 这个电话 18907903690 通知刘萍去某个鬼地方,刘萍称拿这个电话的人是受人指使。刘萍家已来了多名男女要强行带走刘萍,刘不走。 原文链接 @paleylin: 刚和刘萍通过电话:她被强制旅游,已经到了另一个地方的旅游山庄。同行的人带了很多行李,不象是2-3天这么短的时间。刘萍向他们要求让她去山东征婚,她不会改变主意。另,公布的这个电话此人为其同事,属于无奈,让大家别跟他为难 @mozhixu 原文链接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