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贤斌

All

Latest

东网|赵思乐:不死鸟

这篇文章刊出时,郭飞雄(身份证名杨茂东)已经绝食40天了,这意味着,因抗争被关押于广东阳春监狱的他,每天都经历着痛苦的强制灌食。据他的亲友说,郭飞雄的体重已下降三成,“形销骨立”。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6月14日到阳春要求探视郭飞雄,却遭狱方拒绝。她在露天静坐抗议8小时后,狱方终于同意转交一封短信,随后郭飞雄的回信透露,他至少打算绝食100天。杨茂平发出悲问:“郭飞雄会活着走出监狱吗?”如果,万一,不会。那么中国真的要出现第一个为抗争主动走向死亡的反对者了吗?这恐怕很难说。据德国之声报道,截至2016年3月4日,已有144名藏人为抗议中共统治而自焚,但我想他们不一定愿意被划归“中国人”;2016年5月20日,一名非京籍家长为抗议孩子入学问题得不到解决,在北京昌平区政府门前自焚,但很难说他对政权的整体看法如何,属不属于反对者。因各种执政当局造成的苦难,愤而选择自杀式暴力行动的人,早不止一二三四个,有杀警的杨佳、炸政府的钱明奇、刀捅三人的范华培,他们是受压迫者、复仇者还是政权的反抗者?1989年6月4日,死在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上的人,还有反右、文革中死去的林昭、张志新等人,他们算不算“主动”选择以死抗争?如果,万一,郭飞雄没有活着走出监狱。他可能不是第一个,更可能不是最后一个。但是不是并没有那么重要。最近有一个让我耿耿于怀的瞬间,一名海外留学的中国学生来访,临告别时他讲起一件事,他与一名台湾朋友聊天,问为什么中国到现在还没有发生民主转型,这名台湾朋友回答:因为中国人怕死,我们不怕。听到这里,当时的我立刻怒火冲上脑门,冷笑并愤恨地回应:“我现在随便就可以说出300个政治犯的名单,他们的刑期加起来超过3000年。”现在想来,那句话恐怕不能代表台湾人,尤其是对抗争有所了解的台湾人的想法,这位中国学生在转述过程中亦可能有偏差。但我的确很久很久都没有像那一刻那么伤心生气过。是的,中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像台湾为言论自由自焚的郑南榕那样悲怆的标志性反抗人物,但不代表中国抗争的悲壮程度低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那些历尽酷刑、一次一次主动走进监狱的人,胡石根、刘晓波、郭飞雄、高智晟、刘贤斌等等,我看不出他们的选择比起死容易在哪里。中国从来不缺曼德拉、甘地、昂山素季那样的人物,只是缺看到和支持他们的人们。这一个个名字是伟岸的,虽然这并不是说他们是神,也不是说他们就理所当然要成为抗争的领袖。他们和我们一样被苦难和对手扭曲,有各种局限和问题,并不因决绝而全知全能。根据各种知情人的描述,郭飞雄和高智晟都表现出极度乐观的判断,总认为当局的改革或崩溃就在旦夕之间,并以此鼓舞追随者;刘晓波去年在狱中度过60岁生日,他说妻子刘霞在与朋友通话时笑说“出来就是老头子啦”,他的朋友也说,刘晓波在狱中无法获得任何外界信息,估计出来时就像“傻子”,要很长时间才有可能恢复判断能力。但是,这些人,是属于这片苦难土地的“不死鸟”——他们的鸣叫提醒着我们,我们还没有死,这片土地上还有人没有死,抗争还没有死。于是,我们还没有理由和资格,陷入彻底的沉默和绝望。

【诗】主仆王怡 | 哎呀 我的朋友真多

刘晓波是我的朋友,我不想再说什么。高智晟也是我的朋友,虽然我们见面次数不多。许志永是我的朋友,他来过我家,又来教会听我讲道。陈云飞是我的朋友,他的女儿放假了,也习惯了爸爸不在家......

【河蟹档案】最新被新浪审查的微博 20130228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新华视点: 【新华微评】据华商报,四川某地10名市民因拆迁事宜打算到北京上访,担心被阻挡绕道西安。然而有关人员在西安已等候多时。艰难的维权路上,人民的脚步沉重不堪。“要个说法”,只是个朴素愿望。访路开政通人和,访路闭政塞人怨。以史为鉴,地方政府要积极应对信访反映的问题。刘阳 2013年02月28日 22:21 (来自 WeiboScope (被审查的微博)) 飘逸红尘-V100:...

刘贤斌妻子获狱中探望 陈道军刑满出狱被禁声

四川异议人士刘贤斌的妻子陈明先上周五在律师的陪同下,在川中监狱夫妻相会,马律师引述陈明先的话说,刘贤斌身体还好,给他送去了衣服和书。另一位被以煽动罪判刑三年的四川网络作家陈道军周日刑满出狱,他的妻子告诉本台,出狱通知指陈道军在三年剥夺政治权利期,不得接受采访。 因在网上发表文章被当局判刑十年的遂宁民主人士刘贤斌在被转到川中监狱后,于本月6日与妻子陈明先会面。陈明先在得知刘贤斌于4月21日转到川中监狱后,就在4月30日赶到南充川中监狱欲申请会见,但由于被指所带证件不齐,只好于上周五再次前往。当天下午5点半左右,陈明先与刘贤斌在狱警监视下见面十来分钟。维权网说,陈明先为刘贤斌送了一套四书五经,同时带去的《圣经》被狱方拒绝。   本台星期一致电刘贤斌的代理律师马小鹏,他说只是陪同陈明先前往,自己没有见到刘贤斌:“不错,他人不错,情况不错。家属见到了,我们没有一起会见。可能是见了十几分钟吧。” 记者:他精神状态呢? 回答:可以,可以,你问一下家属,家属见过,她要求我跟他去的。听家属说好像是,应该精神状态不错。其他的没什么,送了些衣物进去,其他的没什么。   记者多次致电陈明先,但显示关机状态,无法获得进一步消息。   而另一名因言获罪的四川网络作家陈道军,2008年被成都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星期天出狱。他的妻子曾启蓉周一告诉记者,陈道军很瘦,需要调理身体。出狱通知书注明有三年的剥夺政治权利期,期间不得接受记者采访,他在狱中写下的一万多字笔记,未能带出监狱:“还可以。我早上六点去的,见他的时候就感觉很瘦。有一万多字自己的笔记,笔记没带出来。” 图片: 当局给陈道军的起诉书。 (网络资料图片/记者乔龙) 记者:监狱怎么讲呢? 回答:领导出去看了以后,可能忙吧,没还给他。 记者:出来以后有没有剥权期? 回答:三年。 记者:他现在可以接受记者采访吗? 回答:不能。我看上面写是不让的,他还有三年时间。 记者:接下来工作问题有没有考虑过呢? 回答:因为昨天回来时间比较仓促,还没考虑这个问题。先让他把身体养养再说。   星期天早晨六点,曾启蓉在当地国保陪同下,赶到川中监狱接丈夫出狱。据维权网消息,监狱将陈道军送到位于金堂县的家中,她感谢朋友对陈道军的关心,说陈道军需要好好调理休养一段时间。   43岁的陈道军因在网络发表评论文章,2008年5月,被指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被金堂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六个月后,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起诉书指其发表《官逼民反——向英勇抗争的藏族人民致敬》、《反西方法人的背景》等文章,攻击中央人民政府,毁谤中国共产党,支持西藏暴力事件。当时陈道军否认自己的言论是煽动分裂国家,并表示自己是爱好和平的,没有犯罪。   当年代理此案的朱久虎律师告诉记者,当局先以分裂罪指控陈道军,但宣判却以煽动颠覆:“我是昨晚听说(陈道军出狱)的。宣判的时候,当时检察院都没派人来,公诉人都没有到场,所以这个辩论罪名我们都不知道,因为他怎么内部辩论都不清楚。但是公诉人起诉的罪名最后检察院也没支持。所以当时他是煽动分裂国家,当时在法庭上辩护的针对的是煽动(分裂国家),没按这个罪名来判,实际上这个罪名已经被推翻了。但是他宣判的时候,突然判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就是写了几篇文章。”   自茉莉花革命以来,有众多维权人士被当局非法拘禁,中国社会的维权人士继续关注他们的下落,而广州的维权人士刘士辉,野渡及唐荆陵及他们的妻子,至今下落不明。据《民生观察工作室》最新消息说,唐荆陵的妻子汪燕芳在“五一”前后获释回家,到现在家内家外仍被多人把守。近日有维权人士前去探望时,仅与汪燕芳说了几句话便被赶下了楼。另外,汪燕芳的多部电话仍不通,可能已被切断。也有消息指,唐荆陵的案子将审查到6月5日之后。   广州一位和唐荆陵相熟的孙女士告诉记者,最近多次致电汪燕芳,但电话关机:“两个人一起全部都失踪了,没有任何消息。唐荆陵应该是22号失踪过后我跟他太太联系过一次,然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真的很关心,很担心,也没有任何消息。荆陵失踪了,他太太一下子就病倒了,她从医院出来,我说想去看一下她,她说不要。”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零八宪章: 维权网:刘贤斌法庭陈述手稿——像一个人或者像一个公民那样 …

因为我已经看见:反对 专制 腐败、追求自由 民主 的力量正在中国社会里不屈不挠地迅速成长。虽然在 专制极权 统治的长期打压下,中国的自由 民主 力量现在仍不够强大,但是我始终相信:种子必将穿透坚硬的地表,晨曦必将撕裂无边的黑暗,中国社会必将迎来自由之子 ...

简讯:美谴责中国判处刘贤斌监禁

美国官员对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罪”判处维权人士刘贤斌10年监禁一事提出批评,并敦促中国当局立即释放刘贤斌。 法新社援引不具名的美国官员说,迫害和平表达政治观点的个人的作法,与国际社会所认同的人权标准不符。 与此同时,美国众议院资深民主党议员佩洛西表示,监禁刘贤斌显示中国根本无视法治和人权。 佩洛西说,中国政府应当立即无条件地释放刘贤斌,听从中国民众要求增加管制透明度、打击腐败、尊重言论自由的呼声。 刘贤斌是《零八宪章》的签署者,也曾参与1989年北京民运和组织“中国民主党”。他此前曾分别因“反革命宣传煽动”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入狱。

中国异见人士刘贤斌案即将开庭引关注

刘贤斌坚持认为自己无罪 中国四川民主人士刘贤斌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定于本周五(3月25日)在遂宁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刘贤斌的妻子陈明先在接受路透社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刘贤斌无罪,他只是在2009年撰文呼吁中国实行民主改革而因言获罪。 她说,刘贤斌的律师也将提出无罪申诉。 刘贤斌案受到多个人权组织和中国维权人士的批评,他们呼吁公众关注此次庭审。 现年43岁的刘贤斌原籍四川,是人权活动人士、作家和《零八宪章》的首批签署人之一。 1989年,在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学习的刘贤斌参加了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1991年因继续民主活动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判刑两年半。 刑满出狱后,他继续其民主政治活动,参与组建“中国民主党”,1999年在四川遂宁再次被捕, 被判刑13年,但2008年底获得释放出狱。 出狱后他继续维权活动,批评四川大地震暴露的“豆腐渣工程”和中国的一党制,2010年6月被遂宁公安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

中国/人权: 中国维权人士刘贤斌被判十年徒刑

中国维权人士刘贤斌被判十年徒刑 海內外民運人士2010年8月24日舉行全球同步絕食聲援劉賢斌的抗議活動。 博讯 作者 肖曼 中国四川异议人士刘贤斌因为要求进行民主改革,而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判罪十年。四川省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3月25日开庭作出这一判决并剥夺刘贤斌政治权利两年零四个月 。路透社认为 : 这一判决是对那些想效仿阿拉伯民主运动的中国网民的警告。 刘贤斌今年43岁,已经因为从事民主活动三次被判刑。刘贤斌这次被判刑前,被超期羁押九个多月。昨天对刘贤斌庭审前,四川警方对遂宁法院周围两公里范围内全面封路,包括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王森、欧阳懿等人被官方警告和控制,不能前往旁听。只有刘贤斌夫人陈明先与刘贤斌的大哥两位被允许进入旁听,另外在旁听的19人据刘贤斌家属说根本不认识。 律师为刘贤斌作无罪辩护,庭审中律师辩护多次被主审法官打断。法庭收走了刘贤斌的陈述材料,也没给他时间做最后陈述,刘贤斌最后说:"我无罪、我抗议" 刘贤斌就读中国人民大学时参加了"89学生民主运动","64事件"后,因从事民主活动,他曾于1992年12月28日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2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1年。1993年10月刑满出狱。1998年3月,刘贤斌发表了《致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公开信》,要求中国政府改善人权状况和签署人权公约。1998年浙江民主党筹组发起后,刘贤斌筹备四川的 组党活动,后被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刘贤斌再次出狱后不久,又参与《零八宪章》的联署。2010年7月5日,刘贤斌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名义正式逮捕。 刘贤斌第三次逮捕的消息引起中国民运界广泛震惊,至少16个省市及海外的民运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公民关注团活动,一些维权律师还自发组建法律援助团。从2010年8月1日起,许多民主维权人士发起"公民接力绝食声援营救刘贤斌"活动,以此表达对刘贤斌的关注和支持。 � 关键词 中国 - 人权 - 六四 - 茉莉花革命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