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自由

All

Latest

德国之声|德语媒体:相声演员的生存之道

德国讽刺节目惹恼土耳其总统引发了德语媒体的联想:中国的相声是怎么在言论审查和讽刺娱乐之间维系平衡的?此外中国的企业债券拉响警报也引起关注。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政治讽刺节目主持人波默曼因为一首涉嫌侮辱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打油诗而惹上官司、引起外交纠纷的事件,也在舆论界引起了关于讽刺艺术的界限的讨论。《法兰克福评论报》 (Frankfurter Rundschau)周四发表驻京记者的文章《生死攸关的审查红线》(Die lebenswichtige...

帅好:艺术无权回避不义政治——答黄专《重要的是艺术》

艺术是自由的,艺术自由的来源的确可以理解为与政治无关,如果你内心有足够的坚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任何风浪都难以泯灭自由观念。但这种艺术自由作为权利的一种存在,必须得到政治权力的维护。说艺术权利与政治无关的人,显然还停留在唐诗宋词的境界里。 艺术与政治也脱不了干系,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我们的生活缺失自由与保障自由的东西呢?在眼下,无论哪个阶层,如果说已经得到了基本的自由,与自由生活的基本的权利,那么你可以退出讨论此问题,你甚至可以谴责那些抗争的艺术家有低级趣味。我觉得对专制政治,不说理的政府官员,我们的各式反抗比沉默更有效。

苹果日报|作协副主席辞职 厌倦污浊文化界促开放言论

北京两会期间,继网络大V任志强微博挑战习“媒体姓党说”、新华社记者周方公开信批评网络作恶后,昨日内地著名作家、苏州市作协副主席荆歌也以公开信形式“劈炮”辞职,因作协副主席令他产生“不洁和污浊感”,他不愿再过“蝇营狗苟”的生活。就连一向极左的《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也“转軚”吁当局要“开放言论”。 荆歌昨在微博贴出“辞职声明”并“广而告之”。声明称自当上苏州市作协副主席“匆匆已十多年”,最初新鲜,现已“审美疲劳”,今主动请辞“弃之如敝履”。

平说|九叔:帝王的诗歌为何没有美感

微信公号:平说(ID: iNews-) 近日读徐晋如教授的《大学诗词写作教程》,有个观点颇有同感。 徐在总论中谈及胸襟气度,说要提防两种可怕的倾向,其中之一就是专制主义倾向。大意为—— 诗的本质是自由的,但专制倾向的诗是反自由的,所体现的是极权者的心声……这类诗,大多会选择宏大的、貌似崇高的意象,乍一看真是气势非凡,领袖、帝王风范,实则是一种蛮横至极的伪崇高。...

思想潮|36年前人民日报发表的这篇文章,为何被反复提起?

【编者按】原文已被和谐。以下内容来自“手快”读者。 思想潮(微信ID: ohthinker)编者按:这篇文章最初发表在1980年10月8日人民日报上,作者赵丹是著名电影艺术家,曾主演了中国电影史上的经典《十字街头》、《马路天使》等。赵丹先生在病床上写下的这篇文章,近年不断被人翻出,自然是大家发现了他的观点于当下仍有意义。今天推荐与此,与读者诸君共享。...

东荡子诗歌研究与传播|首届东荡子诗歌奖 • 评论奖得主耿占春

耿占春:1957年出生于河南柘城,1982年毕业于郑州大学中文系。80年代以来主要从事诗学、叙事学理论研究、文学批评、文化批评。主要著作有《隐喻》《观察者的幻象》《叙事美学》《失去象征的世界》及《痛苦》《话语和回忆之乡》《沙上的卜辞》等,另有诗歌及思想随笔。海南大学人文传播学院教授,河南大学特聘教授。 颁奖辞...

X博士|他们试图论证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不是诗人”

阿列克谢耶维奇说过:“每个时代都有三件大事,怎么杀人、相爱和怎么死亡”,我听了之后挺感动的,没错,这句话里面的确是苏俄文学那种独特悲怆味道。 其实说起来,苏联文学就像一个悲怆的黑色幽默。苏联时代的许多文人,不是坐上“哲学船”流亡,就是送进古拉格锻炼。就在这种情况下,苏联时代却又五位俄国大文豪获得诺贝尔奖,分别是莆宁、帕斯捷尔纳克、肖霍洛夫、索尔仁尼琴、布罗茨基。(纳博科夫、布尔加科夫、阿赫玛托娃等等我认为都是完全有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 每个苏联时代获奖作家的故事,都是一幕扭曲的黑色喜剧。比如苏联官方曾花心思证明一个诗人不是诗人,而最后这个诗人却获得了诺贝尔奖……下面听我细讲。

共识网|顾土:杰出的抗战作品为何难产

联展画家曹勇作品《地道战》 文革期间,全国人民曾整整一年疯狂批判了意大利导演安东尼奥尼拍摄的《中国》,文革后又不得不向这位对社会主义中国满怀友好、甚至还对文革有些许美化的伟大导演道歉。 如今许多人的思维仍与当年批判《中国》时一样。一遇外国的如实报道、一看“负面”内容,就认为是丑化、抹黑;假如对方是中国人,则成了卖国贼、汉奸。...

大象公会|斯大林到底应不应该勃起

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毕加索同志没有想到,他最终栽在了为斯大林创作的画像上。 自1944年加入法共后,毕加索始终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甚至明知党不缺钱仍慷慨捐赠。即使后来了解到苏联某些不光彩的历史,他也绝不像萨特等人一样公开发表对党不利的言论。

美国之音|上海艺术家因幽默习大大遭拘留

上海艺术家戴建勇因为张贴习近平的幽默艺术画像而被警方带走。他的妻子星期四对美联社说,戴建勇被控犯有“寻衅滋事罪”而受到刑事拘留。 戴建勇因为在社交网上以刊登自己的照片而受到关注,他把自己的脸挤成菊花状,被称为“麻痹哥”。戴建勇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照片也PS成菊花状,并加上一瞥小胡子,他还把这张头像做成贴纸。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