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腐败

All

Latest

墙外楼|卢麟元:苛政猛于虎:制度才是真正的大老虎

苍蝇是现象,不是原因。没有脓疮溃烂,就招不来苍蝇。脓疮才是原因,制度坏死才有脓疮。苍蝇是无法消灭干净的,必须消灭脓疮。消灭脓疮,就必须制度变革。 制度不变 苍蝇不绝 就逻辑而言,制度才是老虎,其他皆为苍蝇,再大的苍蝇也仅仅是苍蝇,绝对不会异化成为老虎。如欲彻底解决腐败问题,必须彻底革新制度,去除吸引苍蝇的制度脓疮。否则,苍蝇会前赴后继,越打越多,越打越大。家族资本主义形成苛政 制度变革不易。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夫子说,苛政猛于虎,就是这个意思。何以形成苛政?就是政治权力的私有化!一言以蔽之,就是政治权力家族化的制度性安排!在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存在单纯的经济私有化,经济私有化必然导致政治的私有化。或者说,必须政治私有化了,才能实现真正的经济私有化。否则,政治公有,必然限制经济私有。 西方发达国家,都经历过从政治私有到政治社会公有,都经历过从经济私有到经济社会公有,这是一个必须经历的历史过程。这不是推理,这是历史事实!原始资本主义到社会资本主义之间,有一道家族资本主义的鸿沟。现代文明,就是要跨越这道鸿沟,我们现在正在落入沟底。利益集团一旦获得政治权力,必然修改制度加以固化并血统继承。家族化的政治模式,必然导入家族资本主义,必然走向腐朽没落,必然变成无所不用其极的苛政!当前,超级地租(所谓高房价)就具有经典的家族资本主义的特征! 如何解决政治家族化问题呢?欧美的办法是社会资本主义。简单地说,就是走具有资本主义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都必须流动。必须流动的意思,就是绝对不许准血统继承。不允许准血统继承,就意味着德者居之。德者居之,就需要游戏规则。有游戏规则,就意味着不能个别人说了算,特别是不能长时间由个别人说了算。 其实,中国古代的干部任用是很讲究的,古代官吏是全国选拔和全国任免的,部门领导和地方领导均无权过问人事。一个部长,不可能让司机当司局长;一个省委书记,更不可能让秘书去当市委书记。要知道,若在古代官制中,这是天大的忌讳,是会掉脑袋的。当然,在现代西方官制中,就更不可能出现这种荒谬的情况了。很遗憾,在当代中国,这现象已经是司空见惯了。不党同伐异,就没有上升的空间!准血统的纽带是什么?就是赤裸裸的金钱供奉关系!吏治堕落至此,能不腐败吗?规范吏治 清明税制 治理腐败很难吗?道理说起来很简单,认真做起来确实很艰难!治理腐败就两件事情:第一,规范吏治;第二,清明税制。其实,中国古代或现代西方国家有现成的制度模式,照抄就行了。但是,这需要强势领导推动。因为,这相当于削藩。铁杆王爷们已经霸道惯了,规范和清明岂不是夺权吗?能不拼死抵抗吗?于是,所有改革都是单边的,其实就是王爷们的家族化,就是王爷们将政治经济统统私有化。王爷善于养师爷,师爷们将私有化说得像花一样。放权,放权,放权,放到政令不出中南海,放到皇上说话都没人听了。一个人事权,一个财政权,古今中外,谁敢轻易玩放权?放权,必腐败;腐败,必亡国。这道理,还需再要说下去吗?中国历代变法,无非强化中央集权。成功了,就是千古明君;失败了,只能家破人亡。大宋王安石,大明张居正,变法一旦失败,王朝末日屈指可数。杀几个贪官可以糊弄几天百姓,但于国事无补。难道,能打尽天下苍蝇吗? 中国的封建传统深厚,血统遗毒深入骨髓。一些人,一旦位居中枢,立刻就痼疾重发,弟子门生遍布朝野。上行必然下效,下效必然无底线,腐败之风炙烈华夏,社会风尚彻底糜烂了。世风没落,必然导致制度的破败。而修补制度,却绝非常人可以做到。非常之事,期待非常之人。非常之人,必定能成就一番伟业。今天,举国都在期待着这个非常之人。 易言之,我们对打苍蝇已经厌烦了。制度才是老虎,你不打虎,它就不倒。以为打苍蝇可以吓倒老虎,值得思考!严嵩倒了,魏忠贤死了,大明仍然是亡了!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台灣新聞 | 中共打貪 北京2官員又遭開除

(中央社台北16日電)中共全力打貪,中共北京市門頭溝區委前副書記、區長王洪鐘與北京能源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前(中共)黨委書記、董事長陸海軍今天遭到「雙開」(開除黨籍和公職)。 中共北京市紀律檢查委員會和北京市監察局聯合官網16日公布上述消息。兩人均涉嫌收受巨額賄賂,雙雙遭到「雙開」,而且兩人涉嫌犯罪問題也遭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王洪鐘1965年出生,工商管理碩士,是北京理工大學兼職教授。他曾任中共北京市密雲縣委書記、北京市市政管理委員會副主任等職務,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2014年8月遭到調查。 陸海軍1957年出生,曾任北京市液化石油氣公司經理、北京市崇文區副區長、北京市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局長、北京市市政管理委員會主任等職,2014年11月出任京能集團董事長,今年1月底涉違紀遭調查。 京能集團成立2004年成立,註冊資本人民幣200億元(約新台幣1000億元),是北京國有資本系統規模最大的企業之一,業務主要為電力能源、熱力供應、地產置業、節能環保和金融證券五個領域。1040416

东网|章文:官员性欲为何这样强

转发此新闻: 这个问题并不新鲜。看看赵忠祥先生早年主持的《动物世界》,便可知自地球有动物存在以来,雄性动物一般都拥有不止一个性伴侣,如果当了首领,那么拥有的性伴侣就更多了,譬如猴群、狮群和虎群,都是一个雄性独霸着与群内所有雌性交配的权力,除非它被另外的雄性打败。「情妇」是权色交易的产物,官员拥有一个以上的性伴侣,缘于他们拥有更多的资源。人也是动物之一种,不过高级一些罢了。在可以一夫多妻的时代,有钱有势者纳妾的现像寻常可见,大房、二房、三房、四房、五房、六房大红灯笼高高挂,挂到哪房睡哪房。最令人羡慕的是皇上,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还有那成百上千的丫鬟,简直就是生活在花丛中。这大概也是人人都有一个皇帝梦的主因之一吧!因此当看到广州市反贪局某检察官感慨于「某些官员有很多情妇,他们精力这么旺盛!」,我断定这位检察官历史知识没学好,平时也不看《甄环传》之类的宫廷戏,呵呵。他不知道动物世界里「一夫多妻制」至今存在,即便是许多国家立法规定「一夫一妻」的人类世界里某些国家和地区也还可以一夫多妻。若顺从人的动物本性,除了身体有病者,估计每个男人(包括这个检察官在内)都可以「精力旺盛」的。「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虽然有些庸俗,其实点出了男人的本色。关键的问题是,虽然每个男人都想当西门庆甚至皇帝,但能实现么?即便在可以一夫多妻的时代,大多数男人由于经济条件所限只能娶一个老婆,还有的甚至没能力娶到老婆,更别说像西门大官人那样夜夜徜徉不同的温柔乡了。在已经明确规定只能一夫一妻制的中国,西门大官人的任性生活似乎不再可能继续了。但在现实生活中,却出现了上述检察官所说的「某些官员有很多情妇」的现像,这些官员是如何做到的呢?检察官说了一句一针见血的话;很多官到了一定位置,会有人来投怀送抱,如果心理底线没了,整个状态轨迹就颠覆。这句话也可以反过来理解:如果只是一个小官,手中也无资源支配权,估计就不会有女人来投怀送抱了。也就是说,「情妇」不过是权色交易的产物。从皇帝到西门大官人到现代的官员,他们之所以拥有超过一个以上的性伴侣,都是缘于他们拥有比别人更多的资源。在总体资源有限而需求者众多的局面下,他们自然就会成为交易市场上的热门人物。同性用谄媚的语言和不菲的金钱去交换,异性则往往就用肉体了。皇上自不必说,率土之滨莫非王土,率土之臣莫非王臣。西门大官人家财万贯,跟了他就可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现代那些占据要位的贪官则握有大权,可以权钱、权色交易。网上所曝那么多贪官的情妇,哪一个是纯为感情的呢?哪一个没有接受贪官的金钱馈赠或者生意上的照拂?有人可能会说,中国官员有情妇,外国官员没有吗?是男人都好色,这的确不分东西方。只不过人家当官受到的约束太多,还时刻被人民群众和媒体的雪亮双眼紧盯着,以至于很多人「有色心没色胆」。少数「色胆包天」者一旦形迹败露被媒体曝光,基本上仕途就会嘎然而止。克林顿贵为一国总统,不过跟白宫女实习生打点性爱擦边球,差点被弹劾下台。我估计,不少外国官员对于他的中国同行很羡慕,有些中国官员的情妇多达上百位,更别说周永康之流拥有的情妇中不少是名演员和名主持!难道周永康比克林顿精力更旺盛?打死我也不相信!但我的确相信那句恒久流传的名言:权力是最好的春药。我在其后再续一句: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任性胡搞。来源:章文 知名评论员转发此新闻:

自由亚洲 | 河北小官巨腐,司空见惯也怪

中国有官方网站星期三公布,河北省秦皇岛市一位区区科级干部在家中被搜出现金一亿两千万元人民币,市值大约一千一百万元人民币的37公斤黄金。不仅如此,这样一位党的小基层干部在北京和秦皇岛等地还有68套房产。习近平和王岐山主导的中国反腐确实让人开眼。这位基层巨腐小官是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要是放在民主国家吗比如说美国,马超群贪腐一案是一件很大的丑闻,但在中国却成了反腐成就。中国独立媒体人孑木星期三表示,他本人对不断见诸报端媒体的中国贪腐案件已经没有官方媒体所说“触目惊心”的感觉: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