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削

All

Latest

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 希格斯:我不容许国家为我选择敌友

“我不承认政府为我选择敌友的正当性。”——比尔·凯尔西 是的,比尔,让政府这样做是毫无道理的。 然而,比起一般人的这种荒唐许可,情况还要恶劣得多。从古至今,占支配地位的统治神话向来都是,统治者提供了某种交换条件:为换取人民的恭顺和纳贡,统治者保护人民抵御潜伏在“外面某个地方”的敌人。...

【河蟹档案】给人民一个胶带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墨鉅:杨佳被处死了,曾成杰也被处死了;夏俊峰被坐牢了,王功权也被坐牢了。中国人的确也有共同的梦想,但肯定不是这样的梦。言论的自由、信仰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这不是美国梦,而是全人类共同的梦想。 2013-09-14...

BBC中文:日本认定一名中国劳工“过劳死”

93年日本以引进外国人到日本学技术为名,开始引进外籍劳工。 隶属日本政府厚生劳动省的茨城县鹿岛劳动基准监督署周五(7月2日)判定在该县潮来市打工的中国人蒋晓东过劳死,是日本政府首次认定外国人研修生在日本过劳死的案例,可能为日本1993年以来实施的外国人研修、技能实习制度起草尾声。 剥削的实质 外国人研修、技能实习制度是日本过去17年来在政府默许的环境下,实质上剥削外国人的廉价劳工制度。去世时31岁的蒋晓东05年到潮来市电镀工厂打工,08年睡眠中突发心脏病死亡,09年遗属向劳基监督署申请劳动灾害保险,促使调查该案。 调查根据蒋晓东去世前三个月,每月加班93至109个小时,从而断定为过劳死。调查中还发现,另外两名与蒋晓东一起打工的中国人也遭遇了长时间劳动,并与蒋晓东一样,只获得时薪400日元(约30元人民币)的报酬,低于政府规定的最低标准678日元。 鹿岛劳基监督署周五向当地检察机关递交了工厂66岁的社长违反劳基法的文件,并命令该社长向三人补发18万日元(约1.4万元人民币)的劳动报酬。该社长对《朝日新闻》说,他没强迫三名中国人加班,也觉得加班费太低,但不得不与其他也雇佣研修生的企业同一步调,所以没办法。 人权问题是根 93年日本以引进外国人到日本学技术为名,开始引进外籍劳工,并给这些外籍劳工冠以“研修生”的美名。如有工厂和农村接受并担保,研修生可在日本“研修”三年。当时日本经济已陷入萧条,此一政策几乎从一开始就是给许多日本人不愿干的行业提供剥削外籍劳工的市场。 不过保守的日本社会对此歧视外国人的事实视而不见。直至进入二十一世纪,伴随日本人的人权意识上升,部分传媒、舆论才开始报道和议论研修生控告雇主的纠纷,包括涉嫌过劳死的案件。 日本政府入出境管理局的统计说明,到08年底,日本还有19万研修生,大部分从事缝制业、小型制造业和农业等低薪行业。 该制度却给政府创建国际研修协力机构来制造官僚退休后再就业场所的良机。国际研修协力机构的统计数字也承认,该制度下研修生与日本资方围绕长期加班、欠薪的纠纷不断,去年360个机构发生了444件。研修生死亡案也趋上升,08年涉嫌过劳死有35人,而许多纠纷在劳基监督署调查前,资方已把外籍劳工遣送回国。 日本各大传媒都报道了蒋晓东过劳死的新闻,显示了政府首次承认制度弊端时,传媒也酝酿着舆论的进一步压力,预示着该制度将告结束。

陈志武:从茅于轼先生的视角谈“剥削”

他们在劳动力市场上的交易有多少是非自愿、非自由的?户口制度、城乡差别、私人从事金融权利受限、自由工会权利受限、集体工资议价权利受限,等等,这些都是对权利的限制或禁止。在这些权利被限甚至被禁的情况下,还有多少契约自由?雇用关系还有多少自愿成分,有多少是强制?非自愿的交易可能存在剥削。 --- 2010.6.10.   从茅于轼先生的视角谈“剥削 ” 陈志武/文  《经济观察报》2009.1.15.   茅于轼 ...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