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当局

博谈网 | 在中国这个大趋势在放缓——这不是个好迹象

(博谈网记者郑皓然编译报道)据《路透社》5月30日报道,季寿泉(音)和兄弟季寿方(音)在中国的创业城市温州打拼了20年之后,准备回老家了。他们说,他们没有希望在温州买房,也越来越难挣到体面的工资。中国依靠数百万农民工在城市打工来增加城市人口和消费。它希望这会推动经济长期可持续增长,减少中国对重工业和出口的依赖,过去三十年间重工业和出口是中国经济崛起的主要推动力。但是,打工潮在放缓,农民工们不愿意在全国到处走找工作,这个趋势会削弱城市化的努力。季寿泉说:“真的很难赚钱。”他现在在一家卡拉OK厅做音效技师,月收入5000元。“过去在KTV工作的6、7个朋友中,只有我们两个还在坚持。大多数人都回老家了。”他的出租车司机兄弟季寿方,说他们很可能最终也会回老家。兄弟两人已经省吃俭用攒够了在家乡安徽阜阳买房的钱,那里的房价是温州的五分之一。季寿方说:“像我们这样的农民工在温州买房是不现实的,除非你有自己的生意。”官方数据显示,在2015年,农民工人数已经接近1.69亿。但是仅比2014年上涨了0.4个百分点,是自2009年以来增幅最小的。在外省找工作的农名工人数下降了1.5%,是6年以来首次下滑。当局希望在2020年前,城市人口从2015年的56.1%上升到60%。分析人士表示,中国大量的待售屋库存显示城市化进程受阻,因为农名工很难在老家以外打拼出来。尽管有一些迹象显示房价在从衰退中恢复,但官方数据显示中国的待售屋库存在截止到4月的一年内上升了4.5%,达到了4.5亿平方米。在很多三线、四线城市,修建住房最初是为了吸收当局城市化进程的需要。但是,由于缺乏就业前景和社会保障,农名工们或者继续在中国最大最昂贵的大都市碰运气,或者干脆回老家。位于北京的智库机构“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高级经济学家王军(音)表示:“城市化应该基于人,而不是由人造城市来带动。”然而,一些业内观察人士指出,农名工买房和在其他城市定居的主要障碍是没有当地的服务保障,例如孩子免费入学和医疗服务。在中国的户口制度下,到城市打工的农名工在工作城市没有享受公共服务的权利。这使很多人不愿离开家乡。位于深圳的地产顾问公司戴德梁行(DTZ)执行主管Alan Chiang认为:“如果中国的城市化按照计划的速度进行的话,那么就不会出现住房过剩的问题。中国城市化的主要瓶颈是户口问题。”分析师们认为,如果没有户口带来的社会福利保障的话,新移民不太可能会花钱(买房)。从一个更实际的层面上,如果要结婚或开设银行账号都需要户口。当北京当局鼓励城市提供更多户口的时候,地方当局给户口设了上线,以免当地资源用光。经济学家估计,中国可以达到其迁移目标,但是他们认为城市没有给农名工提供足够的户口。到2020年,当局希望城市居民中的45%有户口,而2013年这一比例是36%。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市场营销及国际商学院教授Siah Hwee Ang指出:“户口和高房价是两个重叠的问题,户口实际上是第一个关卡。首先要有户口,但是为了拿到户口,在一个地方必须要有大量的投资。”“但是,只是拥有很多钱并不能解决你的问题。所以,住房实际上是第二个问题,而不是第一个。”阅读原文: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r-for-many-chinese-migrants-the-lure-of-the-city-is-fading-2016-5

阅读更多

法广 | 中国观察: 北京当局不要制造新的冤案

香港《苹果日报》署名长平的评论称:“从该法院在网站公布判决书上,读不出任何真正扰乱了公共场所秩序的证据。他的确组织或者参与了街头呼吁的行动,但是没有个人或者机构证明哪怕只是被打搅了。”“在中国,街头抗议连打搅的效果都很难达到。从心理上说,不靠选票的官员不会在乎民众的言行。从行动上看,无论你怎么喊破嗓子,他们连敷衍一下的响应都不用做,完全可以紧闭门窗视若无睹,甚至干脆离开办公室回家睡觉。也就是说,哪怕最狭义地理解法律,许志永也没有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香港《东方日报》“神州观察”的评论称:“在许多基层市民心中,这项判决不公不正,被告的代表律师更形容判决是‘中国法治的悲哀及耻辱’。”“许志永是理想主义者,多年来致力民间维权,一腔热血,帮助过许多无力打官司的弱势阶层,这也令他在基层民众中拥有相当高的支持度。而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依法维权,并非要打破既有秩序。” “正如许志永在未能宣读的结案陈词中指出,官方指他在推动教育平权、随迁子女就地高考和呼吁官员财产公示的行动中扰乱公共秩序,表面看这是一个公民言论自由与公共场所秩序的边界问题,实际上,这是官方是否把公民的宪法权利当真的问题。而更深层次的问题是,官方心中深深的恐惧,恐惧公开审理,恐惧一个正在到来的自由社会。” 香港《苹果日报》署名李平的社论称:“在中共当局眼中,许志永等人展示横幅、有五六十人围观,已是‘情节严重’,甚至可以同文革的街头武斗、同曼谷反政府示威相提并论。”“而中共官方媒体则秉承维稳的传统,剥离新公民运动要求教育平权、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合情合理合法,只强调许志永组织、策划示威活动的‘非法性’,《环球时报》社评甚至把新公民运动的示威夸大至文革的层次,声称‘对文革的集体记忆,以及这几年很多国家街头政治失控带来的强烈印象,让大多数中国公众成为保持正常社会秩序的支持者’。”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指出:‘相关迹象显示,中国新一代领导人甚至连温和的异见也不会容忍。’显然,国际社会从中观察的是中共新一代领导人的开明与否,视之为中国能否走向民主、法治的一次测试。” 香港《明报》的社论称:“从这个判决可以看到,当局把任何形式的街头活动都视作洪水猛兽,实行零容忍的打压,而不管其出发点、实际效果如何,这样的做法在今天内地已经多元化的社会里,只会治丝益棼,进一步加深官民之间的观念鸿沟。”“许志永在内地维权界属于温和的人物,多年来,他一直坚持理性、非暴力的原则。” “许志永案很明显是一个政治案件,当局却用非政治性的刑事罪名来指控他,判他入监,这种做法并不能回避他提出的政治性问题,反而更加提升了外界对这些问题的关注程度,也增加了官方解决这些问题的复杂程度,给既得利益集团阻挠改革提供了借口。”“在全面深化改革的今天,我们希望当局至少不要制造新的冤案。让民众成为全面深化改革、实现‘中国梦’的真正主人翁。”

阅读更多

BBC | 陈光诚在美国指责北京当局打压其家人

陈光诚在去年4月逃离软禁进入北京的美国使馆躲避,随后他和妻子和孩子一起去了美国。 中国异见人士陈光诚周二指责北京当局打击他的家人,并呼吁美国总统奥巴马进行干预。 陈光诚去年戏剧性地从山东老家逃脱软禁后去美国,他在华盛顿全国记者俱乐部对记者说,自从他离开中国后,他的好几位家人受到当局骚扰。 这位41岁的维权活动人士说,他33岁的侄子陈克贵被判刑3年3个月,他被禁止见律师,并且受到“刑罚”。 陈克贵因为对进入他家的当地官员犯有“故意伤害罪”被判监禁。 美国人权组织“现在自由”(Freedom Now)周二向联合国发出呼吁,要求释放陈克贵,并且说陈克贵的健康和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