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政变传言

网络封杀与解禁暴露中共权斗激烈

中国严厉处罚了传播“北京政变”说法的网民和网站 随着涉及薄熙来的一系列政治丑闻出现,中国网络也同时出现“解禁”和“封杀”的矛盾现象。 BBC国际媒体观察部分析认为,随着前重庆副市长王立军出走美国领馆,中国的网络监控出现了不寻常的情况。 学者认为,这反映了薄熙来事件引发的中国领导层的权力斗争。 在王立军事件发生后的几周内,一些曾经被屏蔽的搜索词汇例如同1989年六四事件、赵紫阳、法轮功等词汇时不时可以在中国的搜索引擎百度和新浪微博查到。 薄熙来3月15号突然被免职后,中国当局对薄熙来解职的原因和他解职后的去处没有提供任何信息,导致网上有关薄熙来的各种谣传盛行。 而中国的网监当局似乎在这个时候又一次采取了极不寻常的“不干涉”手法,任网上关于薄熙来的各种揣测流传。 “转法轮”、“器官活摘”等也在百度一度解禁。 但在数天后网上“政变”的谣传几近失控时,中国网络同时出现了严加控制信息的情况,有关信息遭到删除,屏蔽,前面提到的一些信息又消失了。 中国公安部门以“散播谣言”抓捕传播“政变”的“传谣”者,处罚关闭“违规”网站,一度解禁的内容再次被禁。 但在4月6日,很多被禁内容重新可以搜索到。比如,当天的新浪微博上可以搜索到上千个“活体器官摘除”的结果。其中大多和法轮功指责有关。 在北美的中文网站博讯引述“北京消息人士”的话说,打击谣言的运动正好在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出访期间展开,“是亲薄熙来势力的一次反击”。 在北京的一位政治学者陈子明说,他认为这体现了中共高层在这个问题上的争斗。 分析人士说,所有这些近来中国网络发生的异常现象或许显示出中共内部高层的权力斗争正变得日益激烈而不再那么隐蔽。

阅读更多

《解放军报》警告军队不要轻信谣言

中共一贯要求军队服从“党指挥枪”的原则。 《解放军报》星期五(4月6日)发表评论员文章,强调确保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并警告军队不要听信谣言,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 这篇文章是解放军报刊登的学习贯彻军委主席胡锦涛在人大讲话的系列评论之七,前不久的类似评论都强调坚持党对军队的领导,强调听从胡锦涛的指挥。 《解放军报》在中共面临十八大人事变动之际发表这一系列评论,被一些分析人士看作是胡锦涛在军中的权力受到了挑战。 但在香港的中国政治军事问题专家林和立在接受BBC中文网记者采访时认为,胡锦涛目前在军中的地位相当稳定。 林和立说,虽然自3月份薄熙来事件之后中国政界出现很多传说,说薄熙来此前准备与某军区或武警联合动作,挑战胡锦涛派,所以从2月起军队就开始讲政治、讲纪律,强调党指挥枪、军队高层服从军委主席胡锦涛。 音频:林和立谈《解放军报》文章 《解放军报》发表文章,强调确保党和军委主席胡锦涛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在香港的中国政治军事问题专家林和立在接受BBC中文网记者采访时说,这篇文章是有的放矢。 收听 mp3 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 下载Flash 用视窗媒体播放器播放 但是目前看来,薄熙来和军队中那些不听胡锦涛话的人似乎已经被清除,所以胡锦涛在军中的威信和权力应该相对稳定。 《解放军报》今天的评论员文章中还强调要贯彻胡锦涛的讲话,切实做到“不为噪音所扰,不为流言所惑,不为暗流所动”。这也被看作是军中可能会出现动荡的象征。 林和立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这是有的放矢,主要针对过去两、三年军队高层中一些被称为“自由化分子”和主张改革的人所提出的“军队国家化”问题,那些军官对中共的“党指挥枪”的传统有不同意见。 胡锦涛讲话中的三个“不为”,是要求军队从思想到行动的各方面都与党中央和胡锦涛保持一致。 这类政治运动虽然过去也常在军中开展,但突出强调胡锦涛在军中的权力,尤其在面临十八大中共高层人事变动之际,按照逻辑推断,胡锦涛仍然留任军委主席的可能性相当大。 林和立说,一般的共识是,胡锦涛很可能仿效江泽民,在十八大退出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但留任军委主席,所以目前急需巩固他在军中的威信。 而公认在十八大之后会担任中共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则可能要等几年之后才会登上军队掌门人的位子。 林和立认为,作为太子党代表的习近平,与军队高层的许多太子党将军的关系很密切,接班之后在军队建立他个人的威信,相信应该比江泽民和胡锦涛更容易。 点击 页首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分析:网络谣言起于官媒信息渠道堵塞

中国主要官方媒体近日连续发表评论文章,要求坚决铲除网络谣言。此前中国网络出现“军车开进北京、中南海传出枪声和北京政变”等消息。 中国两家被官媒点名对违法有害消息疏于管控的主要网站微博评论功能因此暂停三天,进行自我审查。有媒体人士指出,中国官方媒体信息渠道不畅,“小道消息”自然盛行。 *官媒:对网络谣言果断亮剑* 中 国官方的新华网4月1日刊发题为“毫不动摇铲除网络谣言这颗毒瘤”的评论文章。文章说,近年来中国网络谣言盛行,有些谣言侵犯他人权益,有些则性质恶劣, 严重危害到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必须依法查处并严惩造谣传谣者。文章引用中国刑法相关内容,对以造谣等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等行为作出有罪规定。 人民网4月1日以“对造谣传谣者就该勇敢亮剑”的网评。评论说,互联网时代,谣言的繁殖能力更强,给社会造成的影响更恶劣。这篇文章认为,要打击造谣者,更不能放过缺乏职业操守甚至故意传播谣言的网站。 中 国公安机关近期拘留了据称在互联网编造“北京出事、军车进京’等谣言的6名网民。新华社等中国官媒报道,“一批传播谣言的互联网站被依法查处”,中国各地 “因造谣传谣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16网站”被关闭。3月31日8时到4月3日8时,网民人数最多的新浪网和腾讯网博客评论功能关闭三天,据称进行自我审 查。 近期所谓“谣言四起”大多跟王立军和薄熙来事件有关。民众处于对中国政局的关注,希望听到更多的权威消息。但由于缺乏透明度,加上对媒体的严格管控,因此,大量网民来到网络空间,希望能获取更多信息。 中国资深媒体人李德民在人民网发文说,没有正道消息、大道消息,没有官方消息、权威消息,就难免有小道消息、马路消息,难免流言、谎言、谣言泛滥。” 李德民是原人民日报编委委员、评论部主任。 *周兵道出‘谣言’症结所在* 香 港资深媒体人周兵表示,中国目前所谓网络谣言“大行其道”的症结出自两个方面,一是官方媒体信息渠道少;另一是公民参与政治管理国家的机会少。他说,在言 论开放和政府运作比较透明的国家,主流媒体是民众获得信息的主要渠道,比如国家领导层的人事变动,国内重大政治事件等,主流媒体都会做详尽、全面和客观的 报道。这样小道消息就会很少。 周兵认为,中国主流媒体在一些民众关心的问题上披露的消息过于少,而且“在王立军和薄熙来的问题上大家觉得 透明度不高,因此,对于这个事件各种各样的讲法、猜测,一些事实和信息就会补充进来。另外一个事实就是,中国的网络媒体,也就是自媒体的活跃程度高于很多 其它国家。因为在其它国家,民众有参与政策(制定)、政府运作,还有文化讨论等方面相对大的自由,这些事情他们在正常渠道都已经解决了。” 周兵说,相比之下中国民众参与实际运作的机会很少,自媒体在中国就成为一个很发达的传播平台。 *高瑜:打击谣言是假,遏制实情是真* 北 京资深新闻工作者高瑜表示,其实网民对于谣言有很强的过滤性,能够识别出哪些是不实消息。她说,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传播速度这么快,一条不实信息很快就被 否定。而且像长安街进军车,中南海传出枪声,网上很快就有路过长安街的网民通过手机发出“没有看到军车”的信息。另外,网民现在对于跟政局相关的消息在相 信之前都会问一个问什么。 前经济学周报副主编高瑜认为,官媒拿连网民都不相信的网络传言大作文章,其实是想遏制真实消息的披露。她说: “我估计,它就是一个下马威。就用抓谣言,当时就不可信,许多其它写微博的人当时就说没看见,照片是合成的等等,就否定了。本来在微博群里就被否定的东 西,它现在抓出来大作文章,我认为,它真正想阻止的是一些真实信息的传播。 *疏比堵好* 对于中国当局严格管控网络论坛,香港资深媒体人周兵认为,从长期看会激起更大的反弹。 “管制效果看,它一时能够在相当程度上封锁一些消息,比如对新浪和腾讯微博评论功能的3天暂停,很多消息还是发不出来。但是这样的做法有时会引起激起更大的反弹。“ 周兵说,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目前的情况是“疏”比“堵”要好。尤其是针对谣言或者不确切的消息时,政府要及时发布真实的信息。再有就是政府开通言道,让大家把想说的话都表达出来,反而政府不想期待的结果会减少很多。

阅读更多

北京权力斗争剑拔弩张

中国当局在上周就一度广泛流传于互联网的 “军车进京,北京出事”传言作出严厉处罚,有人被认定在网络编造谣言,遭到拘留,同时有16家网站因被指传谣而被关闭,有关传言上月在互联网流传后,引发所谓中共高层因对薄熙来处理手法意见分歧而引发矛盾激化的传言,甚至有人称北京发生政变。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评论针对网络谣言传播提出:“跟风传谣不可取。造谣违法,传谣同样违法。”今天有两家法国报纸就此撰文强调北京进一步加强对中国户联网的管理。 北京加强互联网审查 解放报常驻北京记者格兰日罗的文章强调,中国互联网成为中共党内斗争的“人质”;回声报常驻北京记者格雷兹庸强调,若不经风的北京加强对中国互联网的审查。 解放报记者的文章写道,正式讲,中国是个“稳定性”与“和谐”的国家,中国共产党更是个“团结”的模范,而且决定是由集体作出。而如今这种过分漂亮的表面正在被撕的体无完肤,两周之前,中共中央政治局二十五个委员之一的薄熙来突然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职务。而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曾前往美国领事馆要求政治避难而被评论为“叛徒”。 北京在党政军内清洗薄熙来盟友? 在这些免职的背后其实正在发生着一个更为重大的事件,便是在行政和军队内部正在清洗博熙来政治盟友的大事。实际上自从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被血腥正压以来,中国高层权利斗争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不久之前,中国互联网上,特别是在有着两亿五千万网民的微薄上不断地传出“政变”流言,甚至从网上看到围在中南海周围的坦克车的照片,许多网民禁不住要问,是否正在酝酿着一场“政变”? 甚至有的微博悄悄地嘟囔,政法委书记,中央政治局九名常委之一周永康就反对对薄熙来的解职。为了遏制网上,也许不排除就是事情真相的民众呼声,最高当局在刚刚过去的周末狠狠打击了制造和传播所谓的“谣言”,宣布对使用微博的重大限制,十六个被指控传谣的网站被关闭,1065被指控违反网规的人被拘捕,另有一批数量不详的中国网民被进行了“告诫教育”。 北京不能容忍对媒体“失控” 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这两家中国最大的微博运营商也因这起事件而遭到严厉批评和处罚,两家微博运营商均从3月31日早晨开始关闭微博评论功能三天。据透露这是中国网络管制官员下达的命令,两家微博运营商需要在这三天内对微博评论内容进行审查和清洗。 回声报文章强调指出,之所以薄熙来被解职以后,互联网上最疯狂的消息不胫而走是因为对很有魅力的薄熙来的解职标志着在今年年底中国领导层换届背景下的幕后权力斗争激烈,从而大家可以在网上看到了流传的“政变”消息和英国人去年末在重庆神秘死亡的事件。对于一个习惯于任意摆布媒体的中共政权来说很难容忍这种“失控”。 梅朗顺民心上升影响奥朗德变数? 本星期一(四月二日)法国多家全国性报纸仍然聚焦法国总统大选:解放报神秘地宣布中间派总统候选人贝鲁在不起眼的浅桔黄色的长方块当中迷路;费加罗幸灾落祸地强调梅朗顺的民心大涨改变社会党候选人奥朗德的变数,指出法国社会党人反复呼吁在第一轮投票当中就要动员起来;人道报跟踪着左派阵线候选人梅朗顺到贫民百姓居住的街区,五千人参加了梅朗顺昨天在巴黎近郊格里尼举行的竞选集会;巴黎人报关注在总统选举投票中的弃权率高的危险,鉴于选民主要对政治的不信任,而且选举运动仿佛也引不起人们的热情,法国大众化报纸巴黎人报预言大选投票有弃权率高的危险。 法广 索菲

阅读更多

信息封锁严密 北京政变谣言四起

信息封锁越严密,小道消息流传越广,这是新闻控制的必然结果。三月底,中国政府封闭了16个网页,并逮捕了六名博客作者,罪名是"制造并散布谣言"。谣言指的是原重庆市党委书记薄熙来被解除职务后,互联网上流传的"北京发生政变"的消息。 《法兰克福汇报》指出,"因为共产党禁止组建派别、竭力以一个声音说话,所以权力斗争的细节至今没有传到外面。党的报纸《人民日报》周六发表的社论使人预计,对互联网的约束将继续扩大。社论说,'人民应该团结起来与误导群众的谣言做斗争'。不进行自我检查的网站今后要承担责任。 "然而,著名的房地产企业家张欣在评论功能已被封闭的微博中写道:'什么是结束谣言的最佳途径?是公开化和透明度!越阻止人们说话,谣言就越多。'不久前,中国规定,所有写微博的人都必须以实名注册。" 政界使用双重战略 中国有三亿人使用微博。《南德意志报》注意到,正因为中国政府对媒体实行严格检查,所以微博为亿万中国人表达对政府、当局部门和共产党不满提供了可能性": "对此,政界使用双重战略:一方面,现在许多政界人物和官员自己也开微博,以显示他们乐于接受批评。另一方面,仅新浪微博就聘用了一千名工作人员,他们专门删除政府不喜爱的消息。近几天来,网站成员必须实名注册,这样就更容易找出批评言论的作者。 "中国有五亿多网民,三亿多人有微博帐号。北京担心阿拉伯之春蔓延到中国。互联网中的社会网络大大推进了许多阿拉伯国家的抗议运动。" "中国政府无法消除这些谣言" 《法兰克福评论报》驻北京记者巴尔迟认为,中国互联网上谣言流传,说明"共产党已无法控制公众舆论": "无论是博客开玩笑,还是过度想象,这些谣言在严格检查的中国互联网上能广为流传、甚至被若干国际严肃媒体当成真实,对中国都不是好事。人们显然不那么相信中国体制的稳定性,数日来,中国政府无法消除这些谣言,这说明它控制公众舆论的能力已经完全力不从心。 这是因为在秋季权力交替之前,党比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视在国内外传播完全团结的形象。对领导人来说,团结一致是其合法性的一部分。他们断言,没有民主选举也能达成社会一致,而争论公开化正好与这样的断言背道而驰。但是,自从重庆党委书记薄熙来不可避免地被解职以来,这样的矛盾已大白于天下。" 摘译:林泉 责编:苗子 以上内容摘译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德国之声中文网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