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会商

美国怎样对待“思想偏激”学生

顾猷   美国也有“思想偏激”的学生,而且“偏”得厉害,“激”得重大。对于学生“偏激”的思想,美国实行“司法最终解决”。一些涉及学生“思想偏激”的官司,一直打到联邦最高法院。联邦最高法院以宪法第一修正案定谳,通过这样具体案件的审判,不断地为社会制定言论自由的规范。     什么要件构成“思想偏激”?在北大,对于学校伙食涨价提出批评就是“思想偏激”。不过,打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学生“思想偏激”案,一般都涉及重大的主题,比如焚烧国旗、拒绝遵守向国旗敬礼的法令、在越战期间佩戴黑色袖章到校上课表示反对战争等待。     在北大,对于“思想偏激”采取“会商”制度。“会商”成功,毫无疑问显示了组织的力量;“会商”不成,组织也有的是解决办法。但是对于受害的学生呢,有什么救济途径?中国有宪法,也有各级法院。制裁异见维稳和谐的法院,顾某常见;依照宪法保护言论自由的法院,顾某不常见。这也是中美法院在政治、社会生活中扮演角色的重大不同之处。     1943年,西维吉尼亚州发生一起小学生拒绝向美国国旗敬礼案。当时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爱国主义高涨,加上对于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恐惧,美国若干州和地方制定了法律法规,要求学生们想国旗敬礼并背诵效忠誓言。西维吉尼亚也制度来类似的法令。当地小学生巴尼特拒绝向国旗敬礼,学校当局就“会商”。巴尼特的父亲就站出来挑战向国旗敬礼的法律的合宪性。官司一直打到联邦最高法院。     法官在判决中写道:如果说在我们的宪法星系中有一颗恒星的话,那就是没有任何官员--不论官阶高低--有权规定什么是正统的政治、民族、宗教等观点,也没有任何官员有权强迫公民以言行承认自己的信仰。如果有例外,那么例外现在还没有出现。     法官在判决中继续写道:我们认为地方当局强迫学生向国旗敬礼和宣誓的行为超越了它们的宪法权限,构成了对宪法第一修正案所保护的公民精神和智力的侵犯。     和纯粹的“言论”相比,拒绝向国旗敬礼、焚烧国旗、倒悬国旗、佩戴黑袖章反战等都属于所谓的“象征性言论”,静坐、游行、示威等属于“言论加行为”,都属于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言论自由”的范畴。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哈兰(Justice Harlan)说:本院从来没有把言论的权利限定为只是口头表达。     学生批评学校食堂伙食涨价在北大就被划为“思想偏激”,那么联邦最高法院保护的那些“象征性言论”如果发生在北大,中国人都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在1965年,在爱荷华州也发生了一起学生“思想激进”案。爱荷华州Des Moines地方的一群学生举行集会,决定在假期佩戴黑色臂章,表达他们反对政府卷入越南战争。Des Moines当地的校长们闻讯后,迅速采取措施,制止学生们在学校佩戴黑色臂章,违者将遭停学。     15岁的高中生约翰廷克(John Tinker)和他13岁的初中生妹妹玛丽拜慈(Mary Beth)拒绝了学校的规定,坚持佩戴黑色臂章到校,结果被立即遣送回家,在他们同意学校不得佩戴黑色臂章的规章之前不得上学。     廷克和妹妹及其父母把官司一直打到联邦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以7:2作出判决,认为:学生佩戴黑色臂章以表达某种观点属于象征性言论,这种言论在宪法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条款的保护范围之内。学生的这种静默的、消极的表达思想的行为,没有证据显示干扰了教学秩序,学校当局对学生佩戴黑色袖章到校的禁止,是宪法不能允许的。     在美国,学生包括中学生集会示威,批评政府是日常的社会生活实践和民主实践。在中国,大学生批评食堂涨价就荣膺“思想偏激”的称号,到社会上批评物价上涨,校方会不会追授一个“思想偏激+”?如果有一日,中国社会满眼和谐盛景,到处赞美飞扬,顾某就知道北大的教育目标实现了。那时,我们可以称中国进入了一个“北大新国民”社会。     顾某没指望看到北大某位学生不服“会商”,把官司闹到中国的最高人民法院。别地,中国的最高法院不管哪个。对于中国宪法,顾某强烈的印象是国庆游行中的宪法花车方阵。宪法一日不从花车上下来,那它一日就是花车上的宪法。只能远观。     和美国学生的这些“偏激”相比,北大学生只能在回首往昔峥嵘岁月中寻找安慰。“祖上阔过”。 来源: 顾猷的博客 延伸阅读 来,让我告诉你什么是会商制度  

Read More

中国: 北大“思想偏激”学生成为重点防范对象

北大“思想偏激”学生成为重点防范对象 中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网路图片) 作者 凯文 据《北京晚报》报道,从今年5月起, 北京大学将在全校推广实施对“重点学生”进行学业会商的制度。所谓“重点学生”,包括了从经济贫困到思想偏激等十类学生,校方将对这十类学生进行排查。此举在舆论引起强烈反响。 据该报介绍,从2010年11月起,北大在医学部和元培学院开始试点学生学业会商制度,“重点学生”包括学业困难、思想偏激、心理脆弱、经济贫困、学籍异动、生活独立、网络成瘾、就业困难、罹患重大疾病、受到违纪处分等十类。预计5月份之后,会商制度将在北大全校推广。 所谓会商制度,指的是相关院系先对这十类学生进行排查,发现后及时上报,并根据学生具体情况联系学校心理健康咨询中心、就业指导中心、学生资助中心等部门进行帮扶。 其中,学生因经济贫困、罹患疾病等原因从校方得到关注无可厚非,但“思想偏激”一项,则引起舆论强烈质疑。由于定性模糊,这一标准很容易与北大赖以骄傲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传统相冲突。 《北京晚报》引述北大学工部副部长的言论称,“思想偏激”的具体例子是,“主要是因为有一些学生经常夸大学校工作的一些细微漏洞,‘比如动不动因为食堂饭菜涨两毛钱就批评学校’”。 这一会商制度的具体成效尚待观察,据称,对于是否有因为思想偏激被“会商”的学生,北大学工部没有予以证实。但是这一制度已经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与质疑。 《北京晚报》承认,多数学生认为不应将“思想偏激学生”纳入会商范围。有些学生表示担心,会商“思想偏激”的学生很容易让人产生“校方禁锢北大学生思想”的理解。更有网络舆论激烈地表示,北大将成为收罗全国顶尖考生再改造成温顺绵羊的生产基地,所谓以“兼容并包、思想自由”闻名的北大精神不过将成为被阉割后的一块遮羞布。 �

Read More

[转载]北大实在病的不轻,将毁灭中国未来教育!

原文地址: 北大实在病的不轻,将毁灭中国未来教育! 作者: 大江东去 北大将会商“思想偏激”等十类“重点学生”   ----北大在中国高校搞黑色恐怖 重回毛泽东黑色时代   核心提示:北大认为“有些学生太嚣张,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就诋毁北大,应该将他们送到疯人院去。”北大竟然如此恶毒,把所谓“偏激学生”当作精神病患者,看来北大不仅只有一个著名精神病患者“孙东东”教授有病,北大领导患了集体精神病。   北京大学学生工作部网页截图 -------------------------------------------------------------------------------------------------- 今年5月以后,北京大学将在全校推广实施对“重点学生”进行学业会商的制度,包括学业困难、思想偏激等十类学生将被纳入会商范围。其中对于“思想偏激”学生进行会商,引起了不少北大学生的争议。 从去年11月起,北大在医学部、元培学院开始试点学生学业会商制度。 会商的“重点学生”包括:学业困难、思想偏激、心理脆弱、经济贫困、学籍异动、生活独立、网络成瘾、就业困难、罹患重大疾病、受到违纪处分等十类学生。 主持这项工作的北大学生工作部介绍,试点院系先对这十类学生进行排查,发现后及时上报,并根据学生具体情况联系学校心理健康咨询中心、就业指导中心、学生资助中心等部门进行帮扶。据了解,目前元培学院和医学部的试点已接近尾声。预计5月份之后,会商制度将在北大全校推广。 记者发现,对“思想偏激”学生进行会商,引起不少北大学生的争议。记者最早在某社交网站一名北大学生的网页上看到这一消息,该学生自嘲“已符合十类重点学生中的三项特点”。 也有北大学生表示支持会商“思想偏激”的学生,认为 “有些学生太嚣张,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就诋毁北大,应该将他们送到疯人院去(编者注:北大竟然如此恶毒,把所谓“偏激学生”当作精神病患者,恐怕只有北大著名精神病患者“孙东东”教授的才能做的出来)。” 但更多学生认为不应将“思想偏激学生”纳入会商范围。一名元培学院的大三学生告诉记者,元培学院的学生大多是以各省市前三名成绩入校的“天之骄子”,许多学生的言谈、思想都个性十足,因此很难界定谁属于“思想偏激”。“错误的会商很容易埋没这些学生的个性。”这名学生说。来自法学院的研究生小杨则认为,北大以“兼容并包、思想自由”闻名,会商“思想偏激”的学生很容易让人产生“校方禁锢北大学生思想”的理解。 对此,北大学工部副部长査晶表示,会商工作以关注学业困难、多次挂科的学生为主,主要是了解他们学业困难的原因,帮助他们顺利完成学业。同时会商工作也会关注一些思想偏激的学生,主要是因为有一些学生经常夸大学校工作的一些细微漏洞,“比如动不动因为食堂饭菜涨两毛钱就批评学校。” 据了解,作为北大本部唯一一个试点单位,整个元培学院有近10名学生进入会商范围,他们多数人是因为学业困难。对于是否有因为思想偏激被“会商”的学生,北大学工部没有予以证实。(北京晚报实习记者张航) 附:北京大学网站上的相关通知 关于在医学部、元培学院试点学生学业会商工作的通知 各院(系、所、中心): 为进一步构建全员育人、全过程育人、全方位育人的工作体系,实现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优秀人才的育人目标,充分体现教育管理工作的人文关怀,学生工作部、教务部、医学部教育处经研究,决定在医学部、元培学院率先开展学生学业会商试点工作。在试点成功和条件成熟后,将在全校范围内推广这一工作模式。现将有关工作通知如下: 一、工作目标 在认真做好“重点学生”排查工作的基础上,以会商为形式,组织多方力量,对会商对象的学业情况进行深入分析和科学判断,制定并实施切实有效的帮扶计划,深入开展一对一的深度辅导工作,帮助“重点学生”顺利完成学业任务,实现全面发展与健康成长的育人目标。 二、工作原则 体现学校全员育人的基本要求,由学生工作部、教务部、医学部教育处牵头,以医学部、元培学院为主导,相关单位紧密配合,共同开展工作;紧密围绕工作目标,坚持以人为本,尊重学生的个体差异,因材施教,量身定制帮扶方案;要把教育管理与关心爱护结合起来,把解决思想问题同解决实际问题结合起来,把重点解决学业困难与解决其他困难结合起来。 三、工作对象 以本院系学业困难学生为主,兼顾其他“重点学生”。包括:学业困难、思想偏激、心理脆弱、经济贫困、学籍异动、生活独立、网络成瘾、就业困难、罹患重大疾病、受到违纪处分等十类学生。 四、工作组织单位 牵头单位:学生工作部、教务部、医学部教育处合作单位:各相关专业院系、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学生就业指导服务中心、学生资助中心、宿舍管理中心、青年研究中心等试点单位:医学部、元培学院 五、工作进度安排 2010年11月-2011年3月:工作启动与实施阶段。试点单位制定会商工作实施方案,在重点学生排查、确认需要会商的对象、协调本院系有关人员及各相关单位进行会商的基础上,形成科学有效的个体帮扶方案;根据方案要求,针对工作对象进行后续深度辅导和全方位的帮扶工作;2011年4月:试点工作总结阶段。根据工作实效,全面总结工作经验,形成工作报告,拟定适合在全校范围内施行的工作方案草稿;2011年5月-6月:工作推广阶段。以前一阶段工作为基础,制定北京大学学生学业会商工作方案,并在全校范围正式施行。 六、工作要求 开展学生学业会商工作,整合多方力量有针对性地解决个别学生的特殊问题,是育人工作“以人为本”核心理念的重要体现。这一工作机制的建立也将进一步探索个性化辅导工作的途径和方法,为辅导员更多地承担育人责任进行探索。医学部及元培学院应按照整体工作要求,认真组织本单位教学管理与学生工作干部、专业教师组成会商队伍,高度重视,深入研究,结合本单位实际情况,学习先进经验,积极创新工作方法,制定并实施科学有效的工作方案,努力探索出北京大学学生学业会商工作的科学机制与有效模式。 其他各院(系、所、中心)也应按照通知精神,探索本院系的学生学业会商工作机制,并为医学部及元培学院的试点工作献计献策,提供帮助,共同开创基层院系学生教育管理工作的新局面。 学生工作部、教务部、医学部教育处 2010年11月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