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村

香港獨立媒體 | 三份一屯門堆填區踩軍事禁區 涉違軍事協議 (堆填區系列二)

(獨媒特約報導)本網 早前報導 ,環保署承辦商在屯門堆填區擴建未得立法會通過之時,在擴建區內開發堆泥,環保署回應指新開發的地帶為多年前已得到批准的堆填區附屬「採泥區」。記者調查後進一步發現,屯門堆填區約三份一的部份以及「採泥區」均佔用了駐港解放軍的青山操炮區軍事設施禁區,涉嫌違反了中英在九四年簽訂的軍事協議中,禁止軍事用地「用於非防務目的」的規定。另外,本網亦發現,環保署在開發「採泥區」,涉嫌未有得到地政總署正式撥地。 有關堆填區的資訊非常不透明,當傳媒質疑環保署偷步擴建堆填區時,環保署才披露原來擴建部份在廿多年前已經批了給承建商作為「採泥區」,並且公開了「採泥區」的範圍。公眾才知道原來環保署有權以開發「採泥區」的名義,變相偷步擴建堆填區。為了得到更多有關堆填區的土地資訊,本網記者向測繪處訂購了堆填區南部的「地段索引圖」(LOT INDEX PLAN),從圖中發現特區政府以及解放軍兩個涉嫌違規的情況。 首先,地圖顯示,約三份一的堆填區以及整個新開發的採泥區,均佔用了駐港解放軍的青山操炮區軍事設施禁區。香港法例第二四五B章《軍事設施禁區令》列明了青山操炮區的界線屬於軍事設施禁區,《公安條例》第三十七條則列明禁止沒有得到駐軍司令批准而進入禁區範圍。保安局和地政總署沒有回覆記者有關堆填區佔用軍事設施禁區的提問,只有環保署簡短回覆指:「就查詢所指的新界西堆填區與青山練靶場重叠的土地範圍,環保署已取得回歸前的駐港英軍及回歸後的解放軍駐香港部隊同意,讓環保署及其承辦商在該處進行暫存泥土之工作,並不涉及移交土地。」 環保署認為,軍事禁區可以同時是堆填區及採泥區。但其實環保署這個聲稱不單是錯誤,更將駐港解放軍也拖下水。因為中英雙方在一九九四年簽訂的軍事用地協議中,中國外交部曾作出以下聲明:「移交駐軍的軍事用地將完全用於防務目的,其使用權不轉讓,亦不提供給他人用於非防務目的。如果駐軍使用的某塊土地不再需要用於防務目的,將無償交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處理。」約束駐港解放軍行為的《駐軍法》第十三條指:「香港駐軍的軍事用地,經中央人民政府批準不再用於防務目的的,無償交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處理。香港特别行政區政府如需將香港駐軍的部分軍事用地用於公共用途,必須經中央人民政府批准;經批准的,香港特别行政區政府應當在中央人民政府同意的地點,為香港駐軍重新提供軍事用地和軍事設施,並負擔所有費用。」 根據協議和駐軍法,環保署所說的情況根本就不可以出現──屬於軍事設施禁區的地方,就只能用於防務用途;如果軍事用地不再用於防務目的,就要先得北京批准,再交還特區政府才能轉為民用。 當然,從香港市民的角度,屯門堆填區的畸型案例不是壞事,這證明了駐港解放軍的軍事用地不是雷動不得的,既然可以撥一些出來做堆填區,那也可以從幾千公頃中撥一些出來建屋,那新界東北村民就不用受逼遷之苦了。 環保署涉嫌未得到地政總署正式撥地 另一個從「地段索引圖」發現的問題是,環保署批給承辦商營運的屯門堆填區以及採泥區,有部份土地似乎並未得到地政總署按機制撥地。地圖右上角的紅色框,是地政總署向環保署撥地作為堆填區的範圍,編號GLA-TM287,從圖中可見,撥地範圍避開了整個軍事設施禁區﹝綠色線以南的地區﹞。按土木工程拓展署出版的 Project Administration Handbook for Civil Engineering Works ,在興建堆填區以及採泥區﹝borrow area﹞,部門必須先得到地政總署正式撥地﹝簡稱GLA:government land allocation﹞。撥地的範圍,則會標示在「地段索引圖」上。 仔細看地圖,讀者可能會留意到,前述兩個「問題」似乎有所相關,也衍生出更多疑問。地政總署沒有按慣例將綠線以南的土地正式撥給環保署,正可能是因為該區屬於軍事設施禁區。如果地政總署未有正式撥地,那環保署又怎能跟承辦商簽營運合約?沒有正式撥地,那承建商是否還可以繼續在採泥區堆泥,變相偷步擴建堆填區? 對於這串疑問,地政總署回覆:「由於有關政府撥地文件 (GLA-TM287) 的內容屬政府內部資料,只供相關人員参閱,恕未能提供。由於環境保護署已取得相關部門及機構的同意,地政處不反對該署在堆填區撥地範圍旁的運作。」 含含糊糊的一句「不反對」,是否等於承認環保署未有得到正式撥地?面對全面語言偽術化的特區政府,要搞清如此簡單的一個問題,也得費盡力氣! 記者:歐陽聯發 編輯:朱凱迪

Read More

BBC | 中日加强东海主权纠纷对峙姿态

安倍誓言“认真应对”中方开发东海油气田的行动。 日本执政自民党周四(8月1日)召开“东海资源开发计划团队”会议,批准了党内制定的针对中国建设东海新油气田的方针,包括要求中国撤除新建的采掘设施等。 自民党并把决定提交了首相安倍晋三,安倍表示:“中方的行动违反协议,这项决定是当然的,政府将认真应对。” 自民党的方针包括不承认中方建设的东海新油气田采掘设施,要求立即撤除;不承认中国在任何双方主张权益的海域内准备开发的七个油气田;日本企业出资参与中国东海油气田“春晓”的条件应由双方决定。 方针还要求尽快举行2008年日中达成共同开发协议以外的海域开发谈判。 对抗竞赛 据共同社报道,自民党内是在周三制定这份方针的,看来这是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二发表“不可牺牲国家核心利益,坚决保卫海洋权益”的政策下催生的日本对抗方针。 包括共同社在内,日本多个主流传媒周四纷纷报道了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会上的这次讲话,并形容这是习近平基于钓鱼岛(日美称尖阁诸岛)所在的东海、南海主权纠纷,加强海洋权益维护行动的呼吁。 不过习近平讲话前,日本也已显示准备加强东海巡逻态势。 安倍政权提拔了日本第一位非文官出身的制服系统新海上保安厅长官佐藤雄二,佐藤曾是负责巡逻包括东海钓鱼岛附近海域在内的西南海域现场指挥官。 此一人事任免被日本广泛视为安倍政权不满去年9月后中国船舰53次进入日本主张的领海,有意加强海保厅立场的举措。 官方新华社在在八一建军节前夕报道了习近平有关保卫海洋的言论。 这项人事任免周四起实施,被迫退任的前长官北村隆志周三召开离任记者会时,也对今后东海中日对峙局面可能进一步升级显示了忧虑。 北村隆志说明,任期11个月期间,“是基于不损坏中日关系的大局,希望今后现场执行公务时也坚持理性应对”。 美国因素 刺激中日加强海洋主权纠纷对峙的原因可能还与美国上议院本周一通过谴责中国船舰在钓岛海域活跃行动的决议有关。 这份由美国上议院共和党议员提交的决议内容谴责“中国船舰在尖阁诸岛周边侵犯日本领海、用射控雷达照射日本军舰等行为提升了地区紧张局势”。 决议并指出,“尖阁诸岛隶属日本施政,美国反对损坏日本施政权的任何单方面行动”,要求中国克制。 日本官方电视台NHK分析说:“这一决议看来是美国上议院基于去年成立的尖阁诸岛属于日美安保条约适用范围的法案后,6月份中美首脑会谈时,中方不让步的姿态促使再次决议,谋求牵制中国。” (责编:叶靖斯) 您对此报道有什么看法?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Read More

维权网 | 何永飞诉南通市政府一案即将开庭

   (维权网信息员张宁宁报道)南通市中级法院定于 2013 年 7 月 15 日 9 点 15 分 ,在该院科技法庭公开审理何永飞诉南通市政府未履行法定职责案。 南通何永飞位于南通市港闸区秦灶街道秦北村十组的房屋于 2012 年 5 月 21 日 被他人偷拆,宅基地被非法占用。 2013 年 5 月 6 日 ,何永飞向南通市国土资源局举报,请求查处。该局转交南通市国土资源局港闸分局处理。但没有通知何永飞。 2013 年 5 月 10 日 ,港闸分局向何永飞送达了答复书,认为拆房不属于国土部门职权范围。何永飞认为,房地一体,非法强拆,就是非法占地。对于非法占地的举报属于国土资源部门管辖。 2013 年 5 月 20 日 ,何永飞向南通市政府提起行政复议申请。南通市政府于 5 月 27 日 作出通政复告【 2013 】 132 号《行政复议告知书》,主要内容是: 1 、你不服信访,可以向上一级机关提出复查。 2 、你提起的行政复议申请事项不属于行政复议受理范围。 2013 年 6 月 18 日 ,何永飞向南通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 1 、判决确认《行政复议告知书》违法; 2 、责令南通市政府依法作出行政复议决定。其理由是:首先,南通市政府将“举报”与“信访”混为一谈。何永飞向国土资源部门投寄的举报信,而不是信访。其次,对何永飞的举报,应当按《土地违法案件处理暂行办法》处理,而不是按《信访条例》处理。 何永飞希望法院作出公正判决,维护法律尊严,维户公民合法权益。

Read More

香港獨立媒體 | 地產商囤地 農民被逼遷 踢爆古洞南「復耕區」騙局

政府早前公佈「新界東北新發展計畫」最新修訂方案,為了堵住外界批評政府帶頭破壞新界農地的聲音,發展局在方案中提出被逼遷村民可以到古洞南約一百公頃的農地復耕。記者按 規劃署資料摘要 到復耕區察看,發現地產商已在區內大量囤地,圍起鐵網阻止耕種,就連小冊子圖片中拍到的農地亦已被收購,根本不能復耕。更諷刺的是,有在「復耕區」耕種四十多年的農民黃伯向記者投訴,近月被「紙上地主」逼遷。「我响呢邊耕左四十幾年都被人搵古惑仔逼遷, 古洞北村民要黎呢邊復耕? 唔使諗。」黃伯無奈地說。 圖片說明:政府在東北最新的小冊子中,聲稱淺綠色的土地可供新界東北的村民復耕之用。 圖片說明:政府展示的兩幅農地,左邊那幅已被地產商囤積,圍起鐵絲網,不能耕種。 根據發展局提 交給立法會的文件 ,「政府會優先提供協助,為……願意出租/出售的業權人與受新發展區影響的農戶進行配對。」簡單來說,政府做的只是在地圖裏圈出一堆荒廢農地,然後由得被逼遷東北村民和地主接洽,政府只做「配對」,卻不保證村民能租到或買到農地,也不保障村民的耕種年期。 古洞南「復耕區」是馬屎埔翻版 問題是政府根本沒有仔細了解,為何古洞南「復耕區」的農地會荒廢掉?記者帶着政府小冊子和地圖到「復耕區」視察,發現區內不同地方都架起了鐵絲網,把農地圍着,包括政府在小冊子中展示的其中一張圖片。根據土地註冊處的資料,這些被鐵絲網圍着的農地(總共有幾百幅,見附表),由Rand Development Limited和Winpost (HK) Investment Limited,再追上去,這兩間公司都是由Rakos Limited持有,董事分別為專門替發展商持有土地的羅泰安和禢寶華,以及新鴻基地產非執董關卓然。古洞南「復耕區」根本就是另一個被地產商蹂躪的馬屎埔,這裏的農地之所以被荒廢,其中一個主因就是地產商大規模囤積農地,這些農地,根本不會因為政府的所謂配對計劃就可以重新復耕。 圖片說明: 古洞南「復耕區」到處都是被鐵絲網圍起來的荒地,根據土地註冊處資料,這些農地已被地產商囤積。 特區政府多年來,一直置本地農業發展於不顧,亦根本沒有花過時間了解本地農民面對的問題。他們根本不知道,農地荒廢不等於地主會租出來或賣給農民,香港特有的怪現象就是,地主寧願長期荒廢農地,都不會給其他人用。不單如此,「紙上業主」(即只是名義上擁有土地,卻沒有實際管理土地的業主)近年不斷用各種手段,趕走在農地上耕種的本地農民,教他們日夜擔憂。古洞南「復耕區」亦不例外,記者到現場考察的同一日,就收到一個在「復耕區」北部耕種四十多年的黃伯求助,說「紙上業主」聘用當地惡勢力強逼他離開。 圖片說明: 那邊廂政府說東北村民可以搬進來,但這邊廂在「復耕區」耕種四十年的農民黃伯卻正在逼遷。 黃伯七十年代從大陸來港,經人介紹來到當年十分偏僻的古洞南麒麟村。他和家人將一塊堆滿垃圾和雜草的農地開荒,種菜,種花,種果樹,至今四十年。近月,一間長鳳貿易公司向黃伯發律師,說他佔用了土地,要他在一星期內搬走,又派人來破壞農場的圍欄及強行入內測量。由於「紙上業主」長期不理,按照時效條例,黃伯合資格向法庭申請「逆權管有」,正式成為地主,但可憐七十多歲的黃伯在完成法律程序之前,都要忍受惡勢力隨時來騷擾的巨大壓力。 黃伯並不知道,政府把他居住的地方劃為新界東北村民的「復耕區」,同是受逼遷之苦的他,很同情新界東北的村民: 「我响呢邊耕左四十幾年都被人搵古惑仔逼遷,古洞北村民要黎呢邊復耕?唔使諗。」與記者同行的古洞北發展關注組李肇華則表示:「我不相信政府的計劃,那只是土地配對遊戲。就算真的能暫時找到土地,但復耕者能否繼續營運,完全沒有保障。這只是為了徵收新界東北土地而做的滅音動作。」 記者在本星期初去信發展局,要求政府詳細解釋新界東北復耕政策的內容,以及對村民的保障,但一直得到不回覆。 附件: 部份地產商買地資料 記者:Kayee Fung 、朱凱迪 編輯:朱凱迪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