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

All

Latest

中国青年报 | 一场“同志婚礼”的能见度

“结婚证”终于来了。 婚礼开场前半个小时,这两本从武汉发货的证件才有惊无险抵达长沙的会场。不同于平常的结婚证,上面没有钢印,“有效期:一生一世。” 来帮忙的志愿者匆匆贴上孙文麟及其同性爱人胡明亮的红底免冠合影,又用黑色签字笔填上两人的名字。照片太大,几乎超过了证书的宽度。 “孙文麟和胡明亮正式确定为夫妻关系”,两本假证一本正经地宣布。虽然,连盖在上面的红色印章指代的“中国幸福委员会”都不存在。 “本证书仅供娱乐,勿作他用。”最下方印着一行小字。...

纽约时报 | 我的人生我做主 中国“剩女”对标签说不

陈欣(音)的生活处处显露着她的成功。32岁的她是北京一家非政府组织的研究人员,拿着不错的薪水,一年多次外出旅行,开讲座谈气候问题,有丰富的社交生活。 但几次回到家乡衢州探望父母时,他们没兴趣听她最新的冒险活动。他们更愿意讨论她的爱情生活——或缺少爱情生活的问题。...

侯虹斌|中国女人为什么这么昂贵

最近被刘强东与奶茶妹妹的消息刷屏。 下面这段评论,基本上就是恶心的代名词,而且被到处转发。不仅把女性当作物品来计价,当作衡量男人成功与否的砝码;而且,这种物品最贵重之处就在于年龄。 段子的中心意思是,你成功了,就可以买到更年轻的女人,不成功,你的女儿就会被老头买走。 PS:后面的不是章泽天的父母!不是章泽天的父母!(转发的人没脑子也就算了,还不会用百度谷歌?) 然后是这么一段。您操心得太多了吧?...

【网络民议】国家对单身们的致命一击

@苍南派:国家对单身们的致命一击。   以下为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友评论: 过汽:那对魏氏龙凤胎也蛮惨的。 沉甸甸的无疾而终:94居然到了适龄。 trytotti:最底下的粪泼得好~!...

拇指阅读 | 双11 这么LOW的节你还过?

文 | 红肚兜儿 每个月都有11日,唯独11月11日,特别热闹,万众瞩目,从高冷CEO到街上的出租司机,人人都知道,双11嘛。 这一天,不仅是光棍节,还成了购物狂节,你可以想象,这又一个11月11日,充斥的仍然是引爆眼球的全网疯抢、海量成交、交易金额破多少亿。那庞大的数据后面,是一双双疯狂点击鼠标的手,买买买。以至于每到11月,流行段子有一大半都是关于“剁手”。...

壹读百科 | 为什么国家不能容忍“光棍”?

壹读微信号:yiduiread 明天就是光棍节了。这一天 “买买买”的高涨情绪掩盖了单身人士们的顾影自怜。壹读君忍不住要问:你们这群打光棍的放在古代,要么被罚钱,要么父母被拉去坐牢,这么开心真的好吗? 一个人单身是个人问题,而成千上万的人单身就是关乎民族繁衍和国家稳定的政治问题了。事实上,历史和现实都在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国家不能容忍光棍。...

政见 | 单身汉的苦恼:婚姻不平等值得关注

□“政见”观察员 王韬 单身汉是乡土文学作品中常常出现的形象,他们经常被赋予的特征是:性格木纳、自卑、封闭,社会地位不高,被人嘲弄取笑。在中国的传统文化和观念中,“打光棍”被视作某种程度的生活不幸。 如今,在男女性别比例日益失衡的中国,尤其是在农村地区,打光棍已不再是个别现象,而是变成具有普遍性的社会问题。几位学者基于中国安徽某县农村地区的实证调查表明:相比于已婚男性,单身汉在情感、社会认可和性行为等多个方面面临更大障碍,其思想观念和行为特征也与已婚男性明显不同。 该项研究数据来自2008年中国农村男性生殖健康和家庭生活调查。这项调查在安徽某县对分组随机抽样的24个行政村的单身和已婚男性发放问卷,30岁以上的受访男性共523名,其中单身288人,已婚235人。本地计生官员在接受培训后负责调查实施,问卷由受访者独自填写,调查者无法知道填写内容。研究者认为,当地官员作为调查实施者并未破坏调查数据准确性和客观性。 研究结果显示,当地的单身汉与已婚男性在多方面都存在明显差异。首先,在居住方式上,一半的单身汉都与父母或兄弟姊妹住在一起,这个比例在已婚男性中只有13.2%。因此,单身汉拥有的隐私更少。 其次,单身汉往往经济社会地位较低。由于农村妇女择偶“向上看”,经济条件不好的男性在婚姻市场上处于劣势。79.2%的单身汉在过去六个月间收入低于1000元,而只有51.9%的已婚男性有这样低的收入水平。单身汉整体的教育水平也远低于已婚男,11.8%的单身男性为文盲,这一比例在已婚男性中只有1.3%。 “打光棍”不仅要受到外界压力,自身情感和自我认知等方面也存在问题。在该研究中,有72.7%的单身汉都抱怨来自家庭的压力,50%左右的受访者抱怨社会舆论压力。超过半数的单身汉表示感到孤独或者缺乏情感体验,这一状况在不同年龄段没有差异。 单身也极大地影响了性行为。这首先体现在初次性行为的时间和性伴侣数量上。30岁之前,68%的单身汉从来没有性爱经历,已婚男则全部有过性爱经历。到40岁,单身汉的平均性伴侣数量为0.7,远低于已婚男的1.5。 在有过性爱经历的单身汉中,只有七分之一的受访者在过去一年中有女朋友作为性伴侣。由于没有婚姻式的同居和私人住所,他们的性活动次数远少于已婚男性。值得注意的是,只有五分之一的单身汉曾购买性服务,而另一种替代性行为——自慰也并没有在单身男性中更加普遍(都在40%左右),频率差异也并不显著。在调查前的一月中,单身受访者平均自慰0.6次,已婚男性为0.4次。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传统文化约束减少,年轻男性的婚姻外性行为特征有明显变化。40岁以下的单身男性中20%曾与女朋友发生性关系,而在年龄更大的群体中只有8.1%。7%的年轻男性最近一次性经历是与性工作者,年龄更大的群体则只有3.1%。 由此看来,“打光棍”的确对男性观念和行为产生显著的影响。不同于已婚男性,单身汉只能有限地体验与婚姻相伴随的社会生活,比如抚养孩子、进行性行为等,与此同时,他们也拥有更低的社会地位。在中国农村独特的社会文化背景下,“打光棍”无疑是对本已贫穷的生活又一重大打击。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考虑到涉性问题的特殊性,即便是受访者独自完成问卷,其回答或许仍与真实状况有所出入,进而影响数据的真实性,这是在理解这一研究结果时需要特别注意的因素。 该研究更大的背景是中国日益加剧的性别失衡。文章认为,截至目前,我国男女性别比失衡对于婚姻的影响仍然较为有限,但这一问题正在不断加剧,“打光棍”不再是个别人生活状况的描述,而是一个日益普遍的社会现象,它衍生出一系列社会问题。 在我国现有的政策辩论话语中,有关收入分配、教育不平等的议题常常被人提起,不过本文的研究提醒我们:婚姻状况的不平等同样值得关注。更为重要的是,婚姻状况的不平等会与经济、教育的不平等相互结合,衍生出更多的弱势群体。这一现象值得学界和政府更多的重视。 【参考文献】 Isabelle Attané, Zhang Qunlin, Li Shuzhuo, Yang Xueyan and Christophe Z. Guilmoto (2013). Bachelorhood and Sexuality in a Context of Female Shortage: Evidence from a Survey in Rural Anhui, China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