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朝鲜日报 | 日名古屋市长否认南京大屠杀激怒中国

“否认大屠杀历史的情况下何谈‘友好城市’?” 日本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20日接待来自姊妹城市中国南京市的访问团时竟称:“南京大屠杀事件并未发生过。”此言一出,舆论哗然。中国媒体连日来不断报道反日消息,南京市21日晚还突然宣布暂停同名古屋市之间的交流。两座城市1978年建立姊妹关系后,34年来一直进行友好交流。再加上中日两国围绕钓鱼岛(日本称尖阁列岛)的主权纠纷最近再度抬头,导致今年迎来建交40周年的两国关系陷入困境。 河村隆之与南京市委常委刘志伟率领的访问团会面时表示:“的确存在常规的战斗行为,但我认为大屠杀事件并未发生过。”他反问道:“1945年战争结束时,我父亲作为日本士兵在南京得到当地中国人的热情招待。如果发生大屠杀事件怎么会这样呢?”他还说:“如果南京市举行讨论会,我愿意参加。” 这番言论激怒了中国群众。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22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方已公开表明严正立场,同时向日方提出交涉表明严重关切。 南京市做出暂停与名古屋市官方交往的决定,我们对此表示理解和支持。我们将密切关注有关事态。”洪磊21日也曾表示:“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残暴罪行,铁证如山,国际社会对此也早有定论。日方某些人士应该正确认识和对待那段历史,切实汲取历史教训。”《新京报》当天在社论中写道:“河村隆之在这之前也公开否认过南京大屠杀,但这次居然在官方场合、当着友好城市访问团的面,否认大屠杀事实,有一种‘挑衅’的意味,实在过分,难以容忍。” ▲图为,1937年在中国南京,一名日本军人看着中国人的尸体。南京大屠杀事件是指中日战争期间的1937年12月,占领中国当时首都南京的日本军人杀害中国军队俘虏和市民等30万人的屠杀事件。照片=百度网 南京大屠杀事件是指中日战争期间的1937年12月,占领中国当时首都南京的日本军人利用扫射、放火、活埋等方式杀害中国军队俘虏和市民等30万人的屠杀事件。日本极右势力对此主张“不存在屠杀行为”,承认屠杀的日本学者也认为杀害人数在5万至20万人。日本官房长官藤村修22日就南京大屠杀问题表示:“存在对非战斗人员的杀害、掠夺等行为,这不能否认。” 中国东海的主权纠纷也点燃战火。19日,日本海上保安厅的测量船在中国东海钓鱼岛附近海域探测海底地壳结构时,因“侵犯中国领海”而遭到中国海上监视船的制止。中国媒体报道称,中国海上监视船制止日本测量船的测量活动,是2010年两国领海纠纷高涨后两年来第一次。 朝鲜日报中文网 chn.chosun.com 本文内容归朝鲜日报和朝鲜日报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摘编

Read More

西蒙周 | 南京!南京!

2012年02月27日 10:25:42        上周有两个备受瞩目的新闻人物,一是日本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二是南京市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刘志伟;并且,因为他们,名古屋和南京也成了大家街谈巷议的新闻城市。       河村要为父亲翻案       河村隆之很够胆,当着客人刘常委的面,他敢于亲口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而且,他是以当年身在南京的日本兵的后代身份,很郑重地说了这番话。这意味着,一,他的父亲,也就是曾经入侵南京的侵略者之一,并不承认大屠杀的存在。二,他的父亲将这种看法严肃地传达给河村隆之,河村接受并认同;三,河村隆之认为,他的父亲以及当年占领南京的其他日本军人,事实上被中国抹黑,为莫须有的大屠杀无端担了恶名。所以,他有责任为父亲这样的入侵者翻案;四,河村还认为,这件无法判明实情的事情如芒刺一样,使名古屋和南京的交往始终处于不顺利的状态;五,翻案的最好办法,是在事发地证实现有结论的虚伪,于是,河村建议在南京组织召开相关历史的研讨会。       作为主人,河村隆之这样的表态,不仅狂妄霸道、颠倒黑白,还是在挑衅客人刘常委所代表的南京人,更是在挑衅所有的中国人。换个说法,这件事可这样表述,河村的父辈杀了当今南京人的父辈,而且数量多达30万人,中日两国对此都予以了确认。基于友好,南京方面表现出大度和宽容,和名古屋结为友好城市。此番,刘常委率团前来,是为畅叙友情、发展友谊而来。河村隆之却全然忽略这些背景的事实存在,当着南京客人的面公开否认大屠杀,并且扬言要翻案,这好比是他在教训南京人和中国人:你们抹黑了我当年的父辈,你们捏造了一段令人毛骨悚然的历史。       刘常委软弱超想象       如果你是一个正常有血性的中国人、南京人,如果你是代表南京人前来名古屋叙好的一个南京官员,面对河村的混账逻辑和骄狂言语,你一定会忍无可忍,拍案而起,厉声指责,拂袖而去。但是,作为长年主政公安系统的刘志伟常委,却只是说:“南京市民热爱和平,我想强调,学习历史是为了维护和平,而不是延续仇恨”。如此回应,非但泛泛而谈,而且绵软无力,更毫无血性;如此一个南京官员,不由人不怀疑他是否能代表南京人民,更不由人不怀疑他是否患有软骨症。       河村隆之是一个道地的以歪曲历史见长的右翼政客。2006年,身为议员的河村就以其父当年在南京被俘后获得善待为证据,推导出大屠杀不存在,并要求政府修改教科书对这段历史的表述。2009年,当选名古屋市市长的河村在市议会宣称,大屠杀的死亡人数比南京总人口还多,“绝对不是事实”。在任市长期间,河村还一度试图推动名古屋市采用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教科书。       面对河村隆之这样的市长,地下还埋着30万冤魂尸骨的南京,却偏偏喜欢与其打交道。去年12月5日,在会见到访的南京副市长李琦时,河村就已经如此公开表示。仅仅时隔3个多月,南京客人刘常委又再度送上门来,聆听河村大放厥词。       于是,一系列令人不解的问题出现了。一,苦大仇深的南京为什么要和名古屋结为友好城市?二,南京的官员明知河村有歪曲历史的传统,为何还要一次又一次地跑去名古屋,和他觥筹交错一再叙好?三,南京人每年都要在12月13日,拉响警报祭奠当年被屠戮的30万同胞。当南京官员面对河村一再示弱之时,他们的心中可曾响起代表南京耻辱和同胞冤魂的警报声?       由此,没法阻止人们怀疑他们有着哈日情结,没法阻止人们质疑对他们一再去名古屋目的,更没法阻止人们怀疑他们的血性。人们只是知道,南京的官员面对日本地方官员的挑衅,一而再地示弱和应对失措。       并不是刘常委的错       尽管南京官方在后来不到24小时的时间内,就河村隆之否认南京大屠杀三度发声,且一次比一次声调高,直至第三次直接宣布暂停与名古屋市的官方交往,但仍然替代和掩盖不了刘常委的软弱,仍然无法抹去南京人和中国人心中痛失父辈的创伤和阴影。这三次声色俱厉的声明,都未提刘常委当场如何反击,其他的高调反应也都有意模糊了时间和地点。南京官方对河村隆之反唇相讥的声调越高,就越令人怀疑刘常委的代表团在当时该是如何的疲软无力!       在责备刘常委软弱的同时,还应该思考的是他为何这样做。韬光养晦,是北京一贯的外交基调,对于钓鱼岛问题,对于南海争端,北京的外交部都可以国家的名义选择“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由此推论,身为地方党委负责人之一的刘志伟,将其拿来为他所用,选择一个“你好我好”的方式应对,虚与委蛇、假模假式地回应一下河村否认南京大屠杀,难道就错了吗?       正人先正己,骂人要找主,当舆论一边倒地责骂刘志伟软弱无能的时候,是不是该分析下,导致刘常委如此表现的根源到底在哪里。在这个意义上说,刘常委只是民族血性的牺牲品之一,只要未来的外交基调不改,还会有李常委、张常委一个又一个地接连如此表现。       南京!南京!心中止不住地为你痛。 上一篇: 丢车丢人 不丢也丢人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 评论数( 0 ) 0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Read More

法广 | 中日关系: 名古屋市长否认大屠杀 南京暂停与该市友好城市交往

法新社说,中国官方的说法是,1937年日军攻进南京后,屠杀了30万人,其中大部分是平民,也有被解除武装的中国士兵。但日本一些学者却估计,死于南京大屠杀的人,在两万到二十万之间。 河村隆之还在当天的记者会上表示,“日军屠杀30万普通民众的说法被代代相传。他的社会和政治使命是纠正(这一历史认识)。”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馆长朱成山当天痛批河村的发言是胡说八道。河村就此在记者会上称:“进行讨论是好事,希望对方能冷静应对。” 日本名古屋与中国南京有着34年的友好城市关系。

Read More

BBC | 中国拒绝与日本讨论南京大屠杀

南京大屠杀是中日关系中非常敏感的话题 中国驻日本使馆新闻参赞邓伟星期四(23日)回绝了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希望与中方就“南京大屠杀”交换意见的要求。 在例行记者会上,他说,“南京大屠杀”的问题“没有讨论的必要。国际社会对南京大屠杀早有定论,不容质疑。” 星期一,河村隆之在会见来访的中共南京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志伟时否认“南京大屠杀”,并希望与南京方面交换意见。 日本新闻网说,河村隆之担任众议院议员期间于2006年6月13日就“南京大屠杀”向政府提出质疑书。 他在质疑书中说,父亲河村鈊男作为日本军步兵第101旅团指令部伍长,于1945年8月16日抵达已经解除武装的南京,当时在栖霞寺有250名官兵被收容,并得到当地的优待。 战后50周年的1996年,河村隆之的父亲和战友们为了感谢南京市民对他们的宽待和照顾,募集资金,向南京赠送1000棵樱花树。 河村隆之的质问书称:“如果在他们的土地上发生过大屠杀的话,仅仅过去8年,(父亲)他们能够受到如此温暖的对待,真是不可想象。所以,有必要对所谓的南京大屠杀事件的真实性进行再检证”。 中国指,日军1937年12月13日攻陷南京后屠杀了20到30万中国平民和战俘,两万多中国妇女遭日军奸淫。南京城近三分之一被日军焚毁。

Read More

中国选举与治理 | 南京矫枉过正,实为文过饰非

南京矫枉过正,实为文过饰非 作者:丁咚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2-2-23 本站发布时间:2012-2-23 10:23:26 阅读量:397次     南京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志伟率领南京市代表团访问日本名古屋市,该市市长河村隆之在会见他时,对南京大屠杀事件提出怀疑。   早在34年前,南京和名古屋两市就结为友好城市。刘志伟此访是两市的一次例行交流活动。   这件事很快在互联网上传播开来,触动了大量中国人的民族义愤,并引发了网民对日本名古屋市的口水战,一些人将此事件与日本国内的极右翼势力为侵略历史翻案的暗流联系起来,继而演变为对日本政府的纵容进行批评。   不久,网上传出南京市官员在会见现场未立即对河村市长的质疑做出恰当反应,反驳河村的言论,而是“上手”(名古屋市政当局官员语,意为滑头)地转移话题。这一传闻随即被日本某涉华媒体证实。这家媒体在对名古屋市政当局的采访中,了解到中日两市官员会见时的细节,证实南京市委常委刘志伟在会见当时确实没有正面反驳河村观点,而是虚晃一枪,说南京市民学习历史是因为热爱和平,不是为了仇恨,此前34年交流会珍惜并希望扩大交流,只有这样两市的市民才会生活的更好。   不管动机如何——或许是不想破坏会谈的友好气氛,或者不影响两市的合作,在事关两国历史的重大是非问题上,明确无误地表明立场和态度,都是必须的。总之,在一闪念中,这位官员错失了化解纠纷的最适当时机。   上述采访结果得到了凤凰卫视22日节目的佐证,它在事态升级后也对日本名古屋市政当局有关负责人进行了采访,经查会谈记录,表明上述细节属实。   无论是中国民众对名古屋市市长言论的反感和批评,还是媒体深挖幕后细节,都还在正常的范围内。   然而,在此事件公开曝光、引发中国公众舆论反响后,中日双方从地方政府到中央政府对事件的态度和后续反应更加耐人寻味。   南京市政府在网络舆论沸沸扬扬之际,公开声称刘志伟当场对名古屋市市长否定南京大屠杀事件的言论进行了严正反驳,并再次重申了中方的一贯观点。等于是间接否认了网络上关于刘志伟为当场反驳的传言。   但很快就有媒体挖掘出两市官员会谈的细节,有证据表明,南京市市委常委刘志伟并没有像南京市当局公开宣称的那样对河村的言论立即进行了驳斥。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南京市当局及刘志伟本人不仅没有认真反省自身的过失,深刻检讨失当行为,并对公众作出道歉,反而利用中国民间舆论汹涌的机会,将此事件升级为外交纠纷,发表声明暂停与名古屋市的友好城市交流活动。   它的这一举动看似是爱国之举,是强烈的民族义愤感驱使下的行为,而实际上不过是为了遮掩刘志伟未曾当面反驳河村市长言论的过失,平息民众的愤怒,并开脱刘所在的南京市当局的责任,有意扩大外交事态的矫枉过正的措施。   南京市有关官员和地方当局在此次事件中至少有三项“过失”。   一是在河村提出对南京大屠杀的质疑当时,没有立即作出适当反应,要求河村明确他的说法代表官方正式立场还是个人观点,其次以确凿无疑的历史事实驳斥其观点,表明中国政府的严正立场,要求其收回此言论,如果是官方立场,就应该从双方外交渠道去解决;如果是个人观点,则负责任地提出反驳意见。   二是在未当场作出反应的情况下,向民众公开提供虚假证言,表明其在当场就对河村言论做出了合适的反应,此举暴露了南京市当局和有关官员的施政诚信和道德问题。   三是明知自己反应不当,存在诚信和道德问题,不仅不对民众进行道歉,还要将错就错,企图将事件上升为外交冲突,借此遮掩其真实问题,根本不把中日两国的正当交流和国家利益当回事。   ——正如前文所说,如果南京市有关官员当场进行了恰如其分的反应,此次事件完全可以控制在不影响两国、两市关系大局的范围之内。   更不可思议的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夫唱妇随”,跟着南京市的指挥棒转,声明理解和支持南京市暂时中断与名古屋市友好城市交流,且明显“护短”,对南京市当局和有关官员的不当之举不置一词。   然而,我们认为,动辄呼吁民众理性看待......的政府,这次表现得非常不理性,而之所以不理性,是因为自己心虚,是因为自己做得不好,而且生怕受到追问,担当责任。总之,为了一己之私,不惜绑架民意,疑似以国家利益作为筹码,暂停与名古屋市的友好城市交流活动。   相反,日本政府在这件事上表现得很大度,一方面再次重申政府对南京大屠杀事件和侵华历史的正式官方立场,等于是间接批评了河村的言论,而名古屋市所属的爱知县知事则直接对河村进行了批评,要求其修正自己的言论,一方面表明最高当局不干预中日地方政府之间的问题。   其实,前文已经说过,南京和名古屋两市之间爆发的这场外交纠纷,只要处置得当,完全可以化解。   外交部发言人在已经知道己方存在过失的情况下,比较明智的做法应该是一面重申中方在南京大屠杀事件和日本侵华历史问题上的正式立场,呼吁日本朝野尊重历史,深刻反省,并对河村的个人言论——无论是日本国政府还是爱知县、名古屋市地方政府都已表示,河村只代表他自己。一面对两国地方当局的做法不予置评和干涉。正视历史,明确双方政府的正式立场和态度,同时维护中日关系大局和至高无上的国家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个人观点,再严重也就是个人观点,你尽可以反驳甚至严斥,但大可不必上纲上线,从两国外交层面去解决纯属私人领域的问题。   从国内角度说,南京市有关官员和地方当局应当为其不当行为和言论负责,该反省的反省,该免职的免职,该道歉的道歉。如此,才符合正常的逻辑。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