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

BBC|台湾来鸿:公民社会的抗议

反对协议的民众在立法院外举行抗议(图来自中央社) 台湾一段时间以来抗议活动此起彼落,除了公民团体针对大埔圈地强拆及两岸服贸易协议抗议不断外,本周末通过网络串联的网民也将就洪仲丘案第二度走上街头。 台湾的青年学生与公民社会是这一连串抗议的主要组成成份,本周在立法院外与警方流血冲突的抗议,青年学生的要求之一是希望能派代表进入立法院公听会,了解与他们未来就业关系重大的服贸协议,立法院则拉下铁门拒绝其进入。 而声援洪仲丘案的群众走上街头,则是台湾从未见过的网络大规模串联。此一通过脸书及网络串联活动在第一次集结了三万人包围国防部后,本周末则将号召十万人聚集在总统府前。 引起争议的大埔强拆案,房屋虽已在上个月公民团体到台北上访时被强拆,抗议者眼下则仍对包括总统马英九及副总统吴敦义等作出如影随行的抗议。 这些公民团体将抗议苗头指向了刚连任国民党主席的马英九,马英九作为总统的民调支持率虽不到两成,但他集党政军权于一身且同时掌握国会,则是台湾民主化以来少见的权力集中。 压制 声援大埔公民团体对马英九如影随行的抗议并不被当局容忍,在马英九所到之处警方除了迅速架走抗议者外,并逮捕了对马英九车队抗议的大学教授。 警方压制抗议者也造成了一名台大硕士生头部受伤,一连串的强力压制引起了网络上一种质疑:台湾现在也开始与大陆一样"维稳"了吗? 一些曾经在国民党一党专政时参与民主运动与社会运动者则说,眼下台湾的状况令他们想起过去,他们形容现在的台湾虽无戒严之名,但却有戒严之实。 就如同台湾解严前夕的许多群众抗议一样,近期这些抗议也得到了学者与文化界的声援,比如台大经济系主任郑秀玲就两岸服贸协议公开反对,并要求同官员辩论。 媒体引述中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吴惠林说他佩服郑秀玲的勇气,他说可能是郑在台大比较不怕被"白色恐布",因为现在只要稍有不同声音政府就在经济上截断,让你活不下去。 郑秀玲等经济学家对两岸服贸协议的反对被马英九形容是在造谣,马英九并说这些高级知识分子反对理由不堪一击, 声援 针对两岸服务协议的抗议活动,除了得到了包括台湾大学三个学院院长等学者及文化界知名人士的声援外,另一个公开声援者是马英九聘任的国策顾问郝明义。 郝明义在两岸服贸协议签署后曾发表公开信质疑其黑箱作业,他在本周再度发表公开信并辞去了总统府国策顾问一职。 他在这封最新的公开信说,他这段时间一直没有辞去国策顾问的理由之一是因有些政府官员与媒体,企图把这次近乎于公民运动的政策辩论,标签化与简化为蓝绿政党对决,而他持续以国策顾问身份提出建议,多少可缓和这种标签化与简化思维作用。 郝明义在这封公开信中对马英九说,他以一国总统之尊称反对服贸协议意见不堪一击,又以特定学者为目标称其造谣,均极不得体。 他对马英九说,用总统之尊在媒体上的庞大话语优势,如此对待个别异议学者,令他联想到的两个可能:"不是独裁,就是愚不可及"。 他这封公开信要求马英九作为总统不能罔顾国家安全,破坏民主程序,错乱政府体制。马英九对此并无回应,仅通过总统府表示对郝明义的辞职予以尊重。 "台湾之春" 近期台湾的这一系列公民社会抗议活动,被政治评论员南方朔称为"台湾之春",他认为眼下台湾已沦为一种选举出来的暴政,并说人民应挺身自救。 这名在过去批判民进党时曾被马英九敬重,在马英九上台后批马意见已不再被马接受的知名评论员,形容台湾眼下已退化回戒(解)严前,且不久后还会退化到白色恐布时代。 但他对台湾公民社会能对他形容的现况与未来起到的什么作用,则显得悲观。 他说当局有庞大宣传机器会帮其硬扯硬拗设定停损点,让一切事情都被有效控制在安全的范围内,一旦逾越了安全范围,控制的媒体就会东拉西扯,将问题扯离焦点,或将别人污名化。 他的观点是:台湾宣传机器、媒体控制以及表演政治早已将台湾人民驯服化,当人们看到再大的不义也只是嘴巴上"讦谯"一下,当事情过了一切又都"船过水无痕"。 fullrss.net

阅读更多

刘东亮:关于民主本质问题的法哲学思考

  选择字号: 大 中 小                      本文共阅读 24 次 更新时间: 2013-06-13 23:03:46 刘东亮:关于民主本质问题的法哲学思考 ● 刘东亮        【摘要】在当代社会, 民主存在被神化的倾向, 其危险在于, 一旦人们发现民主并不能自动地完美地解决所有的问题, 就会对民主的信念产生动摇甚至怀疑。民主并不能总是保证善和正义的实现, 因为其本质上只是一种政治方法和选择程序。纯粹的多数决定规则会使民主走向其反面, 演变成专制与暴政。为了避免民主出现不良的结果, 需要实行“ 有限多数原则”,并依靠法治特别是司法审查等制度的配合。民主并非“ 历史的终结”, 它在当今世界仍然面临着许多困难和挑战, 还有待深化与发展。   【关键词】民主本质;法哲学;选择程序;有限多数;法治      我们的观念是我们的眼镜。   –[美]阿兰(A lain)   我们不允许对民主的吹捧, 恰恰因为我们是民主的朋友和同盟。   –[美]利奥。斯特劳斯(Leo.Strauss)   人类对民主的认知和追求已有相当的历史, 并对其抱有太高的期望, 认为民主制度下会给人们带来公平, 绝不可能产生贪腐。而历史上和现实中所发生的事实, 让人们原有的观念受到强烈的冲击, 望之深, 责之切, 以致于不再相信民主。遗憾的是, 抱有这种观念的人似乎还不在少数。[1]   众所周知, 虽然现在民主普遍被看作是个“好东西”, 但是在古代社会, 在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等人的著作中, 民主一直是被批判的对象,民主政体被视为一种衰败的政体形式。[2]甚至到卢梭,还在批判民主。他说, 就民主制这个名词的严格意义而言, 真正的民主制从来就不曾有过, 而且永远也不会有。多数人去统治, 而少数人被统治, 那是违反自然秩序的。[3]   然而, 时至今日, 民主已成为一种文明的名称,它是一个广受赞誉的词。 人人都自称民主派, 任何政体的捍卫者都声称他所支持的是民主政体, 即使是最顽固的独裁者也相信他必须通过“选举”给自己罩上一层“民主”的外衣。[4]民主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政治权威的正当性基础。甚至有人说, 民主作为政治统治的基础已经赢得了世界范围内近乎霸权的地位, 虽然那种刚刚举行过开幕式不久便宣告结束的民主实践其实并不少见。[5]   的确, 民主在当下差不多被看作是“善”和“正义”的同义语。 民主不仅成了一种政府形式,也成为一种政治价值。 著名文化学者南方朔指出, 在人类历史上, 不断有各种集体性??暗藏价值支配性的名词产生。在19 世纪之前, 最普遍的是“文明”这个词, 被用来与“野蛮”、“落后”作对照。从20 世纪起, 最重要的集体名词变成了“ 民主”. 虽然“民主”这个词的内涵很难被说清楚,但透过选择性定义, 它铸就了“民主/不民主”的价值支配秩序。[6] 在这种“民主/不民主”的价值支配秩序中, 民主的优越性常常被夸大, 甚至被神化了。 民主被许多人设想为一旦实行就能自动地解决所有的问题, 就像奎宁自动治疗疟疾那样。然而, 民主并不是万灵丹, 它只是具有可允性(Permissive )的优越性, 其实际效用不仅取决于所采用的是何种规则和程序,而且还取决于对这种规则和程序人们是如何运用的。换句话说, 主只是提供了解决问题的机会而已。[7]   但是,在当代社会, 民主却普遍存在被“神化”的倾向。民主被“神化”的危险在于, 由于民主并不能总是保证正确的结果, 一旦它神圣的光环褪去,原来被奉若神明的民主就有可能被弃若敝展?? 因此, 我们必须在过度的理想主义造成民主信念的幻灭之前, 廓清民主的真实面目。      一、民主的本质:为什么只是一种政治方法和选择程序      当代著名政治学家乔。萨托利(G.sartori )指出, 我们虽则都声称喜欢民主, 但是并不清楚究竟什么是民主, 因为民主几乎无所不指,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民主观念??有学者做过归纳, 民主的意义被衍生出一百多种。 因此, 我们生活在一个以民主观混乱( confused dem ocracy )为特色的时代。[8] 很多时候, 民主被用来指称同它完全相反的事情, 并用以美化完全相反的行为。   不过, 在词源学上, 民主的含义是确定的。从字面上看, 民主(de m ok ra tia ) 的希腊文含义是指“人民的权力”或“人民的统治”.[9]换用现代流行的一种说法, 民主就是“人民当家做主”.然而,有学者指出,从技术上讲, 人民是无法进行统治的, 尽管人民总是被各种民主的定义弄得像是在统治。“人民的统治”充其量只能是“人民认可的统治”.[10] 即使是在实行直接民主的古代雅典城邦,从主体上看, “ 人民”不但排除了妇女, 而且排除了生而没有自由的奴隶(单单他们就已构成了城邦居民的多数)

阅读更多

VICSFORUM | 南方朔 – 台灣的反媒體壟斷運動!

2012年12月3日 【明報專訊】上個星期,台灣最有衝突性、後續影響也最大的,可能就是台灣壹傳媒的交易案已告拍板定案,由於這起交易案將嚴重的影響到台灣媒體生態,它已引起了學術界、大學生和藝文界一波波的抗議,甚至旅美的中研院院士余英時也站了出來支持抗議的一方,這起案件的衝突可能還會持續好長一段時間。 香港的媒體大亨黎智英到台灣發展壹傳媒,台灣即有台灣《蘋果日報》、《壹週刊》、《爽報》等平面媒體,以及壹電視這種電子媒體。由於他的電子媒體受制於電子通路廠商而無法上架,因此乃是個每天在燒錢、虧損嚴重的媒體。今年稍早前,台灣出現「米果對蘋果大戰」,就是台灣的新興媒體巨富蔡衍明和黎智英之間的大戰。蔡衍明乃是靠着經營旺旺米果生意在中國大陸發迹,現已成了台灣首富,並已在媒體界不斷購併,現已有《中國時報》、中天電視、頻道公司旺中等。由於政治立場蔡和黎完全不同,蔡的旺中恰恰好掌握了壹電視的生命線,因此稍早前遂有「中國時報與蘋果日報」的大戰。在政治意義上,我們當然不能草率的說蔡是親中,但至少可說他是不反中或友中,因此蔡黎之戰乃是兩種政治認同之戰,要把政治上反中、對國民黨也批評甚力的黎從台灣驅逐出去。〔Vic:較準確的說法,是蔡衍明乃親共台商。〕 而到了11月27日,台灣壹傳媒的出讓終於在澳門簽約,總值約為台幣175億,其中平面紙媒體約160億,有《蘋果日報》和《壹週刊》等,壹電視則為15億。壹電視的買家為台灣的巨富王文淵、辜仲諒、李泰宏、李世聰等人,而平面媒體的買家則是王文淵、辜仲諒、蔡衍明的長子蔡紹中、李世聰等人。 反媒體壟斷 余英時也站出來 由於蔡衍明的政治立場,前陣子在「中國時報大戰蘋果日報」時,台灣的傳播學者及學生們就已打出了「反媒體巨獸」的旗幟,而且舉行過好多次示威抗議,反對旺中集團,現在由於這起交易已定案,當然反對的聲浪也開始升高。 而這波新的反對聲浪中,最值得注意的乃是余英時的站了出來,公開支持台灣學生的「拒黑手,反壟斷,要新聞自由運動」。 余英時是在簽約前的 11月26日發表了公開信 ,他指出壹傳媒的收購案乃是攸關台灣前途的大事,因為「中共通過台商收購媒體,在台灣進行全面瓦解人心的活動,已經達到了明目張膽的地步,奮起抵抗,此其時矣!」余英時的公開信,對台灣的新聞反壟斷,肯定會有極大的激勵作用。 近年來,台灣的媒體生態已有過許多變化,大略而言,可分3個階段﹕ (一)第一個階段是在1980年代之前,由於國民黨當權,媒體實力都在官方及親官方手上,電視就是官方的三台,廣播也是官方的中廣獨大,報紙則是親官方的《中國時報》及《聯合報》獨大,它們掌控了意識形態機器。 (二)第二階段乃是1980至2000年,台灣開始民主化和自由化,於是媒體增加,新興了有線電視,於是官方的3個無線電視快速沒落,具有本土色彩的有線電親如三立台,以及娛樂媒體為主的有線電視如東森台則崛起;而報紙則是中時與聯合沒落,具有本土色彩的《自由時報》則竄起,成了鼎足而三、自由最大的現象。 (三)第三階段,乃是2000年《壹週刊》及《蘋果日報》的到台灣,它徹底的改變了台灣平面紙媒體生態。《壹週刊》及《蘋果日報》為純粹的商業模式,以新聞的煽色腥為主,很快就有廣大的讀者,但它讀者導向的模式,用到政治新聞上,卻貢獻卓著,例如台灣大官鬧緋聞,今年最嚴重的行政院秘書長林益世貪污案,都是《壹週刊》及《蘋果日報》率先揭發,台灣經濟惡化的新聞,也是蘋果報道最多。這也就是說,壹傳媒的反中,固然北京不滿,但它對台灣政治的報道,國民黨亦極不滿。將壹傳媒趕出台灣,其實也符合北京及國民黨的利益。 購併案勢縮窄台灣媒體自由 因此壹傳媒被購併,一定對台灣報紙生態帶來巨變,它那社會新聞掛帥的新聞方法一定繼續,但它對中國大陸的批判及對台灣政治的掘糞一定會被取消,媒體的監督角色一定會大幅減弱和倒退,這乃是台灣傳播學者、大學生及藝文界反對旺中集團的真正理由。 因此,從11月27日壹傳媒的購併交易定案起,台灣的反旺中和反媒體壟斷運動就再度爆發,連續兩天都有學生及教授示威,他們到行政院和公平交易委員會去抗議,要求行政院和公平會否決這件購併交易案。他們的理由是旺中的《中國時報》和《蘋果日報》加起來閱報率已超過五成,接近了媒體壟斷的程度。台灣的反媒體壟斷,有北中南30幾所大學的師生去抗議,它已成了近年來台灣最大的知識青年運動。而問題更嚴重的是,對於學生的示威抗議,台灣的教育部竟然發函各學校,要求各校去關心示威學生的健康,教育部如果是真的關心就應去示威現場表示關切,而教育部當時沒有關心,現在卻要各校關心,怪不得學生們認為教育部是在通令各校要「假關心、真調查」,「假關心、真恐嚇」了。 對於這起購併案,台灣的行政院公平會已開始聽證,學者認為財團購併媒體,將造成台灣媒體的壟斷,縮小了台灣媒體自由的空間。由於他們的訴求正當,已使台灣知識青年的反媒體壟斷運動趨於擴大,根據現實的狀况,將壹傳媒趕出台灣,符合了北京及國民黨的利益,行政院當然會核准此案,這也意謂着這個運動必然無法達成他們訴求的目標,這也顯示出台商購併台灣媒體,縮小台灣媒體的自由空間乃是種必然的趨勢,這或許真是個值得注意的課題! 南方朔 《亞洲週刊》主筆

阅读更多

南方朔:演出来的政治好人不是真好人

前两年,台湾翻译了当代政治学者波耶特(Joseph H.Boyett)所着的《选民进化论》,该书的许多论点之一,就是要人们谨慎防范那种表演出来的政治假好人。他们演出来的样子像是个好人,那只是要骗你选票的招数。选民要和这种人保持情感距离,才可免予受愚。 人们都知道,现代由于媒体广告术日益发达,“表演政治”当道,政治人物已和演艺名人一样,一切动作和语言都要设计包装,使他们看起来能被人喜欢。政治人物向演艺名人看齐的趋势,已使得政治上不再有领袖,而只有偶像与粉丝。这种政治人物已不讲究见识与能力,只着重表演作秀,而最后为这种政治付代价仍是人民自己。 波耶特在书中指出,二○○○年美国大选的小布希就是个例子。那次大选,小布希花了极大精力在记者身上,他会叫记者的小名,以显示他的亲切没架子,他也会拍拍记者的肩膀,摸摸记者的头,好像兄弟一般;甚至还会打电话去记者家里,让记者及其家人产生与有荣焉的骄傲感。就靠着这些招数,小布希收编了当时绝大多数媒体,大家都说他是热情、诚恳、出身好家庭好学校的好人,而他的对手高尔则被说成是硬梆梆,喜欢计较的无趣之人。小布希透过加工制造及宣传,使自己头上贴了“好人”的标签,而高尔则成了“不是那麽好的人”。只有老练的资深记者,像《巴的摩尔太阳报》的威特科佛(Jules Witcover)能看透这种人,事先就提出警告,对这种演出来的假好人要特别小心,但他的警告却是像所有的孤独先知一样,根本无人理会,于是演出来“好人”小布希遂打败了“不是那麽好”的高尔,侥幸当选总统。 但人们都知道演出来的好人并非真好人,演出来的好人本质上是一种假貌,要来掩饰他的人格本质,而那种人格本质通常都是好人的反面。中国的王莽,即是演出来的好人的祖师爷,当他无权力时,拚命演好人,藉以沽名钓誉,而一旦有了权力,遂原形毕露、滥权篡位。就以小布希而论,当他以好人形象当选总统后,一碰到“九一一”事件,他立即露出真性格,原来他竟是个穷兵黩武的极端好战分子,他使美国发动了两场战争,使得美国军费大增,国债飙高,民主也严重倒退。小布希不但不是好人,反而更是个误国的坏蛋!他那种一意孤行的风格才是本质,演出来的好人形象只是手段和幌子。当演出来的好人形象破灭,那种被骗感所造成的反弹就会大过一切。 这次马总统所引起的民怨会如此高涨,许多境外记者都看不懂。马英九长期以来不是你们媒体上所宣扬的好人吗?许多人不是他的粉丝吗?为什麽现在人民的支持信任度竟会跌到一五%至二○%左右?台湾到底发生了什麽事?对这些境外记者,我的说明是,马总统长期以来是个演出来的好人,台湾的人也信之不疑。但在连任后,自信满满转为自大,遂原形毕露,台湾的老百姓遂蓦然发现,这个他们以为的好人原来并不是真好人。这种集体的被骗感,遂使得大家在后悔、愤怒、自责的混合情绪下强烈的反弹。当人们发现演出来的好人不是真好人时,人们就会跟恨坏人恨得一样多! 前面所提到的当代政治学者波耶特在他的书里早已指出,在这个表演宣传当道的时代,选民对演出来的政治好人一定要特别谨慎,我们对影歌星偶像可以很投入,但对政治好人则一定要保持情感上的距离,并且要时时自问:我们喜欢他是因为长相、形象、或是他真的在公共事务上有什麽杰出的想法与做法?我们是否因为对那个人有偏爱而出现双重标准,不再质疑他的能力?我们喜欢一个影歌星,顶多只是浪费一点门票钱,但演出来的政治好人,却可能使人浪费掉子孙的幸福。因此对演出来的政治好人,我们要谨记前代英国评论家泰勒爵士(Sir Menry Taylor)的这句话:“一个不敢打死苍蝇的好人,有时会伤害整个国家。”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魏瑞明分析大选后台湾的走向(图)

3月31号,现任台湾国家联盟秘书长的魏瑞明在纽约台湾会馆与乡亲分析”大选之后台湾的走向”时提到,台湾今年大选的结果,是美国、中国和国民党三方面非故意性的联合作战,他们都希望两岸关系维持现状。请听本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导。 图片:现任台湾国家联盟秘书长的魏瑞明在纽约台湾会馆与乡亲分析”大选之后台湾的走向”。(紫荆摄) 魏瑞明曾任蔡同荣办公室主任,建国党秘书长,手护台湾大联盟办公室主任,70、80年代积极参与纽约关心台湾的社会运动。这次他在纽约台湾会馆的演讲中分析,民进党需要加强基层力量,争取当选基层的邻长、里长;更需要重视与美国的沟通,有必要在华府设立专门的办公室,阐述“台湾共识”,“和而不同,和而求荣”的观念。他认为美方要维持现状,为安全起见选择了帮助马英九当选。魏瑞明认为,在台湾的国民党人,也并不愿丢掉“中华民国”这个名字。而美国跟中国比国民党还想要维持现状,中国不想在未来可看到的二三十年吞并、或称统一台湾。 魏瑞明:“台湾如果成为中国的一省,中国绝大多数的念过书的人,他们也希望跟台湾老百姓一样,民主啊。得不到。他们台湾可以,我们不可以,是为什么?就扛起来了。”他举例说,大陆观光客看中台湾的凤梨酥,一万箱、两万箱、甚至十万箱的买。魏瑞明:“老实讲,台湾的什么东西,在中国大陆好像是都是好的呀。我是在台湾土生土大的,(笑)我不认为这个多好。” 他认为中共内部问题太多,尤其面临秋天的换届,所以不愿意发生什么事情。 魏瑞明:“那就是为什么当吴伯雄跟胡锦涛说’一国两区’的时候,胡锦涛一点反应都有,脸上的反应都没有。马英九以为中国那边会’龙心大悦’,可是人家不理他,所以这一次吴伯雄的行动弄得马英九满面倒灰啦。” 魏瑞明提到,中共在台湾的渗透包括各方面。 魏瑞明:“他们现在是用经济的方法来渗透。同时他们也开始收买台湾的媒体。比如说,台湾的《中国时报》,完全就是中共在控制了。像马英九的民间好友南方朔,不愿意在《中国时报》写文章了。”因此他认为需要国民党以外的其他政党执政,才能把这种情况改过来。 对于中国大陆未来两三年的经济状况,魏瑞明不甚乐观。他说,现在已经看到不动产的泡沫化、温州商人半夜跑路。在大陆150到200万的台商,看到大陆的成本上涨,也开始跑到越南、印度等地。今后一年,日本一些大公司也会部分撤出,可能到南美投资。 谈到近期中共内部薄熙来等官员被免职,他估计中共党内会有一批人被处置,最轻最轻的,会进集中营。中共内斗让台湾人更清楚看到,如果统一,我们也要过这种’斗争’的日子。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导。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