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All

Latest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络社群:政治引领与政治吸纳

作者:祝华新 对基于互联网的新型知识分子,加强政治引领和政治吸纳,是今年全国宣传部长会议提出的一个新的理念。这体现了政府对网络管理也是社会管理的一种新姿态,承认互联网上出现了一个新的社会阶层,他们借助互联网对政府的公共治理提出批评,提出建议。...

德国之声 | 李承鹏:追求说话和写作的权利

2013德国之声国际博客大赛(Bobs)结果出炉,中国著名博主李承鹏获得跨语种最佳博客奖。 (德国之声中文网)2013年初,李承鹏不仅仅上了中国媒体的头版头条。他在推介杂文集《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巡回签售的时候,遭到当局的噤声。李承鹏不能对粉丝表达感谢,连一句话也不许说。在新浪微博上他直白地写道:”他们都疯了”。在新书发布会时李承鹏脸上带着一个黑色的大口罩,身穿一件带有”I Love you...

中国的公民博客:安全阀还是高压锅?

□“政见”观察员 邵立 什邡事件的广泛传播,再一次得益于互联网的方便和快速。但网络对中国政治环境有多大影响?这是近几年来学界关注度飞升的一个领域。相关研究必然会涉及的话题是,网民们在网络上的政治活动有多大力量,以及政府对于这种活动的反应有什么样的规律。 悉尼科技大学的 Jonathan Hassid 通过Google博客搜索,搜集了两千多篇中国大陆网友撰写的博客,和四千多篇报纸报道进行议程设置分析,然后讨论不同的议程设置模式下政府的应对策略。 他在文中运用了两个比喻来描述互联网的作用。 一个是“安全阀”(safety valve),意指网络成为民众发泄不满的渠道,也就是“出气孔”。当网民说饱骂足之后,便不会冲击国家,因此当前的政治秩序能稳定延续。但另一方面,互联网也可能是“高压锅”(Pressure Cooker),即网民的发言只能积累民愤,从而加重对政府的不满。 这两个比喻也体现了两派学者对互联网作用的不同看法。“高压锅”派相信互联网的出现意味着技术的进步,将随之带来公民意识的觉醒和社会的进步,从而推动当今政治秩序的改变。而“安全阀”派则怀疑互联网的这种“进步”作用,认为网络只是另一个让当今政治秩序合理化的空间,其维稳作用远大于变革作用。 Hassid的研究正给这种争论提供一个可能答案。他认为,网络既有可能是高压锅,也有可能是安全阀。但是,网络发挥的功能取决于网民和传统媒体的活动。 他发现,对于某个新闻话题,有可能是网络博客设置了传统媒体的议程,例如“我爸是李刚”事件,“动车事故”等;也有可能是传统媒体设置了网络博客的议程,例如钓鱼岛事件,发改委升油价,孙志刚事件等。当传统媒体(报纸)为博客设定好议程的时候,博客就成为了安全阀——根据Hassid的统计,博客文章在同一个政治话题中,比报纸少运用10%的褒义词,多运用了超过2倍的贬义词。但在这种情况下,政府依然允许博客进行讨论,甚至有时候支持博客的讨论(作者以厦门PX散步事件为例)。这种“安全阀”功能的话题通常集中于一些政策问题(例如升油价)或者环保问题。 另一方面,有的话题,例如农民、工人的群体性事件,艺术家的抗议,或者是敏感的宗教问题,通常都是由博客来设置传统媒体的议程。因为网络传播将会让这些敏感问题造成更大影响,可能让情况难以控制,所以国家对这类话题保持警惕。因此,Hassid认为,在博客设置传统媒体议程的时候,网络就扮演了“高压锅”的角色。 参考文献: Hassid, Jonathan. 2012. “Safety Valve or Pressure Cooker? Blogs in Chinese Political Life.”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62 (2) (April): 212–230. doi:10.1111/j.1460-2466.2012.01634.x.   为您推荐其他相关“政见”: “吴英案”与微博知识分子的“党性” 中职学校:孕育中国社会新阶级 公民社会如何保证台湾不脱轨 “公民社会”:中西的不同理解 无觅

美国法案对全球網絡造成威胁

全球之声瞭解,網絡是由我们使用者集合而成的。个人的参与让網絡成为具有令人吃惊的深度和多样性,但这只在开放性的技术和法律结构下才有可能。不幸 的是有些企业强权和政府势力想对網絡的开放性和使用加以限制,以保护版权为名对網絡进行检查和监控,向独裁国家如中国、伊朗和叙利亚看齐。 美国立法单位无视民众和技术专家的警告,正考虑制定两项法案, 阻止網絡盗版法案(Stop Online Piracy Act,SOPA) 和 保护智慧财产法案(PIPA) ,两者皆会对全世界網絡的开放性造成实际的危险威胁。全球之声社群决定有所回应,加入 维基百科 、 Reddit 和 BoingBoing 的“熄灯”行动,在一月十八日关闭 全球之声言论自由网站 十二小时,并在其他全球之声网站上加入提供更多资讯的标语横幅。 我们是以推广全世界公民媒体为目标的国际志愿者社群。过去六年来我们发表了超过七万五千篇文章,提供连结到超过廿种语言的博客和其他公民言论。网站 内容可以免费使用和传播。我们的任务需要透过开放的網絡进行,也需要提供简易发表分享内容的社群和公民媒体。我们的大部分成果奠基于 WordPress、维基百科、推特、Youtube、Flickr、Reddit、Tumblr 和其他许多线上媒体社群。 美国国会和参议院若通过 SOPA 和 PIPA 法案,将迫使以使用者提供内容为主的社群媒体平台主动检查使用者上传内容以免他们发表侵犯版权的文字或影像。这会增加全球使用者参与使用这些网站的成本,也可能迫使许多社群媒体,尤其小型网站和企业关闭。 我们担心这项法案将对生活在压迫政权下的行动分子的数位工作造成广泛伤害,也会限制全世界基本言论自由。现在美国版权法偶尔会被不当利用,造成实际上对言论的限制。在司法系统不够独立的国家,滥用版权法压迫行动派是简单而常见的作法。 许多国家内全球之声的参与者面临越来越具侵略性的监控和检查。有些人因为網絡活动入狱或被流放。通过这些法案等于向外界传达一个讯息,就是 美国政府相信监控和检查人民以找出“侵权行为”是可接受的,而这常常被等同于政治和宗教上的异议。通过 SOPA 和 PIPA 法案也会赋予美国政府不成比例的权力决定網絡的走向。对博客和行动份子来说这世界会变得更加危险,而所有人的言论自由都将降低。 SOPA 的最新版本在本周被 无限期延后 ,但参议院版本的 PIPA 依然在进行中。推动法案通过的 推手势力 依然存在。因此全球之声在 2012 年一月十八日加入網絡熄灯行动。 全球之声言论自由网站近日关于 SOPA/PIPA 的文章: Trevor Tim, ”How PIPA and SOPA Violate White House Principles Supporting Free Speech and Innovation” Katitza Rodriguez, “SOPA undermines the U.S. in its negotiations for a free, open Internet” Weiping Li, “For Chinese Netizens, SOPA is Another Great Firewall” Yoo Eun Lee, “Stop Online Piracy Act: The Fight Continues” 其他瞭解 SOPA/PIPA 影响的途径: Joi Ito and Ethan Zuckerman, “Why we need to stop SOPA and PIPA” “Internet Blacklist Legislation ,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EFF's email campaign against the legislation and EFF guide to meeting with your representatives . EFF also explains how SOPA/PIPA will hurt open source software creation. Dan Rowinsky, “What You Need to Know about SOPA in 2012 , ReadWriteWeb Wikipedia, “Stop Online Piracy Act” Rebecca MacKinnon and Ivan Sigal, “Online piracy laws must preserve Web freedom, CNN.” 你可以做什么: 如果你是美国公民,透过 Americancensorship.org 可以快速联络你的民意代表或帮助你加入抗议活动。也可以从 www.sopastrike.com 深入瞭解抗议行动。 校对: Portnoy 作者 Ivan Sigal · 译者 Hsu-Lei Lee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台湾:核电厂风险极高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11年3月16日] 日本在面临有史以来 最大的地震 后, 福岛核电厂 接连面临反应炉爆炸与冷却系统故障,这使得全球已经警觉到核电厂潜在的危险。 在2011年311日本大地震过后一天,在德国有 数以万计的环保人士 上街游行,要求政府更换核能改用清洁能源。但是德国目前所受的核能威胁远比日本和台湾低很多,因为相对于亚洲坐落在 环太平洋火山带 上,德国并未处于活动地震带上。 台湾垦丁海边旁边的核电厂,由Flickr使用者提供。 目前隶属日本的三十七万八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 十七座核电厂 ,而在2018年前将会有三个核电厂启动运转。台湾只有三万六千平方公里,但却有 三个核电厂 ,而第四个正在建造。由此可见,核电厂在台湾的密度着实比日本高上许多,所以你可以想像当台湾人看到日本福岛这次的惨况,心里到底做何感想了。 高风险 朱淑娟指出 台湾核电厂受地震袭击的风险可说是非常高: 核电厂距离经过金山海岸的“山脚断层”只有5到7公里。核四厂址5公里内就有6条“非活动断层”,且贡寮核四厂址的半径80公里海域内,有70几座海底火山,其中的11座更处于活火山的状态。 核一厂耐震设计是0.3g,核二、核三、核四为0.4g,远不如日本核电厂原本的耐震设计0.6g(g为重力加速度)。日本核电厂为了因应强震,已开始进行耐震强度提升工程到1.0g,但台湾却仍无视于地震的威胁。 因为地理上的相似性,日本核电厂内的专家- 菊地洋一 特别提出警告,因为台湾的核电厂可能会有与日本有相同结构上的问题。 台湾的核一、核二厂所用的反应炉与日本都是属于同一型,而且两国都是多地震国家,所以在日本发生的问题,台湾不可能会没有问题。 最近的 BWR 型属使用最高品质的 SUS316L 制造 (材料的质地较软,因此较不容易产生裂痕的现象) ;各电力公司一再强调,这种材料绝对不会发生裂痕问题。可是实际上它还是发生了,这次日本东京电力公司隐瞒事件(注: 2002年 )中也发现,其它的部分同样也有裂痕。 总而言之,台湾的核电厂有可能会遇到跟福岛核电厂一样遭到自然因素破坏的状况。 核电厂将于2011年启用 仅管引起许多民众与专家的不安与疑问,台湾政府仍然计划为了庆祝中华民国建立一百周年,决定在2011年前启动第四座核电厂。在福岛事件发生后,政府声称第四核电厂的运行将会延期,不过对于安全措施的行程表迟迟没有透露,而第四核电厂的建设也并未停止。 台湾第四座核能发电厂,由Flickr使用者王颢中提供。 在2010年八月日本与台湾环保人士的集会中,有些 参加者警告 过度匆忙的核能建设可能在未来会导致灾难发生: 台湾只因行政院长一声令下,就被迫必须赶在明年完工的核四,与发生人类史上最惨烈核安事故的前苏联车诺比核电厂,竟然有许多相似之处。 1983年车诺比核电厂已有3座原子机组运转,而正在兴建中的四号机工程进度却大幅落后,核电厂厂长普力乌哈诺夫不敢表明工程延 误的事实,且适逢12月22日核能工业纪念日,苏联政府希望机组能赶在这个国家纪念日完工。于是电厂不计一切手段,变更原本设计及材料,终于赶在当日完 工。接下来,竟又省略许多必须的安全测试,赶在隔年3月27日商业运转。事后,厂长及大半主管获得表扬及奖金…1986年4月26日,车诺比电厂4号机在 机组测试中失控爆炸。 曾经在2008年爆发擅自变更设计、控制室也曾经被台风灭顶,如今 事故频传 ,却一样背负着“上级命令”赶工运转的核四,真的可以启动吗? 校对: Portnoy 作者 I-fan Lin · 译者 GV 中文化小组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独立博客未死

Nings 的一篇 博客之尾 引来无数共鸣,一时间,关于博客尤其是独立博客式微的言论甚嚣尘上,似乎独立博客的末路已经来临了。独立博客真的迎来了末路了吗?在我看来,独立博客未死,岂知未死,还活得挺好的,只不过,我们总是以一些自以为是的观念强加给博客罢了。 博客≠微博客 在几乎所有谈及博客式微的言论中,都会把微博客拿出来说事,说微博的用户数怎样怎样,反之,博客又如何如何,于是就得出了同一个结论。 诚然,以国外的twitter和国内的新浪微博为代表的微博客这个新生事物发展很迅猛,拥有庞大的用户群体和极快的传播速度。但,在我看来,微博毕竟无法取代博客,微博好比零食,随时都可以吃,却取代不了博客这个正餐。 因为,博客的深度和对思维的沉淀,是微博客永远无法比拟的。 数量≠质量 诚然,博客的总体数量有了很大的下滑,这不单单是微博客的冲击,更包括facebook等社交网站的冲击,年轻人大量的放弃博客而投入到社交网站的怀抱,但这并不等于博客质量的下滑,相反,大浪淘沙,留下来的都是一个资深的爱好这和优秀的博客。 比如月光博客、小众软件、煎蛋、天涯海阁等等,都是越发展质量越高、读者越多了。当然,也有一些优秀的博客关闭了,比如可能吧、比如晨钟暮鼓等等,但前者是因为被封的原因,后者是因为个人工作的原因,并不是受到其他的冲击。 这就好比之前 百团大战 的时候,大家就纷纷惊呼团购的黄金时代来临了,而随着竞争一些中小团购网站纷纷关闭的时候,大家又说团购的末日到了,其实这只是一个自然的优胜劣汰而已,团购还是那个团购,过冷和过热都是认为造成的,现在只不过是回到一个合理的位置而已。 RSS?广告? 至于Nings用Feedsky和抓虾来举证博客末路就有点牵强了。抓虾是因为Google Reader的崛起和徐易容转战美丽说而造成的,比如另一个RSS 阅读器鲜果就在坚持着日供一卒。 而Feedsky的话题广告的确停止许久了,这也与国内的互联网环境有关,没有了收入之后的Feedsky的服务也不是那么稳定了,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值得一提的是,博客数量在减少,但是博客的口碑价值并没有因此而降低,广告商的需求也没有因此而减少,所以,剩下来的一些优秀的blog的广告机会反而因此而增多,比如新开的 拿福能 可能就是看中了这样的机会。 结束语 作为一个有着5年博龄的blogger来说,尽管随着年龄的增长,各方面的认识都大不相同,尽管在博客的过程中遇到过许许多多的困难,尽管这是一项几乎没有物质回报的事,但,一路都坚持下来了,并且将竭尽所能的坚持下去。 博客也是一样,就算不复往日的辉煌,但他的作用永远不会被湮灭。 国外主机/VPN/SSH合租计划推荐 © 2006-2010 by 望月的博客 | 固定链接 | 评论 | 投稿 | 广告投放 | 推荐 相关文章: 不许联想 (0) Tap:一站式自助建站 (29) 围攻新浪微博 (34) 微博客应用前景分析 (22) 关于引用、投稿和翻译文章的一些思考 (15) 为什么博客需要评论 (46)

杜君立:博客时代的启蒙

国家的出现使写作成为一种统治方式,写作必须经过权力的许可,形成了图书审查焚书坑儒文字狱敏感词等等写作灾难,官方垄断的写作构成一种成功的统治技术——宣传——洗脑——愚民。

日本:夜跑文化成形

许多人习惯在夜间慢跑运动,人数超出你我预期,而且有与日俱增的趋势。 人们选择夜跑的一大原因是出于方便,对上班族格外具吸引力,最近在大阪城举办的夜跑比赛里,参加人数就很高。 现居大阪的Kiyoshi即 报名 参赛: 这场比赛要在平日夜间举行,我一开始还怀疑,“会有人参加吗?”,结果参赛人数达到560人,虽然活动场地是在大阪城里,大会还是分为五公里组和十公里组,人们平常无法在星期日参赛,或是根本从未参赛,在这场活动应该会觉得很轻松。 而且夜晚的氛围很吸引人,有些人在晚上比较放松,且周遭环境通常更适合跑步。 Carna[ 说明]自己喜欢夜跑的理由: 因为云层很厚、遮住月光、街道又在省电模式,跑步时有些昏暗,不过却也让我更加专心,夜跑的感觉很好,也不必担心晒伤。 现在还慢慢出现一股夜跑流行风潮,Lafino 试穿 加装LED灯的外套,就是针对夜间慢跑或步行设计。 就休闲角度,夜跑确实有其迷人之处,但若视为一种文化,夜跑和人及社会又有何关系? 一般人们不会将慢跑列入夜生活或次文化,但“ 东京午夜跑者 ”团体却不做此想,他们会在周末深夜在东京街头慢跑,其他人恐怕很难想像,不过在这群人眼中,夜跑是种逐渐形成的文化,而非运动。 该组织发起人已立定远大目标,全球之声也访问Shogo Otani,瞭解这位主办人如何看待这项活动,以及对未来有何想法。 问:你为何成立“东京午夜跑者”? 《Huge》杂志曾有篇专题报导,提到有个组织名为“纽约桥梁跑者”,成员会在夜间慢跑,杂志因此称之为“午夜跑者”,我们也想将这种态度带入东京,因此在今年初成立这个团体。 问:这个组织目的为何? 我们希望在现代东京引领潮流,发展出慢跑的反文化,其中迷人之处并非风格或外貌,而是能够享受自由,在21世纪散播嬉皮心态,重点在于透过慢跑表达“自由”。 问:在东京街头慢跑感觉如何? 我真的觉得很自由,觉得自己活在东京,也明白拥有朋友的重要性与快乐。 问:你希望有多少人加入?为什么? 70亿,我们在这个时代里,需要有这种目标。 问:你希望一年举办多少次活动? 目标是一个月两次、一年24次,未来成员也能参与活动筹备,若活动顺利,未来也许会更常举行,此刻非官方目标是每周举行,官方目标是每月一次。 问:有多少正式成员? 有两名联络人、一位网站管理员、一位文案,目前还在找摄影师及艺术总监,只要敲定人选,组织就会正式运作。 问:相较于纽约的团体,“东京午夜跑者”为何更值得媒体报导? “纽约桥梁跑者”是一群个人,人们基于自身意志,自发性地聚集在一起;“东京午夜跑者”则是种文化,希望传播至世界,所以目标人数是70亿,我们着重于想法和沟通,所以不只是街头文化,知识也很必要。 问:活动有何目的? 组织基本宗旨是“自由”,藉由散播想法及各种联系,希望持续创造新文化,我们的目标没有终点。 校对: Soup 作者 Jeremy Laughlin · 译者 Leonard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埃及:公民媒体的革命角色

最近有部关于埃及革命的记录片,其中 第一部分 主角是博客兼影片制作人Aalam Wassef,着重于網絡影片及其他媒体如何伴随这场人民抗暴行动。 这部记录片由 NarcoNews 网站制作,该网站主要报导拉丁美洲的反毒战及民主议题,今年五月亦曾主办“ 真实新闻学院 ”活动,并在当时推出这段影片。 虽然该网站以拉丁美洲为主,埃及似乎也是今年的焦点内容,有一场活动邀请埃及革命要角 演讲 ,也邀请身在埃及抗争现场报导的 记者 出席。 这段影片希望说明人民反抗运动为何能成功,也追溯自数年前开始的埃及抗争史,Aalam Wassef提到自己从2007年起,便使用假名张贴影片批判政府,以及如何让影片广为流传。 一切并不单纯是运气好,这位博客除了用不同姓名发表文章,也在Google搜寻引擎刊登广告,用尽各种途径让众人得知讯息;当然他也没有错过其他实体世界的媒体。 他表示,自己只是希望让埃及民众更瞭解各种问题,但直至英国广播公司报导他的故事,他才觉得前总统穆巴拉克( Hosni Mubarak )执政28年之后,此事终于传到国外,而不只是埃及国内能使用網絡的10%民众。这段影片亦有 西班牙文版 。 在其他成功的網絡运动后,人们加入无数埃及民众的行列,共同追求终结这个政权; 下一段影片 于革命爆发前20天出现,或许也是引发政治山崩的另一颗小石头。影片最后有段简短讯息,呼吁所有人和朋友一起在1月25日当天,把头探出窗外,高喊“穆巴拉克下台”,许多人确实照做。 埃及人民期望重建国家的理想还很遥远,民众透过博客、媒体及街头持续努力,Aalam Wassef也在继续制作新内容,包括 两个 YouTube 帐户 、 博客 、 網絡艺术家档案 ,他最后在记录片表示: 我们无法轻易得到民主,那是个永远不会彻底达成的目标…每个人每天早上起床,都得思考这场革命取决于每个人的行动,这是革命成功的要素,每个人都必须觉得,若自己没有行动,民主就会消失,我每天早上都有这种感受。 校对: Soup 作者 Juliana Rincón Parra · 译者 Leonard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菲律宾:政治犯的網絡狱中日记

菲律宾一名艺术家、记者兼社运人士自从遭政府拘禁后,便成立博客,记录自己的监狱体验及想法,他的亲友、其他艺术家、作家和一般民众也运用網絡,四处为他奔走,希望让他获释。 2011年2月13日,亚哥斯塔(Ericson Acosta)正准备驾驶汽艇,前往菲律宾东部岛屿萨马(Samar)的偏远乡镇圣荷黑,却遭到 军方逮捕 ,现场人士还取笑他带着电脑去乡间,但他遭指控为地下共产运动领袖一事,却令人完全笑不出来。 前总统艾洛优(Gloria Macapagal-Arroyo)执政时期,当时共有126人未经司法程序遭到杀害,另有27人失踪,亚哥斯塔被捕时,正在为当地撰写 人权报告书 。 军方讯问他后,以非法持有爆裂物罪名起诉,民间团体、作家、艺术家和他的亲友均严正驳斥不实,要求政府立刻无条件释放他。 亚哥斯塔目前仍监禁在萨马地区的Calbayog市监狱,人权联盟 KARAPATAN 指出,除了他之外,至2010年12月30日为止,菲律宾监狱内尚有353名政治犯。 起自前总统马可仕(Ferdinand Marcos)独裁时代,菲国政坛便不时出现要求释放所有政治犯的运动,执政党长期骚扰、恫吓、甚至杀害批评政府的人士及社运份子,阻止他们争取缩短贫富差距及增加贫民权力。 此次要求释放亚哥斯塔的运动中,民众大量运用網絡工具,这一点与过去相当不同,相较于义大利哲学家Antonio Gramsci得等待近30年才出版《监狱手记》,亚哥斯塔的狱中日记定期刊登在 acostaprisondiary.blogspot.com 博客中。 其中记录许多监狱体验,例如4月13日的文章 提及 : 我可能还没适应目前牢房环境,因此白天几乎无法动笔,闷热程度令人无法喘气,囚室里没有天花板,唯一的窗户不到一尺,旁边又是两 座从不停歇的煤炭火炉,外头噪音令人发狂,有时似乎来自青少年,有时却又像僵尸,我和另外11名囚犯挤在这个狭小空间里,让人无法专心、也无法集中注意 力。 4月17日的文章 写道 : 对许多狱囚而言,会面与放风时间都令人无比期待。 会客室大小几乎是一般囚房的三倍,也同时做为活动空间使用,每间牢房平均都有12名囚犯,每星期都有一次可在会客室待几小时,囚犯能趁这个机会透透气,纵 然不是新鲜空气也无妨。囚室内几乎吸不到氧气,尤其在早上十点至下午三点格外明显,故犯人们都很期待每个礼拜一回的会客时间。 博客里也有亚哥斯塔在狱中的 想法 : 在我遭到非法逮捕及羁押之前,我早已觉得自己基于种种目的和原因,和社区关系已变得疏远而模糊,为了全心投入反封建、反法西斯的集体运动,为乡村贫农及农村劳工争取权益,这是必然的结果。 脱离自己熟悉的生活环境,其实牺牲很大…其中当然也有浪漫的成分,且身为诗人,我从未遗忘稻田与赤脚孩童的朴实画面,也从未忘记蟋蟀和乌鸦的原始叫声,不过有时在自省时刻,也会觉得自己好像脱离了诗歌。 亚哥斯塔的狱中诗作请见 Ikatlong Sundang: SIPAT 博客。 “释放亚哥斯塔运动”主持人除了代替他张贴狱中日记,也建立 網絡连署 活动与 Facebook页面 ,本文撰写之时,已累积788人参与。 这项行动的博客 freeacosta.blogspot.com 中,汇整愈来愈多声明、证词及其他文章,显示活动声势仍在增强,菲律宾争取政治犯获释的路途也会继续进行下去。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5k6998hGw8 校对: Soup 作者 Karlo Mikhail Mongaya · 译者 Leonard · 阅读原文 [en] · 则留言 (0) 分享: HEMiDEMi · MyShare · Shouker · facebook · twitter · reddit · StumbleUpon · delicious · Instapaper

拆的不是迁 拆的是人

拆的不是迁 拆的是人 关于作者 杨昕霖 , Balloon Design, 创始人,设计师 设计,摄影,吉他,贵州 21 年,北京 3 年,原洛可可设计品牌设计师,现居菲律宾。擅长品牌形象设计、产品包装设计、品牌广告推广、网站设计推广。 2010 年获 UI AWARD 最佳界面视觉设计。作品曾刊登在《UI designer》第三期 豆瓣 新浪微博 Flickr 美空 Twitter 独立博客 向文章付费 请作者吃饭

墨西哥:反暴力或反政府?

作者 J. Tadeo · 译者 Leonard · 阅读原文 [es] 4月6日,墨西哥各大城市街头涌现大批反暴力抗议人潮,另外在美国纽约、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西班牙马德里等地,也有墨西哥民众上街声援,英国广播公司BBC 报导 ,有些人要求总统卡德隆( Felipe Calderón )下台,认为他打击帮派犯罪与毒品走私的策略,反倒助长这股血腥歪风。 今年三月底,记者兼诗人西西利亚( Javier Sicilia )在莫雷洛斯州( Morelos )丧命,在墨西哥掀起 反暴力 风潮,也是这场游行的起因。 在首都墨西哥市“城镇广场”的反暴力游行群众,照片由Alberto Millares拍摄,版权属Demotix所有 博客圈迅速出现各种反应, Víctor Hernández 在 Michoacán en Resistencia 乐见游行是由一般民众发起,而非某些政治派系的媒体操作产物: 今天将在国内各地举行的反暴力游行,确实是由社会基层发起,值得赞扬,当初是作家西西利亚登高一呼,但筹备与宣传皆由民众接手(多为中产阶级),并以社群网站为宣传管道,没有媒体协助。 中产阶级首次自发要求终结暴力,而非受右翼媒体噱头吸引,人们是为自己而走。 Javier Hernández Alpízar 在 Zapateando2 转载该作家写给政府与凶手的公开信部分内容,这封信是在抗争之前公布,这位博客指出: 这封信让许多人义愤填膺,用强烈而清楚的言词,获得许多人共鸣,“各位政治人物,我们已受够你们,我所称的‘政治人物’并非意指 特定个人,而是包括政党在内的大批人士,因为你们追索权力,所以撕裂国家,导致这场反帮派之战思考不周、执行不力、运作不当,这场战争让国家陷入紧急状 态,拜各位吝啬、内斗、渴求权力、规划不佳与无能之赐,让大众一致认为国家必须重新团结,否则国家别无出路。[…]” 记者兼博客 Jenaro Villamil 表示,超过万人在首都墨西哥市参与游行,他认为抗争理由很明确: 现在充满诗意、政治热情与愤怒,逾万人来自社会各个阶层,从美术宫游行至城镇广场,抗议打击毒品走私政策的效应,另有8000人 在诗人兼记者西西利亚带领下,在Cuernavaca地区游行,各地同时游行是因为3月28日时,共有七名年轻人在莫雷洛斯州Temixco地区遭到处 决。 “卡德隆下台!卡德隆下台!”的口号在过去36小时不绝于耳,也都聚集在“城镇广场”国家皇宫外的临时舞台,在Monterrey、Mérida、Guadalajara等数十城市的抗议活动中,也听得见类似诉求。 在首都墨西哥市“城镇广场”的反暴力游行群众,照片由Alberto Millares拍摄,版权属Demotix所有 另一方面, México Sí 博客管理员对于游行提出多项问题,认为抗争对象是犯罪问题、而非政府,也好奇活动会有何成效: 为何要游行?他们难道此刻才发现帮派犯罪存在?才发现社会遭到暴力相向?解决方案是什么?民众上街表达自己反暴力吗?我觉得毫无 意义,暴力根源于缺乏社会教育的打手,凶手可能未受教育、是毒虫、酒鬼,也可能缺乏人性,才会像售货员贩卖产品般轻易杀害他人。这些枪手从领袖获得报酬, 他们只想着从人民身上榨取金钱,对社会毫无兴趣;游行当时,枪手可能已经喝醉或嗑药,帮派领袖非常高兴,因为已达到影响社会的目标,让人民感到恐惧,若人 们害怕,要绑架勒赎就更容易。 他在文末邀请读者: 我们不能全然倚赖政府解决治安问题,一定要亲身参与,不能等到自己的子女丧命,才开始抗议。 以上是人们对墨西哥4月6日各地游行的部分看法,各界对游行原因、抗议对象、活动成效显然尚无共识,不过未来国家会如何处理人心惶惶、社会不满的现状,仍然值得观察,且明年墨西哥将举行总统大选,人们将有机会用选票裁决,是否满意立场偏保守的 执政党 表现,或者寄希望于其他阵营推派的候选人来改善现局。 校对: Soup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