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部

All

Latest

BBC|中国前卫生部长黄洁夫与参会嘉宾争吵什么?

在梵蒂冈的会议上,中国建议世界卫生组织(WHO)成立一个全球特别工作组,来协助打击非法器官的贩卖。 以色列的移植协会主席拉夫(Jacob Lavee)坚持认为WHO应允许在中国进行突击检查和访问捐赠者的亲属。 他说:"只要不对已发生的事情担责,就没法保证道德上的改革。"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中心的加布里埃尔·丹尼洛维奇博士(Gabriel Danilovitch)在会上挑战中国代表团,称如果中国不再使用囚犯器官就该直接声明。 王海波应答称,他与黄洁夫在过去的12年里一直在与海内外的批评声做斗争。并称中国不该被世卫组织做现场检查。 美联社称黄洁夫提供了很少的数据来反驳批评者。他只用了两张幻灯片来表明近年来活体和死亡捐助者的数量在增加,以及中国近期在努力打击黑市的器官移植活动。

李清晨:《中医药法》的通过将带来什么后果

我一向认为中国是一个精英治理的国家,中国也在持续缓慢地进步,断然不至于开历史的倒车,可是,这样一部满纸荒唐的法案,居然真的会被通过,实在令人痛心之至。有人说百年科普毁于一旦(百年科普当然夸张了,因为早期的关于中医存废的论争是没有民众参与其中的,科普则是更为晚近的事情),自然是过于悲观了,科学的星火一经燃起,就不可能再被扑灭,科学的力量,将会碾压一切螳臂当车的反动者,现代医学的每一次进步,都会进一步挤压传统医学的生存空间,这一趋势,也不会因为这样一部法案的通过而有迟滞,但因此而枉死一些愚昧的人是不可避免的,因不明就里而明珠投暗的年轻学生也还是会有的,中国地广人稠,毁掉一些人的人生,又有谁会在乎呢?

纽约时报 | 中国1月1日起停止摘取死刑犯器官

据一位官员称,中国将于明年1月1日前停止在器官移植中使用死刑犯器官。这是对这一广受诟病的做法给出的最明确的截止时限。《南方都市报》报道,主管改革中国器官移植系统的外科医生黄洁夫博士周三在南部城市昆明举办的一个会议上表示,过去一年自愿器官捐献者的人数增长迅速,但是总数仍然较少。约有150万人正在等待器官移植,中国在提供配型合适的器官方面将面临巨大压力。

卫生部:我国成全民医保国家 96%人享基本医保

卫生部部长陈竺表示,我国基本医保已覆盖96%的人群,已跨入具有全民医保制度国家行列。 正在举行的“2012生态文明贵阳会议”上,陈竺说,2009年以来,我国政府启动了新一轮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坚持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政府履行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职责,突出政府指导,三年卫生投入达到创记录的1.5万亿元。 陈竺说,近三年来,我国的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取得了重要进展。首先,初步建立了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疗卫生保障制度,跨入具有全民医保制度国家行列,目前我国的基本医保已覆盖了96%的人群。其次,初步建立了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使人民群众能够公平地获得防治疾病所必需的安全有效的药物。其三,健全了城乡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极大便利了基层农村群众的看病就医需求。最后,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不断推进,一些和环境因素相关的重大疾病得到控制。

杨支柱:“雷锋精神”在死囚身上

说是“自愿”,但死刑犯有不是被剥夺了言论自由吗?李庄这样的著名律师都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自愿”,要让已被判处死刑、被剥夺了言论自由并处于秘密空间、没有舆论关注的死刑犯“被自愿”还不容易?执法部门自己开一个“无人收殓”的证明就更是举手之劳了。

对比新闻:卫生部就死刑犯器官移植问题的前后矛盾的说法

2006年4月,卫生部发言人曾表示“一些境外媒体蓄意编造中国从执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随意取出器官进行移植,这是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海内外舆论,是别有用心的。” 然而今天卫生部副部长在政协小组讨论会上承认了”死囚器官是中国器官移植主要来源“。

展江:“记者黑名单”言论之微博反响

“韦光正”说:“以极个别的名义打压大多数,这业务官人们熟练的很。”“张麻子2012”说:“‘极个别’习惯啦!神码(马)都是极个别的!”“任孟山”单刀直入:“卫生部哪来的封杀权?”

BBC:中国2010年艾滋病死亡人数达新高

中国2010年有7743人死于艾滋病,死亡人数再创新高。 卫生部统计称,截至去年年底,中国已经有6.8万人死于艾滋病。 2010年,中国共有4.4万人感染艾滋病病毒。 目前官方统计称中国感染艾滋病病毒患者总数为74万人,其中14万人已经发展成为艾滋病患者。 但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实际上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人数都远远超过官方统计。 从2008年开始,艾滋病就是中国造成最多人死亡的传染病。 中国2008年有5389人死于艾滋病,比2007年的人数多出2000多人。 2009年和2010年中国艾滋病死亡人数也都分别比上一年多超过一千人。 河南 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副局长郝阳解释说,2008年以来中国艾滋病死亡人数逐年明显增加,与90年代河南农民卖血感染艾滋病事件有关。 郝阳说,90年代河南因卖血而感染艾滋病的农民近年已经从艾滋病毒感染者发展成为艾滋病患者。 郝阳预言中国艾滋病死亡人数应该已经达到高峰,未来可能将逐年下降。 90年代,河南大批农民因卖血时交叉感染而感染艾滋病病毒,2004年当地的统计称感染者总数超过三万人,但民间统计则说感染者人数在数十万人。 当时,被称为“血头”的血贩子在抽出农民的血后提出血浆,再将血打回农民体内。血浆随后被卖往生物制品公司等创收利润。 由于这一血液经济的发展得到河南省官员的首肯,因此在90年代中期卖血农民感染艾滋病病毒问题初露端倪时,呼吁当局重视问题的维权人士和医务人员反而遭打当局的打压。 点击 页首

部长们安全地消失在记者们的视野中

2011年3月9日,这天的新闻发布会,内容有关医改问题,出席者有卫生部部长陈竺,发改委副主任、国务院医改办主任孙志刚,财政部副部长王军,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   我和同事们提前几天就做了功课,结合正在操作的选题,准备了一堆问题。我甚至在13时不到的时候——提前两个多小时,就来到了会场,抢占了第二排中间第一个的显眼位置。随后陆陆续续进来的记者很多,100来个吧,椅子都坐满了,还有不少站着的。    15时,发布会准时开始,主持人开场白简单明了,说“今天我们的采访时间大约1个小时”,他要求“每位记者提问前报自己的媒体单位,原则上每位记者提一个问题”。    于是我们纷纷举手,主持人扫了几眼举手的记者,点了其中一个。   “我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中国广播网的记者……请王军副部长回答”。   第二个问题,我们又是纷纷举手,主持人照例“逡巡”全场,点了一个。   “我是农民日报的记者,请问陈部长……”。   第三个问题,主持人点的是中央电视台的一位男记者。   这位记者没有按规矩先通报自家的新闻单位,或许他觉得自己“足够知名”,无须通报吧。   第四个问题,主持人点的还是一位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提问的对象是孙志刚。   第四个问题答完,已经是15时46分,距离计划的发布会结束时间只有10来分钟了。主席台上的来宾里还有人保部副部长胡晓义没有回答记者提问。   我明白下一个主持人要找的记者,问的肯定会是胡晓义。。果然,主持人在几十位举手的记者中,准确地找到了提问的记者。   “我是中国青年报的记者,我有一个问题请问胡晓义副部长……”   看到尽管自己无论怎样努力举手,甚至站起来举手,主持人均“视而不见”,我开始与身边的同行——一位凤凰卫视的女记者互相揶揄开来——她也是从头到尾都站起来努力举手,而得不到提问的机会。   “我觉得,我们都是群众演员,‘只需要举手,不用说台词’,不同的是,我们这群众演员,是自己花钱赶车来的,不需要剧组支付报酬,连盒饭都不用发。”   她回应说,“是啊,我是‘匪兵甲’,你是‘匪兵乙’……”。   胡晓义答完提问,已经过了计划时间的16点了,没想到主持人还要继续“给大家机会提问”。   记者们的情绪又被调动起来了。这次被主持人点到的记者来自“中国改革报”。正当我觉得有些意外时,他开口说:“我有一个问题,请问孙志刚主任”“您在担任安徽省副省长期间,力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综合改革,在建机制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请介绍一下安徽医改的有效经验,怎样把这些有效的做法推广到全国?”   孙志刚此前是安徽省的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兼安徽省医改办主任;2010年年末,调任国家发改委任副主任,2011年2月兼任国务院医改办主任。中国改革报的上级主管单位,就是国家发改委。   孙志刚回答完这个问题,已经到了16时22分了。谁知道主持人还要给一个提问的机会,在场的记者们再次兴致高昂地举手了,而且大多数站起来举手了。   这个机会被一位女记者得到了,她说,“谢谢主持人给我这个最后的提问机会,这个机会很宝贵。我是人民日报的记者……”   其他记者不干了,有的开始发出嘘声,有的开始起哄。   这位得到“很宝贵的”、“最后一次提问机会的”人民日报的女记者,将问题再次提给了孙志刚。   台下的记者们越来越不耐烦,当孙志刚说到,“我们通过深入地分析,认为唯有人民利益为大,我们的医改一定要使中国人民群众得到实实在在的实惠”时,记者们开始自发地鼓掌了——这是全场唯一的一次鼓掌,不过掌声并不热烈,稀稀拉拉、此起彼伏。   16时28分,孙志刚回答完问题后,现场开始乱起来了,很多记者干脆站起来了,“请让提一个问题”,“请让我们自由提问”,“请给港媒一个提问的机会”,甚而有位白头发的男士还趋前两步,“我是从台湾来的,请给我们一个提问的机会。”   不过主持人依然“镇定”,“谢谢各位,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已经大大超过了预定时间,还有下一场记者会的安排。 今天的记者会到此结束,感谢各位记者朋友……”。   记者们干脆直接往台前冲过去,可惜,主席台实在有些高,再往旁边看,部长们在一排排工作人员的“保护”下走隔离区,往其它房间走去。   有的记者开始“豁出去”,有的开始钻隔离绳,有的直接扒下隔离绳,就往部长们那冲,但工作人员的“人墙”、“人盾”排得很有经验,好不容易过了一道“关卡”,还有另外一道“关卡”。   我旁边那位凤凰卫视的女记者,很灵活,连闯了两道“人墙”“人盾”,快接近部长们了,突然,她发现她的搭档——摄像记者,还被远远挡在外面。就在犹豫的片刻,新的“人盾”已经张开宽阔的臂膀,出现在她面前了……   最终, 部长们安全地消失在记者们的视野中,没有一个记者抢到提问的机会……   晚上回到家,我扫了几眼“中国人大网”对这场新闻发布会的“文字实录”,其中当孙志刚讲到“我们通过深入地分析,认为唯有人民利益为大,我们的医改一定要使中国人民群众得到实实在在的实惠”后,在括号中特别注明“现场一片掌声”…… MSN空间完美搬家到新浪博客!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