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搜索

All

Latest

新浪体育 | 邓亚萍再获新职 受聘为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

新浪体育讯 北京时间12月6日消息,昨天中国政法大学发布声明,表示将聘请乒乓球世界冠军、奥运冠军邓亚萍女士为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 中国政法大学在《关于聘请邓亚萍女士任兼职教授的情况说明》中写道: 我校聘请邓亚萍女士为兼职教授,是由体育教学部向学校提出申请,由人事处根据《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聘任规定》的条件和程序通过该申请,聘请邓亚萍女士为体育教学部兼职教授,其主要工作是支持学校高水平乒乓球运动队的建设发展。...

南都周刊 | 邓亚萍:我们(即刻搜索)代表的是国家

“我们本身代表的是国家,你(百度)不用打败我们,你应该多帮助我们,多给我们出主意。我们最重要的不是赚钱,而是履行国家职责。” 作为中国最具知名度的女性之一,40岁的正局级官员邓亚萍最近陷入了舆论的批评旋涡。 仅就政治成就而言,邓是“乒乓外交”的开创者庄则栋之后,中国最成功的运动员。她曾获得多个乒乓球世界冠军和4枚奥运金牌,并拥有清华大学的英语学士学位、诺丁汉大学的中国当代研究硕士学位,以及剑桥大学的土地经济学博士学位。...

萝卜网 | 匿名爆料:邓亚萍是怎样烧掉20亿的?

注:本文作者匿名,投稿于黑马哥,黑马哥猜测作者应该是即刻搜索内部员工,对于文章中的任何爆料、任何观点不代表 i黑马 立场。请读者自行甄别。 投稿原标题:20亿搜索公司的商业无间道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谈一谈即刻搜索当前的研发负责人王江的商业无间道,明白20亿是怎么花出去的。 即刻搜索(人民搜索)和云壤的故事远远比所有人想象的多,王江这一人物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承载着即刻搜索和云壤公司两方面的重大“期望”。目前来看王江把刘俊排挤出即刻,自己掌握大权,如鱼得水。但是所有表面现象的背后有着怎样的不为人知的内幕?大家继续往下看,也许就明白,邓总为何没有做成国家搜索了。 在2010年,刘俊带着几位从google出来的技术核心人员创建了云壤,在此之前刘俊和王江就认识,王江想进入刘俊的团队,但当时刘俊及其团队觉得王江没有参与过核心搜索技术的开发经验,技术达不到要求,就没有同意王江加入其团队。 为了做好搜索,邓总(邓亚萍)向李开复求助要人,李开复给邓总推荐了刘俊及云壤公司,邓总求才心切,“如获至宝”。为了做好人民搜索,邓总对刘俊千依百顺,言听计从,千方百计想让刘俊加入到人民搜索,但刘俊没同意全职加入,只是合作。刘俊也利用邓总的迫切心理,开始了他的疯狂计划,与邓总签署了协议,协议里写明云壤获得上亿现金+人民搜索15%的股票(国家占大股,刘骏团队用技术占小股,15%已经是极限),并免费使用人民搜索服务器。 接下来我们的主角王江要上场了。因为刘俊并没有完全入职人民搜索,只是跟人民搜索进行合作,邓总还希望有一位公司内部的总监级别的技术负责人。邓总请刘俊推荐人选,刘俊思来想去,觉得小王江是一个非常合适的人,因为王江技术不好,撑不起来,还得依靠刘骏自己。不过,王江是个玩政治高手,为刘骏被挤出局埋下了隐患。剩下的问题就是王江能不能听刘俊的。刘俊开始说服王江去人民搜索当“傀儡总监”,王江当然不同意,刘俊只能用现金+股票与王江谈条件,这些都是私下交易。谈了几轮之后,刘和王最终就现金+股票的数额达成一致,王江特派员就这样风风光光的去人民搜索任职去了。邓总获得王江,非常高兴,对王江加以重用,并心存感激,更加信任刘俊了。 这一切都在刘俊的控制中,王江最初也很听话,人民搜索所有的事情都要向刘俊汇报。刘俊也毫不手软,花大价钱购买最高配置的服务器,建立数据中心,总共花费了几亿人民币,这里面的每一项花费都要经过刘俊的“批准”,而这些都让王江非常“眼红”。随着时间推移,人民搜索的同事们都已经感觉到王江只是一个“傀儡”,没有任何实权,实权都在云壤公司和刘俊手里。王江也渐渐不满足自己的角色和权力,他开始酝酿着夺权。 王江计划得比较隐秘,但在这期间,某些事情上,还是能够体现王江的野心。某次公司集体活动。邓总不胜酒力提前离场。剩下的王江最大。他拿着麦克走到台上,大声的对同事们讲:“谁是你们老大?”,“谁给你们评绩效?”之类的。担心他发酒疯,我在一边就当他在开玩笑,和大家一起都附和着:“It’s you!”。很无奈。当时也没觉得如何,但后来的事情,确实证实了他的野心。 导火索是刘俊没有兑现答应给王江的股权,王江感觉自己的利益没得到保障,他就开始了自己疯狂的计划。这便出现了王江大闹董事会,并在同一时间网上出现《邓亚萍做搜索引擎两年花20亿 被指不懂行》的新闻。某报社的领导震怒,批评了邓总,并开始信任王江。就这样在今年2月27日,即刻搜索内部邮件宣布管理层调整:人民网副总编辑张善菊空降出任常务副总经理处理日常工作,副总经理王江接管首席科学家刘骏负责的研发。刘俊从即刻搜索出局,王江接替刘俊,这些事情都在王江的计划中,并被成功实施。 王江掌管搜索研发之后,即刻搜索并没有任何起色,反而人心越来越散,因为王江在搜索核心技术上的短板,导致他撑不起即刻的大旗。听负责具体技术的同事讲,他之前做运维的,根本不懂搜索,把系统平台部搞成大运维部。真为这些做技术的同事感到揪心。可是,他依旧发挥着他的政治斗争的优势,让即刻大量的骨干员工不能舒心工作,纷纷离职,(举个例子,比如来自百度的大牛xietian已离职)。 据传邓总已经被架空,即刻搜索现在很难再获得某报社的资金支持,困境重重。王江虽然获得了报社领导的信赖,但搜索做不起来,又没有收入,又没有新的资金注入,这样下去肯定坚持不了多久。王江此时又开始想办法了,像下面这位同事写的一样,出各种主意,动用政治权力,请求上级的支持。接下来王江会想出什么疯狂的办法?在即刻搜索到底还能搅局多久,他还要消耗多少国家的资源呢! 附件1:下面是这两天爆料出来的两篇稿件,应该是我的前同事写的,但他们了解的信息不够,供参考: 《即刻内斗和邓亚萍被黑那些事》 从即刻离职几个星期了,作为研发的一员,自认对这个企业有一定了解,看网上不断出现的黑即刻的稿子,感到很不舒服。 即刻是不是个好公司?不能简单的说是还是不是,他是中国体制下的一个古怪的企业。他跟百度的区别,就像新华网和新浪网一样,没可比性。当初进即刻就是为了户口,但现在看来,任何的户口、利益、金钱都不如自由的思想和工作的成就感更重要。 反正现在也离开了,就把我看到的东西说一说。提供给大家看问题的另一个角度。 黑即刻的稿件接连出现了两三大波,最著名的一篇是《网传邓亚萍做搜索引擎两年花20亿 被指不懂行》,这篇文章出现的时间点很讲究:2月份。某个大会刚开完,公司各个派系正要洗牌的当口。文章一看就是人民日报内部的人写的,不懂搜索,只懂整人。为什么说作者不懂搜索,稍微懂点搜索的人就知道,几百台服务器做个搜索是不可能的,新华网自己做了个站内的新闻搜索,都用了一千多台服务器,更不用说即刻这种全网搜索。 为什么说作者懂整人,因为这个世界点选的太好了。文章出来的时候,邓总去休年假了,在飞机上没办法取得联络。所以你看文章在疯狂传播了一天之后才被大面积删除(当然我个人也讨厌删新闻这种事)。 别说即刻没花20亿,就是花了20亿,对于一个国家级的搜索引擎来说,也是值得的。搜搜花了腾讯20亿,马化腾落下什么了? 所以,看到《我所了解的即刻搜索的研发状况》的一文,内心就不由得冷笑,即刻内斗的传统又开始了,邓总都那样了,他们还不放过她。当初跟云云签合同,说的是上亿现金+人民搜索30%的股票(国家占大股,刘骏团队用技术占小股),免费给云穰用服务器几乎都是附带的条件。对人民搜索来说,服务器算什么啊,上级一个协调通知,想要多少有多少,就怕你做不成事情。 结果怎么样,听说直接2012年夏天,云壤收到的钱还不到1000万,而且那些黑邓总的人把黑状告到了大领导那里,说她不懂行、事事听刘骏的、国有资产流失什么的,反正就是20亿那篇文章里的观点。给人家云壤的钱才几百万,流失个屁啊。那点钱够刘骏给即刻项目的人发工资不?在刘骏来之前,即刻的搜索简直就不能用,中科院那帮人要了多少钱?至少四五千万! 他们也就是欺负刘骏是个海龟不懂国情,用空头的人民搜索股票来画饼。结果,后来连画饼都不准画了。所以,后来逼的刘骏去找了新浪投了一笔钱,360也给了一点,然后去国图那边做了个图书搜索,才把团队维持下来。如果靠即刻那点钱,云壤早死的连渣都不剩什么了(他们有十几个Google的资深工程师,你至少得让人家保持基本的生活水平吧)。 就这,还说邓总花了20亿。把邓总搞下去,谁上去了?她比邓总更懂搜索,比刘骏更懂搜索?据现在还在即刻的同事说,现在,连服务器都不准刘骏用了,现在他们用的完全是自己的服务器。 不过,现在人家也不稀罕即刻了。有跳槽到云壤的人说,现在单单从360导给云云的流量,每天就有1.5亿(就是搜明星、热词,右侧那个微博搜索结果),加上新浪微博导给云壤的也有几千万。从alexa看不出这个排名来,因为alexa是基于PC的,现在云云的流量绝大部分基于移动互联设备。单单从微博搜索这个方向说,云壤做到了业界的绝对第一,比百度那个垃圾要死的微博搜索好多了。 还回来说即刻吧。刘骏是给了即刻代码的,至少四百多万行。可能还留一些别的模块的,像人家跟微博结合的那些可能没,但主要的功能库都在。为了帮即刻的团队解读这些代码,记得2012年7月开始,每天有五六个即刻的人去青云大厦云云网那里上班,听人家培训什么的。只不过我怀疑那些刚上去的人,如果把老人都干掉了,那些代码他们还看得懂吗? 就这些吧。反正给我的感觉,那些某报纸的人还真是继承了文革的传统,内战内行,外战外行,不行就找上级支持。在他们看来,你邓亚萍做得好不要紧,我可以让你做不好;我没办法把搜索做好不要紧,只要我把对手的搜索变差就行。 所以我离开了。还在即刻的各位,祝你们好运。 附件2:《我所了解的即刻搜索的研发状况》 离开即刻已经几个月了,想起在jike将近三年的工作时光,感慨还是很多的,闲来无事,整理下在即刻的点点滴滴,以供同行或者后续想去即刻谋生的参考。 即刻的前身叫人民搜索,当时可以说一穷二白,当时的领导是宫,由于对搜索不了解,无从下手,就先和中科院进行合作,用开源的Lucene搭了个搜索,功能和性能不能适合大搜索的要求。后来就搁浅了。 然后来了世界冠军,世界冠军果然不同凡响,首先就和前中国谷歌总监刘的公司云壤合作,聘请刘作为首席科学家,云壤提供技术支持和开发,当时签的合同是给云壤一定的股权,同时还有一大笔钱,当然钱来自纳税人,也无所谓了。刘的公司经过不到一年的开发,在2011年6月20日上线,并且更名为即刻搜索,记得我们当时听到更名为jike,都乐了,怎么能叫“饥渴”呢。当时的云壤由于资金不多,所有的机器都是即刻的,但是由于即刻一直没有给清合同规定的钱,云壤将代码封装成黑盒子,以lib库的形式提供给即刻,我们工程师就天天哭呵呵的围绕着这些黑盒子工作。由于云壤利用了即刻的机器,即刻也有部分云壤的代码,二者就心照不宣,因为除了刘,真正的即刻领导们包括后来加盟即刻成为副总的另一个谷歌的王,其实也不懂搜索。就这样维持着。 即刻搜索核心技术是想从云壤获得,所以不停地给云壤钱,给一点,云壤就多给一点代码,我们内部开发人员天天苦哈哈的做些外围工作,因为真正的核心组件都是密文形式的lib库。有一阵子,由于即刻答应给云壤的股份一直不能落实,云壤一度要挟要上法庭关掉即刻的服务,所以即刻只好多给些钱,暂时缓和。后来即刻内部斗争爆发,事情真相浮现出来,这就是著名的20亿。虽然给了云壤很多钱,但是即刻搜索迄今尚未完全掌握核心技术,相关技术仍未向即刻搜索全面开放,因为即刻答应给云壤的股份始终没法落实。索引检索排序的核心代码还在云壤手里,即刻只能以黑盒子的形式使用。所以和云壤的合作以云壤的刘出局告一段落后,即刻拿到一堆估计永远没人去看和消化的用来充数的外围代码。从即刻的代码库中,根本看不到即刻搜索内部是怎么工作的,只是一个黑盒。 即刻的员工大约有四五百人,但是内耗严重,成天的开会,没有任何形式的产出,为了一件小事争的面红耳赤,拍桌子。由于没有搜索核心代码,上线的问题每次都自己无法独立解决,当时只能不停地给云壤的工程师报bugs, 他们解决完再给一个新的lib库,然后研发人员机械的将库push到线上,就算问题解决了。所以说虽然即刻用云壤的技术,但是能知道核心代码和算法的人是没有的,而且云壤也很聪明,没有任何设计文档,同时即刻的领导也不懂搜索,包括后来加盟的王,风险还是很大的,如果哪天真把云壤逼急了,直接告即刻要求下线,即刻没有任何办法,因为搜索核心技术被封装成一个黑盒子给即刻的。所以目前来说即刻还不敢对云壤太过分,现在云壤还在用即刻的资源在对外提供服务。所以想去即刻的朋友,如果想学技术,要三思而后行。公司内部管理更是混乱无比,天天喊口号,没有什么实质的东西,但是如果你想要户口的话,那另当别论。 最近即刻动荡不安,内部重组,裁员,研发的高管相继离职,很多在任的也考虑离开,过度对云壤的依赖导致了即刻这样的公司无法做大,做好。如果即刻不再技术上做一些创新或者掌握搜索的核心,或者还是依赖云壤的技术支持,受制于人,那想做好搜索,是笑话而已。 链接: http://2346857.blog.hexun.com/89782841_d.html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亚姐决赛众佳丽跳钢管舞 曝李亚鹏离婚后酒吧消愁,好友杨坤一旁作陪 亚马逊森林!你从未见过的可怕植物! 湖南郴州公布瓜农邓正加死因:外力诱发血管破裂 邓超这个小骚货 无觅

墙外楼 | 消息称即刻搜索管理层调整 邓亚萍或被架空

2月27日消息,据消息人士透露,即刻搜索今日发布内部邮件宣布对管理层进行调整,在公司新领导班子成员分工确定前,作为临时过渡,副总经理王江暂时接管原首席科学家刘骏原分管工作,人民网副总编辑张善菊出任即刻搜索常务副总经理处理日常工作。 据了解,刘骏曾任谷歌中国工程院副院长,2011年2月加入人民搜索(即刻搜索前身)担任首席科学家,主要负责即刻搜索技术架构和团队。云云搜索是即刻搜索首席科学家刘骏的创业项目,即刻搜索正是在云云搜索提供的基础架构上搭建而成。但即刻搜索上线至今仍未掌握搜索核心技术。 多个传言指称,即刻搜索“两年花掉20亿、购买数百台服务器”招致人民日报高层不满,对此,刘骏曾回应:“如果做一个即刻搜索这样的大型全网搜索引擎只买几百台服务器,那是为国家省钱。”即刻搜索面临裁员、总经理邓亚萍过于倚重刘骏团队而受到批评。 有消息人士称,在此次调整后,邓亚萍或被架空。 近期有消息爆料称即刻搜索(原人民搜索)近期将裁员百人,但随即即刻搜索官方人士表示上述消息为不实传言,称今年3月将有40名应届毕业生入职即刻搜索。据第三方数据显示,2012年12月中国搜索引擎访问量份额前十为百度、360综合搜索、搜狗、谷歌香港、百度图片、搜搜、谷歌(英文)、必应、谷歌中国、有道搜索,无即刻身影。

张路平 | 邓亚萍的仕途和国企生死无关

凤凰体育特约评论员张路平 新闻背景:昨日,有关邓亚萍和“即刻搜索”的文章引发广泛关注。文章称“即刻搜索”将裁员百人,业绩不佳”,并质疑团队领头人“邓亚萍不懂搜索行业”。...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