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贼

二大爷Alex|清末报案:抓不完的反贼们

堵塞言路,因言治罪这种事情,古今中外没有绝迹过。但是无一例外,都是审判者声名狼藉、受害者永垂青史。这样的故事即便再丧心病狂、变着花样的重复千遍万遍,也绝不会改变结局。所有的一时得逞,不过是逆流而行的自我羞辱。

阅读更多

Matters | 米米亚娜:我的反贼群因为George Floyd案引发的美国暴乱而撕裂了

我很难想象,在充斥着黑人和慕斯林歧视、反港独和香港运动、反美、反资本主义、粉国家主义、以及所谓“田园女权”话语的内地社交媒体舆论环境里,一个坚信“屁股决定脑袋”的小粉红如何才能辗转腾挪找到可以安放自己那套叙事的安全空间?因为总会在某个案例里,几套逻辑互相矛盾,如果不给自己的三观来次大修正,认知的障碍就可能越来越多——把这个花样navigate的过程称为“杂技”真是传神。歧视黑人就得说美国体制和警察没错,反美就得说黑人反抗公权力是正当的。如果再加上个香港运动的layer,就必须更讲究:黑人反抗公权力是正当的,那么香港人的反抗是正当的吗?如果香港的体制和警察暴力没错,美国的体制和警察暴力也没错吗?我相信以此完成一套无懈可击的论述一定难不倒中国人,万一自己的逻辑无法自洽,他们还可以把别人的经验变成“幻觉”,而墙的必要性被循环自证了:它保护了很多被它制造出来的有精神分裂风险的人。

阅读更多

品葱 | 我眼中大陆目前的真实现状(可能比你们想的还糟糕)

这些混蛋在给人民喂屎,造就新的义和团,逆向淘汰掉真正想让这个国家变好的人。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样,中国人从不曾感受到身为人的尊严和自由,一套房子就把你一生甚至两个家庭的一生绑架了,像猪狗一样活着,仅仅是活着已经拼尽全力,中国可能有很多爱因斯坦,有贝多芬,有梅西,但他们从来不能发现自己的天赋,从来不能探索生而为人的无限种可能。很喜欢王康先生的一句话,他希望看到中国能有一次道德的重建,一次文艺的复兴,然后在此基础上完成不可逆转的制度的转变。我希望中国人不在受苦受难,活得那么艰难,也不必苦仇大恨的革命造反,而是有一天,能用幽默和乐观去解构专制集权,撕开他们的面纱,天晴时也不会陷入对阴云的恐惧,就像对付黑社会,除了法律,还要对其进行鞭尸,把他们变得滑稽搞笑。

阅读更多
  • 1
  • 2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米兔在中国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