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课公司

《泰晤士报》刊登艾未未对驻英使馆的反击:发课税案是场闹剧

2013年5月22日,英国《泰晤士报》刊登了艾未未对中国驻英使馆来信的回复: 发课税案是场闹剧 先生: 《泰晤士报》在2013年5月20日刊登中国驻英使馆发言人何儒龙的来信,称“艾未未因严重偷漏税和销毁会计凭证而被调查”,声称“艾未未案不是关于人权或者言论自由,而是关于中国的法律能否得以遵守。” 首先必须澄清,中国税务部门从未指控我“偷漏税”和“销毁会计凭证”。上述指控仅仅出现于中国新华社和外交部对国外的新闻发布、发言记录中。“发课税案”完整的记录了一个政权,对持有不同美学、伦理和哲学观点,持有不同的政治态度和立场的艺术家,实施的令人绝望的愚蠢诬陷和抹黑行为。在任何时间和地方,这种不光彩的行为,表现出一个政治集团对自身执政合法性缺乏自信,对其行为正当性的羞怯和懦弱。 随后进行的行政复议和诉讼阶段表明,该税案在行政、在司法层面都是一场事与愿违的荒诞闹剧,国内对此案件进行了最为严厉的新闻封锁。听证会和庭审都是闭门进行的走过场。 当一个权力不是被它的民众选举出来的,总是会错误地判断民众的智力,总是一再犯同样的错误,这很不幸。采用不光彩的恶劣手段,对待思想异己的做法令人作呕,它表明执政者在政治伦理意义上的绝望。 至今,中国政府仍然无任何理由和手续无限期扣押我的护照。我的名字和与我有关的信息仍然不可以出现在国内的媒体和网络上。 对我的案件的处理,清楚的体现了中国的典型的不受监督、不透明的政府权力的滥用,政治伦理的败落,对言论自由的绞杀,普遍存在的司法不公。极权之下,任何人都无法受到法律保护的,我们都会是同样的无助的受害者。 艾未未 2013年5月20日 北京 附: 《泰晤士报》( The Times of London ) 2013 年 5 月 20 日 刊登中国驻英使馆来信: 艾未未在中国  先生,在《泰晤士报》近期的文章当中,使用艾未未案对中国进行攻击,对此,我们十分关切。 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充满活力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有目共睹。在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同时,中国政府致力于推进民主、法制和人权。尊重和保护人权已经成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一项重要的原则。 中国正在积极稳步地推进政治改革。例如,我们已经扩大了公民参政的范围,我们强调政府的开放性和透明性。我们已经加强了对政府行政权力的监督和制约。因此,中国公民的权利受到法律切实的保障。 艾未未因严重偷漏税和销毁会计凭证而被调查。每个公民享有宪法和法律赋予的权利和自由,但同时,没有人可以凌驾在法律之上。所谓的艺术家也不能例外。 艾未未案不是关于人权或者言论自由,而是关于中国的法律能否得以遵守。 何儒龙 中国驻英大使馆发言人 伦敦

阅读更多

法院驳回发课公司诉讼请求

图:浦志强律师在微博上放出他和胡炯明律师以及艾未未7月20日的合影 图:网友海涛指朝阳法院门口如临大敌/@海涛1975 北京,中国—— 7 月 20 日上午 9 点 30 分,北京发课公司诉北京地税第二稽查局一审在北京朝阳法院七层五十八法庭开庭宣判。 10 点 40 分左右一审宣判结束,朝阳法院驳回了发课公司的诉讼请求。 6 月 20 日下午两点,发课公司诉北京地税第二稽查局一审在朝阳法院开庭审理,法院并未当庭宣判。庭审时,警方曾以警车包围草场地,阻止艾未未前往庭审现场,利用公交车甩站,现场设信号干扰等方式干涉司法。 此次审理院方和警方同样用尽各种方式阻扰关注。刘艳萍表示, 7 月 19 号上午致电朝阳法院行政庭申请旁听席位,却被告知已经没有位置,影响如此大的案件却只安排了 5 个旁听席位,实际上变公开审理为秘密审理。而在今天庭审前,胡佳,王仲夏等人皆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人身限制,无法到法院现场围观审理。公交车则继续出现甩站现象,法院门口安排了大量警力,如临大敌。 在庭审之前,由于原告诉讼代理人严锡忠无法到庭,发课公司已经撤回对严锡忠律师的委托,改为委托艾未未作为诉讼代理人,参加 7 月 20 日上午的开庭活动。代理人艾未未的委托权限包括,代为出庭,代为签收判决书,代为发表对判决的意见。 但 7 月 20 日上午,艾未未草场地的家中再次出现女警在其家门口进行查证。有网友表示,在草场地 258 号门外有明确警用标志的警车多达 32 辆。而被指为发课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艾未未则再次被限制在家中,警方不允许其出庭接受判决。 法院宣判后,艾未未在推特上表示:“我们会继续上诉,直到我们没得可输的那一天的到来。” FMN

阅读更多

亚洲自由电台:艾未未案即将揭开盖子? 案情公正性成疑家人反驳(2011.6.1)

艾未未案即将揭开盖子? 案情公正性成疑家人反驳 2011-06-01 北京艺术家艾未未被带走调查近两个月后,网上出现消息表示此案即将水落石出,艾未未主要罪名是涉嫌偷税漏税,金额接近2000万元人民币,家人对此提出反驳。维权律师刘晓原认为案子处理已经严重违背了程序公正。 星期三,海外的多维新闻网中出现一条消息,立即引起中文推特圈网友的关注。消息说,艾未未案将很快水落石出,文章引述一名北京消息人士的讲话称,艾未未案将在近日有官方结果,其主要罪名是涉嫌偷税漏税,金额接近2000万元人民币,他也已经对存在的经济问题予以认罪。 本台记者星期三首先就此致电艾未未姐姐高阁,她表示:“要说发课公司偷税两千万那是天大的笑话,绝对不可能,如果编造的话可以编造一个亿,我相信很多人看到这个消息都会有自己的想法,所以说找发课公司2000万很勉强,如果说要找点政治的东西,往回找一找,他把涉嫌犯罪分子已经设为罪犯,而且通过党的媒体去抹黑,已经是完全不顾法了,这都是涉嫌诽谤。” 很多网友认为,偷税漏税不是中国政府带走艾未未“调查”的真正原因,因为在中国,偷漏税现象十分普遍,艾未未长期以来关注中国底层人民维权以及努力查找各种事件真相恐怕才是真正惹恼当局的原因。网友王冰说,这是当局的舆论准备,用经济罪名惩罚异议人士。多年来一直是如此,如果多数艺术家都是如此,惩罚艾未未一个人就是政治迫害。 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认为:“多维当然是亲中的,只不过它是海外的,不是直接的,像文汇大公,跟香港的《镜报》这些还是有区别。既然跟中方有关,只要中方放出消息,当然有可能,这是它的利用价值,反正这种消息不会用新华社来发,因为新华社来发别人不信,所以就用海外的,色彩比较中间的这种媒体来发。” 流亡美国的诗人贝岭发起了1001把空椅子等待艾未未活动,他呼吁各界人士在6月4日下午4点半到6点半在台湾自由广场声援艾未未。 艾未未的好友,北京维权律师刘晓原在连续发表两篇文章,抗议当局带走艾未未后,再次发表文章反对当局对艾不合法规的“监视居住”,他说:按照法律等相关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办案机关所在地的市、县范围内,如有自己的固定住所,监视居住就必须在其住所执行。如没有固定住所,则在指定居所执行。对侦查机关来说,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既可以争取到更长的侦查期限,也不用担心犯罪嫌疑人逃避侦查。以监视居住手段来获取口供,不需要高深的讯问技巧,不需要高超的技侦手段,也不需要太多的办案经费。刘晓原表示,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做法严重违背了案件公正,这种案件,特别是刑事案件,不仅要追求实体公正,更要追求程序公正,如果程序不公正,即便实体正确都是有违诉讼法的规定。刘晓原表示,如果继续保留监视居住强制措施,变相羁押的问题只会愈演愈烈。 艾未未被抓后虽然获得国际高度声援,但中国政府对此消息的发布却严加控制。然而,大陆最大门户网站腾讯网被指暗中支持艾未未及六四。 星期一,中国腾讯网讲解QQ浏览器的功能时出现#aiww# (aiww为艾未未名字英文简写)、64等字样,但随后被更改为love和99。aiww字样是在浏览器介绍拖拽功能时出现的,腾讯网也一度故障瘫痪近一小时。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链接:http://goo.gl/7ATh0 连接诶:

阅读更多

苹果日报5月22日:牽連兩代 艾母大哭;艾未未妻子称:我是公司法人代表 逃稅應找我

苹果日报 2011年5月22日报道 「我是公司法人代表 逃稅應找我」艾未未妻捨身頂罪救夫 牽連兩代 艾母大哭 【本報訊】「我是公司的法人代表,說公司逃稅應該找我!」北京當局以經濟罪名政治強姦艾未未,激起艾的妻子路青不滿,她昨日挺身而出,表示願以法人之職為艾未未工作室所謂「鉅額逃稅」頂罪,呼籲當局釋放艾未未和其他被扣員工。內地律師指,以經濟罪名整治異見是中共慣用手法,但若艾未未「逃稅」罪成,將面臨最高七年監禁。中國組 艾未未被北京當局以經濟罪名政治強姦,激起艾的妻子路青不滿。《壹週刊》圖片 自從4月3日艾未未出事後一直保持低調、被艾家人形容為「膽子小、非常單純」的路青,昨日接受本報長途電話專訪時,以前所未聞堅定語氣,表達「捨身救夫」之願望。她直指,自從4月3日艾未未被帶走,之後當局又用非法方式帶走多名員工,「我作為公司法人代表,到現在沒有收到任何通知,更不用說法律手續」。她說,「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但從來沒人跟我說過,到底發生甚麼事,為甚麼要用這樣方式,對待我的公司?」「我是法人代表,如果公司有甚麼問題,應該我來負責,該怎麼樣,就怎麼樣。」 員工家人求助無援 路青指,連艾未未在內,公司有四個人被關在裏邊,40多天沒有音訊,其中艾未未被關已49天。她呼籲當局放了他們:「我是公司法人,但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他們為甚麼被帶走,關在甚麼地方。」路青又指,公司被帶走的其他三人,情況可能比艾未未還慘,「他們的家人都跟我說,不知怎麼找人,連線索都沒有」。 談及艾未未,路青表示作為妻子迄今未收到任何正式通知,「他到底是甚麼情況,是被逮捕了?還是拘留?抑或是被監視居住」。她指,新華社說艾未未被監視居住,「法律規定監視居住應在家裏執行,艾未未在北京有家,為甚麼不讓他在家裏監視居住?這不是違法嗎?」 路青指,艾未未有高血壓要長期服藥,但當局一直拒家人給他送藥,顯然是另給他用藥,為安全着想,她曾要求當局告知改的是何藥,但一直不獲答覆。她呼籲依法辦事:「放了他,放了他們,我是公司法人,我會承擔公司所有法人應該承擔的責任!」 被艾家形容為「膽子小」的路青,昨以前所未聞堅定語氣,表達「捨身救夫」之願望。 發課文化營業執照顯示,艾妻路青才是公司法人。 逃稅補交可免刑罰 新華社前日透露艾未未面臨兩項指控:「鉅額逃稅」和「故意毀滅會計憑證」,北京律師劉曉原指,根據內地刑法前者最高可判監七年,後者最高可判五年,但逃稅補交可免刑罰。他又指,以經濟罪名處罰政治人物是中共整治異見的慣用手法,本案的政治色彩路人皆知,故很難預料當局最終如何處理,「不排除各種可能性」。 牽連兩代 艾母大哭 2011年05月22日 【本報訊】「我媽媽今早接到姨媽從佳木斯打來的電話,說到艾未未和表弟張勁松被他們關了 40多天,兩個都快 80的老人,在電話兩頭大哭了一場!」艾未未的家姐高閣昨對本報講到艾家和張家兩代人的遭遇,令人聽後欷歔長嘆。 向姐姐說對不起 高閣指,當局因要治罪艾未未,還扣押艾未未公司多名員工,包括表弟兼司機的張勁松,張的父親當年反右時,因支持艾未未父親艾青受牽累,被發配到黑龍江,艾青平反回京,特地把他的兒子接到北京一起生活。 「勁松是個很老實的孩子,一直陪我爸,直到送終。艾未未搞工作室把他叫去幫忙,沒想到,未未出事把他也牽進去, 40多天不見人影。我媽媽在電話中跟姨媽說,沒想到張家兩代人,都受艾家牽累,一說『對不起』,兩個老人都哭了。」 高閣直指,當局迄今仍扣查艾未未工作室多名員工,包括義工文濤、會計胡明芬、設計師劉正剛,她說:「很明顯,他們就是要找理由治罪艾未未。現在理由找到,那就請他們快點公佈事實,把證據和真相告訴大家,把人放出來好了。」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