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

All

Latest

【麻辣总局】骂卡斯特罗的人格调低

@wangfazhan0: 【格调低】环球时报出了篇社论,题目叫《在中国,骂卡斯特罗的都是些什么人》,我这里有一份1966年2月22日人民日报的截图。这次我就不多评论了,笑而不语😀...

世界说 | 社会主义哈瓦那剪影

作者:陈钟伟 这里是世界说#开放中的国家#系列,民主化的缅甸,打开门的古巴,核协议以后的伊朗……甚至是,未来的朝鲜?我们的目标是,残忍地打破神秘,专治各种不服。 △ 哈瓦那街头一张颇有象征意义的照片 ■ 哈瓦那的公交车旅程...

纽约时报 | 美国对古巴贸易禁令何时了?

哈瓦那——“如果我有一部升降机就好了,” 弗朗西斯科·洛佩兹(Francisco López)说。他站在自家的修车店里,身旁是一辆锈迹斑斑的俄罗斯轿车,他幻想着能拥有一部液压升降机。他所需的就是让身在迈阿密的兄弟或古巴朋友向他投一笔资,而他们之前就已经在把刹车片和其他零部件从美国偷运到古巴。 问题是:美国对古巴的贸易禁令已经有50年的历史,尽管两国相隔仅90英里(约合145公里),该禁令禁止一切贸易活动,即使是最基本的商业交易也不被允许。事实上,每当洛佩兹在佛罗里达州的朋友收到往古巴运送汽车零部件的账款,他就面临着收到高达6.5万美元(约合40万元人民币)罚款的风险。 在过去两年中,古巴谨慎实施的自由市场改革已经让几十万小型私营企业获得了合法地位,而古巴和美国之间也建立了新的经济关系,从而带来了新的挑战和可能——以及对禁运话题的更加复杂的讨论。 长期存在的思维逻辑是,广泛的制裁是遏制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和劳尔·卡斯特罗(Raúl Castro)的极权政府所需的手段。如今,特别是对之前曾观望美国古巴政策之战的很多古巴裔美国人来说,一种反对贸易禁令的新论调正在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持——古巴政府向资本主义发展的试探性步伐会在美国的更多支持下加快速度。 尽管贸易禁令的维护者警告,古巴政府会因此获得“经济救生索”,一些古巴人和流亡人士都在倡导一种新方式。通过在2009年取消了古巴裔美国人的旅行和汇款限制, 奥巴马政府已经表明了接触古巴的意愿。但面对已退休的86岁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和81岁的古巴主席劳尔·卡斯特罗(后者领导的官僚机构在变革速度和范围问题上意见不一),很多人开始敦促奥巴马总统更进一步,把优先权放在帮助古巴人向政府寻求更大程度经济独立,以更新美国对古巴政策。 “维持贸易禁令和维持敌对情绪,这样做只会强化和鼓励强硬派,”古巴流亡人士、华盛顿古巴研究组织(Cuba Study Group)的联合主席卡洛斯·萨拉德里加斯(Carlos Saladrigas)说。该组织旨在推动美国和古巴建立合作关系。“我们应该做的,就是帮助这些改革者。” 任何放松都是一场赌博。商业自由可能不一定会实现自由选举这一禁令目标,特别是因为古巴政府曾宣称会复制越南和中国的道路。对后者而言,放松经济限制并没有引发政治变革。 当被问及对那些正在寻求更多美国支持的古巴企业家有何想法时,佛罗里达州众议员、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Hous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主席、共和党人伊利安娜·罗斯-莱赫蒂宁(Ileana Ros-Lehtinen)提议进一步强化禁令。 她在电子邮件中写道,“对古巴政权的制裁必须继续存在,实际上,我们应当加强制裁,而不是变更它。负责任的国家决不能相信独裁者试图创造的假象,他们一边宣称‘改革’,一边又在现实中加紧对民众的控制。” 许多古巴人也认为,比起经济增长,他们的政府更关心控制权。商家抱怨说,一旦监察人员发现生意成功的迹象就会立即扑上来,要求提供收据,证明货品不是来从政府那里偷来的。这是当地的普遍做法。一名哈瓦那的餐馆老板称,因为不能为塑料保鲜膜提供收据,他被罚了一大笔钱。 针对禁令对投资的限制,古巴官员表达出了更复杂的情绪。今年9月,在纽约与名为“支持接触的古巴裔美国人”(Cuban Americans forEngagement)的团体举行的会议上,古巴外交部长布鲁诺·罗德里格斯·帕里利亚(Bruno Rodríguez Parrilla)称,商业投资不是当务之急。 根据该组织的会议记录,他说,“古巴现在的经济发展不需要10万美元、20万美元或30万美元的投资。”他说,古巴要的是上亿美元来扩建当地的一个港口。 古巴的小生意人目前大多数是个体户,他们说自己知道政府将很可能从古巴与美国更广泛的经济关系中寻找牟利途径。比方说,对于来自迈阿密亲戚手提箱里的非正式进口品,政府的回应是提高关税。 尽管如此,在一个民众每天都寻找方法“消解”政府限制的国度里(与海关官员进行的私下交易比比皆是),许多古巴人预计,一旦美国改弦更张,会带来真正的益处。洛佩兹是一名一丝不苟的机械师,为了避免脏了手,他戴着塑料手套。他说,使进口和投资合法化将创造出大量商家需要的供应,从而淹没政府的控制,同时降低物价、创造更多国有工作之外的机会。 包括政治异见人士在内的其他一些古巴人称,软化禁令将增加更快变革的压力,因为这会削弱政府未能提供自由、经济机会,甚至是基本需求品的一个主要借口。 “上个月,有人要我去重新装修他们的厨房,但我告诉他们我干不了,因为没有材料,”哈瓦那49岁的注册木匠佩德罗·何塞(Pedro José)说。为了避免来自政府的压力,他要求不公布姓氏。 “往四周看看,古巴被毁了,”他接着说,朝一栋20世纪50年代的红色殖民建筑挥了挥手,外立面上来自上世纪50年代的粉色漆料已经褪色。“有很多事情要做。” 翻译:陶梦萦、黄铮 纽约时报中文网

古巴大裁员:下岗工人怎么办?

古巴大裁员:下岗工人怎么办? 作为裁员通告,这些文字甚至比现在美国公司写出的更加直截了当,不近人情。但让五十万工人下岗,的确没什么法子粉饰——周一,古巴共党政府就通过国家官方工会,发表了这样的声明。“对于那些背着巨额工资单,亏损拖我国经济后腿,让国家无法正常生产,滋生坏习惯,让工人们不努力工作的企业,我们不能,也不应该继续维持。”古巴工人中央(CTC)在声明中说,表示到明年春天,将会削减500,000个政府职位。声明中还表达了一些与社会主义集体思想颇为相悖的理念:下岗工人在大裁员后,“主要依靠个体管理和个人积极性”找到饭碗。 整个夏天,古巴都流传着劳尔•卡斯特罗主席计划裁员100万的说法。付诸实施后,尽管只有50万岗位遭到削减,却“可能会带来一场地震。”迈阿密佛罗里达国际大学社会学家、古巴专家马里斐利•皮雷-斯塔布尔说。CTC坚持进行认为,削减全国一成的劳动力仅仅是为了“让古巴的生产模式更加高效。”但古巴观察家看来,这已经是承认“古巴人的革命合约失去了功效。”皮雷-斯塔布尔说。 这样,卡斯特罗就留下了一个疑问:什么将取代这一合约?他坚持认为古巴的社会主义“不容更改”,国家也没有向资本主义迈步。但即便是他,夏天也发过牢骚,说貌似古巴成了“世界上唯一不需要工作就可以生活的国家。”很明显他指望私营企业将古巴从经济阴沟中拯救出来——国家生产效率创历史新低,今年在支柱的旅游产业中收入下滑35%,美国还采取了48年贸易禁运,都对古巴经济产生了影响。四年前因为身体缘故将大权交给弟弟劳尔的84岁前总统菲德尔•卡斯特罗,最近在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若有所思地说,古巴经济模式“不再适用我们”。接着,上周他又称人们误解了他的话,他实际意思“恰恰相反”,古巴体系仅仅需要修整。 不管卡斯特罗是什么意思,周一的宣告的确为古巴从机械师到发型师的私营企业打开了一扇重要扩张之门:自二十年前苏联解体,古巴革命就失去了经济支柱,哈瓦那虽然允许多元化,但程度毕竟有限。古巴600万人口中约90%都在国营领域,革命英雄要尽快想恢复国家的经济增长,恐怕还得下猛药。600,000上下的古巴人今日归附于私企——其中还有100,000是耕种政府租赁土地的合作社农民——哈瓦那希望在未来几年内将此数字翻番。 不过比起扩大古巴的企业家队伍,更要紧的是拓展他们能够经营的行业种类。出租车司机和理发师并非在打造一种经济品牌——而较小的服务行业也不能解决所有即将在古巴街头游荡的下岗工人问题。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劳尔政府是不是会修改古巴法律,不但允许私营企业雇佣家庭成员外的工人,而且使这些机构能够获得私人投资和贷款,从而提高小型加工产业。谈判知情人士向《时代》杂志透露,欧洲政府和罗马天主教会现在正与哈瓦那讨论开展小额贷款计划,帮助葡萄酒厂、家具制造厂等企业的成长。 美国也可以伸出援助之手。华盛顿古巴裔美籍商业领袖牵头的非盈利机构古巴研究小组已经连同墨西哥银行行为组织,共同提出,为古巴创业者提供1000万美元的小额贷款。研究小组执行主席托马斯•毕尔巴鄂说,奥巴马政府也应该有相似举动,并对贸易禁运规定做出调整,使美国人能够投资私营古巴企业。 美国反对卡斯特罗的强硬派对此表示反对,称这样只会助共产主义政权经济一臂之力。毕尔巴鄂承认,“古巴政权势必会将此后的可能经济革命用他们的观念衡量:最大的经济效益,最小的政治成本。”但是他坚持认为,“如果我们把扶持古巴经济改革看做帮助古巴人民,就必须要为帮助他们实现目标而创造条件。” 大家一直认为劳尔比菲德尔更有改革性,但他却因动作缓慢遭到普遍批评,现在不过是采取了一些小的改革,如允许古巴人拥有手机。“劳尔是个很有条理的人,”皮雷-斯塔布尔说,“他和他哥哥不一样,做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时,需要得到共识。”就比方这次裁员——或今年夏天释放2003年菲德尔镇压异见人士最残酷时期关押的52名政治犯。皮雷-斯塔布尔补充道,如果劳尔果真能够得到哈瓦那共产主义强硬派的支持,推行改革,他很可能明年就能召开古巴共产党代表大会,这样,古巴内外或许就能看到真正的经济变革。 左倾组织华盛顿经济政策研究中心联席主席马克•韦斯布拉说,哈瓦那的一道坎,就是担心如果开口太大,可能就会招来美国对古巴的经济管制,带来又一次卡斯特罗1959年革命。“下一步要怎么做,仍然会有许多辩论和讨论,”韦斯布拉说,“他们觉得自己也不可能就轻而易举地采取中国模式,”——共产党统治和资本主义经济的结合体——“因为他们和美国位置太过接近了。” 美国对古巴实行的贸易禁运完全失效,上面的言论更是给美国了一个放弃的理由。结果不会是扬基人对古巴政府的管制——而是会帮助他们注入活力,正如古巴共党工会这周所言,调动“个人的积极性”。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