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关系

All

Latest

端传媒 | 两岸三地年度观察:公民社会与政治格局变迁

2014年大型群众运动的余波影响到2015年香港台湾两地的政治格局,民间新势力崛起,政党世代交替;另一边厢,中国公民社会却备受官方打压,改革派几乎销声匿迹。2015两岸三地政治格局的生与死,可堪对照。 2015年11月22日,区议会选举市民到票站投票。摄:Anthony Kwan/端传媒 香港:社运分歧难和,一同转战议会...

法广 | 马英九:台湾不会是另一个香港

马英九:台湾不会是另一个香港 台湾总统马英九在台北接受包括法国《费加罗报》在内几家欧洲媒体的采访,主要谈与大陆的关系。《费加罗报》国际版 以《台湾不会是另一个香港》为题,刊出此次访谈的内容。...

自由亚洲|台湾太阳花学运再拒与政府对话十万人示威一触即发

为解决太阳花学运,台湾总统马英九周五(28日)晚间与台大校长 杨泮池等十一位大学校长见面。校长们呼吁马英九同意引入第三方公正人士,并由总统府与学生代表,各推派五人组成沟通平台,有互信基础之后,再让总统与学生 直接对话。马英九总统当场接受这项建议,但学生代表周五对这项建议再度拒绝。 四天前马英九曾主动提出,愿意在不设前提下,与学生代表在总统府见面,讨论服贸议题,学生也是拒绝,要求马英九必须先同意他们提出的四项诉求,再谈见面的事。 到目前为止,学生仍坚持四项诉求,包括退回服贸协议、两岸监督机制立法、先立法再审服贸协议,以及召开公民宪政会议。台湾政府部门对第一项和第三项完全无法接受,未来也看不出有让步的可能,明天总统府前广场的十万人聚众示威活动,一触即发。 现在政府最新的响应是:服贸协议对台湾有利且重要,应该在立法院继续审查,不退回行政院;也不赞成先立法再审服贸的建议,官方顾虑在野党藉此拖延,影响台湾经济发展。 至于学生建议两岸监督机制立法,政府和学生的看法也南辕北辙,政府认为现在已经有法律规范,学生则要求制定专法。 此外,学生运动得到不少人协助,「太阳花学运网站」今天早上九点正式上线,诉求全世界,内容除了学运组织发布的讯息外,还有影音及文字的实况转播,超过四十五篇国际媒体的报导,以及廿支附有有英文字幕的影片。 学运团队内部翻译和外电组的人数,从一开始的五人,到现在达到四十一人,提供英、法、德、日等十多种语言文字的翻译。中文的新闻稿也都实时翻译后,传送给外国媒体。学运团队并透过募款在纽约时报国际版刊登广告,周六注销。 镜像链接: 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相关日志 2014/03/29 -- PTT:總統府部屬”夜鶯特勤隊” 必要時將實彈開槍阻擋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3/29 -- 《纽约时报》什么引爆了台湾学生反服贸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3/29 -- PTT:政院驅離警察受傷比學生多?打人的喊痛!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3/29 -- BBC:王丹称马英九政府应正面响应学生要求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3/28 -- 林義雄:沒有人能夠對抗發自青年純真心靈的義憤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3/28 -- 《蘋果》學運起底文全數捏造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3/28 -- 莊國榮教授立院內演講逐字稿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3/28 -- 前鎮暴部隊指揮官的自白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3/28 -- 新北市長朱立倫暗喻學生「見好就收」:可帶著光榮離開立法院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3/28 -- 《明報》王志元:我被警察重重摔下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纽约时报 | 台湾的现状还能维持多久

中国大陆和台湾的政府官员上周举行了60多年来首次官方层面的会谈。会谈平淡无奇,双方就建立沟通渠道和其他操作性的安排达成了有限的共识。但是这番会谈象征着在台湾总统马英九(Ma Ying-jeou)任内两岸关系的增强。...

美国之音 | “王张会”未谈“马习会” 台湾称“不遗憾”

台北 — 台湾行政院大陆委员会主任委员王郁琦一行2月11日星期二从台北出发到南京,在当天下午和中国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简称国台办)主任张志军一行举行了正式会谈。台湾方面在会议结束之后称这次会议是两岸关系良性发展、务实面对、向前迈进的重要里程碑,有利于促进两岸官方互动往来的正常化。   台湾陆委会主委王郁琦在星期二下午于南京紫金山庄举行的会谈期间表示,过去20多年来,两岸关系出现了“非常剧烈的变化”。他说,“从过去几乎要兵戎相见,到今天大家坐在这里开会,务实地正视彼此,这是一个弥足珍贵的发展。”   *未提‘马习会’:王郁琦‘不遗憾’*   王郁琦一行此次赴南京之前,台湾各界最为关注的,是这次的“王张会”(中方称为“张王会”)会不会是未来“马习会”、即台湾总统马英九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之间会晤的前奏。   会后,王郁琦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历时将近三个小时的会谈中,双方并没有提及“马习会”,这一点,对他来说,并“不遗憾”。   与此同时,中国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发言人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双方同意以陆委会和国台办的名义,设置常态沟通机制,已经是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而且“有第一步就有第二步”。   台湾陆委会主委王郁琦说,陆委会与国台办的沟通机制与双方已有的海基会和海协会之间沟通的机制之间,并没有冲突,而是可以互补。   台湾方面称这次会谈是两岸事务性首长之间的首次会谈。王郁琦并且表示,希望国台办主任张志军“在可预见的将来,能够到台湾访问。”   会后,中方表示,张志军已经欣然接受邀请。具体时间目前尚未确定。   *‘马习会’之说 *   台湾总统马英九不久前在接受亚洲周刊采访时,表示希望能够代表台湾,出席2014年度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首脑会议,并表示,如果能够借这次APEC首脑会议在北京举行的契机,与习近平会晤,何乐而不为。   之后,台湾内部很多人就此提出了反对意见,称马英九过于积极主动地提出与习近平会晤。   台湾中央研究院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 徐斯俭 x 台湾中央研究院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 徐斯俭 台湾中央研究院政治学研究所的副研究员、同时担任台湾国立清华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的徐斯俭博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面对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政治、经济态势,台湾各界包括马英九总统在与对岸协商的过程中,必须三思而行。   *飞蛾扑火?*   徐斯俭博士说:“我们大家都在帮他划红线,大家都在紧张兮兮的。他却一门心思要往那个方向奔,就好像‘飞蛾扑火’似的。”   徐斯俭说,反对派发出这么大的声音,用意实际上是借着大声呼吁,希望马英九总统能够退后一步,反思一下和中共谈判过程中的战术、战略。   台湾总统马英九前不久表示,并没有赋予陆委会主任委员王郁琦为马习会打前站的任务。   马英九说:“(这次会议)只是两岸关系整体提升(过程中)重要的一步。也就是说,双方能够在互不承认主权的情况下,能够在不否定治权的目标上,更为向前迈进,因为我觉得这是两岸关系交往,非走的一条路。”   *APEC会晤可能性为零?*   至于说马英九和习近平在亚太经合组织首脑会议期间握手言欢的可能性,在台湾中研院政治学研究所的徐斯俭博士看来, 几乎是零;原因是,中方在处理外交以及台海关系问题上,长期以来,一直保持着某种“一贯性”,松动的可能性不大。   徐斯俭说:“中国对外关系向来是这样做的;做什么,它一定把它的原则先划出来,习近平尤其如此;他这个人做事是要坚持具有主动权、占上风的,绝不会陷于被动状态。而且在习近平之前、胡锦涛时代就已经是这样了,‘一个中国’的原则越讲越清楚,现在是一个中国的‘架构’,一样的,始终是要你接受这个,一定要在这个前提之下。”   *李肇星:不能打盹儿*   中国学者胡勇前不久在台湾媒体发表文章,援引中国前外交部长李肇星在近期出版的回忆录当中的一段话说,“中国外交官讨论别的问题也许可以打盹儿,对台湾问题,一刻也不能懈怠。”   台湾中研院的徐斯俭博士说,中方“向来是国际问题跟两岸问题分得清清楚楚”。他以两岸学术交流为例说:“我开一个会,我一封邀请函过去(给大陆那边),上边不可以有‘国际会议’的字样;现实情况就是这样!我要是不小心写了一个‘国际会议’,对方学者就会跟我讲:‘斯俭呵,把你们的邀请函改一下好不好?’就到这种程度。”   *APEC改为博鳌?*   台湾联合报前不久刊登的一篇文章援引在上海的一位台湾问题专家的话说,尽管中国方面对“马习会”也有一定的期待,但是中方强调,双方若要会面,必须涉及“实质性政治对话”,地点,可以考虑“博鳌论坛”。   联合报的这篇报道进一步援引中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者的话说,北京方面之所以不愿在APEC、即亚太经合组织首脑会议上与马英九会面,主要的考虑是不清楚马英九“此行的目的”;“是为见习近平而来,还是只是籍‘马习会’机会,参加APEC年会”;倘若是前者,那么双方在很多场合都可以见面,若是出于后者的考虑,那么北京方面自然不会接受。   在台湾中研院政治学研究所的徐斯俭博士看来,邀请马英九参加博鳌论坛,显然对中方有利,用他的话说,中方对博鳌有着“完全的主动权和控制权”,况且出席“论坛”、包括在“论坛”上发表讲话,是不需要什么规格的。“博鳌, 中国是东道主,整个场面是它来控制;而且博鳌只是一个论坛而已,谁都能在上面讲。”   *博鳌4月8至11日举行*   就在2月11日“王张会”正式开启的同一天,中方公布了2014年度博鳌亚洲论坛的日期和日程,4月8日到11日的会议日程,已经基本排满。地点照例是海南。   博鳌论坛的“自我介绍”是:一个非政府、非营利性、定期、定址的国际组织,由菲律宾前总统拉莫斯、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以及日本前首相细川护熙于1998年倡议,并于2001年2月正式宣告成立。   *APEC11月召开*   另一方面,总部设于新加坡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官员2月11日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2014年度的APEC年会将于11月举行,地点在北京郊外的雁栖湖。期间领导人会议将于11月10日到11日召开。这是中方继2001年在上海召开的APEC年会之后,第二次以东道主的身份出现在21个成员国和经济体面前。台湾是以“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的名义参与亚太经合组织的。 fullrss.net

德国之声 | 两岸关系年后跨大步

台湾陆委会主委王郁琦星期二宣布,将在2月11日前往中国大陆进行四天访问,并且会见国台办主任张志军。王郁琦表示,此行不谈高度敏感政治议题、也没有推动"马习会"的任务。 (德国之声中文网)去年10月在印度尼西亚峇里岛APEC会议期间,大陆领导人习近平与台湾前副总统萧万长的会谈中提及的"王张会",2月11日将在南京登场,这是两岸事务主管官员首度正式会面,意味两岸关系将迈开一大步,还将掀起 两岸政治对话 序幕。 出访友邦的马英九总统在宏都拉斯表示,"王张会"是整体两岸关系提升重要的一步,在双方互不承认主权的状况下、不否定治权的目标上更为迈进,这是两岸关系发展非走不可的路,否则两岸关系这条路走不下去。但马英九并没有赋予"王张会"推动 的任务。 王郁琦请外界拭目以待

杨恒均:我对儿子讲台湾

我到台湾出差,正好儿子放假,他们一起过来。小儿子今年十三岁,出生于澳洲,不认识中文,学校也从来没告诉他们台湾是怎么回事。他到台湾后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这里是否可以看youtube ,是否可以上facebook ?我说可以,我知道他要上youtube看游戏,去facebook 联系同学。他问,这里不是中国吗?怎么就可以了?我说这里是台湾。他说,难道台湾不是中国?我说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但和中国不全一样。儿子每次回中国大陆都需要给自己的电脑装上翻墙软件,与同学保持联系。这是我们之间有关台湾的第一个对话。看起来,我得给他讲一下台湾。 讲台湾是我拿手的,我对很多中国人讲过台湾,对付一个13岁的学生,应该没有问题,当然,讲台湾就是讲政治,儿子对政治不感兴趣,我唯一看到他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视看的政治事件就是十天前澳洲陆克文再次发动党内“政变”,用投票的方式击败三年前夺取他总理宝座的吉拉德。 用选票分出胜负,就不用打得你死我活 我带他们去的第一站是台湾总统府,小儿子说,这里也叫“总统府”?中国有两个总统?我解释说,64年前,中国有两个大的党派,一个叫国民党,一个叫共产党,当然还有一些小的党派——我还没有讲完,小儿子就打断我说,嗯,就像澳洲的工党与自由党,还有美国的民主党与共和党。我说,没错,像美国和澳洲的两个党一样,共产党与国民党都想成为执政党,于是他们就打了起来。 儿子问,怎么打?我说,就像你玩的打仗的游戏里那样打,几百万士兵在中国领土上互相厮杀、血流成河。那场面的宏大与血腥,远远超过了抗日战争。经过三年厮杀,双方加起来死了几百万人,共产党夺取了政权,国民党带领残兵败将退守到台湾岛,就是我们现在站的这个小岛。 儿子“哦” 了一声,疑惑不解地问:死了几百万人?他们为什么不像澳洲的两个党一样,用投票来决定由谁执政? 我说这个问题太复杂了,但不管他听懂还是没有听懂,我还是告诉他:二战结束后,共产党在1946年 提出过一份“共同纲领”,希望国共一起执政,还提出要依靠选举,用民主来对付国民党专制。当时的中共虽然提出要搞类似“宪政民主”的联合政府,但也表示要 通过议会与选票“夺取政权”,夺取政权后,显然就不再继续选举。当时毛泽东还说即便选输了,也要参与到政府里去,因为共产党代表人民,任何时候都要执政才 行。国民党当然也不是好东西,没有搞成“联合政府”他要负主要责任。大概他觉得自己当时正执政,实力非常强大,一定能赢得内战吧,当然,他们也不相信共产 党真会放弃马列学说,改而通过选票搞议会民主。于是就打了起来。 台湾总统府对面,就是“白色恐怖受难者纪念碑”,跨过凯达格兰大道,就是“2.28和平公园”,看了英文介绍,我问他有什么想法,他说他想到澳洲陆克文上台后对曾经遭受过歧视和压迫的澳洲土著道歉。 我说,死了几百万人的内战的结果就是一边是共产党,一边是国民党,两党隔海分治,但折腾远没有结束,一边搞“白色恐怖”,一边搞“红色恐怖”,又用什么抓特务、镇压异己、消灭反革命等种种手段杀害了几百万中国人,受牵连的家庭成员就更是不计其数。两岸还分别出现了象2.28这种对手无寸铁的民众赤裸裸的屠杀。 儿子啊,有错就得改! 儿子说,“白色恐怖”受难者纪念碑与2.28和平公园就是国民党后悔认错后建的? 我说,是的,台湾这边已经逐步反省、认错、和解了,当然前提是多了一个党,叫民进党。2.28原本是屠杀受难者纪念日,现在这里叫“2.28和平公园”,有和解才有和平。 儿子问,哦,海那边的中国人也建了一个“红色恐怖”受难者纪念馆?我说,好像还没有,儿子漫不经心地说,也会有的,都是中国人嘛。 我们第三站去“中正纪念堂”,这里成了“民主纪念馆”,广场也改成了“自由广场”,我给儿子 讲前后几次到这里来的变化,以及这里的历史,我说,蒋介石撤退到台湾后,一直用独裁的手段统治台湾,死的时候把政权传给了自己的儿子蒋经国,蒋经国修了这 个广场纪念他的父亲。后来蒋经国在去世前,放松了对权力的掌控,开放报禁党禁。蒋经国的继承人开始了在台湾的民主选举,走上了宪政民主之路。然后,这里就改成了“自由广场”,原本是独裁者的蒋介石与蒋经国,在他们死后地位得到提升。 儿子说,你是想告诉我,有错就要改,对不对?我又做错了什么?我没好气地说,我不是说你,虽然你今天已经喝了三大杯珍珠奶茶(喝得连饭都不想吃),我在说历史。我说,大陆很多人比台湾人更崇拜、推崇蒋经国与蒋介石。他们希望中国大陆也出现蒋经国这样的伟人。 儿子没有听懂。我们继续“台北一日游”。今天的最后一站是台湾的“故宫博物院”。原本以为13岁 的儿子对这个地方不会有兴趣,没想到,他从一进去,就看得津津有味,从“玉白菜”、“玉肥肉”到夏商周时的剑、鼎,以及对世界做出贡献的瓷器、茶叶与丝 绸,儿子都饶有兴致。当他看到那些铸造技术与工艺水平都相当高的青铜器物与陶瓷下面的年代时,他会停下来算一下距离现在有多久,然后就会说,那时不但没有 澳洲,也没有美国,欧洲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当然最后他就会说,如果他有一个这样的东西,卖掉后就可以把全世界的游戏都买下来。 没想到台湾的“故宫博物院”让我这个老爸脸上很有面子,我对他说,你想想我们的陶瓷器物、茶 叶与丝绸,都是怎么来的吧:挖一些土,捏两下,烧一烧,就成了瓷器;在树上扯几把叶子,晒一晒,用开水一冲,就弄出了茶叶;养几个小虫子,用它们的吐出的 丝,织在一起,就成了丝绸……儿子,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的中国人厉害吧? 我介绍茶叶、丝绸和瓷器时儿子眼中本来有钦佩之色,但到后来,他就笑了,他说,如果黑头发黑眼睛的中国人那么利害,为什么北京(去年他去了北京)和台北都有那么多中国人把头发染成黄色,把眼珠也变了颜色? 我一听觉得不对劲,正想教育一下他,他却转身去研究“象形文字”了。看得出,他对墙上的“象 形文字”颇感兴趣,研究了一会后,感叹道,如果我们这些“中国人”不是乱搞,破坏古人的文字,他学中文就容易多了。他边说边在那些文字面前扭动身体,猜测 着那些文字的意思……老子从来没有看到他这样想学中文! 靠“分裂”维系下来的“大一统”文明? 我说,儿子,怎么样,中国人是最优秀、最聪明的民族吧。没想到,他却狠狠地回敬了我:我们老 师告诉我们,上次说自己的民族是最优秀、聪明和勤劳的人是希特勒,他说德意志民族是最优秀的。再说,中国人真那么优秀,怎么会把国家弄成了这么多块?台 湾、澳门、香港,嗯,还有我们老师讲的西藏…… 很显然,13岁的儿子是和我较劲,并不是在谈政治,但我却对他讲了一通大道理。我问他,你认为世界上哪一个国家与民族最利害? 他说,当然是说英语的民族,包括英国、美国、澳洲、加拿大与新西兰。 我说,也许吧,但你知道原因吗?世界上那么多民族与国家,只有说英语的民族最先崛起并保持强 大势头不衰,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当时的大英帝国“分裂”了,一下子分出了美国、澳洲、加拿大和新西兰,使得“英语文化”不但没有衰落,而且繁衍出新 的文明分支,从大英帝国到强大的美国,引导世界主流长达几百年。 我接着说,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的三个都衰落了,唯独中国延续了下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 国分分合合。统一固然让中国强大,可如果统一在独裁专制、思想一律之下,例如秦帝国,那种统一终究会让一个文明一个民族衰落以致灭亡。中华文明得以延续的 重要原因并不是统一,而是分裂。中国文化讨厌分裂,但中国文化与价值理念却是在最分裂的“春秋战国”时得以确立并流传至今;魏晋南北朝又让中国的哲学、思 想、文化上了一个档次;接下来大清帝国灭亡后,中国陷入南北分裂与军阀割据,却出现了百家争鸣,宪政民主与自由思想就是在那个时候传遍中国的。 不光是在文化与思想领域,就是在政治与经济发展上,“分裂”也实际上维系了中国的“统一”,延续了中华文明。香港、澳门的割让与台湾的分裂,原本是中华民族的不幸与耻辱,但谁都知道,1949年后的28年 里,中国大地被蹂躏得奄奄一息,中国文化却得以在台湾、香港与海外华人中相对完整地保存下来。大家还知道,如果当初小平上台后,没有来自香港、澳门与台湾 的资金与经验,中国的经济不可能有今天的规模……我想说的是,“大一统”本身没有错,中国应该也一定要最终实现国家的统一,但如果是统一在不自由之下, “统一”无异于灭亡。 我本来还想讲下去,但儿子早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于是我纪录下来,可一想,儿子又不懂中文,于是只好贴出来,供14岁左右的青年学子阅读与思考。

高孔廉:ECFA 讓兩岸吃下維他命

海協會會長陳雲林晚間宴請海基會代表團成員,代表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致詞的副董事長高孔廉說,兩岸簽署經濟合作協議(ECFA)後,將使兩岸同時吃下維他命與營養品。

台湾举行反ECFA大规模群众示威

台湾在野党号召十万群众举行进行大规模群众示威,包括前总统李登辉与前副总统吕秀莲在内的众多人士,共同游行反对即将签署的两岸ECFA经济协议。 ECFA协议在本周由海基海协两会在台北最后一次准备性协商后,预计将在下周于重庆召开的第五次陈江会上签署。 大批群众从台北市中心兵分两路游行至总统府前聚集,两路群众分别打出“反对一中市场”以及“人民公投作主”的诉求。 在群众午后逐渐聚集在总统府前时下起一场暴雨,但仍有许多群众顶着暴雨激烈高喊口号,表达他们对这项协议愤怒。 “不要让利要独立” 许多示威群众将这样的协议视为意图通过经济手段让两岸步上统一道路,不少人高举自制的标语,对统一表示绝不接受。 北京表示签署这项协议已基于兄弟同胞之情对台湾大幅度让利,而在台北总统府前的群众集会上,演说者则带领群众高喊台湾要的不是让利而是独立。 执政的国民党是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与北京签署此一协议,前副总统吕秀莲说ECFA出卖台湾主权并践踏台湾尊严,并号召台湾人民反对。 吕秀莲说,台湾在1996由人民直选总统后主权就已独立,而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应该签署的是FTA而非ECFA。 在民进党八年执政前担任总统职务超过十年的李登辉则说,他了解什么样的政策对台湾有利,而目前马英九的政策对台湾非常不利。 李登辉以骗局来形容下周即将签署的ECFA协议,他说签署这样的协议对台湾与一般老百姓都会产生不利影响。 要求公投 除了表达台湾独立的主张外,群众示威游行的另一项主要诉求,是要求对这项协议进行公民投票。 此前由在野的台联党进行草根性联署的公民投票提案,虽然得到超过十万人民联署,但被行政院的公投审议委员会否决。 游行群众将这十余名公投审议委员会成员的像片制成标语牌,示威者说,这十余名委员的意见,可以压过逾十万民众的意愿,意谓着台湾的民主出现倒退。 执政的国民党表示这项经济协议获得过半台湾民众的支持,示威者则说,如果真的得到过半民众支持,那国民党为什不敢呼应他们的要求举行公投。 积极推动ECFA的马英九则未在总统府内而前往台湾南部,他说ECFA不会使两岸成为一中市场。 对于群众公投的要求,马英九则未作出响应,他仅重申一贯说法称集会游行是宪法保障的权利,他会予以尊重。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