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海燕

All

Latest

李钘滢 | 我是女权之声本人:不做沉默的大多数

看不到性别议题的存在,就是因为大多数人的眼睛都被一层层的皮相所掩盖。历史的进程就是将这些皮一层层剥去。最后发现,其实你就是你,我就是我。 相关阅读:李钘滢:我是女权之声本人(被打压的中国女权)...

独立鱼电影|又一部国产禁片在国外走红了

今年的奥斯卡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国产片一如既往地与之无缘。 但其实,今年有一部国产电影入围了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的15强名单。 只是没有被国内媒体广泛报道。 与国内的鲜有人知相比,它在国外获得了高度关注和好评。 赢得了众多奖项。 不管这是一部怎么样的电影,我们都有知晓它的权力。 这就是鱼叔今天要介绍的一部看起来相当沉重的纪录片—— 流氓燕 又名,海南之后

叶海燕:女权之声帐号被封的声援及一些解释

妇联的很多观念是落后的,是脱离国际语境的。所以,我认为除了民间可以通过女权之声受益,官办的妇女机构也应该在女权之声的专业中,获得启发。女权之声对我来说,在中国,就具有这样的价值。它是中国女性道路与方向的探索者。

叶海燕 | 从五岳散人的一条微博风波谈性阶级

听说五岳散人发条微博惊动了女权界。女权界现在很大,很牛逼喔。听说还有人试图把我从女权界开除出去。滚你丫的蛋,我从2005年开始就是女权界的人。只是,我这个山头跟别的山头不一样,比较松散独立而已。...

自由亚洲 | 女权工作者叶海燕被警察带走 声援香港占中已有百人被捕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中国女权工作者叶海燕星期五上午在武汉住所被十多名警察抄家,并将其带走。她的男友凌浩波当天中午表示,公安带走两台笔记本电脑,三部手机,相信与叶海燕在网上声援香港占中有关。据称,一个多月来,各地先后有约一百人因声援香港市民要求真普选被捕。设立在武汉市新洲区的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创办人叶海燕,星期五(10月31日)上午被当地公安抄家。北京维权律师唐吉田当天对本台表示,他接到叶海燕男友的短信后,才知道公安这次行动。他说:“说家里去了警察,把东西抄走了一些,我估计可能和网上一个活动和现实中或多或少跟挺香港占中有关,但是我现在说不准。”记者:关于占中方面好像抓了很多人?回答:对,至少有一百人左右。最近这几天的新情况还没有补充进去。叶海燕的男友凌浩波当天对记者说,大约11点30分,十多名警察进入叶海燕家,来人未出示任何手续就把叶海燕带走。而留下的五个警察,抄走了两台笔记本电脑、手机及移动硬盘,历时20分钟。他说:“11点30分左右,公安敲门,我就在门口,有十几个警察在门外,要进来。进来后要叶海燕去派出所,期间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出示手续,也没有说是传唤,也没有说是刑事拘留或行政拘留,把人带走后,留下五个警察在房间里面翻检,拿走了叶海燕的电脑,还有孩子用的电脑,一个移动硬盘,三部手机,还有叶海燕的身份证,他们开了一个清单,但他们拿走了,没有留下复印件。”凌浩波还说,公安至始至终都没有说明带走叶海燕的原因,他相信与声援香港占中有关。“没有原因,任何证件、手续都没有,也没有说带她到哪里去,可能是派出所。我当时也问了,今天能不能回来,他们没有说,因为今天星期五孩子要放假,如果回不来要另外安排。”记者:涉嫌什么东西,是不是跟网上声援(占中)什么有关,您估计?回答:如果一定要说原因,我不敢保证,可能和那个(香港占中)有关,可能和剃光头(声援占中)有关,但是剃光头的国内也有几十人了。记者:叶海燕有剃光头吗?回答:有剃(光头)。长期致力于女权运动的活动人士叶海燕,2005年,在武汉成立了“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主张性工作者作为公民的各项基本权利更应该得到保障,2011年8月在广西博白注册了浮萍健康服务工作室,继续为性工作者维权。据了解,自香港民间9月28日发起“和平占中”运动以来,各地声援者遭到警方传唤、行政拘留,甚至以“寻衅滋事”等罪名刑事拘留。公安对这些声援者的活动,高度关注。据维权网消息称,本周四,长沙基督教青年梁太平、卓宇等一行人赴岳阳,看望举牌支持香港占中而被刑拘的刘东辉家属,受到国保关注。本周一,曾举牌声援香港市民的长沙异议人士谢长祯,被治安拘留十天。同一天,广东维权人士苏昌兰也因此被公安刑事拘留,至今不准与律师见面。唐吉田对此表示:“这些被以所谓寻衅滋事或其他涉嫌罪名拘留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很多人对香港民众争取真普选的权利表示支持,实际上也是在践行公民权利,把香港可以为内地借鉴的法制,自由方面的经验用来参考。”唐吉田认为,中国公民通过声援香港市民所表达的愿望,对内地社会的稳定有积极意义。公安目前采取的应对方式只能加剧官民矛盾,不利于社会和谐。(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胡汉强/马平)

白衬衫 | 叶海燕:中国人的“欲望芯片”

近日,几个年轻的女权主义者来我家小聚,大家一起搜寻对性工作者友善人士的名单。网罗出来将支持性工作者权利当成自己工作方向的寥寥无几,在互联网上偶尔表示支持取得圈子信任的也就60多人。而这个人数的小众也正好是我们坚持关注妓权的动力。年轻的女权主义者表示,我们不应该在普遍的妇女问题里,忽略性工作者,应该让她们变成普通妇女的一部分。想起在中国推动性工作者人权的艰难,大家都有感触,进而聊了一个小故事。 香港紫藤的严月莲女士算是妓权捍卫者中一个强大的战斗士。她在大陆的高校多次举办讲座,听说有一次在某个大学讲座进行了三个小时。讲到性工作者的艰难处境,如被暴力杀害、被警察剥削等等,性工作在某些国家,也是一种工作。学生们都能理解,并对性工作者表示深深地同情。可到最后互动提问环节时,仍然 不少学生在问,“如何能消除这种(丑恶)现象?”甚至有学生问,“是否可以发明一种芯片,置入人脑,让人可以没有欲望?” 听到这里,我们不禁哄然大笑。笑过之后,当然是更加的无奈。这些人对于本能欲望与天赋权利的抗拒,居然可以这样堂而皇之地说出来。其实他脑中的芯片已经置入成功了。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把这枚抵御他人权利与欲望的芯片取出来。 我在互联网上也常常听到这样的声音,一些人旗帜鲜明地要消除性工作者,但他们同时也将苍井空当成自己崇拜的偶像。 如果说,他是因为不能接受“性交易”带来的肮脏感与耻辱感,那是不正确的。正如在大陆大骂性工作者不道德的人,一样会是嫖客。在中国和性工作者上床有明显的道德压力,但跟洋女人上床,却有种冒险与追逐时尚的快感。他们会在红灯区拍照,并在社交媒体上炫耀自己上了一个外国女人。 性工作者的话题一直是吸引中国人眼球的热门话题。当有媒体发表欧洲红灯区的性工作者工作图片时,网友评价明显表现出了“普世文明”价值。有人说,那是洋女人的工作,应该尊重,不会骂外国的性工作者是“贱货”与“婊子”。而若媒体发布中国性工作者生存现状图时,迎来的则是一片谩骂,并且集中在对生殖器的攻击。 中国人对于性工作者的评价,会因为她的收入、国籍而发生变化 。收入高的性工作者,有可能被认为是一种成功。人们没有办法歧视一个开着宝马从他身边呼啸而过的性工作者。对于欧洲的“洋性工作者”,也无法歧视。可对越南、泰国、绚甸这些国家的性工作者,态度又不一样。这是一种多么智能的“芯片”啊!它居然也具备某些中国人骨子里的“特色”。你我都懂的。 回顾我们的艰难,我深深明白,中国社会普遍存在着的对性工作者的歧视与排斥,不仅仅是个性道德问题,还有富有者对贫困者、强者对弱者、主流对少数群体那种无法自拔的控制欲望与踩踏欲望。 作者:叶海燕,女权主义者,社会第八阶层草根(共九层)。淘宝店主,女性社会活动者,人权捍卫者。“校长开房找我”、“十元店性工作者生存调查”、“街头举牌主张性工作合法化”事件当事人。民间女权工作室创始人。 本文来源《荷兰在线》 -------白衬衫 .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