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华

All

Latest

成田机场日记(31):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领队赴现场慰问

五年前,中国发生一个荒唐的故事,一个震惊世界的事件。中国公民冯正虎被上海当局八次拒绝回国,于2009年11月4日起露宿于日本东京成田国际机场92天。每天睡在长椅子上,没有洗澡,最初几天没有食品,只能以自来水维持生命,后来依靠入境日本的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民众及海外华人、外国友人的食 品空运援助。他成了一个不能回到自己国家的中国公民,一个上演了好莱坞电影《幸福终点站》真人版的悲剧人物。...

司徒华是“反共爱国”人士

在“爱国人士”的赞扬里,不少强调去年政改方案得到华叔的支持。似乎这就是“爱国”行为。其实这正是华叔懂得与共产党周旋之道,与爱国还是卖国无关。前“ 信报 ”老板兼主笔的 林行止 直称为“狡狯的大异小同” 。的确,没有这个“狡狯”,就没有办法对付共产党。 ...

海内外华人为什么怀念司徒华?(图)

“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去世,为什么使得海内外那么多华人深感悲痛和怀念呢?1月30日,美国旧金山华人举行司徒华追思会,与会者的发言,回答了这个问题。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CK报道

香港各界送民主先驱司徒华最后一程 (组图)

香港民主先驱司徒华先生的安息礼拜星期六下午在香港尖沙嘴圣安德烈堂举行。数以千计的香港各界人士星期六为一生献身香港教育以及民主事业的司徒华送上最后一程。 *司徒华遗愿:勿忘六四* 1月29日下午3时,司徒华先生的灵柩在教堂敲起的象征司徒华遗愿“勿忘六四”的六长四短的钟声引领下,缓慢被抬入教堂。在读经、唱圣诗后,司徒华的胞弟司徒强、胞妹司徒婵以及司徒华生前挚友先后致悼辞。 许多香港民众从教堂外的停车场和尖沙嘴街坊福利会竖立的大屏幕收看现场直播,还有人在柏丽大道收听广播转播。香港一些电视台对葬礼进行了直播。值得一提的是,香港亲中的凤凰卫视没有派记者到现场采访报导。 *无官员出席葬礼* 香港特首曾荫权和港府官员没有参加司徒华的葬礼,只是由曾荫权率领6名副局长级别的官员参加了葬礼前1点至2点的团体公祭。曾荫权等人1点多钟来到圣安德列教堂,在签名吊唁停留数分钟后,匆匆离开教堂,没有向等候在外的大批媒体记者发表谈话和回应任何喊问。此前,香港媒体普遍指港府迫于压力,将司徒华葬礼政治化,明显大大低于以往政府高官出席政商界名人葬礼的规格。 据报导,由于港府本周初称会派10名官员出席葬礼,司徒华治丧委员会特送10张邀请卡。不料,港府改变初衷,称所有官员不出席葬礼,也就是安息礼拜。据分析,这可能与葬礼开始时六长四短象征六四的钟声有关。 *一枝独秀:吕京花* 另外,尽管王丹、吾尔开希等前六四学生领袖和其他民运人士在北京施压下被港府拒绝入境香港参加司徒华的悼念活动,但是,六四后被通辑并被香港支联会营救的原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成员吕京花星期五低调入港,参加了星期五晚上举行的司徒华追思会,以及星期六的葬礼,成为参加司徒华悼念活动的唯一海外民运人士。 目前居住在纽约的吕京花在参加葬礼前向美国之音证实,她持有美国护照,尽管她做好了被遣返的准备,但是香港入境官员未能从名字上查出她,因此得以入境香港。 吕京花表示,作为得到司徒华和支联会营救过的晚辈,她来香港就是为送司徒华先生最后一程。 她说:“华叔对我们这么大的帮助,支持中国的民主运动,自始至终在支持天安门母亲。真是滴水之恩都涌泉相报,何况这么大的帮助。丁子霖老师和王丹,可惜她(他)们都不能来参加悼念活动,这很遗憾的。” *公众寄托哀思* 另外,在星期六的葬礼前,数以千计的民众从上午9点到下午1点在公众吊唁期间,携带鲜花到教堂外草地签吊唁册和献花,并进入教堂祈祷。在司徒华葬礼5点结束以后,仍有许多市民来到圣安德列教堂向司徒华表达哀悼。 星期五晚上,约2400名香港各界人士分3节出席了司徒华先生的追思会。参加者主要是司徒华家人挚亲、教育界人士以及司徒华的泛民主派好友。参加追思会的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只有梁美芬、陈茂波和李凤英。另外,被认为是亲北京的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也出席了追思会。出席追思会的港府官员只有教育局长孙明杨,成为出席司徒华悼念活动的唯一港府局长。

香港: 司徒华安息礼拜 教堂响钟“六长四短”

司徒华安息礼拜 教堂响钟“六长四短” 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的安息礼拜在香港尖沙咀圣安德烈教堂举行. (29/01/2011) REUTERS/Bobby Yip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郑汉良 在寓意争取平反六四的“六长四短”钟声中,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的安息礼拜29日在香港尖沙咀圣安德烈教堂举行。司徒华的丧礼早上举行公祭,下午安排安息礼拜。公祭在下午1时结束,一共有4470人到场悼念,香港行政长官曾荫权也前来致意。 在教堂响起寓意争取平反六四的“六长四短”钟声下,司徒华的安息礼拜仪式正式开始,司徒华的灵柩移入教堂,现场布置了司徒华生前最喜爱的百合花。 在仪式上,曾任新华社外事部副部长的司徒华胞弟司徒强在会上致词表示,他以哥哥的感到自豪,又说由于香港的政治环境,所以哥哥唯有向外界宣称很少和自己联络,以免遭人利用而破坏兄弟的关系。 司徒华的丧礼早上举行公祭,下午安排安息礼拜。公祭在下午1时结束,一共有4470人到场悼念致意。除了不少市民之外,香港行政长官曾荫权在其他6个特区政府官员的陪同之下,向司徒华的遗像鞠躬,在逗留了7分钟之后离去,虽然遭到灵堂外的记者多番追问,但曾荫权并未回答任何问题。香港政府的行政会议成员胡红玉亦以个人身份出席悼念仪式,她说她与司徒华已是多年朋友,十分敬重司徒华的为人。 虽然王丹和吾尔开希两个六四学运领袖未获港府批准入境出席司徒华的丧礼,但另一个民运人士吕京花,却得以使用美国护照入境,出席司徒华的丧礼。她向在场的记者表示,她非常感谢司徒华及支联会当年拯救她和其他民运人士逃出大陆,对王丹等未能到香港悼念司徒华而感到遗憾。 举行公祭的教堂上,放置司徒华的遗像,两旁陈列家人及支联会的花篮及花圈,大堂中央墙壁挂上“主赐我力量”的横额。王丹、吾尔开希、李禄以及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等人,亦送上花圈致意。由于只有获邀人士才可参加安息礼拜,大约100多个市民在教堂外的停车场观看大屏幕现场转播。 在安息礼拜结束后,贴上“完美句号”的灵车,将在傍晚载送司徒华的遗体送到火葬场火化,而根据司徒华生前的意愿,他的一半骨灰将洒在海上,希望看到他多年未能亲自踏足的中国大陆,而另一半骨灰则洒在火葬场旁的花槽,长伴香港。

民运人士吕京花到香港祭奠司徒华

吕京花对能够入境祭奠司徒华感到高兴。 香港支联会为因癌病去世的主席司徒华举行葬礼,前“六四”民运领袖,工自联成员吕京花顺利入境祭奠。 司徒华的安息礼拜在星期六(1月29日)下午于九龙尖沙咀圣安德烈堂举行,教堂于早上开放予民众吊唁,并将进行公祭。 吕京花对香港媒体说,她在27日使用美国护照入境,过程低调、顺利。吕京花感谢司徒华与支联会当年协助她与其他民运人士逃亡。 对于王丹和吾尔开希没能到香港出席司徒华的葬礼,吕京花感到非常遗憾。她相信香港行政长官曾荫权对王丹不获准赴港的原因“相当清楚”。 吕京花说:“香港市民是一个有民主、有自由素质的市民。” “如果北京一方面用高压政策来压制香港地区的行政长官的话,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不明智的做法。” 不少香港市民到教堂向司徒华致敬。 曾荫权与特区政府至今并没有就拒绝王丹入境祭奠司徒华一事做出解说。曾荫权将带领数名副局长级官员出席下午的公祭仪式。 1989年民运爆发时,吕京花与韩东方等人出任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代表,并在“六四”事件发生后被通缉。 吕京花在司徒华参与策划的“黄雀行动”下逃亡到美国,其后曾两度获准返回中国为父母送丧。 她也曾在1993年香港政权尚未移交之时,也曾顺利入境香港出席工人组织活动。

【真理部】司徒华葬礼

中宣部:香港民主党领袖司徒华的丧礼将在2011年1月29日上午举行,对该活动国内媒体一律不予报道,各网站要加强内容监管,严禁传播该活动的音视频直播、录播、片断及相关链接。...

王丹证实赴港吊唁司徒华签证申请被拒

王丹曾在台湾大学参加悼念司徒华仪式。 目前在台湾任教的中国海外民运人士王丹证实,他前往香港悼念病逝的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的签证申请被拒。 香港支联会代主席李卓人周三(26日)上午接获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办公室通知,称王丹的赴港申请已被拒,但特首办方面没有说明拒绝理由。 王丹对签证申请被拒深感失望,他称将对此事发表声明,并于周五在台北召开记者会,讲述事件经过。 王丹在得悉司徒华病逝的消息后申请来港吊唁。 他还提出“三不”,即不见记者、不搞公开活动、不开新闻发布会,以换取来港出席司徒华追思会。 后来,王丹还进一步承诺说,他可以在参加完追思会后当天返回台湾,不在香港过夜。 王丹表示,他愿尽最大努力,让港府和北京当局的担心降低到最低程度,换取他能“表达对华叔的微薄心意”。 香港立法会此前曾就是否允许王丹以人道理由来港吊唁司徒华进行辩论。 中国国务院港澳办主任王光亚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曾表示,有关王丹赴港的事情,应由特区政府自己处理,相信特区政府会很好地处理事件。

加拿大多个城市人权及民运组织筹备纪念司徒华

加拿大几个城市的人权及民运组织,正在紧密筹备纪念司徒华的活动。这也是北美八个城市纪念活动的一部分。组织者表示,大家齐心协力促进中国尽早实现民主,是对司徒华最好的纪念。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锡红自加拿大报道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