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不公

真辩君 | 包头案,查扣律师费,暴露的是谁的底裤?

包头方面为何如此高调按照涉案赃款追缴律师费?我想他们不可能不懂这不仅是荒唐的,更是严重违法的。但包头这种看似愚昧的违法,实际上另有算盘。他们是想通过这种方法,警告天下律师,尤其是警告包头案当事人即将寻找第二批律师,他们意图宣示包头案件当事人所付款项已是赃款,没有律师敢收费了,因此当事人家属全中国找不到第二波律师人选,包头顺势法律援助了。如此,我认为,包头打错了算盘!刑事辩护已经进入“自干五”时代,必将有大批律师自带干粮投入辩护,义无反顾前往包头。且走且看。 包头公安将律师费认定为赃款,实际上暴露了他们想借此不让律师辩护的底裤。此风一开,律师费将成为悬在刑辩律师头顶的又一柄达摩克里斯之剑,此剑直指中国的律师辩护制度。包头警方的做法,更说明包头公检法早成铁三角刘关张,包头警方为了把王永明案办成铁案,已经不惜与全国律师为敌,包头的法院更不可能公正审理王永明案。

Read More

明白知识 | 豫章书院的罪恶往事

豫章书院是一个巨大社会问题的缩影。它带着国学的面具,立着孔子的塑像,却在恶鬼道上前行。愚昧和不负责任的家长,坦然地将自己的孩子送入魔窟,交给他们相信的「书院」,就像哈耶克说的那样: 「通往地狱的道路,往往由善意铺就。」 因为孩子的网瘾而将其送入「人间地狱」,这样荒诞的举动实在让人感到痛心。 很多受害人的家长,直到现在还坚持认为孩子应该被送去豫章书院。吴军豹所说的「家长就是共犯」虽然刺耳,但也是悲剧发生的原因之一。 网瘾是不是「恶习」? 如果是,如何纠正,纠正的手段是不是应该有边界,这都是该考虑的核心问题。 毫无疑问,即使家长执意认为这是「恶习」,又如何能接受豫章书院这种无下限的方式?难道孩子们有了父母认定的「恶习」,就活该遭受侵害、遭受欺凌吗? 豫章书院,以一种扭曲变形的方式,揭示了父母们对法律、道德认识的缺失,以及在子女教育上存在的巨大问题。

Read More

旧闻评论 | 宋志标:如何“避谈”王振华案

王振华一审所激活的本案舆论,并没能达到与之相匹配的热度。是不是微博热搜正好被停掉,导致了一些关注的分散与消解?也或者,还有什么更加隐秘的控流,最后王振华猥亵幼女案的新进展反而不冷不热,不咸不淡。 在王振华一审的前后几天,舆论中另一个议题是山东的冒名顶替案,有个案有面上情况,都是冒用别人身份,盗窃他人人生的戏码,影射出县域权力家族对“知识改变命运”的别样理解和熟练运用。这些苟且“偷生”的强盗作风,核心是一个“偷”字,而偷得成的诀窍是一个“穷”字。 像陈春秀那样,被冒名顶替的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孤立无援。冒名顶替者最后偷到的人生,也不是大富大贵的,多是在基层公务人员,这能说明什么呢?基层权力家族的自我维护,实际是通过剥夺最穷苦的人来实现的,对穷困灵魂造成的不止是轻伤二级。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