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独立

法律先生|审判苏东坡

人们应该记得一些人和故事,一个勇敢的诗人,一些勇敢的法官,一些勇敢的个人,我们应该铭记,这也是我们传统中值得纪念的一部分。

阅读更多

【来龙去脉】香港终审法院外籍法官施觉民辞任,与《国安法》有关?

香港政府9月18日刊宪公布,特首林郑月娥按有关法例于9月2日撤销施觉民(James Spigelman)法官的委任。行政长官办公室表示,施觉民于9月2日向行政长官辞任,因此行政长官按有关法例撤销施觉民法官的委任,但施觉民并没有提及辞任的原因。但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记者 Stephen Dziedzic 在其 Twitter 引述施觉民原话表示,辞任“与《国安法》的内容有关”。这是香港终审法院23年的运作史上,第一次有海外非常任法官在任期内辞职。香港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称,若 ABC 记者引述的原因属实,施觉民可能不会是最后一个辞任的外籍法官,预料会陆续有来。

阅读更多

明白知识 | 豫章书院的罪恶往事

豫章书院是一个巨大社会问题的缩影。它带着国学的面具,立着孔子的塑像,却在恶鬼道上前行。愚昧和不负责任的家长,坦然地将自己的孩子送入魔窟,交给他们相信的「书院」,就像哈耶克说的那样:

「通往地狱的道路,往往由善意铺就。」

因为孩子的网瘾而将其送入「人间地狱」,这样荒诞的举动实在让人感到痛心。
很多受害人的家长,直到现在还坚持认为孩子应该被送去豫章书院。吴军豹所说的「家长就是共犯」虽然刺耳,但也是悲剧发生的原因之一。
网瘾是不是「恶习」?
如果是,如何纠正,纠正的手段是不是应该有边界,这都是该考虑的核心问题。
毫无疑问,即使家长执意认为这是「恶习」,又如何能接受豫章书院这种无下限的方式?难道孩子们有了父母认定的「恶习」,就活该遭受侵害、遭受欺凌吗?
豫章书院,以一种扭曲变形的方式,揭示了父母们对法律、道德认识的缺失,以及在子女教育上存在的巨大问题。

阅读更多

【404重点】Matters|掮客徐升

CDT编者按:本文在中国大陆被要求全网封杀。林小华回忆,整个询问过程,只要自己谈到纪委,公安就不做记录。林小华带去的和徐开谋有关的录音材料,警方没有收下,林小华觉得可能是因录音中徐有多次提到时任省纪委主要领导。

再打开中国舆情研究中心的官网,林小华发现,这个官网上已经不再有任何一条公开信息提及徐升,所有曾经证明这位徐副主任显赫经历的网页,都已被删得干干净净。

删不掉的是林小华及林家人的困惑。

徐升只是单纯的一个骗子吗?林家人受骗上当就罢了,那些央企和地方大员们,甚至那些地位显赫的省部级领导们,为何也愿意与一个“骗子”进行各种会谈乃至合作呢?

如果不是,那徐升又是什么人?他背后站着的又会是什么人?

这个问题会有答案吗?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