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饭醉

思乐书 | 终身职业革命家:胡石根在709前二三事

写在前面: 很久没发文章了,一方面写了篇新的长报道(不是这篇,还没有发表),另一方面是没有每周专栏的压力后对国内传播有点疏懒了。反正每篇发出来存活也不过两三小时……这篇也注定是吧。 文|赵思乐...

阅读更多

华尔街日报 | 中国活动人士“同城饭醉”令北京不安

新一群草根活动人士现在会定期组织的一个简单的活动──聚餐,这令中国的威权政府感到不安。 每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政府批评者都会在全国20个城市不事张扬地组织同城聚餐,讨论司法系统的缺陷和受教育机会不平等等问题。组织者说,这些聚会有意保持低调,但他们的总体目标则不然,这个目标就是为中国民主化奠定基础。 现年26岁的张昆说:吃饭不违法。我们的口号是:吃饭改变中国。张昆此前是一家广告公司的员工,在网上碰到了其他活动人士之后,他开始帮助组织聚餐活动。...

阅读更多

维权网 | 湖北异见人士刘家财被变更罪名逮捕,律师首次会见

(维权网信息员方子林报道) 8 月 2 日,湖北省宜昌市异见人士刘家财被多名国保带走后,被以“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罪”行政拘留十天,羁押在宜昌市拘留所。然而,行政拘留期满后,刘家财并未获释,而是于 12 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刑事拘留,羁押在湖北宜昌市第一看守所。 9 月 18 日,刘家财被变更罪名,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逮捕。 22 日,代理律师到宜昌市第一看守所首次会见了刘家财。可能是律师出于种种考虑并未透露案情及刘家财在看守所内的情况,只告知家人精神还好,但身体不是很好。 刘家财的妻子王玉兰说,自刘家财被抓捕后,家人没有收到过他的任何信件,也无法获知他在看守所内的详细情况,刘家财的心脏不好,一家人都很担心他的身体。 今年的 2 月 19 日,在云南省昭通市绥江县从事工程监理工作的刘家财曾因在网上参与支持温家宝政改的签名活动,被云南昭通市及绥江县的国保传唤,并被扣押了一台笔记本电脑,随后他的住处遭到了被停水停电和断网。 刘家财喜欢上网,就时政发表些言论。据了解刘家财的友人猜测,刘家财被抓捕的原因可能是他在腾讯微博、新浪微博、 QQ 群里转发李向阳的复仇血洗公告以及参与“同城饭醉”活动有关。早在 8 月 2 上午,宜昌国保还曾到其住所谈话,告诫不该在网上转发李向阳复仇血洗的公告,并警告问题严重上级要求处理他,随后刘家财即被国保带走。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湖南民运人士遭遇空前严酷政治环境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在中国,习近平上台以来,许多从事民主运动和公民运动的人士,几乎完全丧失了生存空间。最近两位湖南籍的民运人士来到美国,向记者讲述了他们在国内遭遇的空前严酷的政治环境。 记者日前接到89民运天安门三君子之一余志坚从他的居住地印第安纳州打来的电话。余志坚2010年曾访问加州旧金山湾区,接受过记者采访,讲述他与喻东岳和鲁德成三人当年如何用颜料和鸡蛋甩向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像。余志坚这次在电话中说,他的家乡湖南的两位民运人士近日来到美国,要向记者讲述他们在国内因从事民主运动遭受迫害的情况。 然后,余志坚把电话交给了这两位中国民运人士。 第一位名叫罗耀,湖南长沙人,在长沙开一间宠物店为生。他是中国民主党党员,中国泛滥大联盟成员,是《零八宪章》的签署者,并且是国内公民运动的“公民聚餐”也称为“同城饭醉”的参与者和组织者。 罗耀对记者讲述道:“从2000年以后,我们这些人就上了中共的黑名单,每逢‘六四’、国庆,还有开‘两会’的时候,我们都是国保的重点关注对象:要不就是被带到外地强制旅游,要不就是在宾馆里软禁。外地来的朋友也不让见,偶尔我们跟朋友在一起,他们就在后年跟踪、盯梢、监听我们的电话。5月份的时候,有一天我与朋友在一起讨论宗教问题,突然冲进来二三十个警察,没有任何理由,强行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去,审讯12个小时。各种骚扰延伸到家人:我的父母经常受到电话骚扰;太太以前当公务员,单位给他施加压力,后来就把她开除了。我们生活在一个很深的恐怖当中。” 另一位名叫成秋波,湖南衡阳人,在广州的一家铁路工程公司工作。他曾参与支持南海失地农民维权的活动,参加反对朝鲜拥有核武器的集会,今年年初又前去声援《南方周末》员工抗议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长篡改元旦社论。 成秋波的遭遇和罗耀一样,也是每到中共当局的敏感日子,就被软禁在家,有时被强制遣返湖南老家。平时则是随时被传唤,警察想把他怎么样就怎么样。成秋波说:“有时候很正常的去看看朋友,到了朋友那里,国保也会出现。我的孩子上大学,国保去找到学校,使得孩子不能去上学。我老婆也是经常被他们骚扰,不得不回娘家,住了一年多都不敢回来,她心中的恐惧我没有办法给她清除。包括我自己,经常睡不着觉,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来找我,不知道自己那一天会进监狱。” 罗耀和成秋波还向记者表示:过去,胡温十年,他们还能有一点生存空间,习近平上台后,仅有的一点空间几乎全部失掉了。整个中国大陆的所有民运人士、公民运动倡导者、维权人士,都和他们一样,正遭遇一个空前严酷的政治环境。 以上是特约记者CK发自旧金山的报道。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各方会见刘家财均被阻拦 推新公民运动遭打压再添例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刘家财被控煽动颠覆后各方会见均受阻,办案公安称将于9月11日将有结果,在此之前他不被允许会见任何人。刘家财的好友表示他的案件也是当局打压新公民运动的行动之一。 湖北宜昌异见人士刘家财上个月当局以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之后,他周日他已经被拘满一个月。案件却没有进一步进展,而办案机关回应他的家人称要到本月11日才有结果。 案件侦查期不予会见申请 刘家财自从被捕之后一直无法得到家人的探视,据维权网引述他妻子王玉兰的讲话称”办案单位说侦察期间任何人都不能会见。她说自己只能每周三到看守所为丈夫送钱送衣服,可是从来没有见到他本人的签收字迹。”王玉兰担心丈夫因为此前患有心脏病,不知道他在狱中的情况如何。上个月丈夫刚被抓捕的时候,不少网民友人曾前往看守所申请会见,对方却以“非直系亲属”为理由全部回绝。 王玉兰周日向本台表示:他们说11号之前会给我们一个结果的,这两三天先看看情况怎么样。 记者:好像申请会见都受阻了是吗? 王玉兰:对。在这个期间他们一次都不让会见,我也没能看到。这两天先等一个结果吧,如果没有事的话应该可以放出来。 记者:家人现在对他做的这些事情支持吗? 王玉兰:他现在这么大人了,谁也管不了他。他自己做什么事情自己决定,我们也不可能一天24小时管着他。 据了解,目前仍然没有律师介入该起案件。刘家财的亲友也在当地找过几家律师事务所,但都被以“官司打不赢”等理由拒绝。 刘家财平时喜欢上网写文章以及在社交网络中发表言论,他的家人认为他此次被刑拘的原因是因为他在社交网络中转发李向阳的《复仇血洗公告》以及参与“同城饭醉”活动有关。家人还称被捕前的8月2上午当地国保人员就到他家中进行约谈,告诉刘家财不该在网上转发李向阳复仇血洗的公告,并警告问题严重上级要求处理他。 刘家财原是葛洲坝集团公司职工,2002年他因为发起组建独立工会、维权运动,以及参与揭露贪腐和纪念六四等活动,被以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两年。 因声援刘家财而遭公安问话调查的刘家财好友方先生告诉本台记者:公安和他家里面讲说不要给他请律师,只是会关几天就会把他放出来。而现在他的太太王玉兰发消息说希望外省的律师帮忙,因为本地律师根本不敢帮忙。武汉有个很好的律师叫张科科,以前和我们也都有联系的,愿意给他做无罪辩护。但是现在他的家人很多都不敢接我们电话,包括我在内,因为他们告诉我们说他们的电话都是遭到监控的,让我们不要再打了,并且还哭了。这次他的太太应该是比较觉悟了。 记者:这次是否因为他从事了新公民运动,也在这一连串打压的范围内? 方先生:对,他这个案子应该说很明显和许志永、刘萍、丁家喜等等他们这些案子的出处罪名是一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赋予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这个自由是高于权力的,所以就用不着你批准。就算你现在说他们未经批准举行集会,他也仅仅是在街头进行演讲,听众也十分有限,怎么会妨碍社会秩序和构成犯罪呢?街头也经常有搞商业性质的演讲,跳舞和游行等怎么就没有人管呢? 目前因新公民运动被捕的人士已达数十人,人们认为这些温和且充满善意的提醒和呼吁要求北京当局进行改革的呼声,但却不被接受,只会激起人们后续以更加激烈的方式来争取要求改革。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香港抗争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