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博客

土围子:乱世冒生的毒蘑菇

  毫无疑问,直呼“封村”也好,婉言“村庄社区化管理”也好,建围墙把村民或居民“圈养”起来,绝对不是“盛世”景象,更不是社会“和谐”的表征。中国古人赞美的盛世,甚至表扬一个明主或能吏励精图治大见成效,最常用的说法就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连门窗都不用关,更何况封闭村庄(或居民社区)?相反,到处建“土围子”、圩墙、庄寨,是乱世的产物。   建“土围子”的权与经   今年4月26日媒体报道,北京市大兴…

Read More

诚信不是“讲”出来的

  分明这些作孽的人,见了许多先例,恰似“城墙上(听惯了锣鼓鞭炮声)的麻雀——胆子越吓越大”,他们根本不怕被法律追究;当然,他们更是早就不怕因果报应,不怕天打雷劈,不怕下地狱。谁是这些作恶者的保护伞?   新加坡《联合早报》8月10日发表文章说,“中国人最欠缺的信仰是诚信”。这话既对,又不对。说不对,是中国的正统文化一直是强调诚信的,从孔夫子说的“人而无信,不知其可”,到传统的伦理大纲“仁义礼智信”,…

Read More

权力胡作非为是中国人做官的核心动力

中国作为官本位社会,有着数千年的深厚传统。这里面的动力来源究竟是什么?自然,做官在中国的诱惑力是最大的,尤其是在权力通吃的背景下,升官常常是与黄金屋、颜如玉、千钟粟这些东西密切相联的。但是,如果仅仅是这些,我以为还不是最大的动力。因为,毕竟,千年良田,八百主。财富美色,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良田万亩夜眠七尺,家有万贯日食三餐。良田万顷,日食一升;大厦千间,夜眠八尺。人的物质需求量都是极有限…

Read More

罗素当年眼中的中国问题

英国著名哲学家、数学家、思想家伯特兰.罗素曾经于上个世纪“五四”运动之后的1920年10月12日到1921年7月11日应中国学术界的邀请到中国讲学,给中国留下著名的五大演讲,即《哲学问题》、《心之分析》、《物的分析》、《数学逻辑》和《社会结构学》。罗素结束在中国的讲学旅途之后回到英国,根据他在中国近一年时间的旅行与考察,于1922年正式出版了一本叫《中国问题》的书,书中所反映的中国问题有许多涉及时事时政,此书在历…

Read More

有时也要学会消极

自我写了《无权者的权力》一文后,一些网友给我写信感觉自己有时因为不入时弊,不肯同流合污,不肯跟风做坏事,干脏活,而常常受到权势与体制的冷落,有一种被边缘化的感觉。问我怎么办。我的回答是:好办。看轻那些东西就是了。人,有时就要学会远离热闹与时髦。静静地审察自己的心灵世界,心灵的安宁才是最重要的,在这拒绝赶时髦你可能会因此失去许多物质上的好处,但是,你却也可以换来心灵的安宁,你每天…

Read More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