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仁华

All

Latest

自由亚洲|吴仁华:27年不倦搜寻六四真相,要给后人留下完整历史记录

吴仁华是89民运和六四屠杀的亲历者,六四至今27年来,他穷尽全副心力搜寻六四屠杀的真相。他表示:他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把六四刽子手有名有姓的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并且给后人留下一部完整的历史。近十年来,吴仁华出版了三本详实记录89民运和六四屠杀的著作:《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和《天安門事件逐日記錄》。书中的每一件事、每一个人,都经过严格的考证。吴仁华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获硕士学位,是一位受过考据学专业训练的文献学者。 六四屠杀后,吴仁华流亡美国,居住洛杉矶。不久前他应邀到旧金山参加六四27周年研讨会,讲述他搜寻六四真相的艰辛历程。他说:“你们不知道在这十多年的写作当中,包括在前面的搜集资料当中,我不知道孤独的熬过了多少个夜晚。特别是关于第二本书戒严部队,那3000多个军人的名字,你不知道我用了多少时间追踪他们。我讲其中的一个故事,就是六部口压人的那辆坦克106号,方政的腿当年就是丧失在这辆坦克之下,多少人要寻找这辆坦克。在网络上漫漫无期的搜索戒严部队的过程当中,我突然看到一条信息说:河北省衡水老白干集团的推销员,在推销酒的同时介绍自己是坦克一师的退伍兵。我一看坦克一师就眼睛一亮。过一段时间,我就像追踪别的官兵一样,在网上找到他跟战友的聊天,终于他提到了89年的北京‘平暴’,他说出来,他是坦克一师第一团、第一营、第一连、第一排106号坦克的二炮手。我当时就趴在电脑键盘上痛哭,我终于找到了这辆坦克上的一个成员!尽管他不是驾驶员、不是指挥官,但他一定知道是驾驶员擅做主张,从背后冲进路旁的学生人群,还是指挥官下令要冲进去的。”吴仁华说:“我们说把这些刽子手、迫害者钉在历史耻辱柱上,可是没有他们的姓名,你怎么能把他们钉在耻辱柱上?我花这样多功夫去搜寻戒严部队的军人,对读者来讲是很枯燥的部分,可是对我来讲是很有意义的。如果要给后人留一部完整的历史,让他们有记忆,不会重犯,我们就必须有一部完整的记录,一个是受害者,一个是施害者,不能只是一个数字。”吴仁华认为:六四屠杀27年了,许多真相仍被掩盖着,有待搜寻、有待记录。他说:“那个将刺刀捅进了已经中了三枪倒在地上的大学生的腹部,而且狠命往下拉的军人是谁?你们知道吗?不知道;我知道吗?我经过这么多努力也没找到。这些人你不把他们记录在案,六四屠杀有真相吗?我们不能说六四屠杀的责任者只是邓、李、杨,有很多人是具体执行屠杀任务的,而且在执行中惨无人性,你不一一把他们找出来,六四的真相,没有。”吴仁华北大毕业后,曾在中国政法大学任教,作为青年教师,他与同学们一起投身89民运。27年岁月沧桑,白发已出现在吴仁华的两鬓,但他仍孜孜不倦,他还有未完成的六四真相搜寻与写作计划。他说:“一个民族如果要有出息,必须得有历史记忆,不能这么容易忘记,看到新的利益来了,就换个想法、换个看法。我们还必须做这件事,如果再不做,时间拖延下去,那就可能像50年前的文化大革命一样,更不用说更早以前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受害者、施害者都没有记录。”(特约记者CK)

美国之音|前六四学生领袖吁中国准许母子最后见面

洛杉矶—一名当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学生领袖星期六发出向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和李克强发公开信,希望他们让他如愿去中国看望身患重病弥留中的母亲。熊焱是20多年前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学生领袖之一。中国政府动用军队镇压之后,把熊焱列入21个学生领袖的通缉名单,将他投入监狱。1992年流亡美国攻读神学,后来成为美国陆军的随军牧师的熊焱去年申请签证去中国探望病重的母亲,但被休斯顿的中被国总领馆拒签。...

民主的圣徒,89一代的骄傲中国杰出民主人士赵常青

中国民主政治的理论家和活动家、维权人士、新公民运动的组织者和参与者赵常青,获美国旧金山“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评选为年度“中国杰出民主人士”。赵常青89“六四”以来四度入狱,但对民主事业矢志不移。“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称他是民主的圣徒,是89一代的骄傲。 赵常青与郭飞雄、丁家喜、吴仁华一起被评选为年度“中国杰出民主人士”。赵常青、郭飞雄、丁家喜目前被关押在中国监狱中。赵常青是因为组织和参与新公民运动,要求新闻自由和中共官员公示财产,而于今年4月18日被北京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这是他第四度入狱。 在日前举行的“中国杰出民主人士”颁奖典礼上,“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方政致颁奖辞说:“赵常青视民主为生命:八九六四以来,他为民主事业四度入狱,坐牢已长达十年。他曾说:‘将专制的威权体制,改造成为现代的民主自由体制,是当代中国有识之士义不容辞的历史使命。’ 在多次的被捕经历和监狱生涯中,他曾遭遇污辱和殴打,被监狱严管禁闭,也曾经像奴隶一样承受重体力劳动并因此而患上肺结核。尽管如此,他对民主事业矢志不移。他用他的行动实践和见证他的信念。在庭审中,他发表的自辩词《悲剧必须结束》,感动了千千万万人。他说:‘今后,我将继续在民主人权的旗帜下,在《零八宪章》的旗帜下,继续为八九一代的国家社会理想而努力,为十三亿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理想而努力。’人们称他是一位圣徒,就在我们颁奖的此时此刻,这位圣徒,正在为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梦想而在狱中受难。他是我们89一代的骄傲。” 赵常青与郭飞雄、丁家喜都不能亲自前来旧金山出席颁奖典礼。赵常青的友人、“六四”后流亡美国的89民运学生领袖周锋锁代表赵常青领奖并致辞。周锋锁说:“89年的时候我们都在天安门广场,从那以后我们的道路有区别,但是不管在那里,我们都在坚持89年的理念。对于国内的人来讲,这种坚持付出的代价更为惨重。赵常青这么多年来,基本上是从一个监狱到另一个监狱中度过,最令人敬佩的就是赵常青总是积极乐观。我们在平常的生活中每个人都有各种的忧虑、各种烦心的事情,而一个心地单纯,为着正义的目标去牺牲的人,他的生活非常令人鼓舞,接触到的他的人,都能感受到这种力量。” 赵常青也是89民运学生领袖,当年曾担任“外高联”秘书长。周锋锁说:“4月18日赵常青、丁家喜他们被判刑的时候,正是25年前天安门广场第一次提出具体的请愿要求,请愿七条里面最根本的两条就是要求新闻自由和公布官员财产。在25年后、赵常青、丁家喜他们还在为这个坐牢。这一方面是我们的任务没有完成,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无论怎样镇压,民主自由的火是熄灭不了的。” (特约记者:CK)

自由亚洲 | 吴仁华六四专著发行电子版 外媒开拍八九学运故事片(组图)

1989年天安门事件亲历者吴仁华,先后在2007年和2009年自费出版《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和《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两本专著,近期再通过美国网络书店发行电子版。吴仁华期望以此召唤更多中国年轻人关注六四真相,并透露某西方知名电视台正在拍摄六四故事片,邀请多位八九学运领袖为影片讲述真相,订于2013年公开播映。 图片:吴仁华两本六四专着发行电子版,网民无需”翻墙”即可购买阅读.(记者萧融拍摄) 图片:吴仁华为六四故事片讲述真相.(记者萧融拍摄) 吴仁华流亡美国20年,为突破当局高压封锁历史真相的防线,期间他完成了两本印刷版六四专著,今年六月通过推特(Twitter)以《19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为名,逐日回顾八九学运,最近他把前两本书上传到美国网络书店,向有心探索真相的读者发行全本电子版。 他说:“发行电子版主要是为了中国大陆的读者,因为他们无法邮购印刷版,书寄不进去,所以,我把电子版放上美国‘Lulu网’,这一个网站无需翻墙,未被封锁,是一个美国的购书网,可以刷卡购买,已经有中国大陆年轻朋友以其它方式通知我,已在这个网站上购买到电子版,付费后即可直接下载。” 两本书隔了这些年才发行电子版,吴仁华直言,这其中确实有版税收入的考虑。他表示:“这问题被很多朋友问过,为何不更早把电子版上传网站?我很坦率地说,这当然是考虑到印刷版发行量的问题,因为电子版一出,印刷版销售肯定受到很大冲击,这两本书都是由我自费出版,我这么多年来都是专职写作,必须维持写作者基本生存之需,卖书收入对写作者而言是必不可少的。现在发行电子版也是呼应中国大陆年轻网民要求。” 吴仁华希望电子版能召唤更多中国年轻一代加入关注六四真相,并透露,西方某大型媒体已陆续访问多位当年学运领袖,计划在2013年推出中英双语六四故事片。 他说:“最近有一个西方国家的大型电视台希望能拍摄一部故事片,计划在2013年推出,主要观众是针对中国大陆没有经历过1989年天安门事件,对天安门事件不了解的年轻人。他们将以中国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方式推出六四故事片,他们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最近一个月以来,我和一些天安门事件当事人都已接受这家电视台制作人的采访,他们说得很清楚,这部故事片主要观众是中国大陆的年轻人,碍于我们签了商业保密合约,所以我不能说得太具体。” 吴仁华表示,影视戏剧对公众的震动力远大过文字记录,他也曾经与好莱坞片商商谈  将原著改编成电影,但受限商业和政治问题,眼下还没有进一步进展。 他表示:“包括有此想法的中国大陆制作人都曾经与我接触,具体细节不便多说,(天安门事件)在目前情况之下并还没有影视作品,好莱坞片商遇到的问题是大屏幕电影制作成本愈来愈高,大的制片公司顾及中国市场,纵使有资金能力,却不敢碰触这个题材,其它片商虽有兴趣筹拍,却无法解决资金短缺问题,真的是非常遗憾。”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道。

吴仁华再写六四专著 暂名《天安门事件始末》

1989年天安门事件即将届满22周年,《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一书作者吴仁华,在推特上回顾六四历史,引来疑似“五毛党”反复跟贴推文,意图干扰网民关注。吴仁华在洛杉矶接受本台访问,他表示,目前已改用其它方法上传推文,第三本记录六四真相的专著也已完成30多万字初稿,书名暂定为《天安门事件始末》。 吴仁华在洛杉矶接受本台访问,倡谈以“勿忘六四”为起点,三度专著书写1989年天安门事件。   他说:“我前两本书的重点是1989年6月3日到6月4日军队在广场上屠杀的经过,第三本书书名暂订为《天安门事件始末》,是一本编年史,就从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去世当天,写到同年6月4日军队开枪镇压的记录,其中包括每个重要事件参与者都予详细记录。”   这将是吴仁华继《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和《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 两本专著之后,又一次动笔记录1989年六四真相。吴仁华指出:“前两本书出版之后,从网上反馈得知国内80后与90后年轻人更需要电子版,特别有关当年学生的诉求与游街喊出的口号,比如反对腐败,要求官员及其子女公布财产,以及要求新闻自由等,现在中国年轻一代觉得,学生当时诉求的问题至今仍然存在,甚至是更严重了。所以,我通过推特逐日回顾天安门事件,不仅可让年轻人了解历史,也有现实的意义。”   吴仁华表示,第三本六四系列作品已经有超过30万字初稿,目前正以逐日回顾的方式分批上传到推特,重现1989年解放军坦克开进天安门广场前的历史氛围。   他表示:“我去年开始写这本书,我在推特上逐日回顾的内容,其实是根据我现有的初稿加以摘录,一方面是我个人为纪念天安门事件22周年,另一方面也可以留给年轻人一份完整的记录。”   在网上以“天安门八九”为标签的推文,引来大量年轻网民关注,却也招来具有针对性的干扰。吴仁华说:“我在推特上专门建立一个标签,取名‘天安门八九’,一下子就引来很多捣乱文章,有的是跟来黄色笑话,有的是把一首唐诗拆成好几句,一句一句贴上,其后再故意加上我设定的标签‘天安门八九’。我原来的标签已经不能再用,于是,我每天都把前一天的推文整理并入一篇文章,文章标题是‘1989年4月15日天安门事件大事记’,再把文章连结到推特,然后又置入社交网络Facebook。”   记者再问吴仁华,何以认定意图污染标签的推文是“五毛”所为?他回答:“因为那些推文都来自新注册的网民,发文者跟别人连结的数字是零,别人关注他数字的也是零,而且这些人发出的推文也仅是刚发出的这几条,把他们拉黑了之后,很快又重新注册上来发文,这很明显就是‘五毛’。”   尽管最早在推特上设定“天安门八九”的标签已被污染,但吴仁华说,这不会成为六四保留真相的阻碍,也从中体现当局从未消减的恐惧。   他表示:“当局目前在推特上主要破坏两个标签,一是‘释放艾未未’,另一个就是‘天安门八九’。没想到天安门事件已经过去22年,中共当局还是把这看成非常敏感的事件,从反面来看,中共当局对眼下的社会形势与自己的统治非常没有自信心。”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发自洛杉矶报道。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