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仁华

自由亚洲|吴仁华:27年不倦搜寻六四真相,要给后人留下完整历史记录

吴仁华是89民运和六四屠杀的亲历者,六四至今27年来,他穷尽全副心力搜寻六四屠杀的真相。他表示:他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把六四刽子手有名有姓的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并且给后人留下一部完整的历史。近十年来,吴仁华出版了三本详实记录89民运和六四屠杀的著作:《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和《天安門事件逐日記錄》。书中的每一件事、每一个人,都经过严格的考证。吴仁华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获硕士学位,是一位受过考据学专业训练的文献学者。 六四屠杀后,吴仁华流亡美国,居住洛杉矶。不久前他应邀到旧金山参加六四27周年研讨会,讲述他搜寻六四真相的艰辛历程。他说:“你们不知道在这十多年的写作当中,包括在前面的搜集资料当中,我不知道孤独的熬过了多少个夜晚。特别是关于第二本书戒严部队,那3000多个军人的名字,你不知道我用了多少时间追踪他们。我讲其中的一个故事,就是六部口压人的那辆坦克106号,方政的腿当年就是丧失在这辆坦克之下,多少人要寻找这辆坦克。在网络上漫漫无期的搜索戒严部队的过程当中,我突然看到一条信息说:河北省衡水老白干集团的推销员,在推销酒的同时介绍自己是坦克一师的退伍兵。我一看坦克一师就眼睛一亮。过一段时间,我就像追踪别的官兵一样,在网上找到他跟战友的聊天,终于他提到了89年的北京‘平暴’,他说出来,他是坦克一师第一团、第一营、第一连、第一排106号坦克的二炮手。我当时就趴在电脑键盘上痛哭,我终于找到了这辆坦克上的一个成员!尽管他不是驾驶员、不是指挥官,但他一定知道是驾驶员擅做主张,从背后冲进路旁的学生人群,还是指挥官下令要冲进去的。”吴仁华说:“我们说把这些刽子手、迫害者钉在历史耻辱柱上,可是没有他们的姓名,你怎么能把他们钉在耻辱柱上?我花这样多功夫去搜寻戒严部队的军人,对读者来讲是很枯燥的部分,可是对我来讲是很有意义的。如果要给后人留一部完整的历史,让他们有记忆,不会重犯,我们就必须有一部完整的记录,一个是受害者,一个是施害者,不能只是一个数字。”吴仁华认为:六四屠杀27年了,许多真相仍被掩盖着,有待搜寻、有待记录。他说:“那个将刺刀捅进了已经中了三枪倒在地上的大学生的腹部,而且狠命往下拉的军人是谁?你们知道吗?不知道;我知道吗?我经过这么多努力也没找到。这些人你不把他们记录在案,六四屠杀有真相吗?我们不能说六四屠杀的责任者只是邓、李、杨,有很多人是具体执行屠杀任务的,而且在执行中惨无人性,你不一一把他们找出来,六四的真相,没有。”吴仁华北大毕业后,曾在中国政法大学任教,作为青年教师,他与同学们一起投身89民运。27年岁月沧桑,白发已出现在吴仁华的两鬓,但他仍孜孜不倦,他还有未完成的六四真相搜寻与写作计划。他说:“一个民族如果要有出息,必须得有历史记忆,不能这么容易忘记,看到新的利益来了,就换个想法、换个看法。我们还必须做这件事,如果再不做,时间拖延下去,那就可能像50年前的文化大革命一样,更不用说更早以前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受害者、施害者都没有记录。”(特约记者CK)

Read More

美国之音|前六四学生领袖吁中国准许母子最后见面

洛杉矶—一名当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学生领袖星期六发出向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和李克强发公开信,希望他们让他如愿去中国看望身患重病弥留中的母亲。熊焱是20多年前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学生领袖之一。中国政府动用军队镇压之后,把熊焱列入21个学生领袖的通缉名单,将他投入监狱。1992年流亡美国攻读神学,后来成为美国陆军的随军牧师的熊焱去年申请签证去中国探望病重的母亲,但被休斯顿的中被国总领馆拒签。...

Read More

民主的圣徒,89一代的骄傲中国杰出民主人士赵常青

中国民主政治的理论家和活动家、维权人士、新公民运动的组织者和参与者赵常青,获美国旧金山“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评选为年度“中国杰出民主人士”。赵常青89“六四”以来四度入狱,但对民主事业矢志不移。“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称他是民主的圣徒,是89一代的骄傲。 赵常青与郭飞雄、丁家喜、吴仁华一起被评选为年度“中国杰出民主人士”。赵常青、郭飞雄、丁家喜目前被关押在中国监狱中。赵常青是因为组织和参与新公民运动,要求新闻自由和中共官员公示财产,而于今年4月18日被北京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这是他第四度入狱。 在日前举行的“中国杰出民主人士”颁奖典礼上,“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方政致颁奖辞说:“赵常青视民主为生命:八九六四以来,他为民主事业四度入狱,坐牢已长达十年。他曾说:‘将专制的威权体制,改造成为现代的民主自由体制,是当代中国有识之士义不容辞的历史使命。’ 在多次的被捕经历和监狱生涯中,他曾遭遇污辱和殴打,被监狱严管禁闭,也曾经像奴隶一样承受重体力劳动并因此而患上肺结核。尽管如此,他对民主事业矢志不移。他用他的行动实践和见证他的信念。在庭审中,他发表的自辩词《悲剧必须结束》,感动了千千万万人。他说:‘今后,我将继续在民主人权的旗帜下,在《零八宪章》的旗帜下,继续为八九一代的国家社会理想而努力,为十三亿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理想而努力。’人们称他是一位圣徒,就在我们颁奖的此时此刻,这位圣徒,正在为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梦想而在狱中受难。他是我们89一代的骄傲。” 赵常青与郭飞雄、丁家喜都不能亲自前来旧金山出席颁奖典礼。赵常青的友人、“六四”后流亡美国的89民运学生领袖周锋锁代表赵常青领奖并致辞。周锋锁说:“89年的时候我们都在天安门广场,从那以后我们的道路有区别,但是不管在那里,我们都在坚持89年的理念。对于国内的人来讲,这种坚持付出的代价更为惨重。赵常青这么多年来,基本上是从一个监狱到另一个监狱中度过,最令人敬佩的就是赵常青总是积极乐观。我们在平常的生活中每个人都有各种的忧虑、各种烦心的事情,而一个心地单纯,为着正义的目标去牺牲的人,他的生活非常令人鼓舞,接触到的他的人,都能感受到这种力量。” 赵常青也是89民运学生领袖,当年曾担任“外高联”秘书长。周锋锁说:“4月18日赵常青、丁家喜他们被判刑的时候,正是25年前天安门广场第一次提出具体的请愿要求,请愿七条里面最根本的两条就是要求新闻自由和公布官员财产。在25年后、赵常青、丁家喜他们还在为这个坐牢。这一方面是我们的任务没有完成,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无论怎样镇压,民主自由的火是熄灭不了的。” (特约记者:CK)

Read More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